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阁主有病> 13.第十二章

13.第十二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个小厮拿着扫帚,开始清扫庭院,沙沙的声音开始在清晨的墨园中回荡。

  顾流惜暗忖着闻墨弦该醒了,正在犹豫要不要去看她,就见紫苏端着茶水走进了院子。

  看到站在一旁的的顾流惜,紫苏脆声道:“顾姑娘醒了,我家主……小姐方才还问起你呢。”

  发觉自己差点在人前称呼闻墨弦主子,她赶紧改口。

  顾流惜也只当没听到她的口误,轻声问道:“那可否请紫苏姑娘带我去看你家小姐。”

  “自是可以。小姐醒了有段时间了,已然起床了。”

  顾流惜听着她的话,跟她一起朝闻墨弦房间走去。到了门口,便看到闻墨弦安静坐在书桌旁,正在写字。

  她脸色还是很苍白,精神却看起来不错。低着头,全神在纸上写着。由于身体不好,她右手握笔并不稳当,写字也有些费劲,可纸上的那些小楷,却是清俊漂亮的很。估计写地吃力,她额头竟也冒出些汗渍。

  顾流惜看着她,只觉得这人写字的模样分外好看,但看她有些累,又有些心疼。

  紫苏没敢打扰闻墨弦,径直将茶放在一旁桌上,又示意了下顾流惜,退了下去。

  顾流惜凑过去,轻声道:“怎么一大早就这般勤奋,起来练字了。”

  闻墨弦放下笔,抬眸看了她一眼:“非是我勤奋,是被人逼得。”

  听着她似乎透着闷闷的话,顾流惜笑了笑:“谁这么坏,竟然逼你?”

  “若被若君听到了,她定会让你好看。”她勾了勾嘴,又盯着顾流惜:“可有大碍?”

  顾流惜愣了一下,随后明白她是问自己的伤势,心里暖地不行:“若君姑娘给了些药,而且并不严重,没什么事。”

  闻墨弦没说什么,微微点了点头,顾流惜看她脸上还晕着层薄汗,进了内室寻了方丝巾,递给她:“练字也要适量,你都出了一头汗了。”

  闻墨弦接过丝巾,眼神却是一凝,并没去擦汗,而是伸手去捉她的右手。

  她一贯冰凉的手碰到顾流惜的手,让她忍不住一个激灵,而后反应过来,她手上还有未来得急处理的齿痕,连忙想避开,却失了先机。

  闻墨弦执意要拉过去,她身子虚,顾流惜又不敢使劲,只好被她握在了手里。

  闻墨弦翻过她的手,看到她手掌内缘那个很深的齿印,皮肉都陷了进去,周围青紫一片,由于一晚上没处理,看起来有些吓人,足以见当时咬得多狠。

  眼见闻墨弦紧皱黛眉,脸色白了几分,顾流惜连忙缩了回来,想要说这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是说这是被别人不小心咬得?还是说不痛?可这人估计心知肚明了。

  闻墨弦却没说什么,径直走到一旁拉了那细绳,看着顾流惜的手,正色道:“谁这么坏,竟然咬得这般狠?”

  顾流惜:“……”

  谁这般坏,你不是最清楚了么?看着她一本正经地学她方才之话,顾流惜心里顿时哭笑不得。原来还想着闻墨弦犹如一杯清茶,如今看来这人分明是汤圆,外边雪白柔软,里面裹着的都是黑的。

  待紫苏过来,闻墨弦开口道:“紫苏,去若君那拿些金疮药,再寻些干净的白布条来。”

  紫苏紧张地打量闻墨弦:“小姐,你可是哪里伤着了?”

  “并不是我,顾姑娘让人咬了,你快去吧?”

  紫苏一脸莫名其妙,谁会咬顾姑娘?这里除了主子还有旁人么?带着一头雾水,紫苏还是听话地去了。

  顾流惜在一旁嘟囔:“什么叫让人咬了?”

  闻墨弦拉她坐下,闻言挑了挑眉:“那你的意思,不是人咬得?”她问地随意,眼睛却眯了眯。

  顾流惜无奈,好笑道:“是人咬得,还是个极标志的姑娘,牙印都很小巧。”

  顾流惜说着,一脸赞叹地看着自己的手,惹得闻墨弦轻笑起来。

  见她笑了,顾流惜松了口气,而紫苏也拿着物品走了进来,只是眼神有些奇怪,顾流惜觉得,那似乎是同情。

  紫苏原本想替顾流惜上药,闻墨弦却接过药道:“我来便好,你去传早膳吧,看看若君要不要来我这吃。”

  紫苏瞥了眼顾流惜,神色了然,应了声,去了苏若君的院子。

  “手伸过来。”

  顾流惜乖乖伸出手,闻墨弦看到伤口,眼神还是晃了晃,小心将药粉撒了上去,时不时看着顾流惜的反应。

  “痛么?”

  顾流惜其实最不耐痛,可是面对着闻墨弦,她还是若无其事地笑道:“不痛,若君姑娘的药很不错。”岂止不错,简直销魂。她这下总算明白紫苏那眼神了,痛死了!

  看着她说得言不由衷,闻墨弦忍不住低头勾笑。苏若君医术极好,药效自不会错,可她有个怪癖,做得金疮药,口服的药丸,汤药都很磨人,苏彦他们不止一次向她诉过苦。

  尤其是金疮药,很是性烈,抹上去绝对能让你惨嚎,苏若君美名其曰,让他们不会因着受伤神智不清。不过效果确实很不错,因此抱怨归抱怨,还是痛并用着。顾流惜这伤口很深,不好好治怕是会留疤,闻墨弦这才拿了苏若君的药。

  看她手不自觉地颤着,估计疼得厉害,闻墨弦皱了皱眉,随后轻轻给她吹了吹。

  顾流惜只感觉一股气息拂到自己手上,偶尔还能感觉到那人呼出的热气,顿时僵住了。看着低头专注的闻墨弦,脸突然就有变红的趋势,哪里还顾得疼。

  苏若君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顿时有些好笑。眼看那顾姑娘脸腾地红个通透,想要缩回手,阿墨分外淡然地瞥了一眼后,硬生生坐在那,由着她替她裹好伤口。那模样,却也可爱得很。

  “阿墨,我来得是时候吧?”

  闻墨弦轻轻在顾流惜手上打了个结,淡声道:“有些不是时候。”

  顾流惜觉得这对话分外诡异,苏若君这话怎么问得不怀好意,而且闻墨弦答得也古怪。

  “呵呵,我看却是恰好。来,该用早膳了,今早写了多少字,莫不是借故偷懒了吧?”苏若君轻笑着,将食盒里的吃食摆出来,看了一侧的书桌问道。

  见闻墨弦慢吞吞走到书桌旁,苏若君疑惑道:“该用膳了,过了时辰,午饭又吃不下了。”

  “我得补些字,不然你又得说我偷懒。”

  苏若君无奈:“小祖宗,我不说了,你过来吃饭。”

  顾流惜在一旁看着,眼里满是笑意,又有些羡慕苏若君可以与闻墨弦如此亲厚,能同她随时见面。

  三人一同吃过早饭,苏若君又继续回药房,研究怎样给闻墨弦用药了,顾流惜则陪着闻墨弦。

  外面虽已然放晴,但是湿气依旧很重,透着些许微凉,闻墨弦也就只能待在房里。

  闻墨弦沉吟片刻后,挑起了话头:“你最近是不是在帮衙门捉拿千面狐狸?”

  顾流惜正不知说什么,听她开了口,点了点头。

  “上次来得匆忙可是因着那事?”

  “嗯,因着我见过那人,同衙门两位捕头也熟识了,这才出手帮忙。”顾流惜照实说道。

  闻墨弦顿了顿:“那人身份不简单,因此这才难以抓到他。你参与进去,要小心,不要逞强。若有难处,我也可以帮忙。”

  顾流惜笑了笑:“我晓得,我会注意的。到是你,怎得昨晚又发病了?”提到此事,顾流惜还是心有余悸,蹙眉道。

  闻墨弦眼神暗了暗,想到顾流惜许多天不来,昨晚如此大的雨怎么会来看她?心里疑问越来越多,可她却不愿顾流惜此时太过为难,随意到:“大抵是突然雷雨交加,诱发了。”接着又转口道:“上次你还未告知我,你为何会来苏州?”

  顾流惜看着她,眼里滑过一抹复杂:“来寻人。”

  “寻人?可方便同我说,也许我能帮的上你?”闻墨弦没错过她眼里的神色,她心里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猜错了,也许她真是那人?

  顾流惜收了那些情绪,轻笑道:“我这次来苏州是奉了师傅之命,前来寻我二师兄,他下山快两个月了,师傅不放心。至于帮忙,我已然托付别人了,你好好养身子,你不用替我费心。”

  顾流惜在苏州并没有熟识之人,想着苏彦那次同她说的,顾流惜在苏州的动向,还有那个总是献殷勤,跑去做了捕头林府大公子,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她抿了抿唇,状似无意道:“你年纪不大,江湖阅历定不大深,又是初来苏州,有些故意接近之人,你需得提防着些,莫要让人骗了。”

  “啊?”闻墨弦这没头没脑的一番劝诫,让顾流惜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明白她为何突然说这些。但想着她估计是在关心自己,又见她表情不对,以为自己失礼了,连忙又道:“嗯,我晓得,谢谢你。”

  “嗯,苏州富饶,富商大家不胜枚举,那些大家公子也不少,许多闲来无事总爱做些稀奇古怪之事。”

  顾流惜这下彻底摸不清闻墨弦怎么了,却也只好配合问道:“什么稀奇古怪之事?”

  闻墨弦慢悠悠看了她一眼,“你很感兴趣?”

  顾流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