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三百七十七章 迷失了

第三百七十七章 迷失了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保底章节二,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谢谢。)

  ……

  残砖败瓦,房倒屋塌。

  篆刻“鹰扬卫”三个大字的匾额,断成两截儿,孤零零的躺在地面,其上尚有不少脚印儿肮脏。

  门扉上的刀砍斧劈痕迹,院内掩饰不住的药草味道……

  一切彷如吴凡初次前来上任的情景。

  “啧啧。”

  吴凡咋舌,示意去叫门。

  鹰扬卫校尉钱翰面色铁青,翻身下马,“嘭嘭嘭”,一顿乱敲。

  和吴凡不一样。

  吴某人眼下与鹰扬卫的牵连并不大。

  钱翰则是鹰扬卫中的二三把手,向来以鹰扬卫中郎将为奋斗目标。

  荥阳鹰扬卫百户所现在的模样,简直是在抽钱翰的脸!

  “谁?”

  院子内有人回应。

  短短一个字,却能够听出其中蕴含的惊慌。

  吴某人不禁感慨:【堂堂的天子亲军啊!得被人欺负成什么样?才会怕成这个德行?】

  钱翰没好气儿的从身上摘下一块令牌,喝道:“鹰扬卫校尉钱翰!开门!”

  “吱嘎——!”

  门里头的人顺着缝隙看清令牌,连忙打开门扇儿。

  “荥阳鹰扬卫百户所小旗王三千,拜见校尉大人!”

  一个脸上带着明显伤疤的人,惶恐的拜礼。

  抬起头……

  “百户大人!”

  “呜呜呜~~~。”

  瞧到吴凡,王三千委屈的直接哭起来。

  吴凡翻找记忆,对于王三千,遍寻无果啊!

  下得马来,吴凡皱眉道:“丢人的玩应儿,哭他娘的什么?滚起来!林鑫山呢?”

  王三千抹着眼泪,呜咽道:“林百户……林百户……生死未知!”

  “生死未知?”,吴凡眯着眼睛,道:“失踪了吗?”

  王三千摇头。

  吴凡揉揉眉心,暴躁的说道:“说个话比拉屎还费劲!人没失踪,那在哪儿呢?带路!!!”

  吴凡很快便知晓林鑫山为什么叫生死未知了。

  躺在病榻上的林鑫山,几乎裹成个粽子形状,殷红的血早已阴湿白布……若非脸在外头露着,吴某人真不知晓这就是林鑫山。

  吴凡伸手敲打桌案,抬头看向钱翰,道:“陛下要你整合鹰扬卫,你看着办吧!”

  吴凡的确是在鹰扬卫挂个名儿,可他终究只是挂名儿,不能宣兵夺主。

  况且。

  吴凡不想节外生枝的沾惹麻烦。

  几个月前的时候,吴某人率领的荥阳鹰扬卫百户所,在荥阳一带可谓牛气冲天。城南王家的灭门惨案,便是他一手策划。自此之后,哪个不开眼的敢找鹰扬卫的麻烦?吴凡自忖虽离开有些时日,但鹰扬卫的威风一时半会儿的消不掉,那么……敢对鹰扬卫下手的人,一准硬茬子无疑。

  把锅儿丢给别人背多好。

  “喏!”

  钱翰抱拳应命。

  得知吴凡回来,不少荥阳鹰扬卫百户所的鹰扬卫聚拢过来,眼瞅着这一幕,顿时惊呆了。

  鹰扬卫的校尉千户,居然要听吴凡的命令?

  半年前的吴凡,仅仅是个鹰扬卫百户有没有?

  从怀里掏出不少银子,吴凡吩咐道:“多买点儿吃的回来,另外给林百户请几个最好的医师。”

  之后。

  吴凡不闻不问。

  钱翰全面接手荥阳鹰扬卫百户所,初步的搞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果然如吴凡所料,对方来头很大。

  郑家。

  大运河给荥阳带来了太多太多的利益。

  郑家离开荥阳的时间太久太久。

  郑家从江南扬州迁徙回祖地荥阳,看重的是什么?

  无非两点。

  其一。

  荥阳距离帝都很近,可保证郑家能尽快的融入大隋上层。

  其二。

  荥阳的繁华能够使得空虚多年的郑家,重新恢复生气、焕发光彩。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

  荥阳的利益圈子,早已维持数十年之久,郑家不仅要加入这个利益圈子,甚至还要拿大头儿,谁愿意?正如郑家去冲击离开百年的大隋朝堂一样,他要分走别人的东西,别人便要抽他的大嘴巴,他自持骄傲的还手儿……循环往复,乱作一团。

  而归根结底,一切的一切,只为两个字——利益。

  有人告发郑家意图伸手去荥阳粮仓,鹰扬卫不能坐视不理,当然得去查。

  然后……

  郑家通过荥阳郡守郑学这个自家人,狠狠的教训了一顿鹰扬卫。

  吴凡庆幸自己没一时激愤去管。

  钱翰则焦头烂额,不知以何应对。

  美美的睡了一晚。

  翌日。

  吴凡早起练武,带上高宠吃了顿早点。

  既然来到荥阳的地头儿,吴凡不可能不去拜会下郡守郑学。

  招呼钱翰与周群,吴凡优哉游哉的直奔郡守府。

  老远儿。

  “齐郡佐?”

  吴凡看到个白胖子,笑着呼唤一声。

  荥阳郡佐,齐祖安,不!是……

  “什么郡佐!是郡丞大人!”

  齐祖安身边有人随口来上一句。

  “闭嘴!”

  齐祖安扭头一看是吴凡,大声呵斥。

  迈着鸭子步儿,齐祖安满面堆笑,躬身施礼道:“哟!侯爷!您……怎么来荥阳啦?”

  很明显,齐祖安是知晓吴凡现在的身份的。

  吴凡笑眯眯的伸手揽着齐祖安肥厚的肩膀,道:“齐郡丞,消息蛮灵通的嘛!”

  齐祖安额头上见汗,他不仅晓得吴某人而今是曦月长公主驸马、靠山王弟子、吴国公后人,更晓得吴某人在北平坑杀降俘十万众,于荥阳屠杀世家士族十余个,凶威赫赫,被人比作先秦的白起,唤作“小人屠”……一个满手血腥的刽子手,笑眯眯的跟他说话,他能不怕吗?

  嘴唇儿嗫嚅着,齐祖安结结巴巴的说道:“侯爷……勇冠绝伦,气……气吞万里如虎,谁能不知您啊!”

  吴凡呵呵一笑,道:“多时不见,生分不少,晚上有时间,咱们喝几杯!郡守大人何在呀?”

  齐祖安指指郡守府,道:“正在里头办公。”

  吴凡笑面不改,道:“我要拜见下郑郡守,劳烦齐郡丞给引路通传下!”

  “哎!哎!”

  齐祖安忙不迭的点头。

  吴凡在门外等着,目光怔怔有神的打量翻新后的郡守府。

  齐祖安那边是匆匆忙忙,直接冲入郡守府的大堂正厅。

  郡守郑学被吓了好一跳,不悦道:“慌慌张张的,作甚啊?让狗撵啦?”

  齐祖安没过脑子的来一句:“比那严重多了!”

  郑学噎的无言。

  齐祖安一跺脚,道:“吴守正您还记得不?”

  郑学点头,道:“怎能不记得?听说,他现在很是不得了呢!”

  像是在夸赞,实际上郑学的语气,不以为然。

  以前的郑学,背后靠着同出一家的左丞相郑岢。

  现在的郑学,背后更是靠着五姓七望的整个郑家。

  郑学的腰板儿,不是一般的硬。

  齐祖安急道:“他就在外边儿!”

  郑学淡然的点点头,叹口气,说道:“你怕他做什么?请进来不得了?难不成他能吃了你咋的?”

  齐祖安受到感染,变的镇定不少,出门将吴凡迎进来。

  “许久不见,郑郡守安好?”

  吴凡抱拳拱手,施了一礼。

  “承蒙侯爷挂怀,过的算不错!”

  郑学起身还礼,挺客气的样子。

  郑学伸手,笑道:“侯爷请坐!来人!看茶!”

  吴凡也不客气,径直带着钱翰三人入座。

  吴凡看看郡守府内的陈设,笑道:“荥阳而今是愈来愈繁华啦!郑郡守功不可没啊!”

  郑学谦虚道:“不敢当,不敢当!”

  都是些没营养的片儿汤话,来来回回的扯着皮。

  消磨不少时间,眼瞅着吴某人是真不要脸,大有在郡守府住下的架势,郑学耗不住了。

  放下茶碗,郑学问道:“听闻侯爷迎娶曦月长公主,怎不在帝都享享人伦之乐,反跑到荥阳来?”

  郑学的话,真实的意思是——丫没事儿在家生生孩子得了,到我这儿填什么堵!

  吴凡龇牙一乐,言道:“奉天子命,巡狩天下,抓几个贪官污吏什么的玩玩儿。”

  泰山封禅之事,尚未夯实,吴凡对外不能说自己是给杨天子探路的,只能换个名目。

  也就是说——吴某人现在不大不小的,是个钦差天使呢。

  郑学暗中讥讽吴凡,吴某人转眼间还上一句,俩人是谁都没吃亏、谁都没占得便宜。

  吴凡呵呵笑道:“鹰扬卫毕竟是天子亲军,吃相不要太难看,当心卡死了!”

  吴某人暗指郑家对鹰扬卫动手的事儿。

  郑学的脸色沉下来,回击道:“年轻人不要太狂妄,须知,多个朋友多条路。”

  郑郡守暗指吴凡得罪世家士族的事儿。

  吴凡嘴一咧,笑道:“不狂妄能叫年轻人么?举世皆敌又如何?我活的不是好好的吗?”

  郑学闷哼一声,冷晒道:“刚上岸的鱼,也会好好的蹦跶一会儿。”

  “唉!”

  叹口气,吴凡起身。

  吴某人与郑学对视,叹道:“郑郡守!你变啦!曾经的你,刚毅果断,足智多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现在的你啊!与我见到的那些世家子无甚区别!狭隘、自大、嚣张……你,迷失了!”

  吴凡自顾向外走。

  郑学不曾去送,倒是呆呆的思索什么。

  出得郡守府。

  吴凡看看天色,言道:“官面儿上的打完招呼,绿林道上的……一样要去呀!”

  ...

  ...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