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86章 蛊毒发作他的血含蛇毒

第86章 蛊毒发作他的血含蛇毒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86章 蛊毒发作他的血含蛇毒

  范安南眉心不由一蹙,看着顾卿云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晦涩。

  “怎么?害怕本宫会吃了你?”感觉到范安南没有跟上来,一双淬着寒意的视线落在自己的后背上,顾卿云没有回头,冷漠而平静的说道。

  范安南不说话,随后跟了上去。

  竹院的人,都被遣了下去,只剩下顾卿云和范安南两个人,显得有些沉寂。

  一入寝殿,顾卿云便往榻上一倒,跟随后进殿的范安南说:“太史大人,本宫不管你……”

  话还没说完,一抹身影倾压下来,顾卿云一惊,连忙推他,可已经太迟,男人的两片薄唇,已经覆她娇嫩的红唇上吸吮……

  顾卿云瞳孔缩,眼底闪过一丝冷厉,抬拳便朝他的挥去。

  男人像是知道她会出手一般,素手一抬握住她的手腕,压在她的头侧,钳制的她动弹不了,舌头撬开她的唇瓣,长驱直入,追逐著她四处颤抖躲避粉舌,强势纠缠搅,不带一丝的柔情。

  顾卿云一口咬住他的舌头,甜腥味在舌尖炸开,身上的男人疼的闷哼一声,终于停了下来。

  “放手。”她森冷的眼神,瞪着皱着眉头的范安南,含糊不清的声音从喉咙溢了出来:“再不放手,我就咬断你的舌根。”

  范安南琉璃般的眼眸凝聚着骇人的寒光,紧紧的冷睇着顾卿云,见她不像是在跟他玩游戏,慢慢的放开了握住她手腕的手。

  手腕一阵钝痛,顾卿云活动了一下手腕,一把掐住范安南的脖子,松开咬住他舌头的牙齿,猛地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范安南也没有挣扎,鄙夷的看着她:“原来,长公主重口味,喜欢玩这种花样。”

  刚刚打消了顾卿云试探他的心理,却在顾卿云骑在他身上的瞬间,又起了鄙夷之心,这个女人,手段还真多。

  “范安南,并非是本宫选你为夫。本宫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狠狠的扼住范安南的脖子,顾卿云凑到他的面前,冰霜般的眸子透着的寒意和阴鸷,让人心惊胆颤:“本宫不管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你有什么目地。但是,别逼本宫杀你。也不要质疑,本宫是否有杀你的能力。因为到那个时候,你根本无力反击。本宫今夜在这里休息,你要么去竹林陪你的蟒蛇,要么就在院子给本宫守夜。”

  说罢,从范安南的身上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胸口的衣袍,“出去。”

  范安南的眉,不由的紧蹙起来,望着浑身释放着霸气与傲气和顾卿云,眸色深沉难辨。

  他刚在握住她的手腕时,探查了她的脉搏,她没有内功,不像是个有武功的人。

  可她的警告,却也不像只是说说。

  看来,他该重新审视这个女人。

  从床上起身,范南安舔去嘴角的血,舌头很疼,但也很酥麻,那种感觉很奇妙,心还有一点颤栗,“长公主,早点歇息。”

  抛下这么一句,范安南提步出了房间。

  顾卿云满嘴都是范安南的血,走到桌子前,倒了一杯水漱了漱口,可心里燃着一把火,让她觉得甚是难受。

  “怎么回事?”手中的茶水重重的放在桌子上,顾卿云的身体一软,险些有点站不住脚,一股燥热从小腹窜了上来,这种感觉顾卿云不陌生,她之前就经历过。

  嘀嘀嘀!

  脑海里传来一阵警报声,提示她已中蛇毒。

  顾卿云大是一惊,立刻以银针插入茶水里面,水里面没有毒。

  “范安南,一定是他。”

  他居然敢对她下毒。到底是怎么对她下的毒。

  她刚才,就该杀了他。

  不敢多待,她摇晃着身子,出房间。

  却见范安南就站在门口,看到她出来,眼底闪过一丝诧异:“长公主,这是要去哪?”

  他蹙眉,看着顾卿云那张泛着异常红晕的小脸,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顾卿云不愿意与他废话,拖延时间,对自己不利,手掌一抬,一团紫色的光球,噼里啪啦的闪着雷电从她的掌心轰向范安南。

  范安南被顾卿云掌心出现的雷电光球怔住了,等她反映过来的时候,那团光球携着排山倒海的惊人力量朝他攻击来,他来不及闪躲,整个人已被那团光球轰飞出去,人未落地,鲜血已从嘴里喷溅而出。

  蓦地,一道金光如同闪电般从院外掳来,仔细一瞧,竟是那条金色的巨蟒,从屋檐顶上飞快的窜射来,粗长的蛇尾卷住了范安南被轰飞的身子,落于地面。

  顾卿云这一招,消耗了不少的力量,身体越发的感到无力,体内烧着的那把火也越来越旺,烧的她神智开怒涣散不清,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蜷缩成一团,颤抖着身体,紧紧的咬牙,克制住扯掉身上衣服的冲动,“高阳……”

  她开口喊人,出口的声音,虚弱柔软的让人听不清楚。

  高阳才从顾卿云朝向范安南出手的震惊中反映过来,就看到顾卿云突然倒在地上,浑身发抖,大感不妙,连忙去扶她:“长公主,你怎么了?”

  然而,还没有等到高阳抚起顾卿云,就被金色巨蟒的一条尾巴给扫飞出去,涨开血盆大嘴,去吃高阳。

  顾卿云模模糊糊的看到金蟒去吃高阳,本能的出声,“高阳,小心。”

  “现在要小心的人,是你吧。长公主。”擦掉嘴角的血,范安南咽下喉头涌上来的气血,满身杀气的走到顾卿云的面前,“受攻击的人是我,你反到躺在地上。是准备告我行刺长公主,定我死罪吗?”

  顾卿云狠狠的咬着唇舌,挪动着身子远离范安南,抬手便想再给他一掌。被却范安南抓住了手腕。

  “你的身子怎么会这么烫?”

  范安南发现她的身子异常的烫人,脸色红的能滴下血来,一双璀璨的眼睛蒙上薄薄的雾气透着炙热的火焰,殷红的双唇紧抿,嘴角渗出一丝丝的鲜血,喉咙时不时溢出几许痛苦的声音。

  “谁给你下了药?”握住顾卿云的手腕,范安南冷冷一笑,“还是你自己给自己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