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89章 让她陪葬救她性命

第89章 让她陪葬救她性命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89章 让她陪葬救她性命

  她喝的很急,大多的茶水,顺着嘴角流到了枕头上。

  “还要,还要……”

  一杯解不了渴,顾卿云像个贪水的鱼儿,红唇一张一合,吐气如香,嚷着还要。

  素和渊望着她那般模样,娇媚撩人,只觉得一把火烧从小窜了上来,连忙提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升起的火,提来水壶,又倒了一杯喂到她的嘴里。

  转眼,一壶水被她喝完,她却还不解渴。

  院子里的下人,已经被他遣走。

  他走到窗子前,往外看去。

  只见,院子里的那颗大树下,站着一抹黑影,正望着窗子。

  他眉心一跳,眸色微微一暗,回头看向床榻上的女子。

  想来是体温一直未退,她觉得太热,肩膀上的被子已经滑落,露出性感的锁骨,白皙圆润的肩头,胸口的此起彼伏,也若隐若现。

  素和渊收回目光,朝窗外看了一眼,折身回到床榻边缘,望着她因喝不到水,而不满的撅起来的红唇,呼吸有些粗重,“是你要的。”

  说罢,俯下头,朝小女子的红唇吻了上去。

  红唇薄凉被柔软的东西覆了上来,顾卿云感到很舒服。主动含住他的唇舌。

  素和渊没料到,她会这搬,唇齿交缠的美妙,让他舍不得离开,捧着她的小脸,深深的吻了下去。

  这一吻,许久之后,才拉下帷幕。

  因为被子里的小女子,开始不满足于浅浅的吻,双臂勾住素和渊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胸怀,嘴里神智不清的呢喃着:“好热,好难受……”

  感觉到她的体温,没有下降,反而越来越热,想来,那毒药的作用已过,蛊虫又要作怪。

  他连忙点住她的睡穴,把她雪白的藕臂,从自己的脖子上拿下来,再这样下去,他怕他真的会忍不住。

  距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

  她体内的蛊毒,至少还要再犯一次。

  那毒药又不能多用,否则,对她的身体有极大的害处。

  他这次去苗疆数月,却找不到法子可解噬心合欢蛊的毒。

  据公仪灏调查,德妃当年早已经将献蛊之人杀了。也没想过,给顾卿云解蛊。

  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找下蛊毒的人。

  也找不到解药。

  公仪灏担心顾卿云知道后,会伤心难过,一直没有告诉她。

  “唔!”

  痛苦的低吟,再度从女子的唇畔溢了出来。

  素和渊看去,只见被点了睡穴的女子,竟已经被体内的蛊毒,折磨的冲存了穴道,掀开了身上的被子,痛苦的扭动身子,眼角溢出一滴滴泪珠。

  素和渊再度点住她的穴道,取来银针,快速给她施针放血。

  期间,顾卿云痛苦的醒来过好几次,最终,又迷迷糊糊的昏了过去。

  最后一次昏过去时,她紧紧的抓住素和渊的手臂,神智不清的喊道:“麻醉我……”

  噬骨的酥痒,熬的血液都在滋滋响的邪火,折磨得她快要发疯,已经失去理智。

  素和渊从她心口,放出最后半碗心头血,终于,让她彻底的昏死过去。

  素和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着帕子擦去她心口的鲜血,取来药和纱布,给她包扎。

  辰时,站在院子里的那抹身影,拂去衣上的风霜离开了。

  房间里传来一夜的嘤咛,让他的心,疼的有些麻木。

  他知道,她正在饱受痛苦,不愿意让他看到。

  他只想陪在她身边,陪他一起熬着。

  迎面走来脸色阴沉的公仪灏,他带着一身疲倦,似乎刚忙完回来。

  “梅兰大人,长公主现在怎么样?”看到庄耀宇从南苑走出来,公仪灏眉心一蹙,几步迎了上去,问道。

  庄耀宇看着他,摇了摇头:“丞相大人若想知道,不妨自己去瞧便是。”

  说罢,越过公仪灏,朝梅兰阁走去。

  公仪灏看了眼他的满是风霜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疑惑,提步进了南苑,直奔素和渊的房间。

  素和渊手里正端着一碗的血,从床榻前走来,他眸色一暗,几步上前:“她怎么样?”

  素和渊把那半碗血,放到桌子上,回头看了一眼床榻上昏睡的小女子,看着了眼公仪灏道:“折腾了一夜,刚刚才昏睡过去。”

  公仪灏快步走到床榻前,看着躺在床榻上昏睡的女子,睫羽上挂着泪珠,嘴角溢着一丝鲜血,心口一窒,眼底闪过一丝心疼。

  他在床榻前坐了下来,执起袖子轻轻的擦去她嘴角的血,眼角的泪珠,提着被子替她裹好身子,却发现她的心口和手臂上包着纱布渗着鲜血。

  “这是怎么回事?”他眸色一沉,转头看向素和渊问道。素和渊瞟了他一眼,道:“为了清醒,她对自己,倒是下得了手。”

  公仪灏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瞪着他:“你为什么不阻止她。”

  这个女人的性子倔强的很。

  若不是被折磨到这种地步,她会失控的哭吗?

  她宁可流血,都不流泪。

  怎么能够让她,这般自残。

  素和渊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公仪灏,“我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以为他不想阻止吗?

  他给她配好药时,她已经那般。

  “流点血,对她来说,未必不是好事。”他再度补充,“蛊毒在她的血液里作怪,引血出体,能够减轻她所受的痛苦。只是,这样太伤身子。”

  公仪灏走到他的面前,眉宇凝重的看着他:“难道,就真的,想不出别的办法?你这次去苗疆,难道寻找不到一丝解救的法子?”

  素和渊听了他这话,眯了眯眼眸,深意的望着他:“这般担心她,看来,是真的动了情。”

  公仪灏神色一冽,望着他深意的眸子,眼底一片晦暗,“你若想要保住你绝缘谷,就要保住她的命。否则,就算我不动绝缘谷,也自会有人去动。阎殿的杀手个个冷血无情。你以为,他会放过你和绝缘谷吗?”

  素和渊面色依旧,眼底毫无波澜,可眉宇间渗血的朱砂,却以不断的渗出杀气,“不要试图威胁我。否则,你们的长公主将会比现在,痛苦百倍,千倍,也将可能为整个绝缘谷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