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招婿,夫君来一打> 第93章 我也是你的夫为何不能碰你(1)

第93章 我也是你的夫为何不能碰你(1)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3章 我也是你的夫为何不能碰你(1)

  “公仪灏,范安南呢?”她不解的问。公仪灏把他们都传召来,一定和诸君选举大会有关。

  “太史大人伤了长公主,已经被打入地牢。”公仪灏看着顾卿云如实的道。顾卿云双眼一睁:“为何没有告诉本宫?”

  她以为,她没有惩罚范安南,这事就这么翻过一页。

  可没想到,这段时间,范安南都是在地牢里渡过。

  却也没有人同她提及。

  “他伤了长公主,无论是何原因,都该受到惩罚。”公仪灏身为顾卿云的正夫,有权力对东宫除了顾卿云以外的任何一个侍君进行惩罚。

  顾卿云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公仪灏见她欲言又止,又道:“接下来这段日子,长公主都要以学习为主,由我教你四书五经,治国之道,梅兰大人传授你琴棋书画,至于素和大人……”

  他转身看向坐在一旁,优雅的饮着茶水的素和渊。

  素和渊淡淡的看了一眼顾卿云,一如既往的清寒:“我只懂医术。”

  公仪灏眸光微微一闪:“那你就教长公主学医。”

  顾卿云一听,立马从主坐上站了起来,走到素和渊的面前:“素和大人,本宫怎么听说,你不仅懂医术,还懂奇门遁甲,五行八卦。”

  想到那日,她进入绝缘谷所看到了,顾卿云眼底的眸色深了几分:“你该不会,不想传授给本宫,故而隐瞒本宫吧?”

  素和渊听闻,掀开眼皮看了一眼顾卿云,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的弧度:“看来长公主,一点也不了解你的正夫。”

  乍听他此话,顾卿云心中一疑,转头朝公仪灏望去,这和公仪灏有什么关?

  素和渊冷冷一笑道:“难道,你连你的正夫是何世家,都不清楚?”

  顾卿云被他问的更加迷茫了。

  公仪世家不是经曾的大世家,富甲天下吗?

  难道,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素和大人,你只负责教她学医,如何防毒自保。”公仪灏冷视了一眼素和渊,跟顾卿云道:“待过几日,平西王回来,便由他教你骑马射箭。诸君选举大会,这些都会做为诸君选举的评估。”

  顾卿云明了的点了点头,二公主顾如沁的是出了名的才女,琴棋书画,骑术射箭,无一不精通。

  顾卿云可是传闻中胸无点墨,身无长物之人。和顾如沁根本就没法比。

  顾卿云眯了眯眼眸,想了想道:“那么,就由太史大人,教我剑法。”

  她没有忘记,那日在竹林里看到的一幕。

  范安南的剑法出神入化,一招一势宛如银龙九天,气吞山河。

  那样的好剑法,她不想错过。

  公仪灏几人听闻,没有意见。

  午后,顾卿云亲自到地牢。

  范安南的身上被一根手腕粗细的铁链绑牢房里,身上有浓重的血腥味,衣袍上血迹斑斑,想来是受不少了刑。

  范安南看顾卿云进了牢房,瞳孔骤然一缩,眼底的冷芒宛如一把出鞘的宝剑般锋利,杀气四溢。

  顾卿云的手掌一挥,“把钥匙留下,你们退下吧。”

  牢头把钥匙留了顾卿云,和一干人等退出了牢房。

  顾卿云走到范安南的面前,看着他苍白的俊脸,眉宇间萦绕的戾气,眯了眯眼眸:“你若想逃,这个牢房根本就困不住你,为何不逃?你不是怕,我会杀了你吗?”

  以范安南的武功,这个小小的牢房,哪里能够困得了他。何况,他还有一条杀伤力巨大的蟒蛇。

  范安南眯着依旧清亮的双眼凝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逃?给你光正大杀我的理由?”

  顾卿云挑了挑眉,拿出钥匙打开锁住他手腕的链锁,扶住他倒下来的身子,“走吧,我的太史大人,这个地方,不适合你待。”

  范安南瞪着她“哼……”了一声,大掌朝她胸口一推,把她推开。

  “啊……”

  一声吃痛从顾卿云的嘴里溢了出来,她的身子毫无防备,被范安南一掌推倒在地上,捂着胸口,脸色有些白意。

  范安南见状,眉心一蹙,“顾卿云,你怎么了?”

  顾卿云蹙着眉头,从地上爬起来,额头渗出密密层层的细汗,摇了摇头:“没事,走吧。”

  见她的脸色越来越白,范安南看了眼自己的手掌,他是推开了她,可是力度并不大,怎么可能伤到她。

  难道……

  他快步上前,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到自己的面前,不由分说的扯开她的衣襟,顿时,一抹血色印入眼帘。

  “你这伤是哪来的?”

  他蹙眉盯着她。

  看来,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她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为了压制蛊毒,所受的伤。”顾卿云有些虚弱的说。

  范安南一听,想到那日她中蛊毒时痛不欲生的模样,心里一动,长臂一揽,拦腰把她横抱在怀里,朝牢房外走去。

  顾卿云大是一惊:“范安南,你干什么?你身上还有伤,放我下来。”

  “吵死了。”范安南蹙眉,瞪了她一眼:“闭上你的嘴。否则,我不介意用特别的方式,堵住你的嘴。”

  顾卿云嘴角一抽,识趣的没有再挣扎,瞟了一眼他身上的血衣:“你的伤势怎么样?”

  范安南抱着她出了地牢,并不回答她的话,紧绷着下巴,朝南苑的方向走去。

  顾卿云见他不说话,叹了一口气。

  听到怀里的小女子莫名其妙的叹气,范安南眉心一蹙,停下脚步,低头看着她:“不舒服?”

  顾卿云点了点头。

  范安南抬头看向南苑的方向,又看着她说:“搂住我的脖子。”

  顾卿云怔然,就感觉到他抱着自己的身体,快速朝南苑的方向飞跃而去,顾卿云身子一颤,本能的搂住他的脖子,头也靠在了他的颈窝,看到他苍白的脸庞上渗着层层密汗,俊脸的线条紧绷着,似乎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顾卿云知道,他是因为身上的伤,且又抱着自己驾驭轻功,身上的伤势难以承受,只好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