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204章 骑射考试马被动了手脚(2)

第204章 骑射考试马被动了手脚(2)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04章 骑射考试马被动了手脚(2)

  顾卿云闭着双眼,呢喃道:“宇,我累了,想要睡一觉。”

  庄耀宇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肩,低声道:“这宴会,不知何时才结束,这太医院的休息室,始终没有东宫的床榻舒服,你且在我怀中睡,我抱你回东宫。”

  顾卿云懒懒的“嗯……”了一声,在庄耀宇抱着她的身子时环上他的脖子。

  刚出太医院,庄耀宇便看到司马睿迎面走来,他低垂眼帘,睨了一眼睡在怀中的顾卿云,跟司马睿道:“她只是太累了,没其他事。”

  司马睿听闻,视线落在沉睡的小女子身上,道:“靖王已经身亡。好在此事,并未给我隋国带来危难。”

  庄耀宇道:“如此甚好,也不枉这丫头冒这么大的险。”

  司马睿点了点头。

  回到东宫休息了一个时辰,孝仁公公传话来,琴艺的考试的场地,则定在御花园。

  顾卿云简单的洗漱之后,便和庄耀宇,司马睿一同来到御花园。

  琴艺的考试,因为有庄耀宇在,顾卿云一点也不紧张。

  一场比试下来,顾卿云经过这两天的努力,终不负所望,顺利的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

  虽然,没有顾如沁和顾鸢那般出色,但也没给庄耀宇这个琴仙丢人。

  武试是在第二天的骑射场,由武监令主持。

  先骑,后射。

  骑射场上,有六匹马。

  这是为顾卿云,顾如沁几位公主准备的马。

  顾凌娇的骑术是出了名的,也是个好马之人,一人当先,一眼就从几匹里挑选了一匹最为矫健的马。

  接下来,几个人一人挑选一匹。

  然后,在更衣室里换上各自的骑服,来到比赛场地。

  “几位公主,规则很简单,就是绕着这骑射场九圈,最先达到终点的那个人获胜。”武监令抬手在骑射场地指了一圈,看向顾卿云几人道:“马场设着重重难关,若是诸位公主在途中不甚落马,便试为输。臣要提醒各位公主,此翻考试,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很有可能危及到性命,几位公主也可考虑考虑,是否在赛前弃赛。”

  武监令为话,绝非是在吓唬众人,而是,真的危险重重。

  仅是肉眼可见,便已见到马场上面设有重重的阻碍和陷阱,那些隐藏性的阻碍,还不知道有多少,或者说,有多危险。

  “哼,武监令,你这是在小看本宫和几位姐妹。”顾如凌的脾气虽然急爆无脑,可却是个喜欢挑战征服猎物的人。

  武监令的话音一出,便惹得她分外恼怒。

  武监令淡然一笑:“五公主误会了。臣,只是在提醒各位公主,比赛固然重要,但安全更重要。”

  顾凌娇不屑的冷哼一声,一个漂亮抬腿,已翻身上马,姿势说不出的潇洒,一身在阳光下灼灼生辉的银色的骑服,不但衬得她身姿曼妙,更是英姿飒爽。

  斜西的阳光,洒在她银色的骑装上,渡上层银色的光辉,给人一种缥缈不真实的美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就连顾卿云都不得不承认,顾凌娇裉去那一身的盛气凌人,帅气的很美。

  见顾凌娇一人当先,骑上了马背,顾卿云几人,也陆续的骑上了马背,就连顾以澈那小身板,也在往马背上爬。

  顾卿云抬头扫视了一眼,马场上的阻碍,第一关很简单,是沙包阻碍,对于她们这些成年人来说不难。

  可顾以澈不过才八岁,爬马都很困难,如何让他独自一人骑着马渡过关卡。

  显然,顾鸢也意识到这一点,正在劝说顾以澈:“澈儿,诸君考试,你本就可不必参加。这马场上面危险,骑术还很生涩,就留在父皇身边观赛可好?”

  顾以澈仍旧凭着自己的本事,爬上了马背,紧紧的勒住缰绳,抬头挺胸道:“本皇子是这隋国皇室唯一的皇子,也是最有资格参加这场诸君选举的考试的皇子。就算考场上危机重重,陷井遍地,本皇子也不会怯场。要输,也输在考场上,战场上,不战而败,不陪为我大隋皇子。”

  小小年纪,能说出这样霸气侧露,气势慑人的话,委实令百官吃惊的同时更加赞赏。

  武监令望着顾以澈,眼中跃跳着嘉许,八皇子自小就聪明机智,有此气度,若为太子,必有作为。

  只是,这大隋国的帝王之位,自古以来,便是贤者居之。

  顾以澈虽为唯一的皇子,却也要同诸位公主一起,争夺太子之位。

  他小小的年纪,又如何能够争得过几位公主?

  隋帝很宠八皇子不错,可在外人眼里,更宠爱的人还是顾卿云。

  甚至,想把女帝之位,传给顾卿云。

  “澈儿,记住我的话,无论遇到什么危险,趴下身子,紧紧的抱住马的脖子,双腿夹紧马腹。便不会被马甩出去。”顾卿云也不去劝他退出比赛,只是提醒他,“若有危险,不可逞强,立刻勒住缰绳,便会有侍卫前来救你。”

  顾以澈看向顾卿云,眨巴了一下滴溜溜转黑眼,给了顾卿云一个放心笑容:“长姐,七皇姐放心,我会好好保护自己,不会让自己身陷危险。”

  顾卿云和顾鸢听闻,点了点头。

  这边武监令,已开始发号施令,“骑术比赛,现在开始。”

  鼓声一响,几匹马在主人的驾驭之下,飞奔出去。

  首当其冲,绝尘而去的第一人,便是顾凌娇。

  顾如沁和顾如凤紧追其后。

  顾鸢和顾以澈的速度也不慢,顾卿云独自一人在最后。

  不少人一瞧这阵势,不免面露轻蔑之色。

  若说文考,顾卿云在东宫闷头看书,众人不知。可这骑术不同,是室内所办不到的技术,必需在室外山谷或是马场。

  在座的所有人,包括几位公主都没有见过顾卿云在宫里或是在宫外学习过骑术。

  再看她眼下,被甩了几百米的距离,想要追上去难喽。

  这一局,她输定了。

  大隋国是马背上打下来的江山,最注重的就是文考和武考。

  诚然顾卿云几面前几关轻易通过,若是这武考输了,诸君人选之中,便不可能会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