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六十二章 清匪患

第六十二章 清匪患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到正午,天上的日头毒辣的厉害,庄稼都被晒得蔫蔫巴巴,更别说是人。

  树荫下,吴凡三人停了下来,这天儿,没法继续赶路。

  优雅的抿了两口水,小太监曼宁终于是打开了话匣子,只是他没有先说自己是啥情况,反而先对着吴凡来了顿嘲讽。

  “被人撵出来的吧?咯咯咯……咱家就知道你没啥好下场!太嘚瑟啦!”,小太监曼宁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那副娇媚的神情真是令人毛骨悚然:“说说!说说!啥情况?被哪只老狐狸算计的?啧!你就是不说,咱家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信不信?”

  吴凡擦了擦嘴角,放下水囊,笑道:“那你呢?为什么没跟着罗公公回长安?”

  小太监曼宁眨巴眨巴眼睛,撅着嘴郁郁道:“还不是荥阳那边出了事儿,哎!你可别告诉咱家,你真的两眼一抹黑儿,啥都不知晓?”

  吴凡摸了摸鼻子,自嘲的笑道:“看来,我这混的比你惨多了!我还真就啥也不知道呢!”

  小太监曼宁咯咯一笑,面色沉了下来,正色道:“不逗你玩儿了!咱家是临时得到的消息,才半途折返回来,准备去荥阳处理点事儿。咱家听说你个倒霉蛋也要去荥阳百户所上任新百户,所以就在洛阳城关前等你一起过来,好结个伴儿。”

  吴凡转了转眼睛,嬉皮笑脸的开始扯:“曼公公,你说……咱们算是共患难过的,是不是?给透露点消息,那边儿到底咋了?这他娘的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儿啊!赵千户不肯告诉我,你总得……嘿嘿!你总不忍心看着我啥啥不知道,到了那边坏了事儿是不?”

  小太监曼宁揪了根狗尾草,在鼻子尖儿前晃来晃去,好半晌,道:“运河,出问题啦!”

  “嗯?”

  吴凡眉毛一挑,脸上的笑容消失于无。

  帝国百年前开凿过一次运河,从洛河水向南北方向贯通,洛阳城,是这条运河的中心十字,往南,那是兖州、豫州,往北,那就是冀州,全长八百多里。明着说,这条运河是用来南北互通有无的便利之道。暗着说,这条运河就是帝国快速出兵的畅通大道。荥阳,这个地段儿在洛阳城的东北方向,是运河向北最重要的一段。帝国曾经的两大敌人,南梁国刚刚倒下,北边儿还有个强盛的燕国存在……

  “有些人,把手伸进了不该伸的地方!”,小太监曼宁眯眯着一双桃花眼,朱唇轻吐:“该杀!”

  吴凡敲着自己的脑门儿,笑了,讨好的拱拱手道:“来点实惠的呗?这都是虚的,没意义。”

  小太监曼宁一笑,道:“你的任务,清匪患!”

  得!

  吴凡一琢磨,明白咋个事儿了,估计无非是官匪勾结的那一套呗。

  吴凡再一琢磨,又他娘的觉得不大对劲儿,眼神儿都变了……【按道理来说,让我去荥阳,无非就是承继荥阳鹰扬卫百户所百户之位,监察荥阳一带的文武官员的情况,清匪患,那不是地方官兵的活计吗?怎么摊到我身上来了?不对!不对劲儿啊!】

  小太监曼宁嘻嘻一笑,道:“想明白啦?”

  吴凡靠着大树干,恍然的喃喃道:“噢!我说呢!我说呢!想明白了!想明白了!绕了半天,问题居然出现在你这儿!我说怎么会在城关前碰到你,那哪里是什么碰巧,是你精心安排的啊!把我调到荥阳的命令,是你让赵千户干的!对吧?”

  小太监曼宁一摊手,没说,默认了。

  吴凡拱了拱手,叹道:“也好!说起来那我还得感谢感谢你呢!你要是没过了这层关系,把我弄到荥阳去,只怕赵千户那只老狐狸,可就要让我在洛阳吃瓜落喽!与其在洛阳城窝囊着,不如走出去,‘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嘛!”

  “想明白就好!咱家其实不明白这里边的事儿,是干爷爷交代的咱家做的,”,小太监曼宁不是什么心机深沉之辈,当真有什么说什么:“干爷爷说,你是个干大事的料子,就是眼界窄了点儿。还说……还说帝国迁都在即,洛阳城是是非之地,因为弥勒教的事儿被牵扯到的权贵,上蹿下跳的厉害,再加上个总想着兴风作浪的赵喜。把你调走,一方面是避避风头,另外一方面是磨砺磨砺你,让你可以独当一面什么的。干爷爷说的挺多的,咱家没怎么记住。总之,为你好。”

  吴凡笑了,笑得很开心。

  笑够了,吴凡严肃的问道:“现在的意思是,‘此去荥阳,我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清理匪患,其余的不用管’,对吧?”

  小太监曼宁点头道:“没错!”,然后又理所当然的加了句:“调你过去,是给咱家做帮手的,咱家有需要的时候,你得伸手帮忙,不能干瞪眼看着。”

  吴凡哪能不明白,直接称喏便是。

  正事儿聊完了,小太监曼宁又开始抱怨:“日头如此毒辣,干爷爷居然还让咱家大老远儿的跑去荥阳,哼~~~真是够狠心的!咱家都被晒黑了~~~”

  那话语中带着一股子娇憨的味道,偏偏说出它的人却是个太监,实在煞了风景呐!

  “哎!你家侄子怎么回事儿?”,小太监曼宁看着另外一棵树下的童伟,好奇的问道:“那孩子看咱家的目光,不大对劲儿啊~~~好像咱家对他干了啥似的。”

  吴凡眼睛一转,随口便胡咧咧:“练武,你也是练过的,知道苦头!他今年都十五了,得狠着操练下,不然就真废了。估摸着我是给练的太狠,累坏了!眼睛都累直了!哈哈哈!”

  吴某人嘴上是如此回答的,心里呢?

  是这样的——

  【孩子还是小啊!一时间接受不了现实!倒也是,心里边儿刚刚诞生一颗暗恋的种子,结果种子连发芽生根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事实的灼热给炒熟了、爆香了,能受得了才怪啊……看着好好的一大美人儿,结果尼玛却是个太监,没直接崩溃都得说孩子心理素质还是过硬的,是麒麟儿!将来能有大出息!】

  好一通腹诽过后,吴凡开始转移话题,笑问道:“帝国匪患严重,我有所耳闻,还听说有什么‘七州绿林会’?黄门卫消息最为灵通,说说?”

  大隋帝国在未攻破南梁国前,下辖一共有七个州,即为洛阳、长安所在的司隶州,司隶州东边的青州、北边的冀州、西边的凉州,南边的兖州,再有就是兖州南边的豫州与兖州东边的徐州,覆盖的范围大致从渤海湾到大江沿线的整个中原地区。重新将南梁国纳入帝国领土后,增设扬州、交州、荆州、蜀州四州之地。“七州绿林会”,指的就是帝国原本七州内的所有绿林响马成立的、公认的一个统领组织。

  小太监曼宁翻着眼睛,想了好久,摇头道:“这个咱家还真的不知道,咱家只知道,他们刚刚好像换了个瓢把子,叫……单雄信!好像是这么个名字。”

  “谁?”

  “单雄信啊!”

  面对小太监曼宁的奇怪眼神儿,吴凡连忙掩盖住惊愕,装作刚才是因为没听清才再次发问的样子。

  【先是翟让,又出了个单雄信?前段日子还有个安禄山……这特么的算是什么节奏?】

  ……

  ps1: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点赞、求打伤,嘛都求。

  ps2:感谢乳/沟寻香筒子的一百点币打赏支持,谢谢。

  ps3:这章半夜写的,要是有表述不清的地方,提出来,咱下月一号开始时间充足,可以改一改。

  </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