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五百六十八章 失算了

第五百六十八章 失算了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ccom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

  (第二更。保底章节二,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谢谢。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小红包儿、嘛都求。耽搁了一会儿,今天还有更。)

  ……

  承天元年,十月二十九日。

  卫骑大将军韩擒虎,强势横跨诺矣江、牛河、澜沧江、怒江四大水系,连续作战大小二十三场,没有输过,终于打到距离吐蕃国都两百里左右的重城墨脱……攻破墨脱,几乎一马平川,意味着隋军可长驱直入。

  吐蕃大将战死数人,兵马伤亡十余万,被俘虏、主动投降者三十几万,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吐蕃的惨重代价,并非没有目的,他们用添油、炮灰战术阻挡隋军近一月。

  趁着难得的时间,吐蕃倾全国之力,调兵五十万屯于墨脱。

  卫骑大将军韩擒虎忖度兵力少于吐蕃数倍、劳师远征疲惫、墨脱墙高城坚等理由,暂时按兵,不敢轻举妄动。

  双方呈现对峙。

  承天元年,十一月四日。

  左将军韦叔裕在太原王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赵郡李氏的强力支持下,自出兵雁门郡后,遣先锋张须陀,首战突厥,小有斩获。

  韦孝宽久疏战阵,经验却在那儿摆着〖∟,..,他极力反对这个季节开战无果,积极的去联系突厥的死对头窒韦夹攻,这也是他刚刚开战的缘由。

  承天元年,十一月六日。

  由弘农杨氏、荥阳郑氏为首的新士族,户部尚书金德志、齐国公高希为首的勋贵派系支持的越国公杨素。从河东出发,兵行险招的竟艰难穿越大漠。把矛头干脆的顶到让吴凡蹂/躏完不久的突厥牙帐的咽喉。

  叫吴凡摆了一道,双手沾满同族人血腥的莫何可汗之子、阿史那染干。为求活命,早已人去楼空,投奔西突厥的达头可汗。

  杨素没碰到阿史那染干,倒是碰到联合一起、欲杀了阿史那染干的突厥贵族五万众。

  双方大战,杨素大胜。

  承天元年,十一月八日。

  帝国天子经过熟虑后,从洛阳城赶出去俩儿人。

  还是个懵懂少年的鲁王杨烈,让亲哥哥杨倵封到青州泰山郡。

  到底是血浓于水的饿亲兄弟,杨倵好歹赐予杨烈开府之权。并兵马一千、女侍五十,金银珠宝等数十万计。

  而先皇光帝时代仅存的硕果,曾与楚王杨珏、当阳长公主同称“天家三大奇葩”的献王杨节,就显得不受杨倵待见的多。

  杨节改号辽东王,封地在穷乡僻壤,毗邻高句丽的辽东州、辽东郡,距离他梦寐以求的蜀州汉中郡,南辕北辙、相去甚远。

  至此。

  紫微宫内,唯三剩下的杨家男子。一者天子杨倵,二者太子杨逸,三者……先皇光帝与林太后所生,刚刚学会爬的齐王杨德。

  承天元年。十一月十一日。

  深秋之末,凛冬之初。

  帝国的好运,似乎戛然而止。

  卫骑大将军韩擒虎战吐蕃于墨脱城。

  有灭国之灾的吐蕃人。勇敢非常,依靠兵力的巨大优势。填补了装备上的差距。

  一时间。

  天如滚、地如盘,众生为豆。碾出来的全是骨渣、血浆。

  卫骑大将军韩擒虎见不能赢,调度有方,后退二十里,稳住阵脚。

  卫骑大将军韩擒虎深恨吐蕃高原地形,因为他手下的骑兵全废了,毫无用途。

  左将军韦孝宽联合窒韦,攻突厥大部族拔也。

  塞外气温陡降,尤其夜里,堪称恶劣。隋军没打仗,先折损连连,搞的人心惶惶。

  士气没了,韦叔裕就是天神下凡,也搞不定人口多达二十余万的突厥拔也部啊!

  越国公杨素,转战突厥纥斯部。

  同样遭遇天寒地冻的问题,杨素比韦叔裕多准备了些、以及多虏获了些,尚且能维系征战。

  纥斯部的十几万人口本难对付,杨素倒霉的迎头又撞上了,与纥斯部向来穿一条裤子的韦结部。

  杨素以二敌一,也没害怕他们,于额根河一带,挥斥方遒。

  结果……

  杨素没想到,大隋鲸吞突厥的气势,惊的西突厥的达头可汗感到唇亡齿寒,坐不住了,调派兵马在他屁股后头来了一下子。

  杨素损兵折将,气急攻心,旧伤复发。

  而后。

  杨素火速突围,往大隋边疆赶。

  承天元年,十一月十五日。

  一场早来的大雪,崩溃了左将军韦孝宽、崩溃了窒韦人、崩溃了突厥拔也部。

  三方光冻死、冻残的士卒,足有五万余。

  没法打下去。

  韦叔裕再不顾其他,撤兵往雁门郡。

  承天元年,十一月十七日。

  漫长的逃杀中,兵马死伤过半的情况下,杨素及至司隶州左冯翊郡的安全地带。

  杨素何曾如此狼狈?羞恼的病倒。

  同一时间。

  卫骑大将军韩擒虎率军猛烈攻击墨脱城……没吊用,果断且战且退且上书,请来年开春再战。

  承天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种种不好的消息,皆积聚天子的桌案。

  帝国占了便宜,杨倵身为天子却不高兴,他脑海里剩下三个字儿失算了。

  是的。

  卫骑大将军韩擒虎、左将军韦叔裕,他们率领的兵马都是与世家士族有瓜葛的。便是越国公杨素率领的兵马也尽然新士族、勋贵派系的联合军。杨倵和吴凡在计划之初,打定主意为消耗他们的力量,让这些跟天家皇室在军权上对抗的势力,丢掉枪杆子。他们满心以为那些兵马一旦陷入战争的泥潭,就很难、很难、很难脱开身。

  无奈。

  韩擒虎、韦叔裕、杨素,三个主帅,哪个不曾名动一时?哪个不是大将良臣?皆不是什么吃干饭的主儿啊!

  卫骑大将军韩擒虎的杀伐决断。

  左将军韦叔裕的当机立止。

  越国公杨素的老谋深算。

  吐蕃人、突厥人居然拉都拉不住,楞瞅着他们三个将自个家糟蹋个够,华丽丽的统军走掉。

  杨倵头痛的很。

  内侍大太监刘哲名则出主意,说为何不询问冠军侯。

  杨倵一拍大腿,他时刻关注吴凡的身体,吴凡现在虽然不能上阵征战,但动动心思还是可以的嘛!

  承天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一系列的波折下,迫使吴凡执掌冀州兵权梦碎,不得不率领从属,往洛阳行

  (未完待续……)

  <div ccom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