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二百四十五章 装个病

第二百四十五章 装个病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新年小红包。此为保底章节一。新年快乐,喜气洋洋,得意洋洋。)

  ……

  大隋归元元年,腊月二十日。

  朱雀街,十字口。

  步战与马战的初期择选宣告结束,将要迎来的是真正的厮杀。

  首先是步战的积分赛。

  挑选在初选中位列前十者为擂主,摆下擂台,随机抽选号码牌,一对一的进行对战。因人数的变换,调整为,没人击败九人,即可。

  考虑到能够进入复赛的,具是身手不凡之人。为免车轮战的情况发生,或趁人之危的事情出现。赛制将会进行改变,延长时间,拉到三日。

  反正。

  混乱的要人命。

  吴凡作为当仁不让的步战初选第一人,自是要第一个上台。

  吴凡刚一出场……

  “轰!!!”

  整个十字街口,都炸开来。

  “怎么了?他怎么了?”

  “是受伤吗?”

  “不可能啊!谁能让他受伤?”

  “……”

  “玉麒麟!玉麒麟!玉麒麟!”

  纷纷议论,最终化作整齐划一的呼号声,为吴凡助威。

  所以如此,盖因——

  吴某人看起来好似受了重伤,风儿一吹便要倒下的样子。摇摇晃晃、踉踉跄跄的上台,手要拄上十四势刀匣子,才能站立的稳当!

  观看台上,靠山王杨云飞再坐不住,霍然站起,眼眸中满是惊栗。

  三皇子杨珏,五皇子杨武。同样面色不好。

  杨武环顾左右,低声道:“王叔!守正……不是很好,着人叫他下去吧!否则的话。会出大事儿!”

  老王爷面上阴晴不定,许久。点头道:“好!你亲自去吧!”

  顾不得许多,五皇子站起身,一溜小跑的奔上擂台。

  “守正?你怎么啦?”,杨武上前,劝道:“认输吧!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打?”

  吴凡机械的扭过头,干涩的眨巴眨巴眼睛,虚弱的说道:“殿下放心。我没到一触即倒的地步!速速开始罢,不然的话……我不见得撑得住!”

  “你疯了?啊?”,杨武看起来甚为急切:“命是你自己的!”

  吴凡怔怔的看着杨武,道:“也是帝国的!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陛下有命,断不可违!”

  五皇子简直不知说什么好,怒道:“可你现在不是帝国的官员、将军,你……你他娘的只是个白丁儿!”

  吴凡眼眉低垂,道:“那……换个说法。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何况托付、予我重任的是天子!”

  “你简直无可救药!”。五皇子连连摇头,恳切道:“算我求你行不行?你现在的模样,怎么跟人打?会死人的啊!”

  吴凡微微昂头,呵呵笑着,摇头道:“殿下说错啦!”

  杨武愕然。

  吴凡傲然的说道:“只要我吴守正一丝尚存……他就战无不胜!!!”

  望着面上病入膏肓,神情却意气风发的吴某人,杨武恍然失神。

  无奈。

  五皇子只得回去给老王爷复命。

  吴凡……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吴某人昨晚上还生龙活虎的与童蕊大战数百回合,怎么可能今天就半死不活的。除非童蕊是狐狸精,吸走了他的精气神儿。

  装的!

  陡遇刺客。又不知晓何人所为,吴凡要设法找出对方。

  按照吴凡的设想。他将矛头对准那些异族他国的使者身上,今天装出如此模样,就是为试探试探他们。

  当然啦!

  刚才五皇子杨武前来问询,眼瞧着他那副着急的样子,吴某人转变决定——连自己人一起骗。

  缘何?

  不这样,又怎去显得他吴凡伟大,衬托他吴凡忠心帝国呢?

  看台上的异族使者,相互对视,具皆看到彼此眼中的兴奋。

  此次武举,大隋的勇士不少,可以说是将星璀璨。但至今还没有人能够如吴凡一般,技压群雄,高高在上的不给人留下任何希望。吴凡现在半死不拉活的样子,让异族使者们看到希望。只要吴凡被杀掉……一切都算没白费,打击大隋声威的任务,水到渠成啊!

  老王爷心中甚急,吴凡是他看好的人,他怎能不担心吴凡出意外?

  可。

  吴凡自己不服软、不下台,别人谁也没办法。

  若强制性的将吴凡拿下来保护,不说对吴凡的声名有何影响,对大隋同样是个巨大的打击。

  老王爷闭着眼睛,心中纠结万分。

  “怎么不开始?”

  “大冷天儿的!快点啊!”

  异族使者纷纷聒噪催促,语气里头充满捉狭。

  老王爷一咬牙,一跺脚,扬手一挥。

  坐到位置上,老王爷甚至不敢去看擂台上将要发生什么。

  “五溪蛮族勇士,沙峪亮!”

  “五溪蛮族勇士,沙峪亮!”

  “五溪蛮族勇士,沙峪亮!”

  充当仲裁的羽林校尉抽出一支签,照着签上的名字连呼三声。

  “让让路!”

  台下人群被潮水般分开,走来一人。

  “嘭!”

  那人一跃跳上擂台。

  其身高体健,双手过膝,方头阔口,手持一杆尖头叉,满面凶悍气。

  双方各自给羽林校尉检查武器。

  而后。

  “当!!!”

  金锣敲响,比武开始。

  沙峪亮恶狠狠的盯着吴凡,桀桀怪笑,口中说着毫无生涩的中原汉语:“逞什么强?自己下去?亦或是我把你叉下去?”

  五溪蛮族位于交州与荆州的边界地带,人数不多,大约十余万人左右,常年生活在山林之中,时常下山劫掠。与其说他们是一族,不如说更像是大规模的绿林土匪。南梁国曾数度出兵,欲图剿灭五溪蛮,皆因五溪蛮的暴烈抵抗,无疾而终。帝国天下一统,生活在中原大地内的五溪蛮非常担心自身安慰。所以,此番他们前来并非为打击帝国的声威,仅仅是彰显下五溪蛮的武力,告诉帝国,他们有用。

  吴凡略抬起眼皮,好像连回答沙峪亮的力气都没有。

  “冲上去!”

  “他不行了!怕他干什么?”

  看台上的异族使者大声的叫着。

  沙峪亮绕着吴凡走上一圈儿,往来视之,觉悟异能者。又被催促,心中冲动。

  遂。

  挺叉去刺,直扑吴凡要害处。

  “呼!!!”

  观战人群顿时哗然,想要提醒吴凡已来不及。

  那尖头叉马上要接近吴凡的脖颈时,吴凡猛地动了!

  “咔哒哒!”

  “唰!”

  抽刀,出招,还刀。

  一气呵成。

  “当啷!”

  尖头叉掉落地上。

  “嗬嗬……嗬嗬……。”

  沙峪亮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脖子。

  “噔噔噔!”

  连连倒退,沙峪亮终究一头栽倒下擂台,再无声息。

  “赢了!赢了!赢了!”

  看台上的五皇子,显得比吴凡激动的多的多,高兴的大叫不已。

  老王爷睁开眼,那是长舒一口气。

  异族使者好似被无形的大手扼住喉咙,全部噤声无言,憋屈的难受。之前他们还大吼大叫的催促沙峪亮,上去弄死吴凡呢!

  “必胜!必胜!必胜!”

  观战人群,在反应过来后,同样声势浩大的给吴某人助威。

  按照对战规则,接下来是预选用时第二少的人,迎战他的第一个对手。

  所以。

  吴凡慢慢悠悠的走下擂台,依旧是那副要死的样子。

  远处的马车中,王家兄弟与马劼赫然在偷看一切。

  瞄一眼几乎是被人扶下场的吴凡,王波蹙眉道:“昨夜派去的杀手,回来时说没能成功,可……”

  王礼眼中有些兴奋,更多的是狰狞:“被涂毒的箭刮到了吧?不然的话,他岂能如此?”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病着的老虎能吃人,二位公子切不可太过乐观!”,马劼拢着袖子,思忖道:“刚才那沙峪亮就是吃了太过轻视他的亏,命都没了!依在下之见,不妨……派死士再试试他!看看他如今,剩下几斤几两!”

  王波老成持重,行事谨慎,闻言,颔首道:“有道理!二弟!你去找人!”

  王礼点头,下车而去。

  ...

  ...(未完待续)r6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