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296章 谁算计谁(1)

第296章 谁算计谁(1)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96章 谁算计谁(1)

  相比其他几个人。

  他是最适合的人。

  虽说公仪灏让她倾心,甚至乱了心神,想要把心交给他。

  可关于那个诅咒,无论真假,她都觉得这其中大有文章。

  而且,公仪灏的身上,一定有秘密。

  关于她的秘密。

  听到顾卿云这么说,庄耀宇的脸色并未因此而感到高兴,反而皱起眉头,眸光恳切看着她,似乎想要证明什么:“真的是你清醒的时候,做的决定吗?”

  顾卿云点了点头:“当然,我……”

  话才到一半,靖嬷嬷进了内殿,“老奴参见长公主。”

  顾卿云抬手隔空取来自己的衣服,一边往身上穿一边看着脸色难看的靖嬷嬷道:“靖嬷嬷,你的脸色不太好,发生了什么事情?”

  靖嬷嬷脸色一白,抬头看了一眼庄耀宇,忙道:“长公主,不好了,丞相大人为了救太史大人,误入敌人的阵法,已经一整天了,到现在还没有出阵。进去寻找的侍卫,再也没有出来过。”

  顾卿云一听,眸光一沉:“你说什么?丞相大人为救太史大人误入敌阵?太史大人怎么了?”

  她派范安南去追查采花贼一事,难道范安南遇到危险了?

  想到这里,顾卿云一颗心提了起来,“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靖嬷嬷瞟了一眼庄耀宇,继续道:“回长公主,前儿晚上……”

  “为何早不通报本宫?”快速从床上爬起来,顾卿云迅束逗穿鞋子,眉眼间尽是深沉与担忧。

  “老奴,老奴……”靖嬷嬷心里有苦说不出,不是她不通报,而是她根本就见不到顾卿云,这两天他都急死了:“老奴这两天,一直都在殿外等候公主召见。”

  靖嬷嬷这话一落,顾卿云穿鞋子的动作一滞,眸光有片刻失神,“你这两天一直都在殿外?”

  靖嬷嬷是她身边的人,任何人见不到她,靖嬷嬷却不可能见不到她。

  而且事关范安南的安危和灏的安全,就算是她正在宠幸庄耀宇,靖嬷嬷不敢不急时通报给她。

  顾卿云这边还没消化她这两天做了什么,那边又听靖嬷嬷,嘶哑着嗓音,哽咽道:“公主,战家起兵谋反,途中伏击淳安与平西王。平西王他……他……”

  不好的预感,越加的强烈,顾卿云只觉得胸口一窒,一步上前到靖嬷嬷的身边,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抓住她的胳膊,眯着双眼,厉声问:“平西王他怎么了?把话说清楚。”

  靖嬷嬷老泪纵横,“洛风死里逃生,拼着一条命逃回来通报,平西王带去的兵里有战家的奸细,途中遭遇埋伏,平西王身受剧毒,遭遇死士追杀,最终被逼入断魂崖,被悬崖底的虎狼给……”说到最后,靖嬷嬷这样的老人儿,也禁不住抖索着嗓子:“给撕裂了。”

  她看到了洛风带回来的弑月刀和染血的战甲,那是平西王的战刀。

  想到夕日风光无限的战神,竟被落入虎狼之口,死无全尸,她就骇然不已。

  “靖嬷嬷,你再说一遍。”殿内的气场明显出现了变化,浓浓的杀机与森冷,让周遭的空气都瞬间凝结,令人喘不过来,那强大阴冷的气场,就连庄耀宇都为之一震。

  他瞳孔深了深,定定的将顾卿云望着,不放过她每一个神情。

  如此愤怒,是因为失去了一大助力,还是因为,她心里始终深爱着司马睿?

  曾经为了司马睿,她甘愿纡尊降贵的不当公主,只当他的王妃。

  如今,知道司马睿已死。

  她的心,该很痛吧?

  “公主,平西王遇难了。”靖嬷嬷被一身杀气的顾卿云吓倒了,但还是如实说:“公主,老奴该死。本该第一时间通知公主,可是……可是老奴尽力了。”

  说到这儿,她的眸光落到一旁的庄耀宇身上。

  顾卿云咬了咬唇,瞳孔微微一缩,放开了靖嬷嬷,暗吸一口气,跟她说:“丞相大人误入的阵法在何处?”

  靖嬷嬷道:“玄武路口的一条长巷子。如今,阿珂已带人封了整个南城。”

  顾卿云眼神冷了冷:“去传素和大人,随本宫去瞧瞧。”

  说罢,迈着步子,朝外走去。

  “云儿……”步子才迈开,身后便传来庄耀宇的低沉的声音:“你几天没吃饭了。把这碗粥喝了,再去吧。”

  说着,碗着粥走到她的面前。

  顾卿云很饿,可眼下看着眼前的粥,却一点食欲也没有,方才吃到嘴里的余味,泛着一丝苦涩。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于他人无关。

  抬头,给他一个宽慰的微笑,“我先去处理事情,等我回来再吃。”

  语罢,没在给庄耀宇说话的机会,便出了内殿。

  隐隐的,还是听到身后传来他微弱的声音:“对不起。都怪我。”

  顾卿云苦笑一声,她依稀记得,耀宇一直有话要跟她说,是她自己,是她自己太过放纵,不怪他,不怪他。

  “长姐。”才出梅园,一道脆生生的声音传来:“长姐,你还好吗?”

  顾卿云定眼一看,是七公主和八皇子迎面走来。

  “长姐,我听闻灏叔叔有危险。你快去救他。”顾以澈迎面扑来,直拉扑到顾卿云的怀里,拉着顾卿云就往外跑。

  顾鸢也一脸忧心道:“长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太史大人和丞相大人,会被一个阵法缚住?是和近日出现的采花大盗有关吗?”

  顾卿云看了眼抱住自己大腿的顾以澈,只见顾以澈,两眼蓄满了一闪一闪水星星的泪花,稚嫩的眉眼间,尽是掩饰不了的担忧,想来是真的很担心公仪灏的安危。

  她在顾以澈的面前慢慢的蹲下身子,搂住他的双肩,摸了摸他肉肉的小脸,凝着他问:“这件事情,是不是整个京都都已经知道?”

  如果是为样的话,那么二公主和皇太后,也定然知道。

  皇太后为保战家,知道公仪灏出事,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平西王已遇难、公仪灏若是再遇难。她身边两大权侵朝野的势力,就会不战而败,溃不成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