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116章 夜间出宫再度前往百晓楼(1)

第116章 夜间出宫再度前往百晓楼(1)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16章 夜间出宫再度前往百晓楼(1)

  说罢,挥了挥衣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公仪灏,把一叠手纸放到一旁,转而,驾驭轻功离去。

  下人的茅房,距离他这儿应该不是很远。

  感觉外面安静下来,显然人已经走了,顾卿云欲哭无泪,该死的范安南,敢这么整她,她出去之后绝对不放过他。

  正恨恨的在心里,把范安南祖宗骂了千百遍,突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脚步沉稳,不像是女子的脚步。

  顾卿云试着喊了一声,“范安南?”

  没有人回答应她。

  她又耐着性子道:“范安南,我认错好不好,大不了,以后我再也不说休你的话,再也不整你了,你让我答应你的事情,我也都答……”

  话未完,一叠干净的手纸,从门缝里塞了进来。

  顾卿云双眼一亮,生怕那只手,又把手纸收回去,立刻夺过来,擦了屁屁,提起衣裙,风风火火的冲出茅房,想要给范安南一个教训,却在看到外面的人时傻了眼。

  公仪灏看到她出来,叹了一口气,转身朝前院走去。

  顾卿云反映过来的时候,公仪灏已经走远了,她连忙追上去,“公仪灏,公仪灏……”

  公仪灏停下来,看着她急急追上来,道:“太史大人去别处方便了。”

  顾卿云一愣,咬牙道:“我不是要问那个混蛋。”

  想到那个混蛋,她就恨的牙根痒痒。

  公仪灏眯了眯眸子,看着她像只乍了毛的猫一样,不由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看来这段时间,你和他相处的很好。”

  心里有一股酸酸的感觉。

  顾卿云摆了摆手,怒气未消:“你和他没玩。”

  说着,朝前院走去。

  公仪灏无奈一笑:“听说,你让人把那个奴隶给放了。”

  顾卿云也正想问公仪灏这事,听他提及,停下来看着他问:“是我让人放了他。你调查的结果怎么样?我能从牢房里出来,应该是调查出结果了吧?”

  公仪灏摇了摇头:“皇上把你关进牢房,是想给德妃和皇太后一个交代。安慰她们。你现在出了牢房,除了牢房,靖嬷嬷和这竹院的人没有知道。”

  顾卿云眉心一蹙,“这么说来,我现在,除了竹院,哪里也不能去?”

  “道理上是这么说的。我的院子和梅兰阁,距离你的公主殿最近,你不能住。素和渊为了让皇太后不降罪于你,答应了替皇太后和二公主调养身子。他的院子,会有皇太后的人出入。你住在那里也不方便,只有这竹院,是东宫最偏僻,甚少有人来的地方。所以,在诸君选举大会前,你只能待在竹院。”

  顾卿云的眉心,蹙了起来,“所以,在诸君选举大会前,二公主都要住在我东宫?睡我的床,使唤我的夫君。”

  虽然,她和素和渊之间,没有感情。

  可现在素和渊是她的夫君。

  如果,她是说如果,如果素和渊和顾如沁擦出了火花,必然对她不利。

  而且,顾如沁也一心惦记着素和渊。

  见顾卿云的脸色忿然,不知是因为自己的东宫被抢,还是因为担心素和渊,被二公主抢走,而生气愤怒。公仪灏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吃醋了?担心素和渊会被二公主抢走?”

  顾卿云咬了咬唇,瞪了他一眼,“我哪来那么多醋吃。若是,他禁不住诱惑,我也不屑于要他这个夫君,左右,都是虚假的。”

  顿了顿声,她又问:“你在念泽身上,没有调查出什么?”

  念泽今儿说,公仪灏已经知道了一切,应该是调查清楚了。

  公仪灏牵着着她的走,朝范安南的寝殿走去。

  待着到寝殿,退下所有人,他才道:“那个奴隶不是普通人,若是不杀,只能收服,若是收服不了,他日必成后患。”

  能让公仪灏这般语心重长,视成大患的人,必然不凡。

  她初时,见那个奴隶,也觉得那人的气质不像一个奴隶,骨子里的傲气,有大将之风。

  “这么说,此次行刺,顾如沁没有关系?”如果那人不单纯的是奴隶,想来入大隋的皇宫,定然是有阴谋的。

  “耀宇正在调查他的真实身份,能和二公主结盟的人。不会是普通人。”公仪灏说:“我原本想等着,调查出他的身份,再做处置,没想到你却快一步,已经将他放了。”

  顾卿云眉宇渗出一丝凝重,他果然和顾如沁有结盟。

  如果,她那天没有在顾凌娇的手上,救下念泽,到最后,顾如沁一定会出手。

  怪就怪在,她太轻敌,太沉不住气了。

  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们居然会安排一个奴隶到她的身边。

  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就吃定她会救下念泽。

  这到让她,很意外。

  “你放心,他逃不走。我已民经让高阳私底下跟踪他,很快,会查出他的身份。”自看到顾如沁胸口的伤势起,她就怀疑念泽和顾如沁,只是,那个时候,她有点不敢相信,所以,才让人放了念泽,派高阳暗中跟踪他,注意他的动向。

  现在,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让顾卿云,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

  那就是她的身边这个奸细,很了解她,知道她一定会心软,救下那个奴隶。

  而那个奸细,还是顾如沁的人。

  她抓住公仪灏的手,双眼定定的望着他,郑重的道:“公仪灏,我能信任你吗?完完全全的信任。”

  她的手有些凉。

  公仪灏心里颤了颤,握紧她的手,把她轻轻的搂到怀里,低下头在她的额心落下一吻:“我是你的夫君。这一生一世只有你休我。而我,只要在你身边一天,就会保护你一天。”

  顾卿云抬头看着他,道:“我要找出,潜伏在我身边的那个奸细。”

  因为此事,顾卿云接下来,不得不留住在竹院。

  顾卿云倒是觉得,她还如住在牢房自在。

  在牢房里面,至少不会被范安南欺负。

  也不用跟犯了罪似的,四处躲人。

  她觉得现在的她,窝囊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