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阁主有病> 113.第一百零七章

113.第一百零七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被顾流惜掐了腰,闻墨弦却是忍不住想笑,她腰部很是敏感,顾流惜掐她又不会用劲,倒是觉得痒得很。

  赶紧把腰从她手里解放出来,笑道:“是我胡说了,你莫挠我。”

  顾流惜见她精神不错,心下放松了许多。她的内伤虽严重,但她珞珈十九诀已然到了第四层,有了苏若君的药,在加上运功调息,其实并没有大碍。

  但是闻墨弦却是走火入魔,经脉俱损。虽说她体质特殊,又有她辅以珞珈十九诀压制,逃过了经脉具断的下场,但当时晕过去时,体内已然被摧残的一团糟。

  若是正常人体内经脉伤成那般,即使能活过来也是废人一个,当时把她和苏若君吓的够呛。可是闻墨弦昏迷两天后,醒来一点事都没有,经脉依旧破败不堪,可却自己在恢复,按照苏若君的解释,只能归功于她体内那个奇怪的血线蛊。

  这只血线蛊有点特殊,这种蛊之所以称为血线蛊,除了它的模样,还是因着它钟爱吸食气血。可是闻墨弦体内的血线蛊被七叶琉璃花压制后,却格外喜欢闻墨弦体内那股极为阴寒的内息。闻墨弦体内经脉受损,若不能修复最终一身内力都会全废了,那血线蛊估计也有了灵智,该是怕自己没了宿主,竟是帮着修补经脉,让苏若君惊讶不已。

  如今闻墨弦的情况正是应了一句,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血线蛊解了闻墨弦体内几股内力不相融的问题,这次也救了她的命,可是它借以闻墨弦内息滋养,若有一日强大到无法压制的地步,最终还是会要了闻墨弦的命。

  原本放松了的心又开始悬了起来,这血线蛊就是悬在闻墨弦头顶的一把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上一世闻墨弦也恢复了功夫,可却断定她活不了多久。那一次没了她的参与,闻墨弦应该不可能染上血线蛊,那么她恢复功力的缘由会是因着那半株七叶琉璃花?那由于她的重生所带给闻墨弦的,究竟是一条生路,还是更残酷的绝境?

  对于未来无法预知的危险,让顾流惜惶恐不安,一时间再也没了之前的欢心闲适,拧着眉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

  闻墨弦发觉怀里的人突然变得有些黯然焦灼,微微愣了愣,扶起顾流惜,柔声道:“惜儿,怎么了?”

  顾流惜没说话,只是转过身埋进闻墨弦怀里,将人抱紧沉默不语。深吸了口气,鼻端嗅到熟悉的带着淡淡药味的幽香,怀里靠着的身体柔软温凉,终是给顾流惜带来一丝安慰。

  闻墨弦心里微紧,抬手轻轻将她环住,随后轻声道:“傻姑娘,又钻牛角尖了?你看,与你相遇以来,我虽几经险阻,可却都安然无恙,换做寻常人都不知死了多少次,可见我是一个有福的。至于你所担忧的,至少目前不会发生,如今你只需要好好陪着我,一起走下去。天无绝人之路之路,我相信一定会有解决之法,好么?”

  就这个问题,闻墨弦已然劝慰了她许多次,她也明白她若太过忧虑,除了平添痛苦,更是让闻墨弦跟着她难受。方才之所以忍不住忧虑,很大程度是因着闻墨弦这段日子接二连三遭难,徘徊生死间。如今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她也不愿让她陪着忧心,抬头在她脖颈里蹭了蹭,对着闻墨弦笑了笑。

  “你如今诈死,也不适合再顶着闻墨弦的身份到处晃荡,你可有打算?”

  闻墨弦笑了笑,挑眉道:“山人自有妙计。”

  苏若君看着空空如也的墨园,眉头拧的死紧:“真是胡闹,两个人身体都没好,就这么跑去青州。”

  苏彦也是摇头:“墨影陪着去了,影卫我也让他们动身沿途护着主子了,经过这么一遭,冥幽教怕是暂且不会想到主子还活着,她们会很安全。”

  “派人去青州了么?阿墨想要亲自动手,必须确保她们的安全,而且她们过去也得有人照顾。”

  “已经安排了,廖月已经带人去青州等着主子了。”苏彦正色道,随后又开口道:“为了让这场诈死更让人信服,顺便坐实心昔阁阁主丧命的真相,苏望月卿几人已然连夜赶来苏州了,只是主子突然一声招呼不打,就带着流惜姑娘走了,他们怕是要落空了。”

  苏若君抚了抚额:“那也只能这样了,天岳山庄最近也不安分,让他们顺便解决一下吧。等着他们放松警惕,我也得去青州一趟。阿墨这次离开苏州,怕是许久不会回来了,江南一带的产业都是心昔阁的经济命脉,就要辛苦你了。”

  “我明白,你们要做什么都放心去吧,这里我可以解决。”

  同苏彦告辞后,苏若君回了房,打开怀里破损的信纸,又仔细看了一遍。

  落霞楼此次自认为完成了任务,又无法在苏州讨到便宜,就迅速离开了苏州。肖梦锦那次虽然出了手,可当时情况混乱,肖梦锦也刻意掩藏了伸手,加之四煞同天网,追魂八箭甚少一同出任务,这次也是他们撇开肖梦锦和流擎他们行动,倒也未识破。

  虽说有顾流惜和闻墨弦的保证,可是她还是不大放心,也就亲自去了青州。

  看着纸上最后一句话,“待我救回娘亲,我立刻便回来寻你,你好生照顾自己。”字迹略有凝滞,苏若君都能透过字迹看到她落笔时的别扭。嘴角微微勾了勾,将信好生叠好放进隔间内的檀木盒中,摇了摇头:“都跑去青州了,我哪里待的住。”

  半个月后,一辆马车缓缓驶入青州城,墨影回头低声道:“主子,到青州了。”

  清雅低柔地女声平和传来:“晓得了,直接去他们落脚处,这些日子也乏了,先歇息吧。”

  “是,驾。”墨影低喝一声,驾着马车直接朝城东驶去,青州城并不大,人流比不上苏州,因此有外来人到来都比较新奇。因着考虑到这一点,几人甚是低调的进了城。

  行了近一炷香时间,墨影扯住缰绳,马儿低嘶一声,马车也随之在一座古朴的宅院前停了下来。

  墨影跳下马车,朱红色的大门应声而开,一身黄色衣衫的女子立刻迎了出来,看到墨影后眸子顿时一亮,朝墨影颔首扬声道:“统领。”

  随后很是利索地抱拳单膝跪下,甚为激动地道:“属下廖月,参见阁……主子!”

  一只指节分明的修长素手轻轻撩开了车帘,廖月只能看到端坐在那车内的纤细白影,旁边还有一抹蓝色衣摆。

  “廖月,我的身份如今比较特殊,不要再随意向我行礼了,起来吧。”

  声音一如记忆中那般清雅温和,却是更多了丝沉稳内敛,说话间闻墨弦已然探身下了马车。

  一身淡雅月白色衣袍,腰间一抹白色腰封,挂着一块紫色暖玉,长发被一个玉冠束起,缓带轻裘,端的是温润如玉,雅致无双。

  脸上带着半边银质面具,恰好遮住上半张脸,露出精致白皙的下巴,一双墨眸透过略显冷凝的面具望着廖月,让一向随性的廖月都忍不住呆住了,随后竟是脸红了起来。

  闻墨弦微微笑了笑,随后转身扶着顾流惜下了马车。

  廖月:“……”

  “惜儿,这是廖月,地字影卫的领队。”

  顾流惜点了点头,看着比之上一世略显青涩的廖月,眼里颇为复杂。看了看闻墨弦,随后压下思绪有礼道:“廖姑娘。”

  廖月看了眼握着顾流惜手的闻墨弦,想起之前从苏望月卿那里得知的消息,眸子微微闪了闪,收了眼里的激动,随意对着顾流惜施了一礼,淡声道:“久仰顾姑娘大名。”

  墨影有些微微皱眉,而闻墨弦瞥了廖月一眼,明显看出廖月的冷淡,开口道:“此次来青州,我不便出面,青州的事都交给惜儿处理,你也莫要唤我主子,唤我公子便好,以后我暂且用苏顾这个身份。”

  顾流惜一愣,虽然她们商量了闻墨弦暂且扮作男装掩饰身份,却没说商量化名,她此时当着廖月的面,让自己处理青州之事,又取了个苏顾的化名,分明是因着廖月方才的态度。

  她并不介意闻墨弦的属下怎么看她,毕竟在他们心里怕是没有人有资格配的上闻墨弦,对她而言,他们只要对闻墨弦衷心便好,更不愿闻墨弦为了她与他们有隔阂。忙开口道:“墨弦,我对这些并不……”

  闻墨弦摇了摇头:“你对青州比我熟悉,而且我的身份不合适出面,我只需安心做你的幕后军师便好。”

  其实她本想直接说做她相公便好,可是又怕自己太过,就廖月的性子怕是对顾流惜更有意见。

  廖月自然看出闻墨弦的意思,脸色有些发白,抿了抿唇。她只是不明白,月卿那么好,为何阁主没选择一个足以匹配她的男子,却不选月卿而选择相识不足半年的女孩子,还看上去那么小。

  闻墨弦看她低下头,随后放缓了声音:“今日先休息一下,明日说说这几日你了解的消息。这么短时间能寻到这座院子,辛苦你了。”

  廖月眼神顿时亮了亮,开心道:“不辛苦,阁……公子喜欢便好。”

  顾流惜看着她瞬间明媚的脸,不仅有些失笑,心昔阁的众人对着闻墨弦,总是变得格外单纯。

  另一边冉清影带着慕锦几人已然到了豫州,得到苏州传来的消息眉头松了松随后又皱了起来。

  据岳池旭所言,当初追踪的心昔阁几位堂主全加急赶往苏州,而且如此快速对天岳山庄下手,明显是悲愤之下施加报复,太过轻率。

  所以她之前的忧虑是多余的么?一切都朝着预料的方向发展,她却莫名觉得不对劲。

  可是闻墨弦走火入魔的表现定然不是作假,那种情况下华佗在世也难以救回来,而且心昔阁的主事之人如此冒险前来,不大可能就为了做戏。如此一想,仅存的忧虑也被忽略了。

  只是顾流惜一直没动静,她有些不安,她与闻墨弦感情如此之深,闻墨弦丧命,她怎么可能没动静,难道是太过伤心?还是已然悄悄寻仇去了?心思一动,她低低呢喃:“会是青州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