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三百二十三章 挑个唆

第三百二十三章 挑个唆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更,没了。状态不好,休息休息,明天再爆发!求订阅……)

  ……

  ……

  “叮咚!系统更新完毕!”

  “叮咚!恭喜宿主加深领悟奸恶真谛之混淆黑白,手段真够脏的!奖励奸恶点数三万点!请继续努力!”

  “叮咚!恭喜宿主加深领悟奸恶真谛之禽/兽不如,奸雄不是人渣!奖励奸恶点数十万点及普通抽奖一次!请继续努力!”

  “叮咚!使命‘淫/秽/后/宫’,完成度……百分之一!请继续努力!”

  “叮咚!使命‘弑君小能手’,完成度……百分之零!请继续努力!”

  “叮咚!宿主目前共存有奸恶点数一千二百一十七万点,普通抽奖二百九十一次,限定抽奖两次,请继续努力!”

  系统空间。

  与老太监罗元分别过后,吴凡并未回冠军侯府,而是找了一家酒馆儿,暂歇下来。

  耳听得系统的轰炸,吴凡皱起眉头,不是很满意。

  吴某人有点儿不大乐意的说道:“首先,‘淫/秽/后/宫’这个使命是你发布的!其次……为什么才完成百分之一?啊?为什么?”,越说,语气越激烈:“按照你这个意思,我是不是得做种/马,偷皇帝的女人一百次啊一百次?你知不知道仅此一次,足够我心惊肉跳的啦?”

  “叮咚!系统发布的使命,宿主可以选择无视啊!又没人逼着你,对不对?”

  “叮咚!既然害怕。为什么要做呢?怪谁咯?”

  “叮咚!恭喜宿主加深领悟奸恶真谛之厚颜无耻,深谙其道啊!奖励奸恶点数三百点!请继续努力!”

  吴凡:“……”。这特么的牢骚比我还多!

  吴某人强词夺理,支支吾吾道:“你……你有暗示!”

  “叮咚!没有!”

  大概理屈词穷。又或者不愿与系统争吵,吴凡躺倒在地,默默不吱声。

  有意无意的,吴凡得知当今天子的大秘密,心中惶惶难安……

  系统始终是吴凡的净土,他能在这里找到片刻的宁静,可以放松下来。

  可惜。

  今天的系统,显得聒噪。

  “叮咚!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远见!宿主想过以后吗?”

  吴凡双目无神。随口哼道:“想过怎样?没想过又怎样?干你屁事!”

  “叮咚!宿主知道了天子的秘密……有什么感想?”

  吴凡不吱声。

  “叮咚!自古天家最无情!为了江山,天子连自己同甘共苦三十余年的妻子都能杀掉,有谁不能杀?”

  “叮咚!宿主现在是有利用价值,要是没用了呢?再者,宿主知道被人家当成什么吗?呵呵呵!如宿主所言,就是传宗接代的种/马!宿主在别人眼里,依旧是个不入流的小瘪三罢!或许……连种/马都不是,只是一条被豢养的狗!人家说咬谁,宿主就要去咬……。”

  吴凡坐起身。面色阴冷:“闭上你的臭嘴!教唆我?挑唆我?用得着你!一边完儿蛋去!”

  “叮咚!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叮咚!心有多大,天下有多大!”

  “叮咚!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吴凡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咬着牙齿,道:“我让你闭嘴!”

  “叮咚!最后一句!有心者,事竟成!”

  系统不再哔哔。

  吴凡却是心烦气躁。头脑中一片混沌。

  退出系统。

  吴凡深深的吸口气,瞥一眼身旁的黄忠。起身直接走。

  黄忠抱上几匹白绢,麻利的跟上。

  那几匹白绢。要用来装扮冠军侯府,毕竟是国丧,需要做出样子。

  同时。

  也用来掩饰吴凡与老太监罗元见面的痕迹。

  ……

  ……

  独孤皇后的倏然薨天,使得洛阳城的喧嚣,得以平静。

  至少七天之内,所有人都保持足够的理智,克制自己没做出格儿的事情。

  归元二年,三月一日。

  清晨。

  独孤皇后出殡在即。

  作为曦月长公主驸马,吴凡陪同杨淑娴一同参加。

  自七天前于系统空间出,吴凡显得少言寡语,心思深重。

  系统的话,仿佛是一双手,充满魔力,开启吴某人心中的盒子——那其中,装满野心。

  杨淑娴静静的站在吴凡身边,轻轻拉了吴凡一下。

  吴凡回神。

  “出殡!!!”

  太子杨勇大声的呐喊。

  帝国皇家的丧葬,并不奢侈,不过却也要远胜于其他人家。

  栖凤宫前,站满了人。

  独孤皇后的幼子鲁王杨烈手持引魂幡,走在最前端,其后跟着同样做引魂人的侍卫六十三人。

  送往队紧随,宫中的嫔妃、公主、皇亲国戚,都需亲自上阵,有的持万民伞,有的捧着“烧活”——吴凡与曦月长公主,便是这里头的。

  “起棺!!!”

  太子杨勇再次大喝。

  太子杨勇、汉王杨武分列左右,伴侍卫一百一十八人,每四十人轮流抬行,不到陵前,不准停下。

  天子扶棺而行。

  文武百官呼呼啦啦的跟着。

  送葬队伍的最后,有大批的和尚、道士、尼姑、道姑、喇嘛,具皆身着法衣,手执法器,不断地吹奏、诵经。

  浩浩荡荡,几近五千余人。

  帝国的皇陵修建在东北方向,差不多有二十余里的路途。

  早在几年前,杨天子已修好自己的陵墓,独孤皇后要葬在他的陵墓旁边。

  洛都城的百姓,夹道相送。

  坦白来说,独孤皇后在位多年,并无出彩之处。

  或许……

  与帝国的规则有关吧!

  大隋的高祖皇帝有感于汉王朝、晋王朝严重的宦官乱政、外戚乱政,立有祖训,不允许任何宦官与外戚参与政事。

  驸马不可参与政事,不可任职,便属于其中的一条硬性规定。

  似吴某人这种,乃身份特殊,并无先例。

  由此。

  独孤皇后不敢有任何作为,大隋根本不需要她有什么作为。

  如果非要说点什么,那只有——独孤皇后的节俭是出了名的。

  时近正午。

  送葬队到达皇陵。

  “落棺!!!”

  太子杨勇声音颤抖,强忍着哭意。

  “天子诏!!!”

  内侍大太监黄德随之站出来。

  “静听圣言!”

  众人躬身。

  内侍大太监黄德取黄绢卷轴打开,宣读道:“朕承天命,钦绍鸿图,经国之道,正家为本。夫妇之伦,乾坤之义……丧偶之痛,南雁单飞……独孤氏贵淑贤德,母仪天下……谥号为睿,加封贤孝文皇后。”

  一大段下来,多数是溢美独孤皇后的言辞,少数为叙说杨天子心情悲痛的话,只有最后的一句话,才是给独孤皇后一生盖棺定论的。

  “礼送贤孝文皇后!!!”

  太子杨勇哭着三声疾呼。

  刚刚起身的众人,再次躬身。

  天子用双手给独孤皇后的棺椁,洒上第一把土。

  “归去来兮……”

  冥乐奏响。

  “母后!母后!!!”

  “呜呜呜……。”

  哀鸣大作。

  太子杨勇哭得很伤心,一边捧土一边哭,连手被石子割伤浑然不觉。

  汉王杨武一样悲伤,但他的悲伤中,始终透露着对太子杨勇的恨意……在杨武看来,如果不是杨勇非要废掉自己的太子妃,改立那位狗屁云昭训,气到独孤皇后,独孤皇后岂能因伤寒加重病情,抱病而去?

  汉王杨武与太子杨勇,注定不再是兄弟,而是仇敌。

  杨天子仰头闭眼,口中喃喃,泪水自双颊流下。

  但。

  仔细看,杨天子是睁开眼的,目光一直定在太子杨勇身上。

  几天来,太子杨勇每日守在改作灵堂的栖凤宫,不吃不喝,颜面憔悴,身体瘦的风儿一刮便要倒。抬棺的时候,他几度差点跌掉,咬破了嘴唇儿硬扛着……太子杨勇表现出自己的孝道,让天下人侧目的孝道,以及让杨天子满意的孝道。

  自家人管自家事儿。

  从孤独皇后下葬的那一刻起,吴凡浑浑噩噩的脑袋,瞬间变得通明,他的精气神儿节节攀升。

  不为别的。

  吴凡知道——关于自己的撕逼大战,马上继续!

  ...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