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298章 迷雾阵法

第298章 迷雾阵法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98章 迷雾阵法

  他的声音不高,但在安静的诡异的玄武大道,却显的异常响亮。

  道路两旁的禁卫军,立刻恭敬的跪在地上,叩拜。

  叩拜声此起彼伏,惊动了巷子里的战天朗。

  战家起兵谋反,战天朗做为战家的嫡长子,自然逃不了干系。公仪灏不日前,传令将战天朗抓捕进京,打入天牢,等候发落。

  皇太后为了保住战天朗,便命人放了战天朗,由战天朗来破阵。战家世代武将,熟读兵书,作战阵法,懂得奇门遁甲,此乃正是大好机会。

  哪怕,他杀了公仪灏和范安南,再破了阵法,也算是立功一件。

  阵法里面的情况危机,就算被人怀疑他,但也不会有人月证据。

  这也是救他战家,唯一的机会。

  可哪知道,皇祖母,竟然没有绊住顾卿云,竟让她赶了过来。

  想到这里,战天朗脸色一变,只当没有听到顾卿云来的通传声,一头扎入阵法。

  顾卿云和素和渊拐到巷子口,便看到战天朗的身影消失在巷子里,瞳孔一缩,她扭头看向素和渊道:“看看这是什么阵法,我要你在最快的时间内破阵。”

  语毕,身行如箭,朝战天朗消失的地方纵身而入。

  素和渊想要抓住她,伸出的手,却只抓到一片衣角……

  看着消失在眼前的顾卿云,素和渊的眼底骤起寒暴,紧紧的握了握落空的手,朝身后冷声下令:“所有人听令,全部退出巷口百米。”

  禁卫军统领听言,眉宇间带着一丝忧心:”素和大人,不需要我们的帮助吗?“。

  ”退下。“素和渊冰冷的声音,毫无感情。

  禁卫军统领只好挥手,命令众人后退,就连阿珂都退出百米。

  素和渊从袖子里面拿出几枚铜钱,朝巷子口一洒,看似随意,可铜钱落地的方位,却是一个七星迷阵。

  外界的众人只来得及瞧见,素和渊洒了什么东西出来,还没看清楚他洒了什么,就见眼前白光一闪,原本的巷子口不见了,变成了一睹墙壁,素和渊的身影也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众人瞠目结舌。

  阿珂走到墙壁前,用手摸了摸,差被点一股力量吸入了阵法。他脸色一变,看到自己的手掌被阵法里蔓延出来的寒霜覆上,瞬间结了一层寒冰。

  刺骨的疼,让他立刻撤回手,朝后退了几分。

  阵法内一片银白,空气很低,有白色的寒雾缭绕。

  素和渊站在原本的巷子口,看着阿珂将手缩了回出去,眸色深沉冷然,转而,一头一扎入敌人的阵法。

  顾卿云是随着战天朗的身后进的阵法。

  可一进阵法,就不见了战天朗的身影。

  四周一片死寂,眸光所及之处,是一片白茫茫的大雾,方圆十米的景物,都看不见。

  智能医疗包里发出滴滴滴的警报。

  顾卿云脸色骤然一变,立刻屏住呼吸。这阵法里的雾不是迷惑人眼球的雾,是一种可以令人迷惑心智的毒雾。

  普通人若闻了这雾,很快就会失去攻击能力,心智失常,任人宰割。

  好在智能医疗包里有防毒措失,顾卿云立刻以意念打开医疗包,开始防毒指令,取出氧气瓶。

  她四下张望,却怎么也找不到战天朗的身影。

  这毒雾不致命,但中了此毒后,走不远。

  可一路寻找,仍就没瞧见战天朗,更没瞧见公仪灏和范安南的身影。

  这阵法很不寻常,处处透着伏蛰的杀机,顾卿云不介意,以最恶的揣测,战天朗此时此刻,正躲在某个看不到的角落,伺机对她动手。

  因为,她很明显的能够感受到,来自四周的威胁。

  她提高警惕,以异能驱散大雾,让视线在朦胧的雾谒里,能看的更远。

  走了足足半柱香,她什么气息也没有探到,甚至,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

  顾卿云心里生疑,就算没找到公仪灏他们,“素和渊,这阵法里面四处都是迷雾,你进来一定要小心?”

  她屏心凝神,密室传音给素和渊。

  很快,那边得到素和渊的回应:“嗯,我知道了,这个阵法不是一般的阵法。是八面迷魂阵。每一个进来的人,都会在不同的空间,每一个空间,都会有不可预知的危险,你现在不要乱跑。站在那里等我。”

  顾卿云听言,恍然大悟,难怪她只是慢战天朗一步,没有理由找到战天朗。

  也没有理由,寻不到一丝生气。

  “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在哪里。如何才能破阵?”顾卿云四下张望。

  她虽然对阵法知之甚少,但也略懂一二。

  这四周说不定,能够找到破阵法的东西。

  但她找了一圈,除了浓浓的迷雾,什么也没有找到。

  蓦地,空气中的迷惑发生了微弱的变化,冷凝的气场被打破,产生了动荡。

  果然,下一瞬,一抹寒光以不可思议的光速划来。

  顾卿云脸色一变,陡然转身,肩膀一倾,一支冷箭从她的眼前擦面而过。

  她甚至看到冷箭的头上倒立尖锐的毒钩和无数细微锋利的毛刺。

  这种冷箭,一但射入人体,就难以取出来。必然要赌上性命危险。

  纵然没有射入身体,只是从血肉之躯上擦过,也会划伤皮肉,刮断血管。

  顾卿云躲过冷箭的偷袭,迅速抬头,抓住那把冷箭,朝冷箭射来的方向闪身而去。

  偷袭的人,肯定还没走远。

  果然,一抹白色的影子,在雾谒中穿梭,脚下的功夫极好。

  顾卿云心念一动,瞬间转移到那白影的面前,阻挡住白影的逃离。

  白影头上带着纱帽,遮住容颜,但看身形,是个女人的身形,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鬼魅的气息,这种气息诱惑,也致命。

  “你是什么人?”上下打量着白衣女子,顾卿云看了一眼手中的冷箭,心念一动,将冷箭收入医疗包里,朝白衣女子逼近:“这阵法,可是你设的?”

  白衣女子停下步子,眯了眯被薄纱遮住的双眼,诡谲的看着朝自己逼近顾卿云,“我是什么人,你难道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