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52章 被人袭击耀宇受伤

第52章 被人袭击耀宇受伤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2章 被人袭击耀宇受伤

  靖嬷嬷听她提及,以为她是因为想到了圣主对她的冷漠和憎恨,而感到难过,叹了一口气道:“紫烟姑娘失足坠崖,尸骨无存,圣主一直以为是公主所为,对公主恨之入骨。公主,老奴一直不明白,您为何不向圣主解释清楚。”

  顾卿云听言,眼底有几分了然,想来,那紫烟姑娘才是那圣主真正爱的人。

  而原主却因为,紫烟姑娘的死,被那圣主憎恨着。

  “如果一个人,认定你就作凶者,再多的解释也显得苍白。”顾卿云平淡的说。

  靖嬷嬷想要说些什么安慰,最终,也只化一声叹息,话锋一转说:“太史令范安南,已搬入东宫北面的竹院。丞相大人不在内殿。”

  顾卿云“嗯……”了一声,也没放在心上。

  接下来数日,公仪灏都在忙着考生科考一事,几乎不来打扰她。

  她也乐的自在,便拉着庄耀宇乔装打扮出宫玩耍。

  庄耀宇瞧她一脸的兴奋,只好陪她出宫游玩。

  大隋国国泰昌运,四处繁华似锦,街道两边茶肆酒楼鳞次栉比,人潮如涌,四处都是小贩的叫卖吆喝声,好不热闹。

  三年一季的科考,帝京更加的热闹。

  每天出入城门,茶肆酒楼里,最多的就是届考生的身影,更多考生为了展示自己的才华,各大酒楼茶馆里挂出了才子们写下的对联,以文会友,以才切磋。

  顾卿云。

  “长公主,人多,小心一点。”生怕被顾卿云被会挤伤,庄耀宇长臂揽着她,替她挡去周边的碰撞。

  可自己的手腕被外力撞的撕扯着疼。

  他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毫不在意。

  顾卿云神色微微一怔,自从那夜她离开之后,庄耀宇再也没有喊过她去云儿。

  她很清楚,每当庄耀宇喊她长公主的时候,就是想要提醒自己,她是大隋国的长公主,一个即将拥有不知多少夫君的长公主,而不是他一个人的云儿。

  “耀宇。”她指着前面一家热闹的酒楼,跟他说:“你先去酒楼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说罢,一溜烟的不见了踪影。

  庄耀宇想要找她时,她已经被淹没在人潮水。

  风雅居二楼的窗前,司马睿刚在一名蓝衣男子的面前坐了下来,连口水都还没来得及喝,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在楼下一闪而过。

  他剑眉微微一蹙,幽深的星眸眼深入底闪过一丝疑惑,他是出现幻觉了吗?

  眉心深锁,心里有一股沮丧。

  就算出现幻觉,也不该是看到那个女人。

  执起面前的酒杯饮了一杯酒,他跟坐在他对面的蓝衣男子道:“可有调查那东西是什么东西,出自哪里?”

  坐在他对面的蓝衣男子,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深沉:“这个东西,王爷是何处得来的?”

  说话的时候,蓝衣男子并没有抬头。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他手里那两片白色的药片上。

  那药片,正是顾卿云之前交给司马睿的消炎药片。

  司马睿确实按照顾卿云的话吃了,身上的伤,竟奇迹的没有发炎,恢复的很快。

  而且,司马睿那药的来源,很感兴趣。

  国务院医疗研究所生产,很奇怪的名字。

  也不知道,顾卿云是哪来得来的。

  所以,司马睿取了两颗药片,交给素和渊这个神医去研究化验。

  “怎么?赶兴趣了?”见素和渊对手里的药片,很感兴趣,司马睿眉眼一挑,“此药,是长公主手里得来的。庄大公子被挑断的手筋和脚筋,也是她医治好的。不足三个月。”

  闻言,素和渊一怔,目光有些错愕。

  那个好色痴傻的长公主,不是传闻中那般身无所长,胸无点墨?

  之前二公主,派人请他出谷救人。要救的那个人,似乎就是庄大公子。

  “她学过医术?”素和渊这才抬起头来,看向司马睿平淡的问。

  司马睿摇了摇头:“据调查,没有。”

  顾卿云的转变,让司马睿颇为震惊的同时,暗中派人调查了顾卿云,确实,她是真的长公主,而不是假冒长公主。

  但,他却没有调查到,顾卿云是否学过医术,练过武功的星点消息。

  顾卿云这个女人,让他越来越看不清猜不透。

  不由的勾起他对她兴趣。不知道顾卿云的身上,还有什么秘密。

  “王爷。”这会儿洛风,凑到司马睿的耳边,朝窗外指去,“是庄公子。”

  司马睿朝窗外望去,果然,看到一张风华绝代的身影,只是那身影,似乎很着急,在寻找着什么人。

  瞳孔骤然一缩,司马睿立刻起身,“本王有事,先行一步。”

  说罢,转身离去。

  素和渊清冷的眸子,面无情绪波动瞟了一眼窗外,视线,又落在了手中的药片上。

  旋即,起身离开。

  顾卿云怀里抱着一块紫色的锦盒装起来的古琴从一家琴坊走了出来,眼瞧着,大街上人头攒头,川流不息,她抱紧怀里的琴,决定走流稀少的巷子,以免路上行人多,不小心碰撞到了杯中的琴。

  这可是她一个月前,特意让琴坊订做的一把琴,琴木是他让内务府寻来的千年紫檀木,冰蚕丝是让琴坊专门从西域订购而来,找最好的师傅雕刻打造,价值连城。

  显然,顾卿云并不知道,这帝都最好的琴师,便是庄耀宇他自已。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庄耀宇便拉开了和她距离。

  在她面前,也不会像之前那般。

  她很清楚,是因为那天晚上她拒绝他,让他难堪。

  她曾想靠近他,却又不知道怎么向他解释。

  希望,给他一个惊喜。

  可她走到巷子的一半,忽然察觉到一股血腥的杀气朝她弥漫。

  蓦地停下步子,“谁?出来。”

  她此声一落,一批蒙面的黑衣人,从头顶的飞落下来,堵住她前后去路。

  狭窄的长巷被堵掩饰,顾卿云的前后路,被几个黑衣人封住。

  顾卿云冷冷的扫视了一眼前后夹击的黑衣人,一边把怀里的琴往后背上背,一边冷嘲热讽道:“对付本宫一个弱质女流,竟要出动如此多人手。倒让本宫小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