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五百五十九章 还不死

第五百五十九章 还不死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保底章节一,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谢谢。求订阅、求推荐票、求月票。)

  ……

  “诸公!”

  “请静听我一言!”

  吴凡吊着死鱼眼,环顾四周左右。

  一刹那间,各位帝国高官,皆对吴凡有一种……虎死雄风在的感觉。

  吴凡努力的吸口气,沙哑的说道:“有句话说的好,唤作‘天予不取,反受其咎’!突厥……咳咳咳……他们比吐蕃人对帝国的危害、比羌族人对帝国的危害,更甚百倍!从帝国开国之初,到百年前的分裂弱势,我们饱尝太多来自于他们的欺侮、凌/辱!纳贡、和亲、称臣,即使这样,边疆屡屡还是被侵扰……。”

  吴凡情绪激动,“吩吩”的喘着粗气,难以继续说下去。

  杨倵伸手为吴凡拍着后背……

  吴凡握着拳头,艰难地说道:“突厥牙帐被我夷灭,突厥可汗让我揪了脑袋,突厥圣地叫我祭天立碑……突厥眼下群龙无首,陷入混乱,这是帝国出兵对付他们的好时机、从未有过的好时机!为什么非得瞻前顾后,错过去呢?”

  工部尚书王根,这个和吴凡有杀子之仇的太原王氏族老,不阴不阳的出声儿:“吴骠骑一厢情愿了吧?打仗就要劳民伤财的!帝国去岁才刚刚重新一统,人心浮动、多事之秋,这个节骨眼儿上征讨突厥?我不敢苟同!别说现在,便是大隋开国之初,高祖皇帝手握雄兵五百万。不也顾忌突厥实力雄厚,终生没轻举妄动?”

  吴凡对视王根。道:“每逢大乱,必有人口凋零、国力退化等等发生。高祖皇帝并非不想出兵,只是没办法出兵,那时候中原需要休养生息!现在?帝国虽去岁刚刚一统,可你不要忘记,南梁根本没有怎么抵抗,北燕则堪称兵不血刃,而在此之前,三方都曾克制,鲜有空耗争斗!从人口、从国力。已达到一个百年来的巅峰……咳咳咳……。”

  吴凡好似愤怒的不像样子。

  杨倵吓的连忙道:“守正!守正!”

  吴凡倒靠轮椅,虚弱的看着众人,声音亦降了几个调儿:“反观突厥,十五年前,先皇光帝施展妙计,将他们分化成东西两个……他们彼此激烈的打斗、战争、攻伐,死的人数以百万计。他们再也不是那个印象中的庞然大物,比吐蕃强不到哪儿去,否则……他们为什么紧张帝国打吐蕃?他们是怕吐蕃灭亡后。轮到他们!唇亡齿寒,显而易见!列为是聪明人,这般浅显的道理,怎能不懂?”

  兵部尚书韩成毫不给面子。硬邦邦的说道:“问题是双线作战!帝国承担不起这个被拖入泥潭的风险!”

  吴凡针锋相对:“风险与利益并存!帝国灭掉、哪怕打败突厥,都能得到无数的好处!相较未来突厥数十载无力进犯,伤痛只是暂时的!”

  若非看在吴凡“命不久矣”的份儿上。韩成定然站起来喷他。

  饶是如此,韩成不客气的驳斥:“这是取祸之道!治国。首重稳妥!”

  吴凡大概疲惫,闭上了眼睛。并不答话。

  杨倵默默的来上一句:“大运河有点儿短。”

  众人诧异。

  韩成颇为不悦的狠狠瞪了吴凡一眼,照他琢磨,杨倵所以没跟他商量,便突然说出两个想法的源头,肯定是出自吴某人!

  韩成的脏话快从嘴里蹦出来,想着吴守正这个祸害,怎么他娘的不立刻、马上咽了气儿?

  吴凡睁开双目,道:“大运河南至豫州、北达冀州,是帝国运输的命脉、同样是帝国出兵的渠道……帝国没一统前,够用。然,帝国已经一统。延长大运河,实有必要。一者,天下畅行无阻,物资流通、调用方便。二者帝国征讨安南,不日将扩大领土面积,但凡出个事儿,通过大运河扑灭。”

  吴凡晓得真正左右帝国打突厥、挖大运河成不成的关键人是哪些——世家士族呗!

  左右丞相、吏部尚书、刑部尚书、工部尚书、越国公,代表七宗五姓及非七宗五姓的其他顶级衣冠巨室的几个人,全特么老帮菜,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

  吴凡支起身体,道:“我说过,我们需要战争!为什么?因为战争让帝国富强、让百姓安康!挖大运河,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曾任职荥阳,听人说‘大运河里的水,不是水,是鲜血。大运河底的沙,不是沙,是枯骨。’,当年帝国为了大运河,死了太多太多的人,我知道!有没有想过转变思路,好比那些被我俘虏的羌人去修葺长城,我们可以让安南人、让突厥人挖大运河嘛!前提很简单……打突厥、抓奴隶而已!”

  吴凡图穷匕见,急促的说道:“战争是国家的事儿,何尝不是臣子、民众、商贾等等的事儿?我以为,完全可以让商贾出钱,民众出力,臣子出谋,国家出兵,形成一个用利益维系的共同团体,群狼一样咬碎了突厥!为此,我想到了办法。”

  杨倵配合的从袖子中,掏出一张纸,顺手递崔石。

  崔老爷子盏茶时间没挪窝儿,不动声色的传阅郑岢。

  郑岢看了半天,轻轻的舔了下嘴唇儿,交给杨素。

  杨素一边瞧、一边时不时的瞄吴凡,转到韩成手里。

  韩成是眉头大皱,老脸拉的倍儿长,没好气儿的扔往王根。

  王根神色变幻不定,惊喜、惊愕、惊悚……轻轻放去金德志面前。

  金德志不仅研究,还不停的掐指计算,他有些抖……

  李解、崔林、高希,各有各的不平静。

  气氛沉闷至极。

  吴凡率先打破,仰面道:“这可能是我为帝国最后的贡献啦!”,他喃喃的道:“我……我有一个梦想,愿天下无战事。我有一个梦想,愿大隋江山永稳固。我有一个梦想,愿百姓冻有衣穿、饿有饭吃。我有一个梦想,愿……”

  声音戛然,吴凡的手,无力滑落。

  杨倵登时目眦欲裂,大叫道:“守正!!!”

  这声大喊,侯府上下,无人不知。

  锣鼓消息、钟瑟停滞。

  曦月长公主黯然泪下。

  宾客无人敢动。

  太医提点吉良满头大汗的狂奔冲去。

  嗯。

  很快。

  吉太医说:“大将军一时气闷晕厥,还有救。”

  还有救?

  有救?

  救?

  见鬼!

  丫咋还不死?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