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六百零一章 我来了

第六百零一章 我来了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保底章节一,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谢谢。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荆州。

  武陵郡,三穗县。

  一如天下之首的司隶州,号称天下之腹的荆州同样有穷山恶水的地方……无论它们对比其他州郡有多么的富庶、繁华、昌盛。

  武陵郡便是荆州最穷的一个郡,而三穗县却是武陵郡最穷的一个县。

  有道“穷凶,极恶”,三穗县之穷、之恶,出在当地的山民土著身上。他们是五溪蛮族的边缘分支,并不遵从血统,自立门户。尝尝隐秘荒岭森林,以游猎为生,素来彪悍好战。南梁尚在时,几度清剿不能灭,只好妥协,但同时也警告他们不要有劫掠不法的勾当。大隋灭南梁后,沿袭了这个制度。

  不懂农耕的山民土著,在猎物日渐减少的情况下、得不到帝国帮助的情况下,怎能本分的忍耐守规矩?他们四方祸害、索取无度,惹怒了朝廷,导致三穗县战火长燃。大隋也陷入和原来南梁一样的尴尬,打,打不死那些成天往林子里钻的命硬鬼,不打,不打他们我行我素依旧。没辙儿,实在不想兴师动众对付这点儿臭老鼠,索性令周边百姓迁徙、再迁徙,落得个方圆七八十里内荒无人烟。

  直到年初的某一天,三穗县来了一个外人、一个道人,改变了山民土著的窘迫生活。

  道人姓蔡,自称蔡道人、蔡天师,并不明言名字。

  蔡道人有一身异法本事。逐渐取得山民土著的信任、支持。

  太一观即山民土著对蔡道人敬仰、敬畏的具体表示。

  怀着忐忑的心情,山民土著的首领摩罗柯匆匆到太一观山门前。强忍急切,放缓脚步的走入。

  摩罗柯身长一丈。腰大数围,双手过膝,天生神力,使一杆狼牙巨棒,重达二百三四十斤,英勇无比。

  就是这样一个摩罗柯,见到蔡道人,好似老鼠见了猫般。

  蔡道人头戴紫金嵌宝鱼尾道冠,身穿皂沿边烈火锦鹤氅。腰系杂色采丝绦,足踩云头方赤舄。仗一口锟铻铁古剑,挂一柄貂尾黑拂尘。方额头、八字眉、青碧眼、三寸须……他于香炉烟雾徐徐、窗外阳光映射,大有腾云驾雾,升仙而去的映像姿态。

  摩罗柯停驻门外,单膝跪拜,轻唤道:“天师?”

  蔡道人睁开眼,从容不迫的站起身,道:“如何了?”

  摩罗柯有些怕蔡道人。咽口口水,笃定道:“已打听清楚!”

  蔡道人一笑,伸手递给摩罗柯一个蒲团,道:“说说。”

  摩罗柯恭敬的接过蒲团坐下。低头道:“隋军此次出征主帅是冠军侯、骠骑大将军吴凡,我听说过他的勇猛,洛阳武举时。五溪蛮族的沙峪亮参加,二人遭遇。沙峪亮被一招斩杀。”,他估计了下。说道:“我能十招内击败沙峪亮……”

  蔡道人摆手,把话题引入正轨,道:“他带了多少人?现在在哪儿?”

  摩罗柯乖乖的回答:“约一万骑兵,连破柏胜、张季、曲皋三路人马,眼下业渡过无水,到达玉屏县,直奔我们而来。”

  蔡道人不惊反喜,笑道:“那吴守正声名赫赫,可他到底是个凡人,本天师正好拿他人头祭天,也好叫天下晓得我太一观的威势!”,低头瞥了摩罗柯一眼,他眸中精光一闪,继续道:“召集全部力士,放出哨骑探马警戒,准备与隋军接战!”

  摩罗柯跪拜,大声道:“喏!”

  蔡道人踱步,俯身按住摩罗柯的肩膀,道:“本天师会施法助你摘下他的脑袋,令你扬名立万!”

  摩罗柯感激无比。

  待摩罗柯一走,蔡道人眉头大皱,心里盘算不定。

  琢磨着,蔡道人写了封信,派遣心腹传送。

  ……

  ……

  荆州。

  武陵郡,玉屏县。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亘古不变的道理,滨临无水江,玉屏县的百姓还是比较殷实的。

  与在酉阳县一样,吴凡不率军入城,只近河岸扎营。

  吴某人好歹天下间数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手里又握着荆州、扬州两地的兵马虎符,更有连州牧、刺史亦畏惧的杀器“假节钺”在,玉屏县令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怠慢。

  玉屏县令四十多岁,相貌富态……大热的天儿,倒苦了他,从府衙赶到吴凡身前,大汗淋漓,几乎浸透官服。

  吴凡享受着撒手掌柜的乐趣儿,将一切丢给白起忙活,自己弄根儿缝衣针,做了简易的鱼钩、挖两条蚯蚓虫儿钓鱼。

  玉屏县令拜礼,刚欲开口,便被吴凡的示意阻止。

  吴凡头不回的说道:“小点声,水里有大鱼。”

  玉屏县令探探短脖子,有些不知道该说啥好……

  腹诽归腹诽,玉屏县令没那个胆子说出来。

  吴凡托着下巴,呆愣甚久。

  “啪!”

  一扔鱼竿儿,吴某人腾地站起身。

  吴凡眺望江面,道:“二郎,那边儿有个渔家,你过去问问能不能多买些鱼来,靠我钓没戏!”

  玉屏县令:“……”,呵呵!感情您先前还准备钓条供应一万人吃的大鱼呢?

  吴凡上下打量一番玉屏县令,道:“我知道你,户部金尚书的表亲对吧?”

  玉屏县令道:“大将军明察秋毫。”

  吴凡乐了,他脸变得很快,能跟蜀川的戏法比上一比了,严肃的道:“要是平时,看在金尚书的面儿上,我少不得请你喝顿酒。”

  吴凡的话,反过来说的意思……现在不是时候。

  玉屏县令道:“下官明白!多谢大将军美意!”

  吴凡道:“我于此休整一夜,明天往三穗平定蔡道人,不会进城,你安排人手,送……五日的口粮。”,话锋一转,他说道:“有关蔡道人、那些个山民土人,你知道多少?”

  玉屏县令脸色一紧,和数日前的酉阳县令说出了同样一番话:“他曾在三穗县一带建立‘太一观’,土人信奉他为神仙,据说……据说……他能呼风唤雨、腾云驾雾、日行千里。他身边还有三百黑力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吴凡撇撇嘴,不屑道:“老子打的就是神仙!装神弄鬼的神棍!”

  赶走玉屏县令,吴凡拿上鱼竿,挪了个地儿,继续闲的蛋疼的钓鱼。

  武松很快回来,禀报道:“主公,那渔家说船上没鱼,如果咱们要的话,他可以捕。”

  吴凡从怀里掏了掏,找出几百两银票,道:“让他多联系渔家,捕个几千尾肥鱼给营地送去,连日奔波、天天啃干粮,谁都受不了……”

  武松还而复去。

  没多时。

  白起策马前来,随行的一队士卒,押着个平民打扮的人。

  白起躬身抱拳,道:“主公!哨骑巡逻,发现此人鬼鬼祟祟,抓住一吓唬……是蔡道人麾下的。”

  吴凡点头,“嗯”了一声。

  白起见吴凡不以为然,加上句:“我军的行踪已暴露,恐蔡道人率领山民土著遁进大山,届时……”

  吴凡道:“届时如何?我军皆骑兵,不能入山追击?”

  白起默认。

  吴凡笑道:“放心吧!他不会!”

  白起讶异:“主公怎么知道他不会?”

  吴凡彻底扔了他那根怂鱼竿,拍拍屁股的尘土,居高临下的说道:“我说不会,就不会!”

  吴凡几步走到蔡道人的细作身边,道:“去告诉蔡道人,我来了!”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