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六章 狂战士

第六章 狂战士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说吴凡现在的心情是什么,那一定是“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低调”。没得办法,有些人,天生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实在耀眼得很。显然,吴凡就是那种人。鼓动手下十几个弟兄抛头颅洒热血的在前边猛冲猛打,吴凡跟着就在众人的保护下,大放暗器,频繁补刀,盏茶时间不到,被他砍了脑袋的弥勒教众便有七八人!

  吴凡如此高效的杀人手段,很快就被躲在小喽啰之后的弥勒教高手盯了上,转眼间杀将过来,誓要给吴凡一个好看。

  “砰!”

  金铁交名的声音中,当头冲锋的一名吴凡甚至叫不上名字的手下,被暴力的用齐眉铁棍打飞出去。倒在地上滚动几下,便了无声息。再看那手中还保持挥击动作的弥勒教人,那张带有三个金印刺面的狰狞面庞,着实叫人遍体生寒。

  “隋狗!受死!”

  弥勒教高手紧握齐眉棍,双臂上的虬结肌肉仿佛是地里被翻出来的蚯蚓,在阳光的曝晒下,不停的翻动着身躯。骨爆的响声清楚的可以被人听见,壮汉抖臂甩肩,做出了一个棍法当中的起手式“仙人指路”,犀利的目光坚定不移的锁定在了吴凡的身上。

  【这是一个还处于‘内体生息’阶段的武人,三百六十五个穴位起码打通了两百余个!比自己多打通一点,不过……】

  吴凡在心中瞬间做出了盘算,背着十四势的刀匣子,单手持刀,嘿嘿的冷笑道:“三个金印刺面,看样子,你之前在隋、燕、梁三个国家都有犯过大罪啊!而且还很拙劣的逃脱不掉,每一次都会被抓捕、判罪、流放……你们弥勒教不是向来标榜着‘慈爱善者,普度苦者’嘛!什么时候居然也收拢你这种恶人啦?”

  一边说着话,吴凡一边示意身边的走开,很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意图——老子要跟他单挑!

  吴凡对自己的武艺还是很有信心的,尤其是还有十四势这种小型的武器库傍身,只要对方不是更高一等“聚气成海”的武人,他不会畏惧。面前的这人,一看就是弥勒教的小头领,斩杀他,不仅会有更多一些的战功与收获,还能趁机将对方当做磨刀石,精进一下武艺。大不了……实在打不过的话,就消磨他的气力,让其他人剁了他,反正自己这边人多。

  被吴凡揶揄的弥勒教人闷哼一声,道:“你说的那是旧教的教义,我们现在已经不再是弥勒教了!我们是大乘教!”

  “大乘教?”,吴凡笑眼眯眯,语气仿佛在跟对方拉家常似的道:“我的名字叫吴凡,是即将杀你的人,你呢?将死之人!”

  那弥勒教人双眸一瞪,怒道:“隋狗!给老子听清楚了!老子叫……”

  “孙子(读:贼)!哈哈哈!”

  吴凡很不厚道的骂了人家一句,挥刀便砍,哪还有了之前的笑面?怎么看那张清秀的脸都显得很狰狞。

  那弥勒教人在与吴凡的几句对话中,不自觉的放松了一些警惕,棍法中的起手式“仙人指路”出现了破绽,被吴凡一下子就近了身。棍法擅长中距离的对抗,所谓棍扫扫一片,一旦被近了身,若无足够登峰造极的技巧傍身,很容易就吃亏。

  吴凡还没来得及学习在系统中抽奖抽到的渔阳刀,用的还是鹰扬卫统一的春寒刀。春寒刀法虽是万金油一样的存在,但其被创造出来时,着重针对的便是这种江湖武人,近身的招数极为犀利,又快又狠。吴凡钻了对方的空子,岂能不好好利用?

  “吭吭吭……!”

  金铁交鸣的声音不断响起,刀锋与齐眉铁棍不断的碰撞,树冠遮天的山野林间绽放花火,闪亮至极。

  那弥勒教人被吴凡迅疾的刀法逼得节节后退,齐眉铁棍还是太长,以至于匆忙间他完全施展不开,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更可气的就是吴凡之前问他名字且占他便宜的事情,让他胸腔中的一口气吐吐不出、咽咽不下,着实憋闷得很。

  两个人都只是相较于普通人的高手,算不上顶尖的武者,因而在打斗当中谁也不会开口讲什么话,一旦说话,那就会泄气,会死掉的。

  “吭吭吭……!”

  又是数刀劈斩,吴凡感觉自己整个右边的膀子都跟着颤抖,虎口更是生痛得厉害,险些捉不住刀柄,心中暗忖:【这厮怎么回事儿?力气怎么这么大?】

  心中一边腹诽着,吴凡一边从身后的刀匣子里抽出一柄短匕首,放弃手中的长刀,真正的进行贴身肉搏,企图以最快的速度割掉对方的脑袋。

  被吴凡贴身紧逼,那弥勒教人亡魂直冒,偏偏一身武艺都在手中的齐眉铁棍上,拳脚功夫差劲儿的可以,只能继续守着。

  “哧!!!”

  “啊!!!”

  久守必失,那弥勒教汉子终究是露出了破绽,被吴凡一刀扎在小腹位置,疼得大叫。

  “呼呼!”

  向后退了几步,与那弥勒教人拉开距离,吴凡喘着粗气,如此狂暴的攻击,他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假若那弥勒教人能再坚持片刻,倒下的或许是吴凡也说不定呢!

  那弥勒教汉子一手拄着齐眉铁棍,一手捂着齐眉铁棍,身体摇摇欲坠,目光却死死的盯着吴凡的脸,骂道:“阴险小人!无耻下流!隋狗!啊啊啊啊!”

  吴凡平复喘息,望着那弥勒教人,说出了名门正派都喜欢说的话:“对付他这种蛊惑人心的妖人不用客气!大家一起上!”

  “想杀我?做梦!”,弥勒教汉子怒吼一声,飞快的从怀里掏出一颗猩红的药丸吞到腹中,喊道:“老子叫……”

  吴凡出言道:“都看什么看?看戏啊!砍死丫的!他受了重伤,嘴上叫得凶罢了!”

  弥勒教汉子的脸瞬间被憋的通红,紧接着,他的眼睛也变得通红,身上裸/露的皮肤竟仿佛烧红的烙铁般冒着蒸腾热气……

  【卧了个槽的!这厮不会是狂战士吧?】

  眼见如此一幕,吴凡心中既是惊讶又是吐槽连连,但无论是哪一种,他都决定了暂时不要上前,先看其他的弟兄去送死……不!是去试探一下,打探下敌情。

  “嘭嘭!”

  不出吴凡所料,刚上去两个弟兄,便被那汉子挥舞着齐眉铁棍打飞出去,那从口中喷吐出来的血雾凄美异常!

  “啊啊啊!!!”

  弥勒教的汉子口中如野兽般咆哮,好像没有中过吴凡的刀似的,丝毫不觉痛楚,完全疯狂的与鹰扬卫对战。紧接着,更让吴凡不寒而栗的事情发生了,鹰扬卫的人一刀刺穿了他的胸口,而他却丝毫不觉,身上插着一把刀的情况下,将刺伤他的鹰扬卫脑袋打爆!

  【这……】

  【真尼玛是狂战士啊!】

  吴凡心中暗暗的吞了口口水,表面儿上则是叫道:“大家不要怕!他流了那么多血,活不了多久!一起上啊!”

  有几个不怕死的手下真的听了吴凡的话勇敢的冲了上去,借助这些人的掩护,吴凡抽冷子一刀砍断了对方的手臂,让对方失去了武器。

  “唰唰唰!”

  没有了武器,那弥勒教人再也挡不住众人的乱刀,顷刻间被砍翻在地,眼看着出气儿多,进气儿少。

  吴凡擦了擦脑门儿上的冷汗,无比庆幸这弥勒教人虽不惧疼痛,却失去了意识,只会胡打乱打,没有了从前的武学套路。若非如此,吴凡岂能轻易得手?

  “嗬嗬……!”

  弥勒教人双眼中的猩红退却了,不断地呕着鲜血,躺在地上望向吴凡,挂着莫名的迷离笑意:“杀一人者为……为一住菩萨,杀十人……者……为十住菩萨,老子,老子是百住菩萨,荆学……咳咳咳!隋狗们,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的~~~呵呵呵呵……”

  “死就死呗!说这么多作甚?”

  吴凡不屑的撇撇嘴,斩了对方的脑袋。

  沉吟一番,吴凡叫过来一个手下,道:“你去传信给赵千户,就说这些弥勒教妖人身上有可以使人发狂的秘药,让赵千户吩咐众弟兄,一定要小心行事,不可给对方服药的机会。”

  “喏!”

  望着飞速向山下跑的手下,吴凡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弹,目光游离不定的很。

  ……

  ps: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