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43章 拿出证据情深意浓

第43章 拿出证据情深意浓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3章 拿出证据情深意浓

  他怎么会知道,她中毒了?

  “顾卿云,不要逼本座动你。”这颗百香丹,可解百毒,服下之后,能改变人的体质,百毒不侵,他收藏了多年都舍不得吃。

  可现在,却要拱手给顾卿云这个阴险的女人。

  她若敢吐出来,他就掐死她。

  左右,她总有一天,会被人毒死。不如,他亲手了解结了她。

  望着面具男子残佞的眼光,好像自己不吞下去,他就嫩死自己的模样,顾卿云喉咙一滚,把嘴里的丹药吞了下去。

  别说,这丹药还挺香的。

  门在推开的刹那,面具男人身形一晃,似一缕清风般消失在顾卿云的眼前……

  推门而入的人,是之前离去的侍女。

  她端着洗漱水进了房间,伺候顾卿云洗漱,命人传来的膳食,补药。

  顾卿云喝了药,吃了膳食,便在床上休息。

  午后,司马睿进了房间,一脸漠然的看着她:“你未经允许,私自出宫的消息皇上和皇太后已经知道。”

  顾卿云对此一点也不感到意外,若是隋帝和皇太后不知晓,她才觉得奇怪。

  “我们现在就回宫。”从床上起身,顾卿云面无表情的说。司马睿微微蹙眉凝着她:“你的身子……”

  “我的身子已经无碍。”打断司马睿的话,顾卿云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你被父皇禁足在王府,如今出现在本宫身边,父皇和皇太后那边,你可有想过,如何交代?”

  司马睿眸色闪了闪,“本王自有化解之法。”

  顾卿云和司马睿两人骑一匹马下山。

  洛风带领一批侍卫前来保护,一路上到也相安太平,没有出现什么情况。

  山底下备了一辆豪华马车,到了山下,顾卿云就换乘到马车里面,直到回城。

  日薄西山,赶在了城门下钥之前。

  回到宫中,顾卿云就看到隋帝,龙颜震怒的坐在东宫大殿上,浑身释放着令人心惊胆颤气息,帝王威严,毫不掩饰。

  而高阳跪在一旁,浑身是伤。

  庄耀宇蹙着黛眉,眯着冷漠的眸子,看着她和司马睿一同走来。忽然,发现她的脖子上受了伤,冷却的眼底又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心疼。

  顾卿云给了庄耀宇一个安心的眼神,几步上前,跪在大殿上,“云儿给父皇请安。云儿知道,没有经过父皇的允许私自出宫,宿夜不归,让父皇担心,云儿知错了,父皇想要怎么惩罚云儿都可以,还望父皇莫要动怒伤了身子。”

  说罢,跪在地上,垂着头,一副任由处置的模样。

  司马睿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顾卿云,走上前撩起衣摆,跪在地上:“臣参见皇上。”

  隋帝凌厉的双眼,在两人的身上游移,眸光,最终落在顾卿云脖子上的伤口上,瞳孔一缩,厉色声道:“你脖上的伤,是如何来的?”

  顾卿云抬头,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高阳。想来,遇刺一事,父皇已经知晓。

  “回父皇的话,是云儿躲避不及,不小心伤到的。”顾卿云说着,从怀里拿出两份卷宗:“父皇,云儿私自出宫,是有原因的。等父皇看了这个,父皇就会明白。”

  孝仁上前接过卷宗,呈到隋帝的面前。

  隋帝看了一眼卷宗,眯着瞳孔睨着顾卿云,威严道:“这是什么东西?”

  顾卿云看着隋帝说:“父皇,云儿查到庄大人贪脏枉法,私吞赈灾银两,是被奸人诬陷冤枉的。这些都是证据,是江南知府与武隆将军密谋的信。其中还有漕运总督,地方知府,臬台,贿赂巡抚,中饱私囊的证据,他们克扣赈灾官粮,以至于太多的百姓分配不到填饱肚子的粮食。百姓死于水沥不足千人,可活活饿死的百姓,却已达万人。”

  隋帝闻言,龙颜大变,立刻拆开密封的卷宗,打开一看。果然……

  隋帝气的双手发抖,“这些都是你昨儿出宫,调查出来的?”

  顾卿云知道这件事情隐瞒不住,如实道:“是,父皇。父皇,庄大人在朝为官数十载,身为吏礼尚书,经手的库银何止几十万两。前线战场,动辄百万千万,若他有心私吞,也不会为了这二十万两库银赌上庄家上上下下几百条性命。”

  庄耀宇听了顾卿云的话,神色怔了怔,定定将她望着。原来,她宿夜不归,只是为了去调查那些贪官污吏陷害他父亲的罪证。

  想到他刚才,在看到他和司马睿一同出现时的猜测,他心里陡然升起一股羞愧感。

  她拼了命的为你。你却还如此想她。

  不由的,眼底闪过一丝愧。

  吃力的从轮椅上下来,走到顾卿云的身边,面对隋帝跪下身子,看向隋帝说道:“皇上,家父为官清廉,对大隋,对皇上忠心耿耿,还请皇上明查,还家父一个清白。”

  隋帝深深吸了一口气,收起手中的所有证据,立刻下令,由六扇门翻查此案。

  但凡是涉及到此案的人,全部都抓捕关入牢房调查验证。一旦属实,立刻定罪。

  随即派人,追回赶赴前线的淳安王和武隆将军,调查。

  庄耀宇松了一口气,向隋帝叩谢跪恩,又握着顾卿云的手,眼底一片柔情:“多谢长公主,耀宇今生,不敢忘记长公主的恩情。”

  顾卿云还从未见他的眼底,流露过如此动人的情意,心里不由的一暖,握了握他的手:“庄大人是清官乃我大隋百姓之福,任何一个忠于父皇,忠于大隋的人,都不该被扣上狗官污吏的帽子,不该被我皇室辜负。”

  庄耀宇紧紧的抿着她的手,嘴角勾画出一抹完美的弧度,担心的眸光移到她脖子的伤上,“你的伤,严重吗?”

  顾卿云摇了摇头,“不严重,别担心。到是你,一夜没睡吧?”

  看他苍白的脸色,眉宇间的疲惫,眼敛下的青墨,也可以看得出来。

  隋帝因那些证据,指证出来的朝中大员不下数十人,心中很是悲愤。再看到自己家闺女这会儿,早把他给忘记了,眼里只有他的美人夫君,隋帝表示他很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