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阁主有病> 103第.第九十七章

103第.第九十七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流惜起初纯粹是为了泄恨,只是心软之后的轻微厮磨,却让她自己有些措手不及。闻墨弦身上透着股凉意,脖颈处的肌肤丝滑微凉,还隐约透着股皂角的清香,显然是沐过浴了。

  顾流惜原本只是咬了咬,只是嘴里含着的软肉着实有些滑嫩,又带着闻墨弦身上特有的气味,鬼使神差地,她又伸出舌头微微舔舐了一下。

  柔软湿热的软舍,自那敏感的脖颈处滑过,原本就就有些僵的闻墨弦呼吸顿时就凝住了。

  更要命的是身边的人好像上了瘾,竟开始微微游移,带起的酥酥麻麻的感觉,让闻墨弦呼吸都乱了,有些压抑地低喘道:“惜儿,你作甚么?”

  顾流惜听到她的话,顿时停了下来,眼看着黑暗中闻墨弦眸色深邃,表情有些压抑,顿时一路红到了脖颈。

  但想着此时的状况,她强自镇定道:“我……我罚你。”

  闻墨弦愣了愣,随后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声音刻意带了股诱惑:“惜儿这是想罚什么?”

  她微微抬起头,吐气如兰,微微扫过顾流惜耳侧,让她身子都有些轻颤。

  顾流惜顿时说不出话来,只是闷闷地盯着她。

  看着闻墨弦嘴角越发大了的弧度,顾流惜眸子一闪,低声道:“你受过了,便知道了。”

  说着翻身将闻墨弦压在了身下,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想从她脸上看出一丝慌乱来。

  只是显然,她低估了闻墨弦厚脸皮的程度,身下的人只是顿了顿,嘴角的弧度却是不减,嗓音清雅魅惑:“那我等着。”

  顾流惜心脏急跳,随着内力修为的提高,她目力越发出众,加上外面盈月高悬,月华清冷如水,泄了满室,闻墨弦此时脸色微红,神情暧昧的模样,清晰落去她眼中。

  呼吸的节奏有些乱了,眼神也开始有些灼热,只是对于一惯含蓄矜持的她而言,从不曾经历过这些的她,着实有些不知如何下手。

  闻墨弦没内力在身,只能依稀看清她的轮廓,可是逐渐变重的呼吸却瞒不过她。静谧的夜色中,细微的动静便能被放大,何况是这种带着丝暧昧躁动的呼吸。

  原本的戏谑逐渐被心头的火热取代,上次的擦枪走火历历在目,在那次不得章法的莫名冲动后,闻墨弦倒是略略了解了一些某些不能言说的事。虽说也是皮毛,但已经足以让不知名悸动,化为行动。

  左手环上顾流惜的脖颈,右手缓缓抚上顾流惜的腰间,闻墨弦微一使劲,和顾流惜换了个位置。

  顾流惜惊呼一声,低声喊道:“你……你,说好的……”

  闻墨弦打断她的话,轻笑道:“嗯,说好了你罚我,我这便领罚,好生伺候着。”

  话音落下,温柔的亲吻也随之落下。初时顾流惜还有些挣扎,可是被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温柔对待,她很快便丢盔弃甲,那一丝羞涩的矜持早就烟消云散。

  随后感觉腰间一凉,却是闻墨弦有些冰凉的手,直接探入她衣服下,毫无阻隔地在她腰间摩挲流连。只是那冰凉的手轻柔拂过,竟是燃起一路火热,让顾流惜感觉到一种难耐的刺激,顿时腰身发软,嘴角逸出几声隐忍的低喃。一股热意顺着她游走的地方,一路朝小腹汇聚,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顾流惜眼角都烧红了。

  察觉到顾流惜的变化,闻墨弦更是越发温柔,手上动作也越发火热。纠缠间,那成薄薄的衣衫便被可怜的揉弄在一旁,毫无阻隔的肌肤相亲,让两人都有些战栗。心中积蓄已久的炙热,一瞬间彻底涌现。

  两人的在感情上都是纯净的犹如一张白纸,□□上更是不了解。虽说这般年岁,或多或少也明白一些,可真的面对这事,当真是生涩无比。

  即使闻墨弦悄悄涉猎了一些,却也谈不上任何技巧,只是她顾虑顾流惜的感觉,一分一毫都温柔体贴,让顾流惜紧张之余,却不曾有一丝不适。

  而且聪明的人总是能在探索中,发现一些细微的提示,不多时,闻墨弦便寻到了些套路。

  顾流惜爱她如命,一个人心都已然臣服于对方,身体更是没办法抵抗她的温柔。即使闻墨弦生涩,可也足够挑起顾流惜的热情。

  胸口处的敏感被人完全掌握,顾流惜忍不住弓起身子,紧紧抱住了在身上点火的人,口里逼出一丝哭腔,有些破碎地唤着闻墨弦的名字。

  闻墨弦心里既怜且爱,柔声应着她,手下却是依旧温柔的抚爱着,如一尾游鱼,流连一方水泽。直到身下的人浑身颤抖着抱紧她,随后软成一滩水蜷在她怀里,她才小心抱着她,眉目缱绻间,嗓音如水,哄着她一夜好眠。

  这一夜闻墨弦睡得很香,直到睁开眼那一刻,她嘴角亦是弧度浅浅,只是身边已经凉了的被子,告诉她,那个许她美梦的人早已离开多时。

  眉头轻轻一蹙,随后又立刻展颜,照顾流惜的性子,此时怕是躲到哪里偷偷羞恼去了。昨夜两人虽是□□愉,不过她却并未要了顾流惜的身子,到最后倒是体弱的她醒的较晚。

  她微微撑起身子,寻着被揉在床尾的衣服,慢吞吞穿了起来,脸上却是笑意浓重,连衣服都没替她收拾好,那傻姑娘看来是落荒而逃了。

  等到用早膳时,顾流惜才姗姗来迟。闻墨弦一早便让人去了珍馐楼,买了汤包,顺便还吩咐厨房做了芙蓉莲子羹,红枣枸杞汤,见她来了,只是定定看着她,脸上笑意柔和:“练了许久功,怕是饿了吧,赶紧吃吧。”

  本来一见到闻墨弦,昨夜的事便不可遏制地席卷脑海,让顾流惜有些脸红心跳,可看到她一脸温柔,并不提昨夜的之事,虽然眸子里有丝灼热,却让顾流惜很快平静下来。

  只是看到远比平常费心的早膳,脸上热度又袭了上来。

  “不过是早膳,没必要这般麻烦的。”她虽脸皮薄,可是她与闻墨弦已然决定在一起了,这种事情本是情之所至,倒也不用一直躲闪扭捏,沉了沉心思,有些无奈道。

  闻墨弦笑了笑:“今早这早膳可是大有意义,自然马虎不得。”

  顾流惜有些羞恼:“什么大有意义,别胡说。”

  闻墨弦有些无辜:“怎么不是,昨日……”她故意拖了拖,随后才慢悠悠道:“我还未认真同你赔罪,这早膳算是我很正经同你道歉。日后我保证,我做的决定只要会涉及到你以及同你相关的,我都会如实告诉你,你莫要同我生气了,好么?”

  之前她确乎是故意逗顾流惜,可随后声音却很是郑重,看着顾流惜的目光也是认真。

  顾流惜看着她,随后低声叹道:“我不求你对我毫无保留,只希望你不要背着我去冒险,也不要去瞒着我做一些伤害自己的事,与我而言,你骗我,我虽会难受,可我更难受的是你会受伤,你懂么?”

  闻墨弦神色动容:“我晓得了。”

  顾流惜抬眸看着她,轻声道:“你瞒我的,可只这些么?”

  闻墨弦一怔,低头沉默了许久,最后才低声道:“还有两件事,一是,我……我私底下去找了你父母的消息,你娘亲已然在十六年前……便不在了,当时因着被人追杀,无奈将你给了你的养父母,也留了钱财,只是那两人心肠太狠,竟如此对你。至于你的父亲……他”

  看着闻墨弦眼里的挣扎和纠结,顾流惜猛地想起那几天闻墨弦是疲惫低落的模样,顿时直觉闻墨弦的话不是她想知道的,甚至是她不能接受的,急忙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别说,你有难处就别说,我不想知晓,你莫说!”

  “惜儿,你……”

  “墨弦,我如今这样很好,我不需要再认一个让你难以开口的父亲。我如今有你了,还有自小疼我,把我抚养长大的师傅,还有师姐,师兄弟,我过得很好,并不想改变。我信你,你查到他,却不敢立刻同我说,他定然不好,这样一个不好的人,我不想晓得。”顾流惜有些无措,但是语气却很是坚定。

  闻墨弦抿了抿嘴,将她搂进怀里:“好,我不说,我也晓得他是谁,不管你是谁的孩子,我只需要晓得你是我媳妇便好了,对不对?”

  顾流惜重重点了点头,随后闷声道:“另一件事呢?”

  闻墨弦有些哭笑不得:“都这样,你还记着。”

  顾流惜只是透着期待看着她,闻墨弦低眸看着她,眼里有些涩然,半晌后才小心道:“还有一件事,是关于血线蛊。我身上的蛊,还没能解,而且也许……”

  “我之前便晓得了。”

  闻墨弦有些惊讶,随即心里五味陈杂,只是看着顾流惜沉默不语。

  “所以……你昨夜没有彻底要了我,是因着这个?”

  闻墨弦愣愣地看着她,她当时的确有些顾虑,可是她闻墨弦自诩不是圣人,骨子里她也是自私的。她希望顾流惜好好活着,甚至也想过若自己真的陪不了她一辈子,希望日后她能遇到个真心待她的人。可是一想着她真的可能对另外一个人如此体贴温柔,甚至和那人白头到老,含饴弄孙,她嫉妒的发疯。所以那种想法也不过是转瞬即逝。

  看着有些难受恼恨的人,闻墨弦摇了摇头:“起初有过这种想法,可是到了现在,即使我真的活不了多久,我也舍不把你就给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