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33章 教训五公主皇太后震怒(1)

第33章 教训五公主皇太后震怒(1)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3章 教训五公主皇太后震怒(1)

  顾卿云点了点头,走向公仪灏的马车。

  公仪灏看到顾卿云出现的瞬间,有些意外,但面上却不显,“长公主,舍不得为夫?”

  顾卿云上了马车,顺手把车帘放了下来,睨着公仪灏道:“你身为丞相多年,且又是公仪世家的少主,你身上的油水,应该不少吧?”

  公仪灏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就知道,顾卿云这个女人不会好心来送自己。

  果然啊。

  “长公主高看为夫了。我为官清廉,不贪污,不敛财,公仪世家也只是徒有其表的空壳子。”公仪灏冲着顾卿云展开怀抱,笑的清雅迷人:“公仪世家唯一值钱的就是你夫君我。长公主若舍得,不妨把为夫抱去换消息。”

  说罢,双臂一拢,环住顾卿云的腰。顾卿云黑着一张脸,“左右你也是本宫的夫了。战场上回来,也该搬入东宫,那丞相府迟早要空置下来,不如把府里的东西都变卖了吧。”

  公仪灏嘴角狠狠一抽,好狠的女人。

  但公仪灏面上却不显,“原来长公主,这般迫切的想要为夫搬入东宫,为夫之幸。”

  说罢,他搂着她腰肢的双臂猛地用力,把她整个人搂到软榻上,欺身而下,指尖在她的脸庞上轻滑而下,手感该死的好,他竟然有一点舍不得把手离开她的脸庞,凑到她的唇边,绽放出一抹风华潋滟的笑容,“你特意来送为夫。为夫好动。吻一个,做奖励。”

  顾卿云头一扭,他薄凉的唇,落在她的侧脸上,她黑着脸瞪他,刻意压低声音问:“为什么父皇派了皇叔去,还有你派你去?”

  她总觉得,这其中定有原因。

  只是平乱蛮夷而已,这等小事,淳安王领兵驱赶便是。哪会让一国丞相随军前往战场。

  公仪灏的手指,覆在顾卿云的嘴上,做了一个禁声的举行,凑到他耳边道:“蛮夷族挑起战乱并不简单,是受漠北乌蒙国指使。镇守玉门关的兵勇,打死了蛮夷族人,如今他们以此向我大隋狮子大开口索赔金银,此次前往战线,如果顺利的话,数月便回。如果失败的话,将会与蛮夷和乌蒙国开战。我奉皇上之命,前去与乌蒙国谈判。”

  听他这么一说,顾卿云才明白过来,看着他说:“乌蒙国是小国,也敢公然与我大隋国为敌挑起战争?这不是乌蒙国的作风。”

  公仪灏朝窗子外面看了一眼,眉宇间有几分凝重:“乌蒙国自是不敢。他的背后一定还有人,所以,皇上要我去调查清楚。”

  顾卿云蹙了蹙眉,还是说道:“此行凶险。你要小心。”

  意外顾卿云会担心自己,公仪灏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嘴角上扬道:“我若不幸遇难。岂不是如了你的愿。”

  他死,她便也不用和他订下血契。

  她的命运,又会是另一翻天地。

  顾卿云不是没这么想过。

  但,他不相信什么所谓的祖咒,真的能够把她的命,续到公仪灏的身上。

  公仪灏这个腹黑的家伙,有时候确实让她气的牙痒痒。可她还真没想过,希望他死在途中不要回来。

  “祸害遗千年。”她瞟了他一眼,挑眉说道:“你这样的祸害,阎王爷都不收。”

  公仪灏望着她,清雅一笑,如同绽放的莲花,颠倒众生。

  “好了。时辰到了。”有点不舍的放开怀中的软玉温香,公仪灏看着她说:“庄家的案子非同小可,我不在帝宫没法保护你,遇到事情去找平西王。”

  顾卿云从软榻上起身,白了他一眼,说的好像他在就会保护她一样。

  “看不出来,我们的丞相大人,竟这般呱燥。”她拂了拂衣袖,掀开马车帘,下了马车,眼看着公仪灏的马车随着大军出城。

  直到大军全部出了城门,顾卿云才和靖嬷嬷出宫门。

  然而,还没有走出宫门,芍药就急急赶来:“长公主不好了。出事了。”

  “什么事情,大呼小叫,在这宫里一点规矩也不懂。”见芍药嚷嚷着来,靖嬷嬷一脸严肃的斥责道。芍药气喘吁吁的说:“不好了。祈大人受伤昏倒了……”

  “祈大人?”

  顾卿云眼角一挑,脑子里飞快的转想。这祈大人是谁。

  她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一位大人?

  靖嬷嬷靠近她耳边,小声提醒道:“长公主,你忘记了,祺大人,是五公主交换到东宫来的夫君。”

  芍药喘过气来,连连点道:“五公主说长公主出而反而,来领祈大人回五公主府,谁知,却发现祈大人昏倒在梅园,五公主大怒,这会儿正在东宫闹,要长公主给个交代,否则,就闹到皇上那里去。”

  顾卿云“哦……”了一声,这才想起来,五公主府交夫来祈大人。

  只是,那天祈大人被换到东宫后,他就把人给打发到梅园去做园丁了,之后,她也就把这个人给忘记了。

  只是,怎么会突然昏倒?

  还赶在五公主来的时候,是太凑巧?还是,故意为之?

  “那祈大人怎么样?可有请御医?”顾卿问。

  “请了御医,说是祈大人是累昏的。”芍药如实说:“五公主在东宫一通发泻,砸了不少东西。还把气出在梅兰大人的身上。”

  顾卿云眉眼一冽,风风火火的朝东宫赶回。

  闹她东宫可以,砸他东宫的东西也可以。

  但敢动她的人。

  当她是死的吗?

  踏入东宫的门,顾卿云就听到从梅兰阁的方向,传来喧嚣的吵闹声,一干奴才跪在地上战战兢兢,伴随着嘤嘤的哭泣声。

  “五公主,这里是东宫。发生任何事情,都会传到皇上耳里。传遍整个皇宫,五公主身为公主,这般失礼,不怕贻笑大方,有失仪面?”是庄耀宇的声音,语气里的森冷,竟比寒日里的寒风还要冷。

  “梅兰大人,本宫不是三姐,对你有痴妄,心疼着你这身子,不会拿你怎样。”顾凌娇的声音很跋扈,嚣张,有几分嘲讽刻薄,“像你这样的废人,又是罪臣之子,这辈子都是戴罪之身,只能依附轮椅而生,别想再站起来。本宫的祈大人不同,他是督察院右御使明侯之子,你们竟这般待他,他若有个三长两短,哼,本宫不会放过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