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一百八十二章 关张斗

第一百八十二章 关张斗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感谢jackiezxw筒子的飘红掌门,紫星银河筒子的万赏红包,谢谢,会有加更。此为75张月票加更。)

  ……

  漫漫星空下,吴凡“虚弱无比”的背靠大树干仰躺,面色的煞白煞白。他那副出气儿多、进气儿少的模样,还以为是要挂掉了呢!

  实际上……

  都是戏啊!

  瞧瞧关羽与张辽那种心急如焚的担忧神色,就知晓他们到底是被吴凡骗得有多么的惨。

  吴某人长舒口气,说道:“不妨事啦!不妨事啦!每次使用秘法后,都会这样!”,勉强挤出些笑容似的,吴凡道:“你们现在的内息修为应该都到‘内息化形’了吧?内息,要与自身的武艺相结合,你们不得懈怠,趁热打铁去试试吧!不用担心我!”

  关张二人明显不相信,站着不肯走。

  再长呼口气,吴某人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笑道:“真的不妨事,你们看!再过一两个时辰,我就会完好如初。不过,损耗不少元气,以后不得轻易再用此法罢!”,拍拍头,吴凡正色的嘱咐道:“我使用秘法给你们灌顶传功的事情,切莫外传!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都明白吗?”

  忠义千秋的关云长抱拳躬身,长叹道:“恩公……唉!”,他已然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平复情绪,大声道:“云长愿誓死效忠恩公!只求恩公不弃!”

  张文远同样长施一礼,虽未言语,那俊朗表情上却已写满坚定的拳拳之心。

  “云长!文远!快快请起!快快请起!”,吴凡连忙“虚弱”的去扶二人。却险些自己摔个跟头,嘴里还叮嘱:“你们速速去练功,不要耽搁这最好的时机!”

  见吴凡如此急切。关张二人只得应命。

  由于被吴凡篡改记忆,使得关羽与张辽变得对面不相识。要知晓。在另外一个时空,他们二人各为其主的同时,还是相互钦佩的朋友。

  关羽性格天生便是一种“老子天下第一,别人全是傻笔”的感觉。

  张辽为人棱角稍少些,不似关羽那般锋利,可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于是乎。

  俩人自己练武觉得没意思,不免的想要相互切磋切磋。正好确定一下跟随吴凡的地位前后高低问题,让自己的恩公高看一眼。

  关羽单手擎住青龙偃月刀。另外一只手长抚美髯,丹凤眼半睁半合,笑道:“张文远是吗?不知有无兴趣儿与关某试两手儿?”

  张辽正愁着怎么开口,闻言,抱拳一笑,道:“正合我意!”

  吴凡背靠大树,眨巴眨巴眼睛,不留痕迹的坐直,心中是倍感期待二人的对决。

  星月之下,几许微风徐徐吹拂。

  关羽与张辽相距百丈。身上袍袖,随风而动。

  “驾!”

  不约而同的一夹马腹,二人冲将出去。

  关羽单手拖刀在地。

  张辽横刀于前胸。

  起手招式都很怪异。

  赤兔马与爪电飞黄均为当世骏马。然,若论及爆发性的短距离冲刺,还是赤兔马更胜一筹。

  “吃我一刀!”

  关羽一声低喝,竟是爆发尚不纯熟的内息。青色的内息在他的操纵下,犹如活过来一样,附着在青龙偃月刀上,华美异常。

  惊人的神力、强悍的内息,战马的冲击。

  全部凝化作一刀!

  “喝!”

  张辽眉毛一挑,不甘示弱。且在对内息的把握上,更胜关羽。双臂一轮。迎难而上。

  “嘭!!!”

  双刀对拼,一声巨响在山坳中回荡。宛若雷鸣。

  吴凡一边堵住耳朵,一边眼睛都不肯眨的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吴凡能够看出,在第一招中,张辽已经处于下风。

  关二爷倒真不负是史上最擅长冲锋式单挑的名将,吴凡兑换他出来的状态,正是他斩颜良、诛文丑后,武艺最为的鼎盛时期。哪怕他如今已不记得颜良、文丑是何许人也,可并不妨碍他深埋在骨子里中,那种敢对如日中天、名震天下的“河北四庭柱”颜良,说出“吾观颜良,如插标卖首耳”之言的绝强自信依旧存在!一击之下,他便将张辽死死的压制住!

  张辽被吴凡兑换出来,是他十八岁的模样,身体本就吃亏不说,武艺还不是定型状态,经验等更是缺乏的厉害,如何是关羽的对手?被关羽抢占先机,他是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可,张文远终究是张文远,他的潜力与武艺,于被关羽逼迫、挤压的时候,竟是一招一式都在进步,成长速度让人叹为观止。

  “乒乒乓乓……!”

  二人打过百余招,关羽忽然虚晃一招,调转马头,不再打。

  张辽蹙眉,意犹未尽的不满哼道:“怎么不打了?再来!”

  “云长是怕自己收不住手,伤了你!”,吴凡从大树下走过来,哈哈笑道:“云长威武不失仁义,文远锐意不失和善,你二人皆为当世英杰,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谁伤都不好,适可而止罢!”

  “恩公说的是!”

  关张二人全部跳下马来,抱拳施礼。

  吴凡笑道:“你们大战一场,武艺虽尚有生涩之处,却也足够用,剩下的就要逐渐的去完善啦!”,吹个口哨,召唤自己的狮子骢过来,吴凡翻身上马,笑道:“我没什么大碍啦!咱们边走边聊,前往蠡吾吧!上马!我看你们斗的欢畅,自己技痒难耐,咱们走几招?”

  关张二人哪能不允?

  当下。

  三人一边朝着蠡吾城方向前行,一边你给我一招、我给你一式,混乱的打将起来。

  与关羽、张辽打斗的时候,吴凡不得不再次承认一些事情。

  比如。

  二爷终究是二爷,无论神化不神化。自身实力确实了得,更遑论他现在还是个被吴凡改造过的加强版。单说他手中的那杆青龙偃月刀,用“增减技能”调整到最适合的分量。足足一百九十八斤重!系统说过,关羽最低限度都能与现在的伍昭打个平手。所言非虚。不断的与吴凡、张辽一对二的交手中,他从最初的稍稍被压制时,进步不逊于被他重压过的张辽,而后便能游刃有余啦。以吴凡的估计,只须三五天内,关羽便能完善自身武艺,然后去超越那个最低限度。

  再比如。

  张文远真是个聪明的家伙,天资出众的让吴凡嫉妒的心里头冒火!好家伙!估计内息都不知道怎么用才好呢。轻飘飘的就他娘的突破到“凝气成罡”的境界,活灵活现的用内息给吴凡造出一头黑色的猛虎出来看!弄得吴凡那叫一个眼热……

  大概是被打击的地方太多,吴凡心中逐渐的平静下来。

  距离蠡吾城愈来愈近,吴凡道:“云长、文远,你们不要再称我恩公啦!听着别扭!”

  刚刚被生成出来的生涩感好似退却,如今的张辽看起来更加的活灵儿,恭谨的问道:“那叫什么?嗯,主公?明公?”

  吴凡摇摇头,道:“直呼我的表字,守正吧!没关系!”

  关张二人点头称是。

  “杀啊啊啊!!!”

  正在走着。忽闻喊杀声震天,吴凡眉毛一挑,率先打马奔上山岗远望。

  那隔河相对的蠡吾城北处——

  燕军是三军素縞、披麻戴孝。

  迎风招展的烈烈幬旗下。为首一人,不是燕国兵马大元帅罗艺又是哪个?

  罗艺骑乘绝影马,手握滚银枪,遥遥大吼:“杨武忠!你这个贼!老贼!狗贼!速速出城与我决一死战!莫要躲在城中做了缩首王八!来啊!来啊!来啊!”,罗艺情绪很激动,一双眼睛都是血红色的,声音更是嘶哑得厉害:“你不是要灭我燕国吗?试试看!你出来!!!”

  蠡吾城。

  老王爷登高北望,看向那一二里外的罗艺,哈哈大笑道:“丧家之犬。安敢狂吠?哈哈哈!老子今儿还没睡好,睡好再说!”。抠抠耳朵,老王爷笑道:“他刚才说什么国?燕国?还有这个国吗?啊?”

  “没有!没有!没有……噢噢噢!”

  隋军大肆的嚷嚷鼓噪起来。

  老王爷顿时是坏笑不已。

  杨云飞当然不是没睡好。他是故意拖延。燕军国都易京被破、皇帝大德天子被杀,名义上已然亡国,那亡国之兵正是悲愤交加时、常言道“哀兵必胜”,老王爷才不愿意这个时候跟燕军死磕。只待消磨掉燕军的锐气,老王爷自然领军出城迎战。现在,他只想坐看风云起,笑迎晚霞归……虽然,现在还只是大清早的模样。

  老王爷如此态度,使得罗艺恨极。

  罗艺长枪一摆,怒吼道:“过河!攻城!”

  如今的罗艺,俨然不再是那个几乎问鼎天下第一名将的罗艺,更像是个被愤怒冲昏头脑的莽夫。

  “咚咚咚……!!!”

  战鼓敲响,罗艺一马当前,从浅滩便要跨河而击蠡吾。

  蠡吾城头上的杨云飞冷哼一声,大喝道:“床弩准备!三轮攒射!放!!!”

  “嗖!!!”

  “嗖!!!”

  “嗖!!!”

  长如士卒使用长矛一般的弩箭,如同飞蝗般密集的射向燕军。

  所以罗艺与靠山王之前隔着这条上沅河对望数日,谁都没敢率先动手?就是因为双方所在的博陵城与蠡吾城相距太短,不过二三里长短。一方想要跨河出击,那首先要面对的便是来自射程高达一百四五十丈的床弩的威胁……单此一份儿,就足够受的啦!

  “啊啊啊!!!”

  惨叫声瞬间连绵不绝。

  正在渡河的燕军,有的直接被床弩的锋矢破成两半儿,有的更是与战马被串在一起……怎叫一个惨烈了得?

  三轮密集的床弩攒射下,燕军死伤高达五六百余,上沅河的水瞬间被渲染成鲜艳的红色!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