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阁主有病> 1010.第九十五章

1010.第九十五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苏府有院后个偏门,建了一条回廊,蜿蜒曲行,底下是一汪湖水,湖上亭台楼阁,傍水绕荷,湖心中央则是一座很是精致的八角亭子。

  苏州富贵人家,大多喜欢自己在府里建造亭台水榭,因着太湖那一方好水,几乎都会自己引太湖之水,建一个小湖。

  苏府底蕴足,又因着闻墨弦历来喜欢清幽雅致之景,苏彦在这里更是花了大心思。布局考究,阁楼雅而不奢。在这湖中,养着许多锦鲤,还在亭子边种了一片荷花。

  如今已是寒冬,荷花俱都枯萎了,留下一片残荷,立在水中。

  闻墨弦沿着长廊缓步朝那方凉亭走去,亭子里放了一张桌案,上面摆了茶水糕点,地上搁了两个蒲团。

  亭子距离苏府后院有段距离,独处与湖心中央,四面水波晃荡,加上亭中空无一人,着实安静得很。

  闻墨弦悠然进了亭内,随后轻轻撂了衣摆,在上面落了坐。

  看着之前准备好的茶水,她取了两个杯子,自顾自到了两杯茶,声音不急不缓道:“肖姑娘应该一早便到了,怎么,不喝杯茶么?”

  她话音落下,空中带起一阵风声,一抹素雅淡影自远处楼阁回廊中,一路轻点湖水,落在闻墨弦身边。

  随即“铮”的一声轻响,薄如蝉翼地剑刃划过空气,带着一股寒意,直直朝闻墨弦胸口刺来。

  闻墨弦坐在蒲团上纹丝未动,右手依旧稳稳端着一杯白玉茶盏,左手背在伸手,比了个手势。凉亭回廊下一道黑影,生生又缩了回去。

  剑势一往无前,闻墨弦清晰感觉到那股劲道到了胸口,刺破了胸前的衣襟,随即陡然停住。

  胸口肌肤有些刺痛,随后一抹淡淡的血色在那月白色的前襟上晕开,闻墨弦脸上甚至还带着丝淡笑,静静看着脸色凝重的冷然女子。

  肖梦锦眉头一皱,冷冷道:“我来不是来喝茶,是来拿你命的!”

  闻墨弦笑了笑:“嗯,看出来了,下手很准。”

  肖梦锦有些懊恼,这人这话怎么这么讽刺!她冷声道:“你只是个病弱女子,这般杀了你胜之不武,让你那群手下出来!”

  闻墨弦微微张着嘴,似乎很是惊讶:“这倒奇了,墨弦还没见过有人杀人时,提出这种要求的。你既然都准备杀我了,不应该开心我是病弱女子么?”

  肖梦锦脸上憋出一丝暗红,心下恼恨,这人难道还赶着死不成!果然跟那人一般,嘴皮子利索,心眼多,还装得很!

  看出闻墨弦是在耍她,肖梦锦脸色一寒,手里剑往前送了几分,那抹血色顿时加深了许多,她声音带着丝危险,阴森道:“你莫以为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中,我既然选择离开,就是决定取你性命!”

  闻墨弦摇了摇头:“我不是想掌控你,我只是想帮你,确切说,是因为若君。我当然晓得,你可以杀了我,去向你那从未将你当成人的主子复命。可是你真的甘心么?杀了我容易,可是,这一剑下去,无疑是斩断了你跟若君之间所有的可能!更甚至,她会恨你,也会恨自己!”

  闻墨弦目光沉沉的看着她,语气里透着股悲哀,说完最后一句话,肖梦锦冷然的表情瞬间有些破裂,手里剑也颤了颤。

  闻墨弦见状,又开口道:“我跟她认识十年了,晓得她的性子,你既然对她动了心,应该也明白她的为人。她素来心软,对自己在意之人更是毫无保留。那次她替我挡那一剑,除了怕我死,更是怕我死在你手下,所以她宁愿自己受着。”

  肖梦锦眼里有些痛苦,收了手里的剑低声道:“我……我没办法……”

  闻墨弦将手里的茶放到她面前,淡声道:“因着你娘亲?”

  肖梦锦有些愣:“你……你怎么晓得?”

  “嗯,这照若君所言,能拿捏的了你的,也只有这个了。”

  肖梦锦颓然坐了下来:“他派人将我娘的手镯给了我,跟我说,我娘还活着。在我叛逃之后,他派人去寻她的尸身,却发现侥幸保了一命,只是病了。我原本不信,最后他让我远远看了一眼,她……她真的还活着,所以我接了这个任务。”

  闻墨弦低声道:“百善孝为先,你没做错。只是你想过没有,即使你取了我的命,他可会真正放过你们母女,当初他竟然想着拿你娘胁迫你,自然很看中你的能力,如今落霞楼正是危机四伏之时,你们永远也摆脱不了。”

  肖梦锦脸色有些发白,抿唇道:“我晓得,可我必须保住她的命,即使这般无奈痛苦地活着,也好过这一辈子再也没有希望。”

  “那若君呢?你真的狠得下心,与她从此形同陌路,甚至怨恨一生么?”

  看着她虽然冷静,实则方寸大乱的模样,闻墨弦也不再多拐弯抹角:“你没想过告诉她,让她陪你一起解决么?”

  “我……她,她只是一个大夫,又不会功夫,我不愿她掺和进来……”

  “她只是一个大夫,可不代表她不能帮你。先不说我不会坐视不管,就是她这些年施恩所救之人,也不乏奇人异士。”

  “你……那次我差点杀了你。”

  “嗯,方才也是。”闻墨弦不咸不淡道,伸手捂了捂胸口,只是刺了一道浅浅的口子,只是她有些担忧,得赶紧回去换衣服。

  肖梦锦僵了僵,被噎得说不出话。

  闻墨弦沉声道:“今日你来,他们可曾知晓?”

  “晓得。”

  “你回去后,还是如往常一般便可,这活你可以继续接。不过今日时间来不及,我不能与你久聊,日后找个机会我再跟你说,如何解决你娘亲之事,你别着急,你对他们还有用,你娘亲暂时不会有事。”

  虽说眼前这人生的柔柔弱弱,可是肖梦锦却明白,这般气度的人绝不是这么无害,莫名得让人信服。

  虽说一切都是未知,可是她真的舍不得苏若君,如果能搏一搏,她自然不会放弃。

  闻墨弦站起身,看着眼前带着股冷然气质的肖梦锦,认真道:“你既然对若君有意,日后遇到事莫要自己扛着,看似为她好,最后却是两方折磨。”

  肖梦锦正欲开口,却突然抬眸边闻墨弦身后看去,随后竟是淡淡笑了起来:“闻姑娘这番话,在下受教了。不过我到觉得,这话也可以送给你。”

  闻墨弦一愣随后身后传来一声焦灼地唤声,接着一抹蓝色倩影,犹如一道疾风一般,从远处长廊一路掠了过来,直接将闻墨弦揽进怀里护好。

  闻墨弦心里一突,欲要抬手遮住胸口那处血迹,却是为时已晚。

  看着那般要的地方晕开的鲜红,顾流惜浑身发抖,眼睛顿时一片通红。

  闻墨弦罕见的有些慌了神,忙开口道:“惜儿,你……这,我没事,只是破了点皮,你别急。”

  “你闭嘴!”顾流惜额头青筋冒起,咬牙切齿地低喊道。方才一瞬间的恐惧慌乱让她头脑一片空白,可看到眼前这一切,她很快将事情弄清楚了,可是心头的怒气怎么都忍不住。

  她将闻墨弦带着坐在一旁,回头什么话也不说,抽出腰间的软剑直接朝肖梦锦攻去。

  肖梦锦早便察觉到她身上的那股怒气,在她出剑时立刻隔开了。

  她自知理亏,有些退让之意,可是顾流惜此时几乎没了理智,招式越来越狠。让肖梦锦也打起十万分的精神,两人在这片水榭上,打的如火如荼。

  顾流惜珞珈十九诀已经练到了第三层,内功修为比之上一世已然有过之而无不及。萧远山传授的剑法虽看似飘逸,但一招一式却是毫不拖沓。顾流惜天赋很好,自己又能灵活应变,这一路功夫更是让人惊艳。

  肖梦锦是杀手,每一招都无比直接,以最快的速度,使出最简洁致命的杀招,看上去格外凌厉。

  之前她还有所收敛,可后来感觉遇到了对手,竟是越大越畅快,更是全力以赴。

  周围一片水域被两人带出的剑气搅得天翻地覆,唯独闻墨弦所在的那亭子安然无恙。

  闻墨弦看的心里有些焦急,顾流惜功夫并不比肖梦锦差,可是招式上却比不过身经百战的肖梦锦。她眉头一皱,低声道:“影子,拦下她们!”

  顾流惜却听见她的话,冷声道:“你敢让他插手,以后休想我理你。”

  自从相遇以来,顾流惜在闻墨弦面前一惯体贴温柔,说话都不曾大声过,今日又是怒吼,又是甩脸子,道真的把闻墨弦镇住了,心里有是忐忑,又是担忧。

  正纠结,顾流惜手里剑猛然一颤,一招一剑化三清,内力激荡剑身都开始发颤,显然是用尽全力,惊得闻墨弦急声道:“惜儿,你莫胡来,我错了,我错了,你停下来!影子!”

  肖梦锦也有些吃惊,顿时也凝重起来,运转周身内力,也迎了上来,影子见闻墨弦急了,也瞬间掠了出去,三人内力激撞,一汪湖水全部炸了开来,三人也被内劲弹开。

  闻墨弦心里一紧,想要看清楚,却是被激荡而来的水花遮住了眼。

  正慌神间,却被一个人突然护在怀里,柔软温暖的感觉,熟悉异常,是顾流惜。

  巨大的水花基本被顾流惜挡了,她浑身湿透,冰冷的湖水说着发梢滴下,脸上也是沾了水渍。

  闻墨弦心头一梗,想要开口,顾流惜却很快推开了她。她回头很是淡然看着同样浑身湿透的肖梦锦,声音亦是淡漠,仿佛之前的急怒都是幻觉。

  “我不想管你们做了什么决定,但是伤了她,我一定讨回来。”

  肖梦锦并未生气,眼里到是有些欣赏,看了看自己胸口出一道血痕,拱手道:“是在下欠的,理当奉还。”说罢似笑非笑地看了眼一脸忐忑的闻墨弦,飞身离开。

  闻墨弦也顾不得说什么,此时天寒地冻,这一身水,肯定冷得不行。她忙脱了自己的外衫想给顾流惜裹上,可顾流惜却是避开,一脸平静地给她穿上,擦干净手,拽着她朝墨园走去。

  得到消息的苏彦几人,此时也是心惊胆战地赶了过来,看到浑身湿透的顾流惜一声不吭地拉着自家主子,而一惯波澜不惊地主子,眼里满是担忧,一句话也不敢多说,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苏彦摇了摇头,惊讶道:“顾姑娘一向温柔知礼,脾气好的不像话。没想到发起脾气,也是这么吓人,主子真是好本事。”

  紫曦心里还有些后怕:“不怪顾姑娘发火,这次主子着实胡来了,也亏得有人能制住他了。”

  两人想想顾流惜提剑砍人的模样,俱都摇了摇头,这次主子有的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