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71章 夜夜守榻去他的坐怀不乱

第71章 夜夜守榻去他的坐怀不乱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71章 夜夜守榻去他的坐怀不乱

  “耀宇,你的慑魂术真厉害。不仅慑人心魂,还能够绘织出犹如真实画面。”顾卿云在前世的时候,以前只说过慑魂术,却从未见过这种术法,她表示她也要学:“耀宇,我也要学,你教我好不好?”

  庄耀宇的脸色越来越白,眼底的神色也很复杂,紧紧的蹙眉,似乎在沉思什么。

  “耀宇,你是不是舍不得教我吧?”见庄耀宇没有反映,脸色不是很好看,对自己的话也表现的充耳未闻,顾卿云的用手捏了捏他的脸颊:“慑魂术是你独步天下的绝招,不舍得教我也罢。不必摆着臭脸给我看吧。”

  回神来,庄耀宇看着她笑道:“你想学,我可以教你。不过,慑魂术使用一次很耗元气和功力。若是把握不当,会受反噬。”

  顾卿云白了他一眼:“那你还对我用慑魂术。你找虐啊。”

  庄耀宇微微蹙眉,紧紧的抿着泛白的双唇,眸光凝在她不满的小脸上,却没有出声。

  顾卿云也没有发现他脸上的变化,坐在他怀里,胡乱的拨弄着面前的琴弦,说:“这首凤求凰真好听,耀宇,你教我弹好不好。”

  听到顾卿云这话,庄耀宇双眼一亮,埋头在她颈间,“原来,你知道这首曲子。”

  他还以为,她不懂。

  顾卿云虽然对音律是白痴,但这首千古传唱表达爱意的曲子,她还是知道的。

  她最初听着,只觉得此曲缠绵悱恻,深挚旖旎,便觉动听不已,方才入了幻境,听到庄耀宇提及,她才知晓此曲,便是司马相如向卓文君表达爱意的曲子,凤求凰。

  “不是你刚才告诉我的吗?”她回头望了一眼庄耀宇,顾卿云眼底有些疑惑:“可是,你为什么要叫我师妹?还是说,这曲子,其实是你想要弹给,你口中那个师妹听的?”

  她懂唇语,刚才在幻境里,庄耀宇的双唇一下在蠕动。虽听不到声音,却能读出他在说什么。

  庄耀宇听言,眸光不由的沉了沉,望着她质疑的眸光,蹙了蹙好看的眉,用手捏着她的脸颊说道:“我何来师妹?何曾对你说过?定是你入了障,幻境太深。”

  顾卿云心里闪过一丝疑惑,真的只是幻境吗?

  她看着他说:“耀宇,如果你心里有别的心上人,就告诉我,不要因为我是长公主,就委身于我。我不会把你捆绑在我身边。”

  庄耀宇脸色一变,眼神冷洌下来:“云儿,我在你心里,就这般不值得你信任?”

  接下来的几天,顾卿云都在东宫休养身子。几乎不出东宫的门。

  白天闭门练功。

  晚上公仪灏身为正夫,会在她的寝殿陪她。

  但大多时候,公仪灏都是忙政务直到天亮,有时候累了,只是趴在书案上休息一两个时辰。

  顾卿云见他一连半月都是这般,几乎没有好好的休息过,第二天却还能精神奕奕,跟铁打的似的。

  顾卿云的睡眠,向来都很浅,因为这段时间强化异能的原因,她的睡眠也越来越少,大多时候,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看似睡着了,可确实在调动异能,在体内运转。

  她从修炼中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公仪灏正在忙,但眉宇间显得有些疲惫,正在喝着渗茶。

  虽说,他忙她就因此而躲过被他占便宜。

  可她还是很好奇,公仪灏每天晚上都在忙什么。

  朝中政事,也不能天天这么忙。

  她翻身下床,悄悄的走向他。

  脚下的步子放的很轻,可还是惊动了他。

  “醒了?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见顾卿云朝自己走来,公仪灏放下手里的帐册,抬头看向顾卿云,却见她连鞋子都没有穿,光着小脚踩在地上,夜明珠的照耀下,一双玉足莹莹生辉,透着玉般的光泽,身上只着一件单薄的白色里衣,连胸口的绣红肚兜都印了出来。

  公仪灏透澈的眸子幽暗几分,把目光从她的身上敛回,端起面前已经凉透的参茶抿了一口,压下心头窜起的邪火,“地上凉,回去把鞋子穿上。”

  顾卿云低头看了一眼小脚,刚才异能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她一点也不冷,踩在凉凉的地面,反而觉得舒服。

  “公仪灏,你每天晚上都通宵达旦,甚至连觉都不睡一下。你到底是忙什么?”顾卿云走到书案前,好奇的拿过他面前的帐册翻看,蓦地,瞪大双眼,又看向一旁堆积起来的本子,诧异的问:“这些都是帐册?”

  公仪灏“嗯……”了一声,不去看她。

  顾卿云吃惊不小,略略的翻看几本,都是各地方,甚至于各国钱庄,粮庄,酒庄的帐本。

  细细数下来,有几百本帐单。

  “这些钱庄,粮庄和酒庄都是你的产业?”

  虽然,大隋国没有禁止朝官员经商的禁令。

  但是,这公仪灏的生意,做到全国各地都是,而且,钱庄和粮庄都非同一般,打着国号。

  他这是富可敌国。

  公仪灏抬头望着她,温润的说道:“这些都是公仪家的产业。”

  顾卿云拿了本钱庄的帐册,一边翻看一边说:“你每天都要处理这些帐务到天亮?”

  公仪灏望着她柔和的小脸,眸光闪了闪,长臂一伸,把他拉到自己的怀里,撩去鬓角的墨发,嘴角含着笑意:“你是在怪我,整夜忙着这些帐册,没有陪你?”

  顾卿云听他这么一说,嘴角一抽,“我只是好奇,你白天也在忙,晚上也在忙,都在忙什么?”

  公仪灏把她手里的帐册拿掉,放在书案上,横抱着她起身走向锦榻,“白天要忙的事情多。殿试已过,可接下来还两场考试,为国选栋梁,选人才马虎不得。试题要反复斟酌,还要同各位重臣商议才后,才能呈给皇上,请皇上定夺,只有晚上才能忙家族的生意。”

  顾卿云一疑,公仪家族,难道就只有他一个人?

  似乎看出来顾卿云心里的疑惑,公仪灏把她放在锦榻上,侧身躺了上去道:“公仪家族是个大家族不错,自从百年前公仪家的一位祖先,因为触犯了公仪家的禁咒,让家族后世子孙,受到了禁咒的反噬,永远活不过二十五岁,一代一代的传下来,后代子孙嫡系血脉就越来越少。如今公仪家除了我这一脉是嫡系血亲,都是旁系血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