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五百二十七章 忒急了

第五百二十七章 忒急了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保底章节一,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谢谢。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小红包儿、嘛都求。)

  ……

  承天元年,八月二日。

  天子相召,吴凡拜谒。

  紫微宫,御书房。

  杨倵身着鱼龙白服、头戴紫金玉冠。衣衫比从前更华丽,气色却远不如从前……或许真的如他自己所言,皇帝的位置不好做,压力稍显大了点儿。

  吴凡谨守规矩,恭敬的施礼。

  杨倵未语先叹,苦涩的笑道:“俗话说的好……‘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诚不欺我呀!”

  吴凡双手拢在袖子中,看一眼杨倵,面无表情的说道:“俗话说的还好……‘不为父,不知骨肉分离之痛’。”

  杨倵一咧嘴,他知道吴凡指的是他与靠山王合谋,算计抢夺大宝远遁。

  杨倵有些惭愧、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件事情,的确是我错了、对不住你。”

  杨倵上前拉着吴凡的臂弯,带吴凡到摆好的对坐小塌入席,解释道:“王叔那一脉不容易,就盼着有个继承人能掌旗,那都望眼欲穿的快疯了……守正,我不跟你说假话,我其实挺害怕的!要知道依附在王叔麾下的人,不胜枚举的很,他们一旦绝望、一旦失控,对我、对这个帝国……危害甚大!”

  吴凡颜色缓和一点,郁郁道:“已成定局,多说无益啦!甭提了,闹心!”

  杨倵讪讪一笑,命人上茶。并屏退其他人等,开腔儿道:“我今天找你来,有两件事情说给你。”

  吴凡起身,道:“臣,听凭圣意!”

  杨倵眸子一转。疑道:“你不问问?”

  吴凡听出话里头有故事,遂,改口道:“若是政事军务,臣定然不会、不能、不敢拒绝。若是……”

  吴凡没继续说,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不过。

  杨倵压压手,叫吴凡坐下。道:“旧话重提,我希望你能收逸儿为徒,传授他武艺。”

  吴凡思虑甚久,言道:“靠山王、韩卫骑、越国公,无数人有资历、有能力堪当此大任。为什么是臣?”

  杨倵浅笑,道:“别那么看不上你自己,除了你说的这三位,天下绝对没有人与你媲美啦!而……他们都老啦!”,他加上一句俏皮话儿,道:“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你们家的两个子侄、一双儿女。我不信你将来不教教?”

  吴凡道:“说到这个,臣想请陛下恩准,让臣的两个子侄到黄家学堂读书。”

  杨倵手捧茶杯。道:“只要你同意逸儿拜你为师,什么条件都好说。”

  吴凡一愣,摇头失笑。

  杨倵被感染,同样大笑不已。

  吴凡止住乐意,漫不经心似的问了句:“陛下让臣教大皇子武,不知让谁教文?”

  杨倵不做怀疑。笑道:“左右丞相,兵部尚书。”

  吴凡点点头。下了极大决心似的模样,一拍大腿。咬牙道:“臣愿意倾力教导,不负陛下所托!”

  杨倵分外满意,道:“早该如此。”

  杨倵扭头喝道:“来人!”

  “吱嘎!”

  房门推开。

  内侍大太监刘哲名,弓腰驼背,尖声细语道:“陛下有何吩咐?”

  杨倵道:“唤逸儿过来!”

  不出一时三刻,古灵精怪的大皇子杨逸,蹦蹦跳跳的及至。

  杨逸身边,尚有一排黄门儿、宫女儿,手端托盘,其中放有帖、剑、玉等物。

  吴凡面上流露出措手不及的神情,惊愕异常。

  实际……

  吴凡心中琢磨不定。

  杨倵将杨逸拽到身边,指着吴凡说道:“此乃冠军侯、骠骑大将军是也!古语云:生我者父母,教我者师父。从今往后,你要像尊敬父皇一样,尊敬他,明白了吗?”

  杨逸清脆的答道:“孩儿省的了!”

  杨倵揉揉杨逸的头发,笑道:“很好!拜师吧!”

  杨逸乖乖的走到吴凡身前,屈身便要跪下去。

  吴凡伸手一托,道:“君臣在师徒之上。”

  杨倵也不推脱,道:“逸儿,给大将军拜礼即可!”

  杨逸像模像样的三拜礼毕,小手儿从随行宫女儿那取来拜师帖子。

  做戏要做全套,吴凡明知走个形式而已,亦翻看了下拜师贴。

  吴凡收下拜师贴,起身从一个黄门儿那取来一柄一尺三寸左右的短剑,边为杨逸佩戴、边说道:“文人勤勉,武人刻苦,天下从没有不劳而获,希望大皇子能够记住,以此督促自己勤学苦练。”

  杨逸脆生生的说道:“是,师父!”

  杨逸随后亲手一件一件,艰难的将礼物送到吴凡面前,不是啥贵重的东西,大多一些玉佩之类的小玩艺。

  吴凡伸手捏捏杨逸的筋骨儿,笑道:“你还小,身体没有长成,现在练武未免太早,容易伤了根基,好好享受为数不多的玩乐时间吧!”

  杨倵了然,吴凡的话,对他说的。

  杨倵挥挥手,命人将杨逸带走。

  房间又剩下两人。

  杨倵从桌案后取来一副舆图,放到与吴凡的中间位置,道:“韩卫骑传讯,帝国士卒经过数月的适应,在吐蕃高原,不会再出现头晕、眼花、呕吐等病症。和在平原地带无甚区别,能够进行征战。”,少顿,他接着说道:“吐蕃人觉察到危险,近来频繁联系接触突厥人。甚至于囤积兵马。”

  吴凡袖子下的手,一个抖动。

  吴凡暗暗腹诽。

  杨倵思虑着,言道:“韩卫骑手握十五万余精兵悍勇,想来征伐吐蕃足够用。但……突厥那边一旦有异动,全力救援的话。恐怕以雍凉、左冯翊、河东等地的兵力,不大撑不住。”

  吴凡紧盯地图,头不抬的说道:“陛下的意思是,先打吐蕃喽?”

  杨倵承认:“对!”

  杨倵道:“并州那边有一字并肩北平王,还有冀州的王叔看管一切。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我想让你统帅兵马,抵御突厥人对吐蕃的帮助。”

  吴凡摇头,道:“雍州、凉州、左冯翊、河东……战线拉得太长了。首先一个问题,命令传达不通畅,偏偏突厥人素来轻骑快马,擅长偷袭、突袭等作战方式。”,话锋一转,他说道:“不如将防御完全甩给边军。毕竟他们的数量不少,突厥人想一举撕开口子,围魏救赵。并不那么容易。而臣率领一支偏师,深入突厥腹地捣乱,让他们自顾不暇,从源头遏制,不是更好?”

  杨倵抚掌,道:“善!”

  君臣俩。三言二语,把军国大事定下了。简直快的荒唐。

  吴凡问道:“陛下准备何时开启?”

  杨倵看看窗外,道:“下月中旬。秋收。”

  吴凡舔舔干裂的嘴唇儿,道:“臣要人。”

  杨倵道:“多少?”

  吴凡道:“起码五千精骑,臣需自行择选。”

  杨倵一口答应:“成!我准你增添部曲至五千,除却各大将军的私兵,天下任何兵马任你择选。”

  吴凡道:“臣要马,至少一万五千匹。”

  杨倵道:“少府寺将全力配合。”

  吴凡道:“臣要弓弩,不得少于两万配备。箭支,不得少于二十万配备。”

  杨倵道:“将作监有足够的储备。”

  吴凡沉默一会儿,道:“便宜行事?”

  杨倵点头:“便宜行事!”

  吴凡信心满满:“臣会让突厥人记住臣的名字,还有帝国的威严!”

  杨倵大笑:“有你这话,我就放心啦!”

  转过头来,吴凡问道:“陛下有信心说服那些……那些老古董?吐蕃、突厥、加上安南,三线征战,肯定会有穷兵黩武、好大喜功一类的风言风语传出。”

  杨倵唏嘘道:“如果是原来,我想都不敢想,可自从你告诉他们安南有一年三熟的稻米、吐蕃有铺路的盐、突厥有数不尽的金银矿产……谁会在乎?”

  吴凡一咋舌,呵呵道:“倒也是,不争先恐后才怪!”

  杨倵沉吟一会儿,道:“少府寺在南方秘密建立的海盐作坊,已经开始出产。”

  吴凡道:“等战争结束?”

  杨倵颔首。

  杨倵感叹道:“下月下旬,你们家的儿女过百天……”

  吴凡道:“跟国家大事相比,不算什么。”

  吴凡再问:“那个白马羌王韩渠,陛下没杀了吧?”

  杨倵道:“大理寺诏狱关着呐!”

  吴凡道:“借臣先用用。”

  杨倵自无不允。

  君臣两个默默的喝茶,一直到临别……

  吴凡道:“陇西李氏还未表态?”

  杨倵吁了口气,哼哼道:“猖狂惯了,哪肯低头?”

  吴凡哂笑:“愚蠢的够可以。”

  杨倵揉揉眉心,道:“你以为,我该如何?”

  吴凡道:“一个字儿,等!等陇西李氏认清现实!”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