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二百五十四章 拖刀斩

第二百五十四章 拖刀斩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h2>(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此为保底章节一。感谢大家支持与厚爱,新年快乐。本卷结束,开启下一卷。)

  ……

  朱雀街,十字口。

  时近傍晚。

  斜阳余晖,红霞漫天。

  “当!!!”

  金锣脆响。

  武举复试五项大比的最后一战,开始。

  一方是代表大隋帝国的吴凡。

  一方是代表突厥异族的阿史那呼罗。

  压轴大戏。

  吴凡连战连捷,相继战胜银地国太子郎司马,胡虏人帖木儿,保持不败战绩。

  阿史那呼罗则是参加大隋武举的异国勇士中,仅存的硕果。他若能赢得吴凡,将会站到乾阳殿上,对大隋帝国耀武扬威。他若不能取胜,那么,能够站到乾阳殿的人,将会全部是大隋的武人,没有一个是异国他族的人。什么中原无勇士的话,将会被原封不动的还给他们。

  二人的对决,已不是代表个人荣辱的一战。

  阿史那呼罗身长九尺,膀阔腰圆,虎目长髯。身着兽皮大氅,胯下一匹龙吟虎啸的青鬃马。掌中一杆银色八棱大锤,重达二百三十余斤。往那儿一戳,叫人好生担心身单力薄的吴凡,能否承受得住他一锤之威!

  吴凡做往日打扮,手中凤嘴紫金刀微微上挑,呲牙道:“是你自己死?亦或……我帮你死?”

  阿史那呼罗生硬的回道:“我看你是找死!”

  双方嘴上说的都恨不得立马吃掉对方一样,实际上,谁也没率先动手。

  对于吴凡而言,阿史那呼罗是个劲敌,不是从前那些三招两式便能干趴下的货色。

  同样。

  对于阿史那呼罗来说,吴凡一样是个生死大敌,毕竟吴凡自武举开始以来,一直是高高站在最顶端,俯视其他人的那一个。

  眼见吴凡与阿史那呼罗彼此具是没有动静儿,围观的人反倒着急起来。

  “怎么了?为什么不动手?”

  “冲过去!一刀剁了那个该死的蛮子!”

  “玉麒麟!”

  人群鼓噪,让人难安。

  看台上。

  老王爷,及各族使者,皆站起身去看,怕错过任何细节。

  闻人群的躁动,五皇子杨武皱起眉头,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吴凡,显得比场中的吴凡更紧张。见吴凡不为人群声响所动,稍稍放心,眉头舒展开来,道:“我最担心的就是守正耐不住性子,冲动行事,很好、很好!”

  老王爷抚须,点点头,表示赞同,却未有言语。

  与突厥走的很近的胡虏人使者,偷偷的问道:“行不行啊?”

  “什么行不行?”,突厥使者愣了下,接着傲然道:“阿史那呼罗是可汗看中的人,未来的突厥第一战将!你说呢?”

  胡虏人使者咧咧嘴,小声地恭维几句。

  场中。

  吴凡笑嘻嘻的看向阿史那呼罗,有心逗逗对方,将凤嘴紫金刀插在地上,掣出震天弓,搭上一支穿云箭,飞速的射过去。

  “嗖!!!”

  阿史那呼罗的精神相当集中,在吴凡攒射的时候,已经做好规避的准备。

  一箭落空。

  “驾!”

  阿史那呼罗顿时觉得机会来了,双腿一夹马腹,冲将过来。

  吴凡将震天弓挂在鞍鞯上,不甘示弱的打马冲锋,凤嘴紫金刀拖在地上,激起一溜儿星火。

  “喝!!!”

  不约而同的一声爆吼,双方引动内息,对拼一记。

  “呛啷啷!!!”

  巨响声霎时传诸四方,震人心弦,使得不少人捂住耳朵。

  两马交错。

  吴凡狠狠用力握住凤嘴紫金刀,生恐因双臂酥麻,不自觉的放开武器。

  锤棍之将,不可力敌。

  确有道理。

  阿史那呼罗的力量,只怕不逊于雄阔海!

  勒马回身,吴凡放弃借助马力的冲锋,选择与阿史那呼罗缠斗在一起。

  “砰砰……哐哐……。”

  兵器交击声,震耳欲聋,密集的吓人。

  吴凡企图以速度拖垮阿史那呼罗,怎料阿史那呼罗的速度并不慢,一杆银色八棱大锤,舞动的水泼不进。

  越打,吴凡心中越凉!

  倒也知晓眼下不能分神,更不能慌乱,吴某人手上不敢慢。

  “好!!”

  “打得好!”

  阿史那呼罗占据上风,看台上的突厥使者,大声的叫好。

  “哼!”

  五皇子杨武是冷哼一声,面色不善的厉害。

  扭头过来,杨武忍不住问道:“王叔,守正……能赢吗?”

  老王爷声色不动,全神贯注的盯着战场中,对杨武的话,充耳未闻。

  看台上的人议论,看台下的人一样。

  参加武举的人,只要不是傻的、不是痴的,到现在,明白一件事儿。尤其是已经确定可以参加殿试的人,其中多半数,不知不觉中,都受了吴凡的恩惠。若没有吴凡顶在最前头为他们打头阵,将与异族他国人搏杀的事情揽在肩上,指不定有多少人会被那些异族他国的人挤出殿试呢!

  所以。

  不少人都得赞叹一声:“吴守正,高义呀!”

  瞧吴凡束手束脚的模样,秦琼忧虑道:“如此打将下去,守正……危险啦!”

  黄忠没说什么,但他的动作已然代表他与秦琼的看法一致。

  黄汉升搭弓捻箭,做好救人的准备。

  魏文通捋捋自己的长须美髯,道:“天成兄,若是你,你准备怎么应对那突厥人?”

  左天成瞄一眼自己的金背砍山刀,言道:“抢占先机,一刀宰掉!”

  【吃的灯草灰,放得轻巧屁啊!】

  魏文通翻翻眼睛,噎的一句话没能说出来。

  五十回合过去。

  阿史那呼罗突地发力,内息附着银色八棱大锤,对吴凡是一顿猛凿,跟那抡锤的老铁匠似的。

  “哐哐哐!!!”

  死命的硬抗,吴凡后槽牙咬的都快崩掉。

  【不能如此打下去,绝对不能!】

  【否则……】

  【吾必死!】

  念头转动,吴凡决定做出改变。

  “喝!!!”

  暴吼一声,吴凡毫不吝惜内息,直接甩出一道刀气,迫使阿史那呼罗防守。

  借此时机,吴凡拖刀便走。

  吴凡要拉开距离,阿史那呼罗怎肯?拨马去追。

  吴凡向东边儿跑,阿史那呼罗在身后追,正是斜阳西下的时候,吴凡陡然生出一个想法。

  激烈的战斗,使得围观百姓不敢喘息。

  直到吴凡败退奔逃,许多人的大惊失色,场面一度嘈杂混乱。

  “快跑!”

  “追来啦!”

  “……”

  不懂得人,瞎咋呼,好像出言提醒一般。

  懂得其中玄妙的人,面色剧变,因为繁乱言语,会严重影响吴凡的判断。

  吴凡拖刀在前,眼睛盯着地上的影子看,丝毫没管再有几十步,便要撞到街边的墙壁。

  阿史那呼罗平心静气,好似猛虎,只等某一刻出击,去咬破吴凡的喉咙。

  三十步。

  二十步。

  十步。

  眼看着吴凡就要撞到墙壁。

  “喝!”

  阿史那呼罗动了!

  高举银色八棱大锤,挟杂风雷之势,奔着吴凡的脑瓜瓢儿砸去。

  “危险!!!”

  “啊!!!”

  人群哄然。

  许多人捂上眼睛,不敢去看。

  生怕下一刻,吴某人的脑袋就像是烂瓜一样,血液与脑浆飞溅。

  然而——

  吴凡的身体,诡异的消失在阿史那呼罗的锤锋下!

  “呼!”

  银色八棱大锤扫个空,阿史那呼罗险些没闪到腰。

  吴凡呢?

  吴凡倒在地上!

  剑走偏锋,吴凡将狮子骢马压倒下去,从而躲过阿史那呼罗必胜的一击!

  “唰!”

  别扭的回身一刀,吴凡砍中阿史那呼罗的臂膀!

  “啊呀!”

  “呛啷啷!”

  阿史那呼罗兵器落地!

  兵器落地,意味什么?

  意味——命,没了!

  若是战场,必当如此。

  可惜。

  此间不是!

  阿史那呼罗眼见狮子骢马驮着吴凡从地上起来,亡魂直冒,捂着臂膀的鲜血潺潺,打马奔向看台,口中高叫:“我认输!我认输!我认输!”

  吴凡没能追得及,只好放过阿史那呼罗。

  “当!!!”

  金锣再响。

  武举复试,五项大比,至此结束。

  不战而胜六场,击败四人的吴凡,五夺魁首!

  高高举起手臂,吴凡抬起下巴,不可一世。

  “必胜!必胜!必胜!!!”

  洛阳的百姓在惊心动魄后,为他们本土的英雄,大声喝彩。

  ...

  ...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