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奸雄> 第七十八章 嫂夫人

第七十八章 嫂夫人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地早已沉睡,微风轻轻地吹着,给夏日的燥热来带一丝清爽。除了偶然一两声狗的吠叫,冷落的街道寂静无声。

  八月八日。

  白玉盘缺失大半。

  微弱的光线下,大树的阴影中,吴凡已经蹲靠两个时辰,目光紧紧的盯着灵堂内娇俏的玲珑身影。

  没有动静儿。

  是的!

  足足两个时辰,那位周百户的续弦妻子兰氏,都没有动弹,一直跪坐在蒲团上。

  “嗡嗡~~~”

  蚊子不断的绕着吴凡飞来飞去。

  距离兰氏太近,不过三丈的距离,吴凡不敢动、不敢去拍蚊子,生怕惊动兰氏,只能等着蚊虫吃饱喝足后,自行远去。

  可是……

  一只蚊子在吴凡面前不断地嘚瑟,挑衅似地落到了吴凡的鼻子尖儿上。

  吴凡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拍在鼻子上……顿时一片酥麻,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

  “阿嚏!”

  灵堂内的兰氏警觉起来,因跪坐得久了,双腿酥麻,站起身时踉踉跄跄,目光惊恐的望着院子。

  “谁?谁在那?”,兰氏紧张的抄起一只烛台,叫道:“你……你出来……你再不来,我就……我就叫人啦!”

  【该死的!附近居然没有高一点的建筑,单筒远镜用不上,害得自己躲到这里,还特么的被发现了!】

  心中是郁闷不已的吐槽良久,吴凡蹲在树下阴影中却是没有动,因为他刚才拍自己的一下,把自己拍醒了!想到了些什么事儿!

  昨日于瓦岗寨上,翟玲玲告诉过吴凡,说不知为什么,周凌家里明明有个娇滴滴的美婆娘,却偏偏要总往飘香坊段秀秀那里跑。这意味着什么?简单,意味着周凌的这个续弦儿妻子与周凌感情并不怎么好,可能还很差。感情这种事情是相对的,周凌厌恶兰氏,那……兰氏对周凌也定然一样!

  问题来了!

  吴凡总觉着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儿、不大协调,刚才拍自己一下后,猛地想明白了。那——就在于昨日吊唁时,兰氏表现出的伤心欲绝的悲痛!现在寻思寻思,假,太假!还有,周凌明明已经烧了头七,下葬数日之久,为什么兰氏还要如此不眠不休的给周凌守灵?为什么?说不过去啊!这是丈夫死了,不是爹娘死了。

  “谁!出来!你出来!”

  兰氏惊慌的叫着,俏丽的脸上尽是惶惶不安色。

  眼睛一转,吴凡是计上心头。

  “嫂夫人!是我!莫要惊慌!”

  从大树后站了出来,吴凡彬彬有礼的抱拳拱手,脸上还挂着笑容。

  兰氏先是舒了口气,接着依旧警惕的抓着烛台,颤抖着问道:“吴百户……百户大人……你……你黑夜到此,意欲……意欲何为……?”

  吴凡一步一步的向着兰氏逼近,盯着那张俏丽的脸,眼中尽是痴迷的神采,舔着嘴唇儿,道:“意欲,何为?嘿嘿嘿嘿!嫂夫人,你一个人寡居在这里,难道不觉得空虚、寂寞、冷吗?”

  “你!你不要过来!”,兰氏看起来更加紧张,明显是看出了吴凡想要对她做点不道德的事儿的邪恶意图,拿着烛台对准吴凡,哀求道:“吴百户!未亡人……未亡人……感谢您的好意,但……但还请看在亡夫在天之灵的份儿上……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呵呵呵……”

  吴凡笑的很阴沉,阴沉中更是带着淫/邪,步步紧逼过去。

  “砰!”

  退无可退,兰氏已经被逼到了香案与墙壁的角落里,漂亮眸子里,噙满了泪水。

  吴凡的脚步依旧不停,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一双眸子内,蕴藏的尽是火热。

  “你要拿这东西砸我吗?”,吴凡猛然伸手将烛台生拽了过来,整个人都贴上了兰氏,轻佻的晃了晃烛台,调笑道:“哇哦哦!你哭的样子,真是好看呢!千万不要停,我喜欢这个感觉!”

  兰氏崩溃了,啜泣着,撇头瞧了眼周凌的牌位,哀求道:“不要……不要在这里~~~~”

  无声。

  闭着眼睛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吴凡接下来的动作,兰氏睁开了眼睛,却见吴凡脸上的笑容、眼睛中的火热全都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紧蹙的眉宇,面色阴晴不定。

  【不是她?难道她真的没问题?】

  吴凡心中暗忖不已,久久不能回过神儿来。

  “嘭!”

  随着兰氏瘫坐在地上,抱着双腿哭泣,吴凡也被惊醒。

  幽幽一叹,吴凡蹲到一边,抱拳道:“抱歉,嫂夫人!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所以这样做,是……是因为我怀疑你有问题,想诈一诈,我没想过要伤害你!”

  “呜呜呜……”

  兰氏哭的更加厉害。

  吴凡龇牙咧嘴的挠着脑袋,倍感难办,只好转移话题,问道:“嫂夫人勿怪,我……我常听人说,你与周兄并不合。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如此待他?给他守灵还……”

  “他是我丈夫!”,兰氏抬起梨花落泪的脸,叫道:“我是他妻子!”

  “滚!你给我滚啊!”

  “滚啊!”

  兰氏惊魂未定,尖叫着哭喊。

  吴凡咂咂嘴儿,深吸了口气,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只好落荒而逃似的向外跑。

  灵堂内的哭声还在继续,很久才平静下来。

  伸手擦着泪水,兰氏那双漂亮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她站起身,对那被撞倒的周凌的灵牌未看一眼,完全没有之前口中所言那般对周凌,直奔后门而去。

  开了门,兰氏急匆匆的便向外走。

  然后……

  “戏演得真好啊!差一点就被你骗了过去!”,吴凡没有走,他居然出现在周凌家的后门,脸上还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玩味儿的说道:“听说过一句话吗?‘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很明显,你暴露了!嫂夫人!”

  兰氏抿着嘴角儿,伸手揩拭眼角未干的泪水,声音清冷的说道:“那你晓不晓得,知道的太多,会死人的?”

  吴凡嘻嘻的笑了起来,拍手道:“连演戏都不愿意继续演了吗?我还以为你要解释说为了躲避我的骚扰,投奔亲戚什么的呢!那样,很合理,毕竟一个刚刚差点儿被人强/暴的寡/妇,心中惶恐难安,很难自己在家继续呆着,定会寻找亲朋好友寻求庇护……你要是那么说,也许我就会信!啧啧,自乱阵脚啊!看来,你现在真的暴露了!”

  知道自己到头来还是被吴凡诓骗成功,兰氏长吸了口气,脸上尽是郁郁色。

  吴凡龇牙一笑,反问道:“如果我刚才真的把你剥光光,乐呵乐呵,你会顺从么?”

  皱着眉头兰氏略一思考,笃定的点头,道:“会!”

  “哎呀!”

  吴凡伸手一拍额头,惋惜的捶胸顿足!

  “太可惜啦有没有?”,吴某人很不要脸的认真的看着兰氏,道:“要不……咱权当啥都不知道,我再回去蹲着,重来一遍?”

  兰氏的俏脸被气得铁青,银牙紧咬,只吐出两个字儿来——“畜生!”

  ……

  ps1: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点赞、求小红包,嘛都求,揍是不要脸的求。

  ps2:感谢炽雨香风筒子的一九八八点币小红包,感谢诺乃一生筒子的一百点币小红包,感谢天胤使筒子的一章满分评价票支持,谢谢。

  ps3:书评……嘴下留情点好不好呢?某人也是很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