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282章 美人心计连个眼神都不给她(2)

第282章 美人心计连个眼神都不给她(2)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82章 美人心计连个眼神都不给她(2)

  从她随着父皇,第一次出席公仪世家断承家主的大任典礼上看到这个男人。她的心,就再也装不下任何男人。

  自从五年前,他奉命入朝为官,她便请旨让他成为她的伴读。

  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月时间。

  可那三个月光阴,却是她这一生之中渡过最美的年华。

  她爱他。他也只能是她的男人。

  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抢走他。

  解除他身上的诅咒。

  他们便能完完整整的在一起。

  “灏,待那一天到来,你会是我唯一的夫君。哪怕你要这天下,我都给你。”再度扑到他怀中,紧紧的搂住他的腰身,软语温香:“我只要你一个人。只要你活下来。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公仪灏对她如此深情不移的美人计,丝毫没有半分动容,俊逸的容颜没有表情,声音森冷的宛如来自地下三千英尺:“我答应过二公主的事情,就一定的会做到。但,如果二公主还想要坐上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最好安份守已,打乱我的计划不打紧。若是惹得皇上不高兴,一道圣旨下来,把二公主赶出京城,到那个时候,就连皇太后也帮不了你。”

  是的。

  今非昔比。

  战家叛乱一事,皇太后,德妃想要安稳在后宫渡日的办法,就是要独善其身。

  否则,都要置身于危难。

  这个时候,就算皇上把顾如沁给赶出京城。

  皇太后和德妃都没有说话的权力。

  顾如沁自然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生事。

  否则,战天朗在京郊大营,恐怕凶多吉少。

  而她的处境,也很危险。

  从公仪灏的怀里出来,她狠狠的咬了咬柔软的红唇,抬起泛起秋波的水眸望着公仪灏,软着嗓子道:“灏,战家是名将之后,百年忠臣,是断然不会做出叛乱谋反的事情。这件事情一定是皇叔在背后搞鬼。想要借机铲除战家的势力,伺机掌控所有的兵权。如今,父皇病危,皇叔若只手遮天,定然会谋反篡位。”

  顾如沁不相信,战家会真的谋反。

  毕竟,那不仅仅是皇太后和母后的娘家。也是她的夫家。

  是以,她认定了是淳安王从中作梗,想要铲除战家。

  而战家能不能逃过一劫的希望,就在公仪灏的身上。

  父皇把这件事情交给他和淳安王处理。

  只要他愿意,一定能救战家脱险。

  是以,她除了派人劫杀平西王司马睿外。

  便是暗中通知战家,千万不能因此而乱了阵脚,想要反击。否则,就一定会被按上叛乱之罪。

  因此,她一直想找机会同公仪灏暗中见面。

  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这次,公仪灏来见她,虽然来的目地让她很是痛心。

  但,既然公仪灏说他的心从未改变。

  那么就说明,他心里有她。

  一定会帮她。

  然而,公仪灏对战家叛乱一事,却只字不回应。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顾如沁不甘心,但也知道,他此次前来的目地。

  她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细颈瓶,递到她的面前道:“我知道你是为了解药而来。她的性命是用来续你的命。我怎么会让她死。”

  她只是想要折磨死顾卿云。

  哪会轻易让顾卿云死。

  蛇蛊和血咒的发作,会让中了毒的顾卿云,吐干净身上最后一滴血,受尽痛苦和折磨才会断气。

  而这期间,需要三天三夜的时间。

  她知道,素和渊去了一趟苗疆,在苗疆待了半年的时间,对蛊毒有所研究。

  他会想尽办法去救顾卿云,是以,不会担心顾卿云就此死了。

  只是令她没有料到的是,区区一个蛊毒,竟让阎殿的阎王出面来向她讨解药。

  如今,公仪灏也因此而来。

  她心中怒火腾飞,面上不露声色:“我并没有对她下毒手。你要相信我。是她在与七皇子亲密的时候,才会落得如此。当真与我无关。这瓶子里是解药你拿去给她服下,不出两个时辰就能解了她体内的蛊毒。”

  公仪灏眸光闪了闪,接过她手里的瓶子,转身便要走。

  却被顾如沁从身后搂住了后腰,把头贴在她的后背:“灏,现在能救战家的人只有你了。你会帮我,会帮父皇守住大隋的天下,对不对?”

  公仪灏握着她的手臂,把她紧搂自己的胳膊拿开,头也不回的抛下一句话:“有本官在的一天,断然不会让淳安王夺走帝位。”

  抛下这么一句话,他便扬长而去。

  即没有说不帮战家,也没有说帮助战家脱难。

  然而,在顾如沁听来,便以为公仪灏已经答应了她。

  公仪灏回到南苑,顾卿云已经虚脱的昏睡过去,素和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补药正在喂给她喝。

  他走到床榻前,看着昏睡的小女子,便把视线落在了素和渊的身上,“她怎么样?体内的蛇蛊可有解?”

  素和渊喂完最后一勺的药,拿着帕子擦拭干净小女子嘴角的药汁,放下碗,给小女子掖了掖被角,放下床前的幔帐,“她现在太虚弱,需要好好休养。有什么话,我们出去说。”

  公仪灏随着素和渊一同出了内殿,吩咐人守在殿外,随时观察顾卿云。

  以免,体内未清理干净的蛇蛊作怪。

  出了大殿,走到偏殿独立起来的实验室,素和渊放下手里的碗,没有抬头看向公仪灏,便道:“还有几日,便是你同她的大婚之日。你可有做好决定?”

  说到最后,他才转身,凝着公仪灏。

  公仪灏性感削薄的唇微抿成一条直线,弧度微扬,“你应该,不止给我一个人。”

  公仪灏风轻云淡的瞟了一眼素和渊,眼底的意味很深很浓,将素和渊的用意看的透澈。

  素和渊也丝毫不隐瞒,“当然,你不是她唯一的夫君。”

  素和渊冷漠的看着他:“月圆之夜,是她蛊毒发作之日,一味的压制而无法释放,只会令她陷入疯狂。而那日,便是你同她的大喜之日。如果,你并不打算救她。我想有人愿意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