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245章 培养感情去特么的感情(1)

第245章 培养感情去特么的感情(1)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45章 培养感情去特么的感情(1)

  偌大的皇宫,几个姐妹之中,还有妹妹能够真心的关心她,让她心里颇为感动。

  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手,安慰道:“别担心,我会处理好此事。”

  皇太后和二公主,想为战家洗脱冤情,想都不要想。

  想要对付她。

  她也没在怕的。

  就在这个时候,孝仁公公自内殿走了出来,径直来到顾卿云,公仪灏的面前,手中拿着一道圣旨。

  顾卿云几人见状,相视一眼,似乎有所明白。

  “皇长公主,丞相大人接旨。”

  顾卿云,公仪灏,旁边一干众人,纷纷跪地。

  孝仁公公打开圣旨,扬着嗓子念道:“奉天承运,皇帝召曰,公仪世家世世代代效忠朝廷……特赐皇长公主为正夫,于半月后成婚,钦此。”

  这道圣旨,终于来了。

  顾卿云记得很清楚,隋帝和她说过,待诸君选举大会结束,便要她和公仪灏成亲缔结血契。

  这一天,终于来了。

  公仪灏跪叩道:“臣谢主隆恩。”

  正欲接圣旨起身。

  岂料孝仁公公道:“皇长公主,丞相大人莫急。”

  众人生疑。

  下一瞬,便又听孝仁公公念道:“越国七皇子,为和亲而来,结两国之友好,赐于皇长公主为正夫之一,于半月后,同丞相大人一同记得皇家宗谱,钦此。”

  一直未曾开口说话的越嵇风,此时在众人身后开了口:“谢皇上恩赐,儿臣接旨。”

  站起身来,顾卿云回头看了一眼越嵇风,又看向公仪灏。

  公仪灏接了圣旨后,摸了摸她的头,眼底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害怕吗?”

  “为何要害怕?”顾卿云不解道。公仪灏抿了抿唇,“你忘记了,你与我正式成婚,便要同我缔结血契。”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顾卿云勾住他的脖子,望着他勾唇笑道:“如果,那诅咒真的能够要了我的命。也是命中注定,我怕又有什么用?除非,我现在就找个由头杀了你。”

  公仪灏拦腰把她从横抱在怀中,朝殿外走去:“你该这么做。”

  顾卿云把头贴在他的胸膛,笑的不知所谓:“如果你背叛我,我定会这么做。但现在,若为自己求生而杀了你。我怕有一天,我会后悔。”

  公仪灏身子一颤,低垂眼帘看了一眼怀中的小女子,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深:“舍不得我?莫非,是爱上我了?”

  顾卿云抬起眼皮,从她的角度看他,眼底有一丝愧疚:“灏,一颗心真的能够分割成两块,同时喜欢上两个人吗?”

  公仪灏压下下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吻,深凝着她:“别人我不知晓。但我是你的人,这辈子都是你一个人的人。”

  顾卿云看着他温柔深情的眸光,心里一阵感动,把头埋在他的怀中,声音微软:“灏,我是不是很多情,很混蛋?我已经有了耀宇。可我这颗装着耀宇的心,还是会不受控的喜欢你。”

  “傻丫头。你有权力喜欢任何一个人。”公仪灏听到她说心里有庄耀宇,心里很是泛酸,但又听到她后面的话,又是一阵欢喜,抱着她转了一个方向,没去东宫,转到了御花园,把她放在百花齐放的凉亭的桌子上,双手捧着她的脸庞,望着她的双眼,眼底一片笑意:“我喜欢你的喜欢。哪怕,你的心里还有另一个男人。”

  他能怎样?

  即便心碎成了渣,再是发狂,再是嫉妒,又能怎样?

  她的身份摆在那里。

  他的身份,也摆在那里。

  她的心里,能有他,他已经很高兴,又岂奢望他只喜欢他一个人?

  “爱和喜欢不同,对吗?”顾卿云看着他说:“我记得,我们之间的那个赌注。”

  公仪灏捏着她的脸颊,笑道:“我输了,甘愿当你一辈子的奴隶。”

  “你说过,你要我的心。”顾卿云笑道:“是不是我愿意,心甘情愿,把心交给你的时候,便是爱上了你?”

  公仪灏倾下身子,与她面对面,双眼深望:“那么,云儿愿意,把心给我吗?完整的,毫不保留的?”

  顾卿云眼底泛着一丝水光:“那么,你愿意守着一个,可能一辈子都只能看不能吃,无论她顺风上位,还是落花惨败,都不离不弃的妻子吗?”

  公仪灏捧着她的脸庞,凑上薄唇,深深的一吻落于她的眉间,望着她的双眼,真挚真诚的道:“我愿意。”

  他不会让她一辈子,都带这个蛊活下去。

  绝对不会。

  顾卿云看着他近在眼前的俊美脸庞,深情不移的眸光,心里暖暖的:“我知道,我的心不完整,但我会愿意做到毫不保留的把心交给你。但是,你要履行你答应我的承诺,不离不弃,一辈子都陪在我身边。”

  赵儒轩曾再三警告过她,千万不可以,把真心交给公仪灏。

  否则,一但缔结契约,她便会身受公仪家的恶毒诅咒。

  说实话,她并不相信那诡异的诅咒力量。

  因为如果,真的是这般,为何公仪世家前几任家主,与皇家公主结为连理,缔结契约之后,公仪世家的家主,仍然没有活过二十五岁?

  虽然,嫁入公仪家的几位公主,在生下下一代家主之后便纷纷去逝。

  但她觉得,这和诅咒,并没有什么关系。

  因为如果真的有关系,几位公主便不会死,亦或者公仪世家的当代家主也不会死。

  再则,父皇明知道,她和公仪灏缔结血契之后会活不过二十五岁,又怎么会把她往火坑里推,让她和公仪灏缔结契约,把大隋的江山,拱手让到公仪灏的手里。

  公仪灏一直以来,都没有向她提出缔结血契一事,他只要她的心。

  赵儒轩也曾说过,可以和他缔结契约,但却不能喜欢他,不能把心给他。

  她觉得这其中,一定有她不知道的因素存在。

  她也清楚,他问公仪灏,也什么也问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