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五百四十二章 魏文长

第五百四十二章 魏文长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保底章节二,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谢谢。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吹哨!”

  “竖旗号!”

  魏延擦擦脸上的血迹,声音平淡的下令。

  “喏!”

  身边亲卫大声应承。

  “吱吱~~~吱吱~~~。”

  尖利的铁哨声儿压盖喧嚣。

  “呼啦啦……!”

  一面书写魏字的纛旗迎着风儿飘扬。

  一刻钟。

  仅仅一刻钟。

  只要活着的罪军营士卒,全部集合到魏延面前,行动干净利落的很。

  魏延扫视众人,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道:“别在乎眼前这点儿蝇头小利啦!跟上我的脚步,杀掉阿史那雍虞闾!”

  脚后跟儿轻轻一磕马腹,魏延单刀匹马的在前,往突厥王帐进行突击。

  和吴凡接触的时间并不长,魏延却知道吴凡对自己的重视……远远超过其他武将。

  魏延也的确有资本让吴凡另眼相待。

  吴凡叫魏延接管罪军营。

  罪军营是什么玩应儿?

  罪军营不单单是吴凡一手训练的、带出来的、几近成型的悍卒。

  罪军营更是——骄兵!

  每一个罪军营的士卒,都经历过与羌人、突厥人的惨烈搏杀,能走到今天不易。同样他们横扫羌人上百万、打的突厥第一战将抱头鼠窜,傲人的战绩亦使得他们养成目空一切、高人一等的气势。

  罪军营怕吴凡、敬马武,这是他们唯二承认的人,余者不管高颍、高宠、郭嘉、姜松,他们只是保持一点佩服而已。

  就在这么一个情况下,吴凡把名不见经传的魏延丢到罪军营,指定他做校尉。

  魏延收服了罪军营,他用了一个非常简单粗暴的招数。

  “老子在这儿!打倒老子,老子滚蛋!打不倒老子,给老子听话!”

  魏延那天面对八百罪军。放出了这样的话。

  结果是罪军营听了魏延的。

  魏延以为,他在天下最好的将军手下统率最好的兵马,那他理所应当立下最大的功勋、创下最大的战果。

  夜袭突厥牙帐。

  魏延率领罪军营一刻钟没到将突厥牙帐撕开一条大口子,旋即半个时辰不到将突厥牙帐打了个对穿儿。

  魏延频繁的驱使兵马切割突厥人。但他不甘心如此,他要头功、他还要首功!

  头功魏延做到了。

  首功呢?

  魏延决心揪下都蓝可汗的脑袋达成!

  “不必纠缠!”

  “给我直直的杀过去!!!”

  魏延的声音,出现了兴奋的咆哮。

  魏延不是一个狂热的人,或者说他不是一个表面狂热的人,他是外表冷静、内心狂热的人。能让他把内心的狂热。显现到表面,殊为不易。

  “吼吼!”

  “杀!杀!杀!”

  罪军营士卒一边杀人、一边欢呼,行径堪称疯狂。

  一如罪军营士卒时常自诩“死过好几次”,他们已经不再在乎多死一次了。

  极速狂飙的罪军,割麦子的佃农一样收取“麦子”,虽然这个“麦子”叫做生命、虽然这些个“麦子”一茬茬的不断生长。

  突厥牙帐是突厥人的国都,地位仿佛隋人的洛阳,能够留下镇守这里的兵马怎会废物?怎会没有凶猛?

  魏延的冲击,不甚顺利,他的面前出现大批量的突厥人拦路。不得不暂时停下对峙。

  夜袭欺负的是突厥人有“雀眼儿蒙”病症,晚上看不清楚东西,可眼下天色微明,加之被点燃的帐篷做了篝火,他们的这个弱点缩小了不少。

  魏延不禁感慨自己人少,突厥人睡梦中浑浑噩噩的烧死了那么多,怎地仍有这么多?

  “校尉大人!”

  一个懂得突厥语的士卒一旁张口。

  魏延偏头。

  懂得突厥语的士卒指着百余步外的一杆旗帜,道:“那是突厥叶护所在!”

  魏延呆愣。

  懂得突厥语的士卒道:“突厥的叶护,相当于帝国的大将军!”

  魏延恍然,咧嘴哈哈大笑:“东边不亮西边亮呀!回头自己去领赏钱!”

  突厥人有反攻的势头。魏延感觉得出来,他现在找到掐断的根源所在了!他很高兴,这是一个不比干掉都蓝可汗差多少的大功劳呀!

  魏延爆发内息,大吼道:“罪军营!!!”

  “攻必克!战必胜!”

  “攻必克!战必胜!”

  “攻必克!战必胜!”

  罪军营士卒高声回应。

  魏延全身笼罩青色光华。胯下赤兔马追雷逐电,神速惊人。掌中青龙刀锋芒四射,闪耀夺目。

  “喝!”

  一声暴喝。

  “唰!”

  一道青色刀芒横扫。

  “啊啊啊!”

  惨叫不绝,惶恐四起。

  组成紧密阵型严阵以待,阻止罪军营前进的突厥人,被拦腰斩断十几个……红的、白的、绿的。散落一地,吓人的厉害。

  当智谋不足以左右局势变幻、当兵力不足以改变战争走向,个人勇武将会决定一切!

  魏延强有力的杀入突厥战阵中,为罪军营打开缝隙。

  魏延做箭矢,罪军营做弓弩,八百人义无反顾的扎入突厥人的人海中。

  “五十步了!”

  “坚持住!”

  “再向前三十步!我必斩对方大将于马下!”

  魏延将青龙刀舞的好似灯草一般轻巧,面色狰狞的大叫连连。

  阿史那褥但特勤能成为突厥叶护,靠的可并非全是他乃都蓝可汗的弟弟,他自身的实力非同小可。

  眼瞅着魏延以区区六七百人,竟敢对自己聚集的三千勇士发起冲击,阿史那褥但特勤那张不比兄长都蓝可汗差哪儿的俊脸,满是不屑的颜色,挥动令旗布置起围杀。

  四十步。

  魏延每前进一步,身上的内息就会淡一分,四面八方来的刀劈斧砍实在数不清。

  罪军营每前进一步,付出的代价都恨惨痛,他们在用性命铺成血色的路。

  三十步。

  魏延的胸口中了一刀,入肉三寸可见骨,半肩甲的护具到底差了点意思。

  罪军营士卒死伤过百,这是他们成军后罕见的人员损耗。

  二十步。

  魏延的理想距离,到了。

  “杀!!!”

  魏延嘶嚎,身上的内息重新变得浓厚。

  “嘭嘭嘭!”

  依靠内息的防备,魏延野蛮的横冲直撞,生生的开一条道。

  十步。

  阿史那褥但特勤,近在魏延咫尺。

  阿史那褥但特勤的个人武艺并不出色,但他坚信魏延强弩之末罢了,他勇敢的抄起刀迎战。

  “砰!”

  金铁交鸣。

  “呲!”

  血液飞溅。

  “咔嚓!”

  纛旗倾折。

  魏延用了三招。

  一招砍飞阿史那褥但特勤的兵器。

  两招砍掉阿史那褥但特勤的首级。

  三招砍断阿史那褥但特勤的旗帜。

  魏延用青龙刀的刀尖儿挑着阿史那褥但特勤的脑瓜儿,面对鸦雀无声的突厥人,道:“我,魏文长!谁敢来战?”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