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259章 难逃她也中了毒(1)

第259章 难逃她也中了毒(1)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59章 难逃她也中了毒(1)

  公仪灏面对她冷漠质疑的眸光,心头莫名一痛,面色如霜,眼神冷却下来:“你还是怀疑我。”

  顾卿云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望向头顶深沉的夜,沉吟了半响,才道:“灏,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觉得,懂是这般密术的人,你阴阳世家该是知道一些。”

  公仪灏看着她的侧脸弧度,被稀薄的月光勾勒出冰冷的弧度,心头一阵窒息,拉着她的胳膊,把她拥入怀中,大掌托住她的后脑勺:“还记得我白日跟你说过的话吗?”

  顾卿云抿了抿唇,抬起头来看着他,点了点头:“记得。”

  公仪灏看着她的眼光颇有几分沉痛,“云儿,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会调查出,二公主背后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他希望,不会是阿尘。

  希望,不会是他。

  察觉他心中的无奈和眼神中的沉痛,顾卿云搂住他的腰身,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灏,从我决定把心交给你的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我认定了你。这世上,我最不愿意怀疑的就是自己喜欢的人。”

  公仪灏压下下巴,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吻,“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处理。你明日,就要去刑部学习,我没法时刻在你的身边,就让太史大人和耀宇陪在你身边,保护你。”

  顾卿云抿唇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靖嬷嬷慌张焦急的赶来,“公主丞相大人,素和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从未见过靖嬷嬷这般失态,顾卿云眉心一皱,迎上几步,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靖嬷嬷一路急跑过,上气不接下气:“方才七皇子前来宫里挑院子,刚入住在菊院,便不知为何昏了过去,浑身抽蓄不停,竟然,竟然……”

  说到这里,靖嬷嬷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面色无血,喉咙颤抖着,不敢再说下去。

  顾卿云急了:“七皇子到底怎么了?你到是说啊?”

  这吞吞吐吐的,要急死人了。

  靖嬷嬷定了定心神,道:“七皇子不知怎么了,一边抽蓄着身体,一边从嘴里吐出一个个圆滚滚的血球。那血球里面,爬出一条条小蛇,好,。好可怕。不仅是七皇子,伺候在七皇子身边的人,都发生了七皇子一样的状况。吓昏了不少奴才,老奴已经让人去请御医,这才一路跑来通知公主。”

  顾卿云,公仪灏和素和渊一听,脸色当即大变,立刻明白,越嵇风是怎么了。

  “走,我们去瞧瞧。”

  来不及多想,去猜测越嵇风,怎么会中蛇蛊。顾卿云三人,几乎是驭着轻功,赶到菊院的。

  还没入菊院,远远的就听到下人们的惊恐的尖叫声和慌乱声。

  “快,踩死它们,踩死它们。”

  “小亭子,这里也有,快用火烧。”

  “呜呜,救命啊……救命啊,不要过来……呜呜。”

  “芍药姐姐不要怕,不要动,小亭子来救你……”

  一入菊院,顾卿云就被眼前的一幕看傻了眼……

  菊院的地面,遍地都爬着蛇。

  有不少的人躺在地上抽蓄着,鲜血大滩大滩的,被一条条的蛇包围着。

  芍药的腿上盘爬着几条蛇,吓的她花容失色,魂不附体,站着一动也不敢动。

  一旁的太监小亭子,手里拿着一个火把,想要靠近去救芍药,却见蛇昂头瞪他,又不敢靠近。

  几个宫婢也吓的三魂不见七魄,躲在小亭子的身后抖着身子,跳着脚。

  顾卿云手掌一翻,一把扇子出现在她的掌心,抬手一挥,地面上的一层小蛇被一层平地掀起的紫闪雷光,劈的噼里啪啦,爆成几断,臭恶的血液,瞬间弥漫整个菊院的上空。

  顾卿云身形一闪,来到芍药身边,把蛇从她的身上挑开。

  芍药已经吓的三魂不见七魄,双腿发软一直硬撑着,看到顾卿云出现,哇的一声,哭的更大声了,双腿一软倒了下去。

  顾卿云眼疾手快的扶住她:“没事了。蛇都已经死。不怕不怕。”

  芍药显然受了不小的惊吓,扑在顾卿云的怀里遏制不住的颤抖着大哭起来:“公主,吓死芍药了。呜呜,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人怎么会吐蛇出来。呜呜……”

  顾卿云见她吓的不轻,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跟身后的靖嬷嬷道:“靖嬷嬷,这丫头吓坏了。带她下去定定惊。”

  靖嬷嬷连忙上前去扶住芍药,“芍药,没事了。走,嬷嬷带你下去休息。”

  芍药被靖嬷嬷给带了下去。

  小亭子和几个宫女也松了一口气,看到顾卿云朝菊院里面走去,连忙过去阻止,声音仍然克制不住的颤抖,“公主,别进去,里面太危险了,全都是蛇,都是蛇。公主,你不能进去。”

  顾卿云道:“不妨。”

  说着,扭头看向素和渊。

  谁知道,素和渊正走到一颗树下,看着盘爬在树杆上的一条蛇,拿出一个竹筒,把那蛇收到竹筒里面。

  顾卿云和公仪灏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眼,她道:“灏,这是什么蛇?”

  素和渊折回顾卿云的面前,皱着眉头问她:“你可有哪里不舒服?”

  现在出事的人是越嵇风不是她,顾卿云皱眉道:“我没事。这是什么蛇蛊?”

  素和渊没有说话,抓住顾卿云的手腕,面色很是难看。

  顾卿云不晓是他这是怎么了。

  但见他的神色,似乎在担心什么。

  便也没有阻止,他给自己号脉搏。

  “公仪灏,这里先交给你处理。我先带她下去。”给顾卿云号了脉博,素和渊抛下一句话给公仪灏,便拉着顾卿云走出菊院,朝南苑走去。

  顾卿云困惑不解,皱眉问:“渊,你这是在做什么?现在中蛊毒的人是七皇子。不是我。而且,七皇子的情况,我们尚不知晓,还需要你去判断。你拉着我走做什么。”

  素和渊一路上不说话,面色如霜,沉如阴云,一直到把顾卿云拉入试验室,来到桌子前。抓住顾卿云的手指,以针刺破,将血滴入一个黑色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