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六百二十一章 加把火

第六百二十一章 加把火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谢谢。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承天二年,七月二十五日。

  帝国一百一十余万陆路士卒,相继抵达辽东郡,陈列高句丽边线前沿,蓄势待发。

  而在四天前,由征南将军刘方、镇西将军史万岁统帅,从青州东莱出发的二十余万水师,业已到达高句丽,经大同江口登陆。

  辽东州原有玄菟郡、昌黎郡、辽东郡、乐浪郡、带方郡五地。

  玄菟郡、昌黎郡、辽东郡三地牢牢把控在大隋统治下。

  乐浪郡、带方郡则因北燕灭亡时的动乱,以及地理位置上的缘故,基本半独立出去。

  帝国来势汹汹,却准备时间稍长,高句丽趁机将乐浪郡、带方郡占据,当成对抗从海里来袭的敌人的缓冲区域。

  高句丽军在半岛上的军事核心为平壤城,将领乃大名鼎鼎的高句丽第一勇士渊盖苏文。

  刘方与史万岁虽距离平壤城咫尺之遥,但碍于天子近来肝火旺盛、且制定“己方将领不得擅自作出任何有关作战决定,必须报告他后再行动”的命令,到了大同江,没敢玩儿往昔“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那一套,乖乖的派遣飞骑,知会天子他们的行踪、请示下一步。

  渊盖苏文不晓隋天子有那么一条极度利于他们高句丽军的命令,他见二十几万隋军水师久久不动,以为刘史二人自持实力、骄傲自大,没把他放在眼里呐!

  渊盖苏文又气又怒,倒也明白硬上隋军根本不可能,遂定下计策。

  渊盖苏文率领八百高句丽军精壮,黎明破晓时分偷袭了隋军,小规模的短暂交锋中,假装不敌的撤退逃跑。

  恰好天子的进击命令到达,刘方、史万岁以为立功的大好机会到了。带着二十几万水师上岸,气势汹汹的包围平壤城。

  隋军来到平壤城外,发现大门敞开,墙上亦无人把守。刘方、史万岁还挺小心,派人进入城堡查看,提防高句丽军设伏。

  结果。

  探马回来禀报称:“城中地上放着钱财、武器,到处都是仓皇奔逃后留下的散乱景象,根本不见平民百姓。”

  为了谨慎起见。刘方跟史万岁一合计,下令禁止掠夺,慢慢的移师入城。

  隋军到达一个寺庙,果真遭到了高句丽的伏击。

  隋军很快打的人数并不多的高句丽军丢盔弃甲,狼狈不堪的撤逃。

  刘方、史万岁皆认定高句丽军“技穷矣”,觉得他们真的不行了,便不在约束隋军士卒。

  隋军士卒起初由一两个胆大的偷捡钱财,而后是十几人、几百人,发展到全军都开始,最终演变到不满足眼巴前儿的那么一丁点儿。挨家挨户的对平壤城进行扫荡式劫掠。

  第一战如此之顺利、如此之快捷、如此之辉煌……

  刘方笑言:“我军天兵降世,敌人望风而逃,若非陛下节制,你我二人恐怕五天就能灭了小小的高句丽!”

  刘方的话,自然是跟史万岁说的。

  史万岁自从戴罪立功,破安南国,官复原职,颇有得志便猖狂的意思,哪能不赞同刘方骄狂之语?

  于是乎。

  二人昏了头,搁平壤城内用高句丽的牛羊牲畜、美酒佳肴劳军。毫不设防。

  刘方、史万岁喝的酩酊大醉,二十几万水师士卒大半也喝的不分南北东西。

  又是黎明破晓时分,渊盖苏文号令躲藏地窖中多时的八千高句丽军悄悄走出,并把火油、稻草等易燃物四处扬洒。撤出平壤城后放了把火。

  大火冲天而起,隋军士卒睡梦中被烧死者不计其数,更多的人惊慌失措,一门心思的从平壤城中逃离,却迎头遭遇渊盖苏文的狙击。

  刘方、史万岁醉醺醺的,根本指挥不了士卒反击。

  失去大纛指引。隋军兵马溃不成军。

  隋军到底人数众多,拼了命的从平壤城突围,渊盖苏文拦不住。

  渊盖苏文旋即改变策略,对往大同江大营逃跑的隋军士卒进行尾随追击……

  战争两天后才结束。

  隋军水师一战几近全军覆没,仅有堪堪万人得以乘船逃脱。

  高句丽军一战烧杀、斩杀二十二万多人,虏获战舰、艨艟等船只上千,其余兵甲、辎重等不计其数。

  整个败仗过程很快呈到天子的桌案上,连同刘方、史万岁自缚跪在面前。

  “废物!!!”

  杨倵背负双手,寒声怒骂。

  刘方、史万岁羞愧的面红耳赤,垂头丧气的不敢吱声。

  杨倵指着二人的鼻子,胸腹不断起伏,咬牙切齿道:“瞧瞧你们干的好事儿!二十多万披坚执锐的精兵悍将啊!不是少数!就是二十几万头猪,站着不动让那些高句丽军砍,它也得砍个几天几夜吧?你们可倒好!”

  刘方、史万岁争辩都不敢,瑟瑟发抖的以头拱地,等待天子的审判。

  杨倵好像疲惫的不行,斥责够了,坐在椅子上,呼呼喘息不止。

  良久。

  杨倵道:“刘方!你是主将,要担负主要罪责,你认不认?”

  刘方叩首,失魂落魄,艰难的道:“臣,认罪!”

  杨倵点头,道:“好!念你以往为帝国征战,功劳无数,官阶降为校尉,朕……不杀你!”,看着刘方错愕的眼神儿,他继续道:“南方交趾俚人李佛子叛乱,朕要你带上残余的水师,从海岸绕过去平定他,如果不能……不要回来啦!”

  刘方嘴唇儿哆嗦着,涕泪横流,磕头流血,道:“谢陛下宽德仁厚!”

  二十多万大军的死呀!天子不杀自己,刘方个个感觉都难以想象。

  杨倵挥挥手,示意刘方滚蛋,将目光集中在史万岁身上。

  杨倵看了他好一会儿,道:“史万岁!去年之前,朕。包括整个帝国朝堂,早把你遗忘了,是吴骠骑力荐你、说你有能力,朕才格外开恩。叫你征讨安南。你在安南表现的不错,所以朕这次托付给你重任……可是!山东那边的叛乱,平壤城内的大败,你让朕失望啦!”

  史万岁瑟瑟发抖,颤声道:“臣。对不住陛下的信任!臣……有罪!”

  杨倵闭目,言道:“交州爨翫(cuan/wan,通‘窜完’读音)造乱生事,朕本想令吴骠骑就近出击,现在由你去……不要让朕再失望!”

  史万岁连忙拜礼,道:“喏!”

  杨倵雷霆震怒的前奏化为和风煦雨的曲调,不难显示出他表面儿生气,内心却是高兴的。

  死在平壤城的二十余万水军,大部分出自世家士族的统治,杨倵的目的达到了。他已经削弱了来自徐州、豫州、扬州、荆州等地的世家士族的力量。

  杨倵敲打桌案一会儿,道:“来人!”

  内侍大太监刘哲名悄然进来,腰身弯的仿佛上了弦儿的弓:“陛下有何吩咐?”

  杨倵询问道:“我记得洛阳武举的榜眼叫来护儿,是扬州人士,对水师很有见解,也随刘方、史万岁去了平壤,他回来了吗?”

  刘哲名打起精神,稍微提高音量,道:“回来了!据说当时他与平北将军周法尚受命率军守大同江船队营地,我军中伏大败。高句丽军追杀至战船停泊处,见他们严阵以待,方悻悻返回,不敢冲阵。”

  杨倵略一思忖。道:“拟诏,史万岁出师不利,降官阶为校尉。来护儿忠诚勇猛,朕素闻其才干,破格提拔镇西将军,领水军大都督。周法尚为水师副都督。辅佐来护儿,重新到青州东莱组建水师。”,他随口问道:“张须陀怎么样了?算算,他出兵有十天左右了。”

  刘哲名从袖子中抽出一本奏疏,道:“正要向陛下禀报。”

  杨倵接过奏疏,仔细的瞧瞧,面上声色不动的赞了句:“不错。”

  七月十六日,张须陀率两万骑兵南下,星夜兼程,只用了两天便到达泰山郡。

  张须陀初战,即斩杀王薄、孟让军上千人。

  王薄、孟让军恐惧张须陀勇武,边打边撤的转战到接邻兖州一带。

  张须陀穷追不舍,追至岱山之下时,遭遇王薄、孟让伏击,反损失两千余人马。

  王薄、孟让军骤胜大喜,警惕不高,未设防备,张须陀出其不意的来个漂亮的反偷袭,一战斩首四千多,击溃五万余叛军。

  王薄、孟让收拢被打散的部下万余人北上渡过黄河,又被张须陀追至临邑击败,斩首五千余级,获六畜万计。

  叛军连续失败,内部发生矛盾。

  孟让与王薄分道扬镳,南下转战江淮一带。

  王薄一直是张须陀的目标,被迫北上,成为吸引火力的靶子。

  ……

  ……

  承天二年,七月二十八日。

  吴凡得知刘方、史万岁水师兵败平壤城,损兵折将二十几万,张须陀战败王薄、孟让叛军的消息。

  吴某人的第一反应不是琢磨那其中有什么内涵,他的第一反应是——

  “叮咚!系统更新完毕!”

  “叮咚!恭喜宿主加深领悟奸恶真谛之阴谋诡计,缺不缺德?缺不缺德你?奖励奸恶点数两千两百三十万!普通抽奖四百次!请继续努力!”

  “叮咚!宿主目前共存有奸恶点数一亿五千一百三十万,限定抽奖三百五十次,普通抽奖四百次,请继续努力!”

  “叮咚!使命‘弑君小能手’……完成度:百分之五十。请继续努力!”

  “叮咚!使命‘淫/秽/后/宫’……完成度:百分之十一。请继续努力!”

  “叮咚!使命‘虽远必诛’……完成度:百分之三十五。请继续努力!”

  系统空间。

  收获两千两百三十万的奸恶点数,吴凡不见兴高采烈,反提出了疑惑:“看这个数目,应该是高句丽水师带来的,不包括张须陀杀叛军的?按道理来说,这个天下的乱局,始作俑者是我,为毛不算?”

  “叮咚!点数计算,有直接关系、有间接关系,没有间接的间接的关系。”

  吴凡:“……”。你特么绕不绕?

  “叮咚!建议宿主查看下‘杂物页面’。”

  吴凡一愣,嘟囔道:“丫今儿这么好心?”

  打开“杂物页面”,往上翻了翻,吴凡真就看到不少好东西。咋舌发出“噫噫”的声音。

  攻城器械图纸,各种船舰图纸……

  好东西!

  瞄了下各种图纸几十万到数百万、上千万不等的价格,吴某人自负“有钱人”,也没轻易决定兑换,他要先碰碰运气。毕竟除了“名人页面”外的其他五个页面,抽奖抽中后无需消费点数。

  吴凡搓搓手,道:“四百次普通抽奖是吧?兑换成限定抽奖,再加上原来三百五十次抽奖的五十零头,一共九十次,全限定在‘杂物页面’,自动抽取!”

  “叮咚!四百次普通抽奖兑换四十次限定抽奖完毕!”

  “唰!”

  光华一闪,轮盘浮现。

  “叮咚!限定完毕!”

  “叮咚!九十次自动抽奖开启!”

  系统锁定了“杂物页面”,进行抽取。

  “叮咚!恭喜宿主抽中物品,清朝陈年小米儿一斗。价值三十奸恶点数!”

  “叮咚!恭喜宿主抽中物品,明朝三宝太监的小骨肉,价值一千奸恶点数!”

  “……”

  “……”

  “叮咚!恭喜宿主抽中物品,宋朝瓷器一只,价值三百奸恶点数!”

  九十次抽奖,完了。

  吴凡:“……”,呵呵,呵呵。

  揉搓揉搓脸颊,吴凡忽的想起什么,也不郁闷。直接退出系统。

  那些图纸的确诱/人,但吴凡眼前不具备打造军械的实力、财力及势力,至于船舰嘛……显然他有更好的想法。

  吴凡书信一封,使信鹰送到并州。因为那里不仅有关羽、张辽,还有投机加入他麾下、帮他建立牧马场的人贩子邵丕。内容指令只有一个——拿钱、带人,去高句丽把他们俘虏的隋军水师战舰,能收多少收多少,统统弄到津县港。

  放飞海东青,吴凡又开始瞎寻思。

  吴凡的目的达到了。这个天下被他搅烂……

  辽东州、幽州、赵州、燕州、并州,陷入与高句丽战争的泥潭。

  冀州、青州、兖州、司隶州及徐州部分地区,民变四起,数得上的叛军首领就有王薄、孟让、孙宣雅、石秪阇、郝孝德、张金称、高士达、裴长才、石子河、郭方预、秦君弘、左孝友、解象、王良、郑大彪、李畹、卢明月、吕明星、帅仁泰、霍小汉,多达二十人!什么叫数得上?至少拥有万人规模军队!换句话说,中原已叛乱四起、烽烟滚滚,参与人数几十上百万!

  交州边境的交趾李佛子、南羌族部落爨氏爨翫,借着刚平息不久的南梁复辟大起义的势头,煽风点火的不老实。

  细数帝国完全相安无事的州,仅有由征西将军裴仁基率领十五万大军镇守、之前叫吴凡横扫一遍的凉州、雍州。偏居一隅,元气大伤的蜀州。吴凡刀锋辐射范围内的荆州、扬州、豫州。

  大隋十六州,竟有十个动荡!

  吴凡依然有些不满意,他要看到帝国的根基真正的土崩瓦解,所以他得——加把火!

  吴凡再次书写信笺,给洛阳的贾诩,告知他瓦岗寨中有暗线吴用、张蚝,联络他们、让他们挑动绿林道加入这场浪潮。

  不算完。

  吴凡催促黄门卫,近期多去杨玄感身边活动活动,给予他巨大的压力,让他尽快的踏上不归路。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