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天子信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天子信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保底章节二,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谢谢。【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票啊啊啊!)

  ……

  承天元年,六月二十八日。

  云消雨歇,草色新颖。

  休整足够的罪军,于急促的哨子声中,火速集结列队。

  然。

  不等吴凡下令出征,有人先到了。

  来人身长八尺八,膀大腰圆腿如风,满面虬髯目若铃,着一身玄铁甲,持一杆镔铁杖,挂一张大黄弓,携一壶鸭羽箭,威风凛凛的很。

  单凭两只脚赶路,并不选择骑马,这人显得非常奇特。

  于外围被士卒拦下,来人表明身份。

  千牛卫校尉,帝国天使,麦铁杖。

  吴凡见过此他,那是在几个月前的少府寺拍卖。

  少府寺的官员指着笼子里的麦铁杖,说:“此人名麦铁杖,交州人士,与乡里结伙为盗,被捕获,罚为奴籍。双臂有千斤力气,不会骑术,双腿能够日行五百里!”

  吴凡当时觉得麦铁杖有点耳熟,一时却想不起他是何人,也不曾在意。

  后来。

  天子杨倵大声呵斥少府寺官员,不该将这般勇士做货物贩,出面弄走掉麦铁杖去汉王府。

  【前天刚送的奏疏,今儿就回了?】

  【未免也太快了点吧!】

  吴凡心里嘀咕的不轻。

  倒晓得不是愣神儿的时候,吴凡翻身下马,迎了过去。

  麦铁杖听闻过冠军侯的威名。颇为拘谨的躬身行礼,道:“在下麦铁杖。受天子命,传诏予侯爷。”

  吴凡还礼。道:“麦天使客气啦!”

  整肃下甲胄,吴凡大声道:“臣,冠军侯、嫖姚将军,吴守正,恭听圣谕!”

  麦铁杖自怀中掏出天子信笺,尴尬不已的直接递给吴凡。

  麦铁杖咧嘴道:“在下不识字。”

  吴凡轻叹了一声,接过信笺自顾的观看——

  “守正。”

  “见字如面。”

  “前日得闻君初战告捷,斩获颇丰,我心甚慰。故书此信。”

  “君有勇有谋,天生大将,我倚君为肱骨,先皇赞曰栋梁。”

  “……”

  “君虽国士无双、手段通天,我仍担忧君手下兵力匮乏,特命千牛卫校尉麦铁杖送诏书至,可节制雍凉二州府兵。”

  “不过……”

  “君不要抱有过大希望,西北三十万军,半数为韩卫骑、裴征西麾下。抵御吐蕃异动,余者皆从命世家士族调用。”

  “总之。”

  “我能帮上忙的不多,望君体恤我苦,多加见谅啊!”

  “我数日前看望长公主及君儿女。一切安好,君不必挂怀。”

  “……”

  絮絮叨叨足够三页的信,天子杨倵似乎有些唏嘘。

  吴凡简单的看完。大致得到结论三点。

  一。

  天子杨倵有先见之明,自己的奏疏没到。他先把军权赐下。

  唯一的差别在于,吴凡求的是虎符。不是他娘的圣旨。

  虎符乃强制性的兵马掌握信物,诏书却存在颇多猫腻。

  更直白的讲。

  虎符拿谁手里谁老大,圣旨的话容易被曲解。

  当然。

  吴凡区区一个七品武将,也很难接触天下唯有十八块的虎符。

  好比。

  象征总揽帝国全部天下兵马的虎符,一半握在靠山王手里、一半握在天子杨倵手里。

  象征总揽雍州、凉州兵马的虎符,一半握在卫骑大将军韩擒虎、征西将军裴行俨手里、一半握在天子杨倵手里。

  每一州有一块银虎符,天下十七州,加一个无上至尊的金虎符,共计十八块儿。寻常时不会放到各路将军手里,出现大战才可,未尝没有防备拥兵自重的情况的意思。

  二。

  天子杨倵自感吴凡兵力吃紧,愧疚吴凡孤军深入的为他搏杀,多有安抚举措,连信中称呼都显得分外客气。

  吴凡看得出,杨倵开始像一个天子啦!

  三。

  天子杨倵告诉吴凡,即便有诏书在,恐怕雍凉二州的府兵,也不一定听朝廷的调遣。

  不是虎符,而是圣旨的差别,就在这里。

  吴凡长呼口气,伫立原地不动,神情不定的思忖。

  半晌。

  吴凡撩开眼帘,问道:“麦天使,陛下诏书何在?”

  麦铁杖恭谨的将黄稠包裹的圣旨,双手呈递给吴凡。

  吴凡收好诏书,道:“我书信一封,劳烦麦天使亲自交由陛下手中,不知可否?”

  麦铁杖抱拳道:“定不负侯爷所托!”

  很快。

  吴凡送走了麦铁杖。

  翻身上马,吴凡喝道:“进军!”

  郭大爷凑合凑合的到吴凡身边儿,问道:“不是虎符是诏书?”

  吴凡点点头,道:“嗯!”

  郭奉孝一咋舌,道:“是啊!不管天子怎宠信主公,也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轻易的将虎符从卫骑大将军、征西将军那里转给你。”

  吴凡一摆手,道:“我早有预料。”

  郭大爷撇撇嘴,笑道:“那些商人吗?”

  吴凡干脆的承认:“没错!”

  吴某人得意的说道:“我昨晚叫兰先生敲打敲打、鼓动鼓动那些商人,说生意越做越大,他们的人手还是不怎么够用,让他们自己多想想办法!目的为了什么?白马羌部落十八万余人,牛羊上百万,结果他们不过抓了三万多人、十几万头牛羊,眼睁睁的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漫山遍野的跑个无踪无影,我不信他们不着急。”

  吴凡从怀里把诏书拿出晃了晃,笑道:“有了这道圣旨在,我就可以给他们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再让他们去用金钱开路,不怕那些府兵不听差用!我从一开始便想过这方面的问题,你不是不知道的。”

  郭奉孝眉毛一挑,哀哀怨怨的道:“原来主公早晓得求虎符不能得!跟那些商人做生意一样,主公上书索虎符,无非漫天要价罢!真正的目的,一道诏书即可!”,话锋一转,这厮幸灾乐祸道:“但主公万万没想到,天子对你有点太好,先行一步把事情搞定呐!”

  吴凡眼睛翻的只剩下白眼。

  瞄一眼远处边走边较量武艺的姜松和高宠,吴凡道:“不管怎样,等计划成功,尽诛羌人首领于舍肴山,战略才能继续实行。”

  郭大爷摇头晃脑的,则是瞅瞅行尸走肉般的韩渠,嬉笑道:“有白马羌王在,定保无虞!”

  “呵呵呵……”。

  两个恶劣的人,发出两种恶劣的笑。

  ...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