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三百零二章 打嘴炮

第三百零二章 打嘴炮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哈哈哈……!”

  临近天明,吴凡神经病一样大笑起来。

  所以如此高兴,原因简单——

  吴凡给萧铣送过信后,派遣上百哨骑日夜严密盯视孟不凡与萧铣的大营,本为提前预知敌方行动,没想太多,毕竟离间计是需要时间发酵的。让吴某人没想到的是,萧铣竟当机立断的选择跑路啦!

  坑队友!

  绝对的巨坑!

  吴凡得到哨骑探报,立刻擂鼓升帐,将手下的兵马全部惊醒。

  一众将校来的飞快,聚集在吴凡面前。

  吴凡一改冷面,笑容满满的看着众人,将一些人看的心中发毛。

  可不是嘛!

  一只灰狼露出笑容,那肯定是要吃羊。

  一个屠夫露出笑容,那肯定是要杀猪。

  吴凡不管众人心中想什么,自顾的说道:“昨日略施小计,反贼孟不凡与萧铣业已闹翻,萧铣率军数万出逃……”

  是的!

  吴某人又睁着眼睛说瞎话啦!

  萧铣明明只带有数十人出逃,到吴凡嘴里,立刻变成数万!

  数万!!!

  已故的帝国前将军南宫良玉曾与吴凡闲聊时,对吴凡说过……“一个好的将军,往往是善于撒谎的人”。

  吴凡深以为然。

  孟不凡大军八万余人,从人数上占据绝对的优势。吴凡现在说萧铣带走了数万兵马,剩下的话让士卒自己去想啊!

  士卒一定会认为对方人马数量大大减少,畏惧之心同样大大减少有没有?

  果不其然。

  吴凡话音一毕。帅帐内的将校都松了口气似的。

  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额手称庆。

  吴凡满意的微微点头。转头看向范增,笑道:“范先生。你给大家说说,萧铣一走,好处有多少!”

  范增人精的很,哪里不知晓吴凡的猫腻,当即唱起双簧:“依我看来,好处至少有二!其一,萧铣乃反贼的中军大纛,是他们反叛帝国的大义名分所在,他一走。人心尽散!其二,萧铣自己走了不说,更带走数万兵马。这一点,只怕不需要我多说,谁都懂得什么意思。至于其他的好处,诸如贼寇士气等,我亦不想赘言!”

  “啪啪啪……!”

  吴凡抚掌,郑重其事的笑道:“都听见没有?嗯?你们知道范先生所言,意味着什么吗?”

  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等待吴某人的后话。

  吴凡眼睛一眯。伸出手指,道:“我曾听过那么一句话,叫做‘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也就是说——敌军。败相已现!”,吴凡猛然抽出一柄宝刀,劈翻身后桌案。慷慨激昂的大声道:“破贼建功,就在今日!我意。四更造饭,五更出兵!一战。定乾坤!!!”

  众人反正被吴凡绕的迷糊,“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这玩应跟敌军败相已现有关系吗?

  不管怎样,被吴某人成功弄得晕乎的人,只知道敌人现在不可怕,就等着他们痛打落水狗什么的……

  待众人走后,吴凡看向范增,问道:“范先生,你以为如何?”

  范增抚恤一笑,道:“是个好机会!乘胜进军,不在兵寡;败逃之师,无惧其多。”

  吴凡呵呵乐了,坐下身,好好清理下自己腿上的伤口,准备即将到来的大战。

  ……

  ……

  孟不凡得知萧铣离开的时间,甚至比吴凡要晚上一个多时辰。

  萧铣在的时候,孟不凡嫌萧铣碍事,总指手画脚,与他暗中争权夺利。萧铣不在,孟不凡却又暗叫不妙。

  诚然。

  这支八万多人的队伍是他孟不凡一手拉扯起来的,跟萧铣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

  但……

  不要忘记,萧铣是所有人眼中的希望与旗帜!

  萧铣乃南梁皇室的嫡系血脉,目前已知的唯一血脉。

  萧铣的正统身份,确保孟不凡能够打起复辟梁国的大旗。那些跟随造反的人,有哪个是真的喜欢造反。所有人都希望成功复辟后,能够从其中得到好处。所有人都知晓,只有萧铣这个南梁皇孙在,他们才有资格号召南地百姓支持他们对抗大隋……萧铣不在,孟不凡算老几、他们有一个是一个的算老几,南地百姓哪个会听他、他们的号召?

  孟不凡捂着自己的额头,久久不能语。

  狠狠的抓着大腿,孟不凡面色狰狞:“跑了……跑了……他居然跑了!!!”

  曾经的一腔热血,如今万念俱灰。

  孟不凡承认,随着自己纠集八万人马,称南梁太尉后,那种一呼百应、站在权利巅峰的感觉,让他不可自拔。可是啊!他孟不凡始终是臣子!他孟不凡始终没想过逾越臣子的身份!他不过是想扶持萧铣上位,做一个权臣而已!

  孟不凡要做权臣,萧铣想做的是汉朝光武帝刘秀那种中兴之主。

  理念上的差异,从一开始,注定矛盾重重。

  吴凡的一封信件,将孟不凡与萧铣努力维持的关系,拆得七零八落……

  萧铣选择离开,另寻机会,他日东山再起。

  孟不凡呢?

  孟不凡早没有退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孟不凡就那样坐着、坐着、坐着,坐了将近一个多时辰。

  直到……

  “报!!!”

  “禀大帅!隋军叫阵!”

  士卒来报。

  孟不凡猛地抬起头,恍惚神情收起,耳旁逐渐听到外边的叫骂声。

  “里边的哎!上来领死!”

  “爷爷的大刀早就饥渴难耐啦!”

  “出来,龟儿子,快出来。别缩着脖子不敢出来!”

  “……”

  不堪的辱骂声声入耳,孟不凡大怒。腾地站起身。

  “嘶!”

  僵硬的坐姿太久,孟不凡闪到腰了。

  捂着腰眼儿。孟不凡怒吼道:“给我擂鼓升帐,点齐兵马!我要杀掉那个狗贼!!!”

  ……

  ……

  吴凡稳如泰山般坐在马背上,目光紧紧注视五六里外地孟不凡大营。

  为发挥骑兵的冲击力,吴凡算计好距离。这个距离能够使得孟不凡的兵马不能全出来的同时,又能保证拉开空间。

  左右看着,吴凡喝道:“英布何在?”

  “在!”

  英布折身出来。

  吴凡大声道:“命你率军两千五百,居于左翼,等待命令,进行突袭!”

  “喏!”

  英布干脆利落的去点兵马。

  吴凡再叫道:“魏文通何在?”

  “在!”

  魏文通闪身而出。

  从昨晚开始。魏文通算得上是吴凡的自己人。

  吴凡大声道:“命你率军两千五百,居于右翼,等待命令,进行突袭!”

  “喏!”

  魏文通同样是毫不犹豫的去。

  吴凡左右环顾,对黄忠道:“汉升,此战没有你表现的份儿。你的任务只有一个,给我牢牢的护卫在范先生周边。范先生掉根汗毛,我剥了你的皮!”

  黄忠抱拳拱手,信心十足:“请主公放心!”

  吴凡面无表情。道:“石宝、马武何在?”

  “在!”

  石宝、马武相继出来。

  吴凡道:“守卫中军,等我命令,进行冲锋,跟随我的脚步!”

  “喏!”

  石马二人应下命令。

  “轰隆隆……!”

  “喝喝喝……!”

  远处兵马喧嚣。孟不凡的大营,已经洞开,兵马如潮水涌出。

  叫骂的隋军士卒。具皆退下,边跑边骂。

  吴凡提刀打马。单人上前,直奔梁军。

  隔着老远儿。吴凡哈哈大笑,喝问道:“萧铣何在?萧铣何在?萧铣何在?”

  感情吴某人没有别的话说,只有这么一句似的。

  孟不凡的中军大纛缓缓上移,距离吴凡愈来愈近。

  站在高高的车驾上,孟不凡怒而咆哮:“奸贼!狗贼!恶贼!我誓要食汝肉!寝汝皮!”

  “哈哈哈……!”

  猖狂大笑,吴凡刀锋遥指孟不凡:“怎么那么多人想要食我肉、寝我皮呢?”,语气一变,吴某人冷冽的问道:“孟贼!你可知襄阳城里头的世家士族,因何而死?”,不等孟不凡回答,吴凡自问自答,吼道:“就是因为他们想得太过啦!!!”

  转动手中凤嘴紫金刀,吴凡又叫道:“怎地不曾看到萧铣?哦!是不是被你孟不凡杀啦?我就知道,你孟不凡大权在握,哪里还尊敬什么破落的梁国皇室子孙,一看就是你……”

  孟不凡感觉到身边人的议论与怀疑,大声打断吴凡的话:“放屁!你血口喷人!”

  吴凡一摊手:“那萧铣呢?”

  孟不凡语塞。

  萧铣早就跑了,让孟不凡哪里去找?

  吴凡朗声道:“看到了吧!这就是你们的主帅,这就是你们南梁的忠臣!哈哈哈哈!一个弑君的奸佞小人,一个狂妄自大的恶贼!名为复辟梁国,实则不过是想着自己的功名利禄,忽悠你们这些傻蛋给他卖命呐!萧铣被他利用完啦,下一个是谁?告诉我!下一个是谁?”

  “你……你……你……”

  孟不凡是有口说出清,只要萧铣不在,他的一切解释都是白搭!

  许多跟随孟不凡的人,目光疑虑重重,甚至有人派遣手下去营中寻找萧铣的身影,结果可想而知。

  梁军大为骚乱。

  吴某人嘴/炮打的舒爽,不免多说几句:“孟贼!尔弑君罔上,是为不忠!不为父母着想,高举反旗,陷父母与危难中,是为不孝!为一己之私,唆使他人流血牺牲,是为不仁!襄阳城中的世家士族缘何会死,是你陷害的,不是我!此举是为不义!像你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混账王八蛋,焉有面目活在这世上?还不快快刎颈自戮,去那阿鼻地狱赎罪?”

  孟不凡几欲不能站立:“谁……谁……与我杀他!”

  ...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