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178章 不许伤害自己亲手编织姻缘绳(2)

第178章 不许伤害自己亲手编织姻缘绳(2)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78章 不许伤害自己亲手编织姻缘绳(2)

  “事关云儿何事?”庄耀宇黛眉微蹙,深深的凝了一眼顾卿云,阴晴不定的眸子又看向素和渊。

  公仪灏也难得露出一副迷惑不解的神情,但很快,又恢复到惯有的风轻云淡,“莫不是,让长公主向皇上请命,速派人赶往昆仑寻找七星海棠?”

  素和渊淡漠道:“我说过,他撑不到,寻找到七星海棠回来。如果,长公主想要救他,就要有所牺牲。”

  顾卿云大概也知道,素和渊这么说的原因,心下一片了然,端着手里的药,看向昏迷的范安南道:“用我的血来抑住他体内的毒。直到寻找到七星海棠。”

  庄耀宇和公仪灏一听,脸色都不由的发生了变化。

  顾卿云仰着脖子,把碗里的苦药喝了下去,喘了一口气,继续道:“只要我每天,喂半碗血给他喝。他就不会死。”

  素和渊走到床边,拿起范安南的手腕,摸上脉搏,扭头看向顾卿云,道:“准备好了吗?”

  顾卿云看着手里空空的碗,抿唇半响,朝素和渊点了点头,然后,撩起衣袖,解开手腕上的纱布,拔出自己的匕首。

  “所以,你手腕上的伤,就是因为替她解毒而伤的?”公仪灏微凝着眸,清渊般的眸光如冰川般望着她。

  他早该猜到,她手腕上的伤和范安南脱不了干系。

  他起初只以为,是她练剑不小心伤的。

  可却没有想到,居然是为了给范安南的喝血,而划伤的。

  她的心有多大?

  竟为了范安南,置自己的身子于不故。

  “嗯。”下刀子的手顿了一瞬,顾卿云回头看向眉宇沁着冰雾的公仪灏,嘴角微扬,“我不想睛睁睁的,看着他死在我眼前。我必需要救他。而且,我刚才喝了药,能撑住。”

  握着的匕首,狠厉的划向手腕。

  一只手掌,蓦地握住她的手腕。

  顾卿云手腕一疼,抬头看向握住自己手腕的人,微微皱眉:“耀宇,放手,你弄疼我了。”

  庄耀宇把她手里的匕首夺了下来,脸色阴沉的看着她,“你是打算,负伤去见皇上和几位公主吗?还是你打算输给她们?”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顾卿云笑了笑道:“只是留一点血,暂缓他体内的毒性,不会……”

  “我不允许,你为了任何人,而伤害自己的身体。”手掌一挥,匕首从他的掌心掷了出去,插入寝殿内的屏风上面,庄耀宇抬手点住顾卿云的穴道,将她拦腰抱起,回头看向素和渊,眸光阴鸷森冷道:“素和渊,你不知道你接近她到底是什么目地。但诸君选举大会对她来说,比任何人,任何事情都要重要。我要她完发无伤的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你若乱她心智,伤她身体,我定不饶你。”

  说罢,抱着顾卿云出了南苑。

  公仪灏目送着庄耀宇抱着顾卿云离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深意,扭头看了一眼,面色依旧,波澜不惊的素和渊,“你留下来照顾太史大人。今日的大会,不必到场了。”

  素和渊眸光一沉,看向公仪灏,别有深意的勾唇,“今天,换成你们任何一个人躺在这里。她仍然会毫不犹豫的宁可伤害自己,也绝不会置你们任何一个人的性命于不顾。在她心里,非墨即白,成为她的夫君,就是她的人。她都会拼了自己的性命去保护。这是现在的顾卿云。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顾卿云。”

  公仪灏不发一言,眯着眸子凝着他,眸光从最初莫讳如深,到戏谑玩味:“你似乎很了解她。这可不像你。”

  素和渊冷漠的勾起嘴角的弧度,冷冷的看着公仪灏,“我只是要提醒你们,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公仪灏冷冷一哼,扭头拂袖而去:“这句话,也同样送给你。”

  离去前,他抛下这么一句话。

  素和渊目送他的身影,在自己的视线渐渐消失,面无表情的道:“既然醒了,就没必要装下去。”

  躺在床上,闭眸昏睡的人,睫羽微颤,睁开迷人的褐色眼瞳,从床上坐了起来……

  “耀宇,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顾卿云在庄耀宇的怀里挣扎,可她越是挣扎,庄耀宇越是不放她下来,一路抱着她进了披香堂,把所有的婢女都潜去准备公主服和配戴之物。

  然后,抱顾卿云放到玉榻上,一言不发的去解她的衣领。

  顾卿云知道该是沐浴焚香的时辰,也看得出来庄耀宇因为刚才的事情在生她的气,在他解自己衣衫时,搂住他的脖子,软着嗓子撒娇道:“耀宇,让婢女进来伺候我便好,不用你……”

  她话音还没有落下,就被庄耀宇堵住了双唇,心里的不满与醋意,就化为这惩罚的一吻,狠狠掳夺着她的柔软,品偿着她嘴里的味道。

  顾卿云几乎窒息,若不是靠着他渡到喉咙的空气入肺,她会被他吻的昏过去。

  一吻结束,顾卿云拼命的喘息,缓解着快要炸掉的肺,殷红的唇瓣一翕一阖,绝美的脸颊一片红晕,迷离的眸子含着薄薄的雾气望着他,模样娇媚而又诱人。

  可庄耀宇的心里,却像是浇了火油似的,怎么也无法熄灭心中那团火,捏着小女子的下巴,眯着双眼,云谲的眸子睇着她,一字一句的道:“答应我,再也不为任何一个人,伤害自己的身体。”

  顾卿云迎视着他的双眼:“我从来都不害怕为了身边的人而伤害自己。也从不怕被身边的人伤害。我只怕,只担心,身边的人因为我而受到伤害。耀宇,你明白吗?我不怕被别人伤害,也不会给机会让别人伤害我。因为我很清楚,能伤害我的,都是我最信任,最爱的人。”

  庄耀宇背脊一僵,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大掌托着她的后脑勺,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把下巴压在她的头上:“有我在,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害你。绝不允许。”哪怕,是我自己。

  最后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话锋一转道:“不你想他死。我们一起救他,素和渊一定会想到救他别的办法去救他,我不允许你用那样两败俱伤的方法去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