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149章 解毒她的血液含解药

第149章 解毒她的血液含解药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49章 解毒她的血液含解药

  “这个你先别问,那些黑衣人,有人解决,你现在给我坐下来,我先给你包扎伤口,解掉体内的毒。”

  把司马睿拉坐在下来,顾卿云立刻以异能,撑起一道无形的防护罩。

  然后,启动医疗包,拿出银针,迅速扎入他身上的排毒穴道。

  司马睿疼的浑身了颤,嘴角溢出一丝黑血,额头上渗出豆料大颗的汗水,看着她道:“伤口在后背。”

  顾卿云听言,脱下他上身的衣服,借着火光看到他的后背,插着一只断箭,箭头插在后心,伤口发黑。

  顾卿云倒抽一口冷气,扶着他,把他的后背对着自己,用火光近照,发现箭头上现有倒勾,勾子卡在司马睿的琵琶骨上。

  练武之人,一旦琵琶骨被锁,再高的武功也难以施展,若是断了琵琶骨,那个人的武功,也就废了。

  难怪,司马睿没有以内力逼出那把箭,若是内力逼出时,带着箭勾断了琵琶骨的筋,他就难以对付那些黑衣人。

  “我先用匕首,划过你伤口的内,避免箭勾勾断筋和血管,会有一点疼,你忍着点。”

  刀尖被消毒液的清洗毒消后,贴着箭勾,避开血管和筋,轻轻的开了一条一字伤口,拿出止血钳,压住血管和筋,用镊子轻轻的捏住箭头,从勾住的筋脉后中快速的取了出来。

  “啊……”

  锥心勾骨的痛,让司马睿铁峥峥的汉子,也忍不住从喉咙里溢出一丝疼痛,后背颤抖起来,几乎昏厥过去。

  “司马睿,你怎么样?”看到司马睿的身子颤抖着倒下,顾卿云丢下手里止血钳和镊子,立刻扶住司马睿的身子,靠到自己的肩膀,轻拍着他几近透明的脸庞,呼唤着他:“司马睿,不要昏,你不可能昏倒。一定要保持清醒,我已经把你后背的箭头拔了出来,接下来,只要包扎伤口,解除你的体内的毒,就没事了。”

  担心他会失去意识,顾卿云不听的和他说话:“你之前中毒,都是我解的,我的医术不比素和渊差,很快,你就感觉不到疼痛。”

  顾卿云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手掌,覆在司马睿的伤口处。

  心念一动,催发治疗系异能,在他的掌心,渗入司马睿的剑伤上。

  只见,在那团温和白光中,司马睿后心的箭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在慢慢的愈合。

  顾卿云进庆幸,司马睿的身上,没有太多的外伤,没有流血过多,否则,他撑不到现在。

  箭勾没有伤断琵琶骨的筋,她治疗起来并不难。

  难的是,司马睿体内中的毒,在眼下很难解除。

  靠在顾卿云的怀里,司马睿明显的感觉得,自己后背的伤口痛意在逐渐消失,就连体内的疼也减轻了不少。

  他吃力的掀开眼眼,看向眼前这张担忧的脸庞,干裂的双唇,虚弱的蠕动着:“水,水。”

  体内的消耗,汗水的流失,和剧毒折磨,这段时间下来,他连喝水的时间喘气的时间都没有。

  他很渴,非常非常的渴。

  顾卿云脸色变了变,她的身上没有水,这个山谷不知道有没有水。

  就算有水,她现在也走不开,没有办法丢下他一个人跑去找水源。

  若是找不到,司马睿能撑到那个时候吗?

  看着陷入半昏迷的男人,双唇干裂的渗出几丝鲜血。

  顾卿云心念一动,忙道:“好,别急,我给你找水。”

  扶着司马睿靠在山丘上,手里的匕首在左手腕上轻轻一滑,溢出一丝鲜血,她忙送到司马睿的嘴边。

  流到嘴里的液体,有股浓郁的血腥味,司马睿舔了一下,皱了起眉头,掀开眼皮,模糊的看着到顾卿云把鲜血直流的手腕,喂到自己的嘴边。

  豁地,脸色大变,推开她的手:“你在干什么?疯了吗?”

  该死,这个女人疯了吗,竟然划伤自已的手,喂他喝血。

  见他不喝,顾卿云的眉头皱了起来,伤也伤了,血也流了,他不喝岂不是白流,还要搭上他的性命?

  一咬牙,顾卿云把流血的手腕送到自己的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口,伤口疼的她打了个颤。

  然后,捏着司马睿的下巴,朝他干裂的唇瓣覆了上去。

  司马睿本就昏昏沉沉,只保留一丝的意识,感受到唇上的温度,模糊不清的看着眼前的脸庞,感觉到她湿濡的舌头,在自己干裂的唇上滑过。

  他宛如雷击一般,心中一阵颤栗,不由的轻启唇瓣,含住她探入自己唇齿的嫩舌,忽而,一股甜腥的渡到自己的嘴里。

  他心一怔,还没反映过来,就被女人堵住双唇,把那口鲜血渡到他的喉咙,迫使他咽了下去。

  “顾卿云,你……”他气结,可话才出口,又被她堵住双唇,一口血又渡到了他的喉咙。

  “司马睿,这个人情,你欠定了。想要不喝的血,可以啊,你站起来,你能打倒我,我就不会给喝。”她含住手腕的血,再度吸上一口,覆上他染上鲜血的唇,灌入他的嘴里。

  司马睿望着她的小脸,愤怒的眼神渐渐的暖了下来,抬起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化被动为主动,狠狠的掳住她的舌吸吮。

  舌尖一疼,甜腥溢入口腔。

  顾卿云疼的吸气,被他忽而的凶猛掳去了呼吸。

  舌尖从最初的疼,到渐渐的酥麻,让她情不自禁的回应着他。

  鲜血混合着涎液,顺着两人的嘴角蜿蜒而下,妖冶而靡丽。

  半盏茶的功夫,司马睿终于放开了顾卿云,喘息着倒在她的怀里,“为什么要用血救我?”

  顾卿云的舌尖已经没了知觉,不是酥麻的没有了知觉,还是疼的麻木,听到躺在怀里的人问,吐了口气:“救自己的夫君,需要为什么?”

  这话问的真是奇怪。

  听了她的话,司马睿眸光一闪,“只是因为,我是你的夫君,你才救我?”

  顾卿云秀眉皱了皱,低头看着他道:“司马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所以,不要问这么奇怪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