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五百八十七章 阎罗王

第五百八十七章 阎罗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更。◇↓◇↓,保底章节二,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谢谢。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酒宴。

  吴凡嫌弃分塌而食的疏远气氛,于是在院子中用食塌拼成方正一丈长的巨桌,叫所有麾下围着一起吃、一起喝……他不止一两次的这样干了。

  曦月长公主如同普通人家的妻子,陪伴吴凡的身后,偶尔适时的为大家添酒加菜,并且看得出众人对她长公主身份的敬畏,识趣儿的早早退开。

  吴凡一咋舌,笑着对众人说道:“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吴凡得意完妻子的表现,琢磨着对众人说道:“你说你们这些光棍儿,是不是也该找个知心的陪伴了?”

  高颍不言语,他年纪大,过往辉煌,有妻有妾、有儿有女。

  郭大爷浪子一个,摇头晃脑的说道:“为了一粒米,放弃一碗饭,非智者所为也!”

  吴凡翻着白眼儿,就近推了郭嘉一把,冷晒道:“迟早有天帮你找个母老虎,让她好好管教管教你!”

  众人哄笑。

  郭奉孝不以为然,贪杯无度。

  姜松略显羞怯,言道:“禀主公,我在天水早有成亲,已育有一子,名罗焕。”

  吴凡拍拍额头,道:“疏忽了!疏忽了!永年,若不嫌弃的话,把妻儿接过来!你好歹是从六品的牙将,能予他们更好的生活不是?”

  姜松笑道:“可以的话,请主公放我几天。”

  吴凡道:“当然!”

  姜松说完。

  王君可自豪的说道:“主公,我有正妻一人、平妻二人、妾室三人。去年正妻也刚刚诞下一子。”

  吴凡乐了:“那敢情好!接过来,小宝、多多正缺发小玩伴呐!”

  王君可“哎”一声。答应下来。

  吴凡看向其他人:“都说说啊!”

  关胜、关铃不愧老关家的,说媳妇儿的事儿。也特么的傲气非常,异口同声的来了句:“匈奴未灭,何以为家?”

  吴凡无语道:“匈奴早让几代中原王朝打的剩下几个小部落,苟延残喘啦!”

  琼妖纳延眨着湛蓝的眼珠儿,道:“我喜欢西域女子。”

  好吧!

  个人审美不同。

  琼妖纳延非中原人。

  黄忠瓮声瓮气儿的说道:“等功成名就再说。”

  魏文通干脆表示:“穷!”

  秦琼、左天成、魏文通。

  吴凡洛阳武举碰到他们的时候,真是够落魄的。

  一个穷的快吃不上饭。

  一个穷的干脆要当了裤子。

  剩下一个穷的简直尿血!

  吴凡说道:“你的俸禄……”,他临时改口:“不光文通,所有人都一样,按照官阶发。哪怕不是有帝国认定、仅仅是我认定的。然后,根据功勋大小,逐渐累积往上加,要女人有女人、要宅子有宅子、要金银有金银……一句话,想要什么,建立功勋后,说给我听!”

  众人轰然称:“喏。”

  人都有个志向,谁都不想吃白食儿,吴凡的建议。无疑对他们的心思。

  白起接着道:“随遇而安。”

  马武道:“随缘而定。”

  如出一辙的婚姻态度。

  吴凡瞅瞅胡吃海塞的高宠、典韦、罗士信三人,道:“你们仨呢?”

  仨人立马认真的答曰:“我怕她抢我吃的!”

  吴凡:“……”

  众人:“……”

  吴凡索性不说这些,提到另外一件事儿,道:“忘了为大家介绍。这位是新近投奔我的大才。”

  白起落落大方的起身,道:“在下白公孙,见过诸位!”

  吴凡一一给白起介绍其他人后。对众人道:“公孙文韬武略,天下罕见。府中没有合适的位置,所以暂时以我的幕僚、参军的身份示人。”

  吴凡想了想。道:“永年、君可要返还老家接妻儿,你们麾下的止戈营、骠骑营,暂时交给公孙训练吧!”

  吴凡没按照承诺,让白起去训练属于马武的亲卫营,他想先看看实验效果。

  讲完正事儿,吴凡勾肩搭背的与众人喝酒,到了深夜才散。

  吴凡沐浴一番,去去酒气,跑到曦月长公主的床榻上……小别胜新婚嘛。

  却说。

  正在耕耘不辍、即将达到尖峰时刻之际,吴凡忽的停下动作,捧着杨淑娴的脸仔细的看。

  杨淑娴呢喃的问:“怎么了?脸上有东西?”

  吴某人舔舔嘴唇儿,道:“我觉得……有点东西好。”

  然后……

  “你干什么!”

  “脏死了!”

  哦~~~

  那是怎样的一个夜晚?

  翌日。

  吴凡吃了早饭,命令众将去城外继续操练兵马,自己带上黄忠、魏文通,准备往洛阳四卫大营。

  途中经过卫骑大将军府,吴凡叫停车马。

  韩擒虎还没死,吴凡怎么放心?

  吴凡到来,韩府侍卫匆忙通传。

  不多时。

  一个身长八尺余,面貌与韩擒虎有几成相似的青年男子来迎。

  此人乃韩擒虎独子,名叫韩世谔,眼下无有官职,倒是随父亲征战多年,有些名气,人称其“倜傥骁捷,每仗先登,有父遗风”。

  韩世谔修养不错,彬彬有礼的对吴凡躬身,请吴凡入内。

  吴凡关切的问道:“韩卫骑身体如何了?”

  韩世谔一叹,道:“病来如山倒,家父卧床数日……从前家父无肉不欢,现在顿顿稀粥还喝半碗吐半碗,总一个人自语。”

  吴凡心里有底儿。

  韩擒虎自己疑神疑鬼,吓的精神恍惚了。

  进入韩擒虎的房间,吴凡瞧到韩擒虎望向自己。

  吴凡计上心头,脚下一个拌蒜……

  “嘭!”

  吴凡重重的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黄忠、魏文通大惊搀扶。

  不料。

  吴凡双脚并拢,兔子一样往前蹦跶,挣脱黄忠、魏文通的手臂。

  到达韩擒虎的床榻边缘,双目无神的吴凡,“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别说黄忠、魏文通,即便韩世谔、韩擒虎,也不明所以。

  韩世谔忙道:“大将军,这……这不合礼法。”

  吴凡恍若未闻,三叩九拜的,口称:“大王!”

  韩擒虎饶是浑浑噩噩,依旧被吴凡的称呼吓的满头冒汗,清醒许多,斥道:“什么大王?吴骠骑!你欲害我邪?”

  吴凡一字一顿,道:“阎、罗、王。”

  吴某人不吝说韩擒虎必死,身为人子的韩世谔怎能干休?

  韩世谔大怒:“吴骠骑!你太过分……”

  韩擒虎却一挥手打断儿子,恢复不少神采,哈哈大笑道:“我生能当大将军、死亦能为阎罗王,还有什么可求的?”

  吴凡涣散的双眼逐渐灵动,腾的一下弹起来,又惊、又恐、又茫然:“我……我……我刚才……怎么了?”

  魏文通大嘴巴一个,胆颤的咧咧道:“大将军……你……你……不是被鬼魂附体了吧?”

  众人皆噤若寒蝉。

  ...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