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274章 狐仙派采阴补阳(1)

第274章 狐仙派采阴补阳(1)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74章 狐仙派采阴补阳(1)

  “范安南,你,你这是怎么了?”少倾,她皱眉望着他说:“你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你一定要一个答案才算满意,那么我只能说,因为他们喜欢我。我的喜欢,才会变的有意义。”

  范安南的眉心,皱的更深:“喜欢我很没意义?”

  胸腔臆着的怒火在燃烧,烧的他的心在灼痛着。

  顾卿云察觉到他的气息不对,盛怒在蔓延,抿了抿唇道:“感情这种东西,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现在,我好像懂了一点点。但是,你懂吗?”

  她看着他问。

  范安南默视了她半响,才从她的身上起来,冷冷一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也想警告你,千万不要喜欢上我。因为,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你的。”

  说罢,他朝门外走去:“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吧。”

  顾卿云从床榻上坐了起来,目送他的背影,抿了抿唇道:“范安南,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喜欢你。”

  凡事都没有绝对。

  顾卿云说这话,也不过是想要警告自己,范安南之所以留在她的身边,只所以对她做出种种举动,不过都是为了达到他的目地。

  所以,她必需保持清醒。

  第二天一大早,顾卿云就来到了菊院。

  伺候越嵇风的下人说,越嵇风时而高热不退,时而浑身发冷,情况很不稳定。

  顾卿云问:“有没有把七皇子的情况,通传给素和神医?”

  越嵇风身边的侍卫道:“已经通知过素和神医,方才素和神医过来给主子服了一颗解药,又开了副补药,给主子喝下,才算是稳住了主子的病情。”

  听说素和渊来看过,顾卿云放心道:“好好的照顾你们主子。如有情况立刻到南苑汇报。”

  侍卫李复,立刻应声:“是。”

  离开菊院,顾卿云便以异能一路转移到南苑,府里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情况。何况,府里有众多眼线,也不便于她大摇大摆的出现。

  素和渊正端着一碗煎好的补药,从药房出来,便见顾卿云已经来了,他碗着药走到桌子前放下,“过来,把药喝了。”

  顾卿云走到桌子前坐了下来,端起碗把药喝了下去,苦味绕舌不散,她一阵反胃。

  一颗甜蜜饯塞到她的嘴里,顿时解了胃里翻涌的苦药。

  她吐了一个口,看着素和渊问:“渊,这几日父皇的病情怎么样?”

  素和渊看了她一眼道:“皇上的病情有所好转。但情况依然不太乐观。七公主和八皇子,近几日也一直在榻前伺候着。方才我去给皇上把脉。二公主,三公主和五公主也在给皇上请安。”

  顾卿云秀眉一皱:“那父皇可知,我遇刺一事?”

  素和渊摇了摇头:“动机不纯的人最是不想让皇上知道刚册立为诸君的长公主当夜遇刺,险些丧命。而动机单纯的人,为了皇上的身体着想,也断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让皇上忧心成疾,雪上加霜,无法安心养病。”

  顾卿云压下秀眉,若有所思:“几位公主都伺候在父皇的龙榻前。我若一直不去给父皇请安,父皇一定会怀疑。”

  素和渊说:“公仪灏已向皇上汇报,你忙于大隋日报和挑选检查官一事的同时,又在调查男子失踪案,无法日日去给皇上请安。皇上并无起疑。”

  顾卿云闻言,眸光顿沉:“男子失踪案?什么情况?”

  素和渊缓缓道:“方才给皇上检查身体的时候,公仪灏在向皇上禀报此事。”

  顾卿云眸色沉了沉:“这等小事,交给六扇门去处理便是,怎么会惊动父皇,这不是灏的行事作风。”

  素和渊点了点头:“我想公仪灏在皇上面前提及此事,应该不仅仅是给你找一个没去给皇上请安的理由。这里面应该还有别的因素。”

  他说到这儿时,垂下眼敛,神色有几分凝重,“这起失踪案已经多年,都是不曾娶妻的少年俊郎。每失踪两三个又会突然出现。但那个时候已经变成了痴傻儿,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每隔三五月就会引起百姓们的恐慌,六扇门一直没抓到作案的凶手,你如果能破了这起案子,定能够平定民心,得到更多百姓的拥戴……”

  顾卿云陷入短暂的沉思。

  这也太奇怪了吧。

  往来只听闻女子失踪,多半是遇到了采花贱。

  她还是头一次听闻有男子这般离奇失踪。

  而且,她以前,怎么一点也没有听闻这个事情。

  “多年的案子一直未结,可见这凶手不简单是个惯犯。”顾卿云秀眉皱了起来,单手支着下巴,眸色晦暗,阴情不定,“六扇门的捕快是京都最厉害的捕快,难道,他们一点点线索都没有查到?”

  素和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慢悠悠的道:“这件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你得空传公仪灏来问问便是。”

  话音才落,殿外便传来下人的通报声:“丞相大人到……”

  顾卿云嘴角无声的勾起,抬起眼皮朝外瞟了一眼,“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公仪灏早上在皇上那儿遇到素和渊给皇上号脉,从素和渊的嘴里得知,顾卿云已经出了冰窖,交代完手上的要事,便赶来南苑。

  方才踏入内殿,便听到顾卿云的含笑的声音传来,他朝坐在桌子前的小女子望去,眼底含着清雅般的笑意:“云儿在谈论我什么?看起来心情不错。”

  顾卿云朝他勾了勾小拇指,“我听渊说,你跟父皇汇报,我正在调查男子失踪的案件。”

  公仪灏走到她的面前坐了下来,双掌捧着顾卿云的小脸细细的打量,见她脸色红润,恢复的很好,才放开她,执起面前的茶壶给自己沏茶,“这件案子非比寻常,甚是诡异。平息了大半年,如今又发生了。”

  他抿了一口茶水,放下杯子,看向顾卿云,道:“这个作案凶手很谨慎,很聪明,能够在一批又一批的禁卫军巡视的眼皮底下把人掳走,不留一丝的蛛丝马迹,可见对方不是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