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阁主有病> 123.第一百一十七章

12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方密室内,六人你来我往,打的不可开交。闻墨弦一人拖住了三人,使得顾流惜那边基本没有压力。与她交手的是湘西四鬼中的鬼魅,速度极快,身法灵活诡谲,手中的一对峨嵋刺轻巧急刺,当真犹如鬼魅一般。

  不过顾流惜对她的功夫早有了解,加上她本身也是以快打快,珞珈十九诀也已然入了第三层,内力比之鬼魅更为精纯,也应付的游刃有余。

  到是闻墨弦,她功夫虽好,可面对三鬼还是有些凶险,尤其是鬼娘,让人防不胜防。

  她手里握着一把暗黑色的匕首,看似漆黑无刃,却是削铁如泥的奇兵,尤其是在这昏暗的石室中,鬼娘将它倒扣在袖下,根本没办法看出它何时探到要害处。

  三人配合很是密切,每当鬼季空手猛攻过来时,鬼常紧跟着就会提剑疾刺,等到闻墨弦应付两人时,鬼娘便悄无声息贴近闻墨弦,手里的匕首不带一丝波动直接朝她咽喉而去。

  一连不留余地的三次轮攻,闻墨弦身上已然添了两道血痕,幸而她及时避过,仅仅划破了皮肉。

  鬼娘在一旁看着依旧不慌不忙站在那里的闻墨弦,眼神越发狂热,目光落在她左肩的两条血痕,眼神中透着心疼:“太糟蹋了。鬼常,速战速决,不要太伤了她的身子,难得一见的好皮囊,弄坏了可惜了。”

  话音刚落她整个人急射向闻墨弦,闻墨弦左脚虚探一步,身子猛然后仰,手里的剑自胸前向上平切过去,一阵清脆的碰撞声响起,那把暗黑的匕首贴着那冷然的剑刃一路滑过,割下闻墨弦扬起的几缕发丝。

  在她还未来得及起身时,鬼娘竟然半空中拧身回扑,同时鬼常也凌空跃起,直接猛刺下来!

  闻墨弦反应极快,左手拍地,身子迅速旋转而起。避开鬼娘后,左手铁链直朝意图将她逼下去的鬼季而去。

  鬼季猝不及防,被铁链绕住了脖颈,来不及反应,人已然被闻墨弦扯了过去,鬼常连忙过来想救下他,手中的剑贴着闻墨弦腰腹刺了过去。闻墨弦持剑挑开,左手铁链将两人的剑一同绞住。电光火石间,耳边那股危险的气息再次袭来,闻墨弦内力激涌生生将两人拖了过来,残留的一截铁链旋转缠向那把乌黑匕首。

  耳边铁链崩断声不绝于耳,闻墨弦眸光暗沉看着那把匕首不断斩断铁链,一点点朝她咽喉而来,鬼娘显得很兴奋,她已然预料到,她即将能得到一具完美的尸身。

  只是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高喝:“柳烟儿!”

  原本一往无前的匕首突然顿住,鬼娘一直天真如孩童般的脸瞬间扭曲,她瞪着顾流惜,尖声道:“什么柳烟儿?那贱人死了,早死了!”那个夺了她的爱人,毁了她的人生,还让那个男人到死都念着的女人,早起了!她一刀刀割下她的肉,她怎么还能活着!

  然而就这一顿闻墨弦一脚将鬼常腿骨震断,卷住了鬼娘的手腕将她压跪在地上,右手松开被一同绞住的长剑,直接制住了鬼娘的左肩!

  而察觉到不对的影子也自隐藏中快速掠出,手里的长剑直刺鬼娘后心。

  被闻墨弦一系列动作打蒙了的鬼常鬼季,都有些回不过神。眼看鬼娘就要死在影子剑下,刚重伤了鬼魅的顾流惜却紧张万分!

  “墨弦,快退开!”

  之前她眼看闻墨弦要丧命,情急之下喊出了那个让鬼娘陡然失色的名字。可鬼娘毕竟不是普通人,不过一瞬间就回过了神,那眼神中疯狂的神色让顾流惜恐惧万分,也顾不得被鬼魅缠着的剑,急声喊出这句话,迅速朝闻墨弦那边赶去。

  闻墨弦听到顾流惜惶急的叫喊,隐约也感到危险,只是她此时一人挟制三人如何能简单撤开,仅能勉强后退了一步。而原本被闻墨弦右手挟制住左肩的鬼娘,身子猛的一缩一沉,原本瘦小的身子,骨骼都有些扭曲,瞬间脱离了闻墨弦的禁锢。而空着的左手竟然又翻出一把匕首,合身狞笑着朝闻墨弦心口刺去!

  “像这种漂亮的女人,都该死!”

  影子目眦欲裂,可他明白无论他多快,他的剑刺进鬼娘身体时,那把匕首也送进了闻墨弦心口。

  顾流惜脑子一片空白,但是此刻她眼里,没有闻墨弦,没有鬼娘,只有那昏暗中带着沉郁气息的匕首。她不知道她有多快,甚至不明白她在干什么,只是心里一个声音不停的说,拦住它,拦住它!

  一尺!半尺!她指间已然感觉到了那森然凌厉的杀气,接着,毫不犹豫地握住了那把匕首!似乎察觉不到疼,察觉到匕首仍旧往前,顾流惜手腕微旋,原本切割指骨的匕首直接透过手掌,撞上了柔软的身体。

  利刃刺入肉体的声音,让人战栗的骨头摩擦的声音,鲜血喷出的声音,无比混乱惨烈地混杂在一起,让人有些发疯。

  闻墨弦在顾流惜扑过来时就心口发冷,看着她伸手握住那锋利的匕首,听到那让人发抖的摩擦声,她胸口顿时涨的生疼。

  由于顾流惜伸手挡住,那边匕首虽刺进她体内,也偏离了心口要害只进了半寸。

  闻墨弦眸子通红,脸色发青,右手紧紧揽着顾流惜。看着被影子一剑贯穿的鬼娘,她身上气息极为压抑,左手凌厉握上被缠住的长剑,内息激荡,直接将那铁链崩断,在鬼娘抽匕首前,剑猛然挥下,直接断了她左手,随即抱着顾流惜荡开。

  由于铁链被闻墨弦怒极之下全部震断,鬼常鬼季得以脱身,眼看鬼魅重伤,鬼娘也奄奄一息,两人不敢恋战,慌乱间夺路而逃。

  闻墨弦看着自己身上大片的血渍,大半都是顾流惜手上涌出来,伸手点了顾流惜手上的穴道,目光沉沉看着想走的两人。随后左手里的剑雷霆掷出,直朝鬼季心口而去!

  最后鬼季勉强躲过要害,却被生生穿透左肩被钉在石壁上,可想而知这一剑的力道有多惊人。

  剩下的鬼常影子足以应付,闻墨弦死死抿着唇,抱着痛得身子发颤的顾流惜疾步走到一处干净得地方。盘腿坐下,让顾流惜靠坐在她怀里,这才小心捧起那已然无力垂着的右手。

  顾流惜意识到闻墨弦安然躲过一劫时,那恍惚的知觉才恢复过来,右手那蚀骨入心的剧痛开始席卷而来,本就不耐痛的顾流惜遏制不住的轻颤着。感觉到闻墨弦抬起她的手后猛然一僵,随后耳边听到她咬牙的声响,那微凉的手也颤了起来,她深吸了口气,勉强道:“你……你别气,只是……只是有点疼,看着吓人……了些。”

  闻墨弦没有说话,只是顾流惜明显感觉到她呼吸压抑而低沉。虽然手痛得厉害,可她更不愿闻墨弦这般,努力坐直身子想回头看看她,却被闻墨弦制止。

  “别动!”声音有些低哑,还有些颤音,让顾流惜越发担忧。似乎感觉到她的情绪,身后的人深吸了口气:“这匕首得拔了,会很疼,你忍着点。”

  顾流惜低头看了下血肉模糊的右手,那把匕首仍旧卡在骨缝中。这匕首锐利无比,想来若不是闻墨弦之前如此迅速断了鬼娘的左手,防止她再抽出,这手估计要被斩断了。想到要拔出来,顾流惜脸色越发白,那匕首抽出来定然痛得很。只是怕闻墨弦更难受,她故作轻松道:“好,疼了我便咬你。”

  闻墨弦沉默垂眸,怀里的人俏脸惨白,额上都是冷汗,几缕发丝濡湿黏在额角,狼狈而惹人疼。墨色眸子里晕开一片雾气,伸手替她擦了擦汗,随后轻轻将她脑袋偏过来,贴着自己肩膀不让她看。紧紧咬着唇,将那惨不忍睹的手拉近,看着那乌黑的匕首,缓缓握上,仔细察看伤口,控制好角度,随即狠了狠心,快速抽出,同时将顾流惜脑袋按到了自己肩上。

  顾流惜猛得一颤,闷哼一声,随后狠狠咬下,因着闻墨弦那一按,恰好咬住了她的肩膀。这陡然加重的剧痛,让她咬地极狠,即使顾流惜很快松了口,嘴里依旧尝到了血腥味。顾流惜想要开口,可那一下仿佛抽空了她所有的气力,只能软软瘫在闻墨弦怀里,不住喘着。

  闻墨弦似乎没什么感觉,只是迅速将准备好的药倒了上去。顾流惜右手手掌整个被贯穿,清楚得能看到掌骨,而四根手指也被切开,骨头都被伤到了,几乎断掉。

  闻墨弦一边扯了自己干净的里衣给她小心包扎,身子一边在抖。当一切都处理好后,闻墨弦小心握着她的右手,将人死死抱在了怀里,一声不吭。

  而解决完鬼常的影子看着那边两人的情况,微微叹了口气,将鬼季和鬼魅打晕,在远处静静守着。

  过了一会儿,疼意终究缓了的顾流惜才有气力开口,可脖颈出滴落的一颗湿热滚烫的液体所让她顿时僵住。

  她从来不知道眼泪会那么烫,自脖颈出流下却一路落去心里,烫的顾流惜心里直发疼。她很了解闻墨弦,这样一个被折磨了十余年的人,已然坚韧到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在她心里,除了那被她小心呵护的几处,甚少有东西可以挑动她的忍耐。而这样的人,也是骄傲的,若非亲近之人,甚少有人能察觉到她的脆弱,而她也不愿让别人知晓她的难受。就如那次,看到爹娘的画像,即使再怎么痛,她也只会在她离去后,一个人静静站着,无声落泪。

  可是她现在却因为她伤了手落泪,顾流惜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她无比欢喜她在她心里占据的地位,可又无比懊悔自己惹她难受。她重活一世,她原本就是想让她欢喜平安,可她的出现却让她一再涉险,甚至落泪,不该的,她怎么能让她哭?

  顾流惜声音有些发颤,她急急唤了声:“墨弦。”

  闻墨弦顿了顿,随后抬起了头,将顾流惜松开,低声道:“还疼么?”

  顾流惜看着眼前的人,眸子微红,里面含着满满的疼惜,语气低柔平稳,脸上不见一丝泪痕,只有长长的睫毛上有些晶莹,不然,根本看不出她哭过。

  嘴唇微微开阖,嗓子里的话终究未出口,她看着她,发白的脸上晕开一个笑意:“不疼了,若君的药很好。”

  闻墨弦也笑了笑,嘴角却透着丝苦涩,看着晕开一丝血迹的白布,低声道:“是我傻了,怎么可能不痛。”

  顾流惜一滞,看着她玄色衣衫上濡湿的地方,顿时脸色一白,伸手就想去察看,却被闻墨弦握住右手,皱眉轻斥:“胡闹!”

  看着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右手,顾流惜顾不得窘迫,急声道:“那匕首是不是伤到你了,还有你的肩膀,我……我咬出血了,你快看看。”

  闻墨弦将她扶起来,轻声道:“没事,匕首被你挡了,只是刺破了一些皮肉,至于肩膀,你那牙口,咬不了多少。我们耽搁太久了,需得赶紧进去救人,走吧。”

  顾流惜心急,却看出她的固执,只能在一旁看了又看,见没再流血,这才作罢。

  除了担心时间不够李嫣然醒来,她更担心顾流惜的手,那手被伤得太厉害,她需得赶紧带她去找苏若君,不然久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后患。

  “阁主,夫人,你们怎么样了?”

  顾流惜还是不大习惯被唤夫人,苍白的脸上泛起一阵红晕:“无事,我们先进去吧。”

  影子看了看还活着的四名守卫,以及鬼季鬼魅,犹豫道:“阁主,这些人?”

  闻墨弦沉眼看了看:“湘西四鬼邪肆残忍,留不得。至于那四人,点死睡穴,放了吧。”

  “是”

  顾流惜虽不喜欢滥杀,可闻墨弦这做她却是没意见,湘西四鬼作恶多端,早就该死,而且闻墨弦差点出事让她更是没了多余的怜悯。

  影子解决完两人,摸出守卫身上的钥匙,打开一道铁门,朝暗室走去。

  里面温度显然高了不少,两侧都是一间间石室,安着厚重的铁门,仅留一扇窗,石壁上都安着油灯,昏黄的灯光一路延伸过去。

  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味道,隐隐还有血腥发臭的味道,闻墨弦眉头微蹙,小心握着顾流惜右手手腕,护着不被碰到。

  按着肖梦锦给的线路图,三人左行五十步,出现两条道,接着右拐,一路走去,最终到了她所言的石室。

  “按说就是这间石室了。”顾流惜开口缓道,随后探到石室小窗朝内看去,不料一张满是伤痕,蓬头垢面的男子猛的撞了上来,嘴里发出犹如野兽般的嘶声,撞得铁门哐当一声。顾流惜怎么也没料到如此,吓得狠了,急急后撤,闻墨弦忙抱着她连退几步,看了下她的手,温声道:“别怕。”随后紧紧皱起了眉。

  顾流惜平复了下心跳,那张脸上的伤口都快腐烂了,双眼睛也浑浊无光,简直不似活人。想起那人的模样,力气如此大,心不由沉了沉。

  上一世她也曾见过这样的人,当时与心昔阁开战时,冉清影曾经安排过这样的人对付心昔阁。据她所言那些都是教内的叛徒,被施以酷刑,培养成药人。那些人力大无比,不知疼痛,没有理智弱点,很是恐怖。想起被她遗忘的那次刺杀中的冥幽卫,顾流惜有些懊恼,难不成这一世慕锦的已然开始炼制药人了?可是那些冥幽卫虽行为诡异,却不曾变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这又如何解释?

  看着闻墨弦皱起眉,她突然反应过来:“不对,若那里面是那人,肖姑娘的娘亲呢?”

  闻墨弦摇了摇头,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这次若失败,再想进来,就不可能了。林鼎天肯定会转移,到时候更加被动。

  眼看时辰不多了,闻墨弦沉声道:“时间不多了,实在不行我们只能一间间找,问一下他们是否有人看到她娘亲被转移出去。”

  “可阁主,她会不会已然被送走了?”

  闻墨弦摇了摇头:“不会,肖姑娘是两天少见过她娘亲的,这些天我们密切监视,他不可能有机会。”

  “如果林鼎天没怀疑肖姑娘,那么可能由于某些原因换了地方,或者是她记错了。若是如此,理当不会有太大变动,我们找找。”

  正当他们准备开始时,一道略显疲惫的声音从一间石室里传出来:“你们可是来救人的?”

  顾流惜一愣,环视了下周围几间石室,闻墨弦轻声道:“左边对面的第三间。”

  说罢三人走过去,透过小窗,一个身破旧长袍,头发蓬乱的男人坐在地上,他四肢被铁镣扣着,胳膊粗的铁链固定在墙壁上,沉重的落在地上。

  见她们在打量他,他缓缓抬起了头。他脸上虚弱之态毕现,胡子也是花白的,看模样估摸着有七十多岁,有些苍老,但眼神却很清亮,长得慈眉善目,纵使有些狼狈,却隐隐有股儒雅之气。

  顾流惜看着他,隐隐觉得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不过直觉上,顾流惜觉得这人颇为和蔼。

  原本淡然温和的老者在看到顾流惜时突然僵住,随后一脸的不可思议,眼里满是惊讶愕然,他嘴唇不断颤抖,猛地站起身朝窗口跌跌撞撞走去,却被沉重地铁链带地摔在地上。

  他没有站起来,而是撑起身子痴痴地看着顾流惜,脸上满是痛苦,眼神极为哀戚,最后竟然哈哈笑了起来,笑到最后分明是哭。

  一个七十岁的老人趴在地上又笑又哭,让三人都有些始料未及。顾流惜想着他方才的眼神,心口忍不住也泛疼。看到他这模样,她觉得分外难受,那种从惊愕到狂喜到怔神直至绝望悔恨的眼神,让顾流惜觉得这人定也是个可怜人。

  闻墨弦原本有些讶然,随后看着一脸不忍的顾流惜,眸子一沉,也许她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