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五百三十一章 友爱哟

第五百三十一章 友爱哟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保底章节一,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谢谢。[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手指好痛,睡觉打把势,好蠢的受伤方式。)

  ……

  “时光荏苒呐!”

  “瞧瞧!瞧瞧!”

  “我总说‘人是最擅长毁灭,也是最擅长建设的矛盾集合体’!没错吧!”

  被战火摧残后,焕发欣荣生机的北平城,引得吴凡赞叹连连。

  吴某人大概忘记,搞砸北平城所有的人,恰恰是他。

  魏延清楚吴凡向北来做什么事情了——原来为了见罗艺啊!

  相较魏延恍然大悟后的不以为然,姜松自有另外一番感触。

  原因无他……罗艺是姜松的生父!

  姜松恨罗艺的狠心,深恨,恨的牙根儿痒痒。

  罗艺原来是北燕的兵马大元帅,现在为帝国的一字并肩北平王,姜松从不曾有过报复的能力,身份的差距实在过于巨大。

  就在姜松快要绝望的选择忘记一切的时候,他碰到了吴凡、投靠了吴凡,重新燃起给母亲讨个公道的决心。

  姜松呼吸急促,他远远的见过罗艺,却并未近距离的见过……

  姜松捻动紧握的八宝玲珑枪,他确信凭自己的武艺,五丈之内的突然一击,能取下罗艺的首级。

  吴凡斜睨到姜松局促不安的小动作,连忙上前拍拍他的肩膀。

  吴凡口吻和蔼的说道:“永年,这次不行。”

  姜松身体僵硬的一抖。

  吴凡郑重的道:“私人恩怨永远不能凌驾军国大计之上,大隋需要罗艺调兵镇守并州,威慑、抵御突厥人随时到来的侵/犯。况且……我们踩的是人家的地盘儿,你杀了他,不提我会不会死,你自己呢?嗯?尊母含辛茹苦的教养你,可不是让你脑袋一热,就枉送性命,断掉天水姜家传承与血脉的啊!”

  姜松张了张嘴。满腔激愤化作叹然。

  吴凡掏心窝子的话,成功制止姜松的意动。

  吴凡坏坏的一笑,道:“不过……我不介意让你羞辱羞辱他,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姜松深吸口气。道:“多谢主公!”

  原本叫吴凡“明公”的姜松,改称“主公”,这无疑是一种真正被收服的体现。

  吴凡裂了瓢儿,道:“你尽心尽力辅佐我,我尽心尽力维护你。我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为主从关系。此谓责任关系!”

  吴凡再次伸手拍拍姜松的肩膀,打马慢吞吞的逼近北平城,游离在床弩的射程范围边缘。

  北平城眼下已遣散来往的百姓,收拢吊桥、关闭大门,如临大敌。

  城头布满惊骇的士卒,盯着吴凡的一举一动,紧张的口干舌燥。

  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

  破易京、杀燕帝,坑降俘七万。

  这里流传了太多关于吴凡的传说,达到止小儿夜啼的地步。那将他妖魔化。

  吴凡耐心的等待,他不认为罗艺不来。

  “轰隆隆……。”

  吊桥放下,大门开启。

  北平城内,冲出一彪兵马。

  罗艺又老了一岁,今年是知天命的第四载,但他还和从前一样,容貌威仪,颇为俊美,丝毫不显老,叫女子倾心。

  罗艺里着鱼龙白袍。外罩八宝亮银铠,倒拽一杆五勾滚银枪,胯下一匹绝影马,怒气勃然的奔吴凡。

  “喝!”

  猛的爆发内息。

  罗艺见面便痛下杀手。

  吴凡一动不动。当没看见。

  斜下的姜松枪头一转,一道罡气后发先至。

  “砰!”

  声音刺耳。

  罗艺的脚步,停滞不前。

  “哈哈哈……!”

  吴凡大笑。

  抱拳拱手,吴凡揶揄道:“都做了王爷啦!脾气咋还这么暴躁?”

  吴凡很有一种与多时不见的老友打招呼的样子,连带罗艺刚才的突袭都成了另类热情的展示。

  罗艺很生气,不单单冲与吴凡的宿怨。更因为吴凡戳中他的伤口、利用他的儿子戳中他的伤口……做父亲的,哪个不希望在儿子面前保持尊严?

  罗艺额头青筋暴起,脖子通红一片,咆哮道:“你这贼子!居然有胆来!”

  吴凡笑容依旧,很埋怨的说道:“瞧你这话说的,我好歹是骠骑大将军嘛!帝国天下,哪里去不的?是也不是?”,他接着没脸没皮的道:“子延兄!子延兄!小弟我可是好心好意来看望你的,天气炎热,你不能把我拒之门外,起码给口水喝,消消暑气呗?”

  请吴凡入北平城?

  罗艺脑海中浮现一词儿——引狼入室。

  罗艺那叫一个气呀!他见过不要脸的,却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玩应儿!

  罗艺咬牙切齿道:“我不是你兄,你也不是我弟!少跟我套近乎!该去哪儿去哪!我不想在我的封地见到你!”

  吴凡眉毛一挑,嘻嘻哈哈的道:“子延兄!你太冷漠了!咋能这样呢?你是车骑大将军,我是骠骑大将军,合为‘帝国三神将’的同僚哇!我娘老教导我,‘同僚之间要友爱、要互帮互助,万万不能够交恶’!”,这货看着罗艺,深情的说道:“子延兄!要友爱哟!”

  罗艺无语凝噎。

  吴凡脖子一抻,越过罗艺,充满长辈对晚辈怜爱的叫道:“大侄子!大侄子!来来来!叔父给你带了礼物!”

  罗成:“……”,你他娘的跟谁说话呢?

  吴凡调/戏完罗成,笑容化为平静,道:“子延兄,我找你有正事谈谈。”

  罗艺嘴角抽搐,冷笑迭迭:“我不想跟你再说下去!立刻滚!不然……我不保证能忍住杀你的心!”

  吴凡一龇牙,又特么的乐了,幸灾乐祸的:“子延兄!你可记得当年天水冀县的姜桂芝么?”

  眼瞅着罗艺几欲发狂,吴凡快速的加上一句:“这样吧!素闻罗家枪法精妙,我今儿带了一位枪法不错的属下……子延兄!如果你们罗家枪能胜的了他,别说让我滚着出幽州、就是爬着,我也愿意!反之,如果我赢了,安静地坐下来,咱们聊聊!”

  吴凡梗着脖子,道:“如何?”

  罗艺的目光,转向姜松,他知道刚才替吴凡挡下自己攻击的是谁。

  姜松面容冷峻,闭眸不语。

  罗艺隐约有一种感觉,他好像认识眼前的这个精瘦的青年人。

  吴凡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激将道:“子延兄,你要怕输的话……”

  出于对自家枪法的信任,罗艺怒道:“怕你是孙子!”

  ...

  ...(未完待续。)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