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五百七十章 作死法

第五百七十章 作死法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ccom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

  (第四更。※%,【36/80】,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谢谢。求保底月票、求订阅、求推荐票。)

  ……

  离开洛阳近六十天,吴凡对这里似乎陌生了许多。

  亲手推开冠军侯府的大门,吴凡恍惚间好似推开尘封岁月……

  好在吴某人没把自个儿的胡思乱想说予郭大爷听,不然郭大爷肯定敢喷他几句“做作”之类的贬义词儿。

  也是。

  冠军侯府、骠骑大将军府,两府皆有留下的侍卫看护、侍女打扫,有个屁的岁月尘封痕迹?

  命令下人烧水、备饭,吴凡洗去铅华、吃饱喝足,去见天子。

  很快。

  紫微宫、御书房。

  吴凡躬身拜礼:“臣,冠军侯、骠骑大将军,拜见陛下!”

  有权臣三大件儿,吴凡驾车而来、一身戎装不卸刀、拜见天子未表名,此便谓之: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赞拜不名。

  杨倵对吴凡的到来,显得格外的热情洋溢,从桌案后三步并作两步走的窜出,一把扶起,上上下下的打量个通透儿。

  伸手捶捶吴凡的胸甲,杨倵连连点头道:“好!好!好!”

  吴凡笑道:“让陛下担心了!臣已无恙矣!今后能一如既往的为帝国效命!”

  杨倵拉着吴凡坐下,道:“别急、别急,反正到了猫冬的季节,多养养总是好的。”

  把吴凡按到座位上,杨倵从桌案抱来一大堆奏折。

  杨倵郁闷的叹息道:“我们什么都想到了,万万没想到的……原来。人才过于出色,也是个障碍。”

  吴凡晓得杨倵叹息什么。并深以为然。

  的确。

  吴凡和杨倵,合谋消耗世家士族、新士族、勋贵派系三大势力。就是因为卫骑大将军韩擒虎、左将军韦叔裕、越国公杨素太能耐。坏了菜。

  吴凡没动杨倵的奏折,谨守自己的本分,他不想尴尬,顺口问道:“越国公怎么样了?”

  杨倵翻找奏折的手僵硬一下,说道:“去岁在蜀州,伤的不轻。现在……他一辈子恐怕没窝囊成这样过,忧愤交加,旧创迸裂,真的是快要不行了。”

  即使荣登大宝。天然的与出身弘农杨氏的杨素对立,杨倵依旧存有许多个人情感。

  杨倵还是皇子的时候,杨素俨然公开的支持他。

  杨倵还是四六不懂的毛头小子时,杨素教导的他怎么行军、怎么扎营、怎么打仗。

  杨倵敬重杨素,当他是半个老师。

  吴凡眨巴眨巴眼睛,若无其事的道:“越国公乃大隋柱石、兵家前辈,连我的骠骑大将军位,都是他提携退位……我得看望看望他。”

  杨倵没吱声,又或说默许了。

  杨倵将三份奏疏递给吴凡。道:“你看看吧。”

  杨倵让吴凡看的东西,帝国对吐蕃、突厥的三方面战后详细统计。

  吴凡扫了一眼,扔到一边,不屑一顾道:“一文不值!”。搓搓冰凉的手,他酌量酌量,驴唇不对马嘴的道:“方向对。方式不对。”

  杨倵取了套茶具,边烧水边问道:“嗯?”

  吴凡说道:“不惜人命。这是对的!想要削弱他们,必须把他们手握的兵权、兵力抹杀!否则。百年前的‘孝帝之乱’,活生生的例子摆在前面啊!”

  杨倵不吭气儿。

  吴凡接着说道:“让他们有自主的选择,这是不对的!他们不傻,他们目光精准,瞧瞧他们选出来的仨人,一个比一个能征善战呐!”

  杨倵沏了热茶,倒上两杯,示意吴凡喝的同时,道:“怎样拿掉、逼迫他们没有自由的选择?”

  吴凡指指杨倵,眉毛一耸。

  杨倵指指自己,眉毛一挑。

  吴凡扯过身旁挂着的帝国全境舆图,道:“他们这次得到的好处不多,但毕竟是得着了!”,他点一点安南的位置,道:“让他们看到更多、更大的好处,想必他们不会醒悟,一定幻想是个意外,继而继续追寻。”,他点一点高句丽的位置,道:“这里,转移到这里!”

  杨倵摸摸胡须,道:“为什么是高句丽这样的弹丸小国?”

  吴凡严肃的说道:“第一,容易让他们放下戒心,一如陛下认为高句丽是个弹丸小国、挥手即破。第二,劳师远征,消磨他们兵力的一起,还能消磨他们的物力、财力。第三,恰恰因为高句丽将寡兵稀,远不如突厥、吐蕃,才没有被他们反侵略的危险。”

  杨倵道:“什么时间合适?”

  吴凡对答:“明年雨季!”

  杨倵紧紧衣襟,莫名其妙的起个话题,道:“有睡不着的工夫吗?”

  吴凡龇牙咧嘴的说道:“有!这两个月,常有。”

  杨倵问:“为啥?”

  吴凡又低落又唏嘘,表情复杂的说道:“怕自己闭上眼睛,再也睁不开。怕自己闭上眼睛,再也见不到、听不到亲人、朋友的音容相貌。怕自己闭上眼睛,再也不能够为这个天下出一份绵薄之力。”

  好吧!

  吴某人演技大有长进,信手拈来的睁眼说胡话。

  杨倵惨然一笑,道:“你是害怕,我……我是自责。”

  杨倵五官抽抽着,身子佝偻在狐裘大氅里,道:“都是我的子民,我却不得不害他们性命……”

  吴凡打断杨倵,道:“陛下!你无须自责!你必须明白——他们才是一切肮脏的来源!”

  吴凡蛊惑道:“你只是做了帝王该做的!想想吧!假若这个天下没有他们,你会如何?我会如何?士卒会如何?百姓会如何?他们是依附在帝国、百姓身上的蛆虫,当除之而后快!手段暴烈点儿算什么?拖得越久,受他们害的远比这多得多!”

  杨倵振奋不少。

  君臣二人,没死乞白赖的继续。

  杨倵有他的意见,吴凡不能干涉。

  简单的跟杨倵叙了些家长里短,婉拒一起喝酒的提议,吴凡告别杨倵,乘车向外返家。

  吴凡思绪飘飞,泥塑似的。

  吴凡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扰乱这个天下,于是乎,借鉴了彼时空中的隋炀帝的花样作死大/法之一……征高句丽!

  ...

  ...(未完待续。。)

  <div ccom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