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156章 赶回帝京祭拜长孙皇后(1)

第156章 赶回帝京祭拜长孙皇后(1)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56章 赶回帝京祭拜长孙皇后(1)

  没料到司马睿会这般直言的表态,顾卿云有些受宠若惊,这是不是说明,他会帮她,绝不会抛弃她,帮助别人对付她?

  心里一暖,顾卿云潋滟的双眼,含着笑意的凝望着他:“司马睿,你的意思是,这辈子,就只有我一个妻子?哪怕,我死……”

  话未说完,一只兔腿就塞到她的嘴里,堵住她即将出口的话。

  司马睿料到她想说什么,赶仅堵住她的嘴,“你的废话太多。若再不闭嘴,那我们,就继续白日的事情。”

  顾卿云的脸彻底的黑了,连忙闭嘴,埋头吃着嘴里的肉。

  司马睿这个混蛋又威胁她。

  不可否认,她不得不受他的威胁。

  他的凶猛,根本让她无力招架。

  脸颊不由的有些滚烫。

  见顾卿云安静下来,娇容绯红诱人,似乎在想什么,司马睿自然的想到白日的索取,望着她的眼底,不由的溢出一丝笑意。

  夜幕渐渐的昏暗下来,清冷的月光洒下来,远处的山峦,像是披上一层薄薄的银纱,霎是好看。

  吃饱休息好的顾卿云,擦干净手,站起身子跟司马睿道:“我们出来太久,该回去了。”

  正准备转身离开。

  山谷外传来疾奔来的马蹄声,顾卿云一怔,脚下的步子停了下来,眸色骤冷,戒备的望着山谷入口。

  很快,一批身穿盔甲的军人,快马奔入山谷,朝她和司马睿而奔来。

  她回头看了一眼司马睿,见司马睿坐在火堆前没有动弹,她心下了然,放下戒备。

  “属下来迟。让王爷受苦了。”来人年约二十七八岁,生的气宇轩昂,英挺健壮,从马背上翻身而下,朝司马睿单膝下跪,双手抱拳,“王爷,你没事吧?”

  随着他身后的众位将士,与此同时,下马跪到司马睿的面前,“参见王爷。”

  “长公主,你,你怎么会在这儿?”洛风下马之后,看清楚眼前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让他带消息给自家主子的顾卿云,当即傻了眼,她不是在明月楼吗?怎么会出现在这边境之地?

  他不会是连日赶路,出现了幻觉吧?

  “听闻你家主子有危险,便赶来了。”顾卿云说的轻描淡写,洛风听的不淡定了。

  他为了早点把消息传给自家主人,这几日来连休息都顾不是,没日没夜的赶路,到现在才找到自家主子。

  顾卿云就算是在他前脚离开,后脚跟上走,也不会可能会比他快。

  而且,那日他下山的时候,还碰到了丞相大人人,顾卿云不可能赶在自己的前面。

  “长公主,你是飞来的吗?”洛风的心里是悲催的,他都好些天没有休息了,这样的速度,还让顾卿云赶在自己前面,他很忧伤,有一种很挫败的感觉。

  顾卿云见一脸挫败,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你了。”

  她和赵儒轩因为有司马睿第一时间的消息,知道他的动向在何处,想要找到他,肯定比洛风快。

  再则,她和赵儒轩一直都是抄的近路,没日没夜的赶。

  也只是快洛几个时辰。

  “参见长公主。”这个时候,众位将军才向顾卿云行礼。

  到不是因为他们怠慢,轻视顾卿云。

  而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认出眼前的人是长公主。若不是洛风提及,他们还以为,是主子在途中救下来的女子。

  “都起来吧。”扫了一眼众人,顾卿云不怒自威道。

  司马睿站起身子,拂了拂衣袍,走到他的汗血宝马前,翻身上马,朝顾卿云伸去手,“上来。”

  顾卿云原想独自一人骑上一匹马,可略略一扫,马匹没有多余的,她若占了一个,几位将士的马匹,就不够了。

  犹豫了一瞬,她还是走过去,把手搭在他的掌心,脚踩马镫,翻身上了马背,被司马睿从后背环住身子。

  司马睿驾马一路朝山路奔去,顾卿云心中一疑,忙问:“司马睿,我们这是去哪里?”

  赵儒轩还在客栈,司马睿不带她回客栈,是想要丢下赵儒轩?

  “回帝京。”

  言简易赅。

  司马睿没有做多解释。

  顾卿云蹙了蹙秀眉:“赵儒轩的二皇叔,也在派人追杀他,我们把他一个人留下来,他会……”

  “后天,就是长孙皇后的忌日。”司马睿一句话,顿时让顾卿云陷入沉默。

  长孙皇后的忌日,隋帝肯定要去祭拜长孙皇后,身为长孙皇后,唯一的女儿,她若是没有出现,定然要掀起不利于她的风潮。

  而且,诸君大会就在五日后。

  好在,他们骑的是汗血宝马,希望能在后天来得及赶回帝京。

  山路不平,马跑的飞快,坐在马背上甚是感到颠簸,刚刚吃了东西,顾卿云这会儿觉得很不舒服,胃里翻腾倒海,此前动情,心脉受损,此时的脸色也越发的煞白。

  司马睿渐渐的放慢了马速,一股内力从她的后心渡到她的体内,“感觉好些了吗?若是不适,我们可以停下来休息一晚上,明儿天不亮出发。”

  顾卿云摇了摇头,“母后的忌日,我若不在父皇定当伤心。”

  隋帝对长孙皇后的感情,从他不愿再度封后,甚少宠幸后宫的妃子,就可以看得出来!

  司马睿和顾卿云前脚离开,客栈里的赵儒轩便已经得到消息,“主子,长公主和平西王,已经连夜赶回帝京。”

  赵儒轩一点也不意外,似乎早就知道平西王一定会找机会和他分开,从山路赶回帝都。

  “距离诸君选举的日子,近在眼前,她若没有赶回去,当是错过选举大会,试为放弃争夺的权力。”坐在窗子前,赵儒轩望着窗外的夜色,嘴角噙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备马,回国。”

  她为诸君大会赶回帝京,他也该做些什么。

  跪在面前的暗卫,神色微变,道:“主子,静王爷的人,现在就在城中,我们现在动身,只怕会引起静王爷的人察觉,如今,霍城虽是平定了奴隶暴乱,可据消息传来,静王爷就在霍城。我们回国,要经过霍城,属下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