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一百四十四章 走单骑

第一百四十四章 走单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五更,求订阅,求月票。)

  ……

  三日后。

  侍女红秀趁着吴凡不在,嘀嘀咕咕的对曦月公主道:“公主殿下,您……不觉得那个吴守正这几天不大对劲儿?”

  曦月公主抬头,稍显错愕:“有什么不大对劲儿的?挺好的啊!”

  红秀迟疑的摇头,压低声音道:“他好像每天晚上都外出,衣服上还有一股子泥土的味道……怪怪的。”

  因为给吴凡洗衣裳,红秀不难发现些事情。

  曦月公主摇摇头,叹道:“别疑神疑鬼的,晚了,睡吧!”,忽然想到什么,曦月公主抬头道:“你鼻子那么灵?”

  红秀转转眼睛,没吱声。

  曦月公主只道吴凡是趁夜探路,毕竟吴凡也说过,燕国怕是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们。她不知道的是——吴凡正在刨她丈夫的坟头儿,至少,那是名义上的丈夫。

  天色渐黑,吴凡换上一身儿夜行衣,拿好工具装备,偷偷摸摸的从府院墙头儿上翻过去,顺着外边的树林行走。

  三天时间里,吴凡早就摸清楚燕国皇陵内的岗哨、巡逻时间等等,甚至已经挖地道进入那位昭武皇帝的墓,就差真正的去墓地内。

  小心的摸索前进,到达昭武皇帝的墓,吴凡拿开做伪装的树枝,从地道向里边儿爬行。

  进入墓地后,吴凡将沙漏放在身旁,用来计算时间,开始一手持凿子,一手持锤子,吭吭吭的开凿坚硬的石壁。

  计算着时间。等巡逻兵将要过来时,吴凡停下动作,而后回身确认人都走。继续开凿……每一步都显得小心翼翼。

  “哗啦!”

  足足一个时辰,吴凡用力一踹。破开石壁。

  用火折子点燃准备好的火把,吴凡进入阴森森的墓穴。

  而后……

  “这特么的也太穷了吧?说好的黄金棺椁呢?说好的金银器具呢?”

  眼看着墓穴内的各种石雕,吴凡不免大为失望。

  失望归失望,吴某人还是决定大肆搜罗一番,手段下作的开棺暴尸……

  翻找许久许久,吴凡最终还是失望而归。

  墓穴中并非没有有价值的东西,只是那些东西都不是黄金白银,吴凡用不到。更无法带走。他是不明白现在的墓葬规矩,黄金白银是矿产,珍稀矿产,每年的开采量极低。所以,皇帝哪怕再奢侈,都不会真的用黄金白银陪葬,最多是各种石雕,丝绸器具,或者活人陪葬什么的。

  死人财发不成,吴凡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老老实实。安安静静,每日陪着曦月公主去守墓,站在身边儿给撑伞。时常说一些趣闻趣事儿给曦月公主听……反正就是暂时的培养培养感情。

  七天的守墓时间,到了。

  吴凡前往皇宫去见燕国国主大德天子,意为辞行以及讨要渡关文牒。

  大德天子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放行。

  吴凡大喜,回到燕国皇陵,便开始帮曦月公主收拾东西,匆忙出发往大隋,生恐大德天子反悔。

  大德天子没有反悔,因为他没时间关注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正在准备纳妃,纳兰馨儿为贵妃。那是从他见到兰馨儿第一眼后便梦寐以求的事情。

  而兰馨儿得知吴凡走,已经是两个时辰后。

  思忖许久。兰馨儿写封书信,快马加鞭的派人送走。

  ……

  奔出易京城的地界儿,吴凡是长舒了口气,转头遥望北方,绽放笑意。

  两个时辰才走出易京城的地界儿,吴凡实际上是不满的,速度太慢,迟则生变呐!偏偏曦月公主杨淑娴不会骑马,还非要带着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能乘车。比起快马的速度,马车慢的真心不是一星半点儿。

  感觉有些累,吴凡从紫骍马背上下来,小跑几步,坐到马车的车沿上靠着,闭目凝神。

  然后。

  “叮咚!系统更新完毕!”

  “叮咚!宿主随机触发使命之‘千里走单骑’,使命内容自行领悟。奖励物品:奸恶点数十万点。名将关羽一枚,有调整权。名将关羽套装:赤兔马,鹦鹉战袍,半肩甲,青龙偃月刀。”

  “叮咚!使命开启,时间不限。完成度:百分之零。”

  系统的公告声忽然在吴凡的脑海中炸响,使得吴凡一个激灵。

  十万奸恶点数?

  全装备且可以调整年龄的关二爷?

  好嘛!

  吴凡险些没流口水。

  可很快,吴凡的表情又变得阴沉起来。

  原因无他。

  所谓“千里走单骑”其实是关二爷当年最闪耀的得意事。而且,应该在前边加上两句,叫做“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

  【果然啊!燕国主忒不是个东西,一定是反悔了啊!他要不是反悔,不派人追杀或拦截我,我又岂能触发这个任务?】,吴凡心中盘算,从马车上下来,飞身上紫骍马,一边警惕,一边继续思忖:【倒也不见得是个坏事儿,且不说系统给的奖励物品,单说……关二爷当年怎么出的名?温酒斩华雄?斩颜良、诛文丑?只怕这两者加起来都不如千里走单骑叫人称道吧?那可是坐实他忠义之名!再者说,如果我就这样回去,那‘我真是陈世美’的使命又怎么完成呢?得想个辙子,把名声赚了,还得把美人儿上了!让我想想……】

  吴凡花花肠子多多,转念间,整个事情中的利害全都被他算计个遍儿不说,他还已经去思考对策。

  【过五关……大概就是五个关卡。斩六将……杀六个将军级别的人。千里走单骑……走上一千里?娘的!这玩应是个夸张的说法吧?不然的话,从这里到帝国边境哪有千里啊!最多不过三百里,难道我回去、再来、回去,折腾着玩儿?】

  心中唧唧歪歪的想很久,吴凡才算是变得正常。

  天色渐晚,又临近蓟县。吴凡便带着曦月公主过去投宿。到底不是男的,是女眷,不能跟吴凡一样在荒郊野岭的睡觉。会受不了的。

  吴凡其实根本就不需要担心怎么去过五关、斩六将,因为。已经有人在等着他。

  ……

  蓟县。

  随着南梁国灭,中原大地上的三足鼎立局面业已被打破。大隋帝国威势滔天,一统中原之心,昭然若揭,急不可耐。数日前,大隋帝国三神将之首的车骑大将军靠山王杨云飞,提兵马十万北上,陈兵于巨鹿郡。虎视眈眈。眼看大战在即,燕国也早早的调兵遣将,举全国兵马准备御敌。

  燕国有五州,并州在西,辽东州在东,燕州与赵州在北,幽州为中心。燕国的都城就在幽州,且距离大隋帝国的国境很近,不足三百里的距离。所以选择在这里地方建都,用燕国的昭文皇帝的话来讲。就是要给子孙后代留下紧迫的感觉,勿要放松……大意,逼迫子孙后代向南开疆拓土。只怕昭文皇帝没想到。大隋帝国不是吃素的,他们向南开疆拓土的战略,始终没实现过,倒是在北方,拓展出二州之地。

  正因为燕国的都城易京距离大隋帝国的兵锋非常近,自每每囤积重兵,布置防线,生恐被钻了空子。那是绝对的不肯给大隋帝国任何一丝可趁之机。蓟县作为拱卫易京城的重镇之一,自然是兵马陈列甚多。足足有三军,兵员过万。

  驻守在蓟县的兵马统军将领为燕国新扎镇南将军倪碌。此人有些特殊。特殊的地方在于,他是个从大隋帝国叛逃过来的将领。他能从一介卖国求荣之人做到燕国镇南将军的位置。本身就极为的不简单。大致七个字能够概括——明的行,暗的也行。

  却说这镇南将军倪碌正在操练兵马,忽闻有人前来送信,来人又不肯说信笺是谁传来,不免心生疑惑。

  待寻了个无人处打开信笺之后,倪碌仔细观看,神情几经变换。

  信上的内容为——

  久闻将军大名,小女子殊为仰慕。

  今。

  隋国遣使接走杨淑妃,陛下心中似并不情愿,奈何为迎皇子,不得已而从之。

  然。

  为臣者,须为主分忧。

  小女子虽不敢称臣,却也即嫁为人妇。身为人/妻,须得为夫解难。

  敢请教将军,小女子该如何做?

  萧兰馨。

  信件上的内容无甚出奇之处,但落款儿的名字却引得镇南将军倪碌高度重视,因为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女人,势必是未来的宠妃,几乎已经注定的事儿。倪碌身在蓟县,距离易京城并不远,对易京城内的事情多少知晓些,他知道兰馨儿好像对那位隋国的使者杀机深重。为能够讨好兰馨儿,倪碌已经决定什么。

  当然。

  倪碌下定决心的还有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想多了。

  倪碌并不知晓燕国遣送道隋国的质子是假皇子,实际上不过是燕国的康王之子。正因为不知道,倪碌才会瞎想。毕竟,一个刚刚从异国他乡做了质子十五年的皇子回归,本身便具备着极大的潜在威胁。自古天家最无情,难保大德天子生出直接让那位皇质子死在异国他乡的想法……

  总之。

  倪碌已经决定,他要截杀隋国使者与曦月公主,促使隋国那边杀掉那位皇质子泄愤。从而完成那位未来的贵妃,所交代的事情。

  说起来,兰馨儿真是个善于看人的人,不然的话,她怎会写下如此一封信件?她早已料定倪碌会做下决定……假如事情真的成功,到时候大德天子震怒,杀的也是倪碌,跟她无关。就算倪碌拿出信件,又能怎样?上边可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向倪碌求教下如何为主分忧啊!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