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阁主有病> 128.第一百二十二章

128.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进了兖州,苏若君陪着肖梦锦将肖蕴送入房间后,便去找小二准备给带伤的几人熬药。除了要给顾流惜和肖蕴熬药,那三人身上的毒更是不能掉以轻心,虽然给他们用了药,想要彻底根除,却仍需要费心思。

  肖蕴已然睡了四个时辰了,虽然苏若君说她脉象稳定,并无大碍,可肖梦锦仍旧有些心焦。

  小心给肖蕴掖好被子,肖梦锦便安静地看着她,直到现在她都觉得有些恍惚,她曾经以为再也不可能见的娘亲,如今就在她身边,她不需要绝望,也不再拼死拼活完成任务,只为换的去见她一面。也不用担忧,她会被林鼎天欺侮。

  看着床上安静躺着地人,由于久病加上长久不见日光,肌肤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梳理的整齐的发丝中,隐约透着花白,才三十多岁的人,头发却白了,肖梦锦鼻子隐隐发酸,低低唤了声:“娘亲。”

  床上那人睫毛微微颤了颤,似乎叹了口气,随后伸手摸了摸坐在床边,低垂着脑袋的肖梦锦,柔声道:“小锦儿。”

  肖梦锦一愣,淡漠的脸上有些惊喜,眼里泛着红,急急道:“娘亲,你……你醒了!”

  肖蕴勉强坐起身,肖梦锦连忙扶着她。肖蕴未说话,只是慈爱地看着她,上下打量了几遍,随后才温和道:“总算没伤着,只是又瘦了些。”

  肖梦锦听得想哭,从小到大,她能去看她的日子并不多。每次去,肖蕴都顾不得同她多说话,只是小心察看她的身子,伤了便默默垂泪,若没有新伤,再怎么虚弱,都会开心许久,絮絮叨叨询问她过得如何。

  “娘亲,我哪有瘦,倒是你瘦了好多。”肖梦锦有些心疼,这十几年,娘亲从来未得过自由,一直被那人囚禁,还要为自己担心受怕,可谓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低头压抑着情绪,肖梦锦抬头认真道:“娘亲,以后我们不用再被他挟制了,我们好好生活,好不好?”

  肖蕴喉头有些哽,她被林鼎天生生禁锢了十多年,心里所有的情绪都几乎被磨灭了。只有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不想,她才能熬下去。原本便是一个淡漠的人,如今更是显得淡然,可是唯独对这个女儿,她在怎么也没办法不在意,这是她活着的唯一寄托,只有看着她,她才觉得自己还活着。

  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肖蕴声音微颤:“好,小锦儿日后也不用再过着打打杀杀的日子,娘亲陪着你,等着你找到一个疼你爱你的人。”

  肖梦锦听着肖蕴的话,微微顿了顿,想起苏若君,眼里有些犹疑,片刻后却是认真点了点头。有些事现在不适合同娘亲说,先忍着,日后好生同娘亲讲。

  自己生的孩子,虽然这些年聚少离多,可也是很了解的,肖蕴眸子里闪过一丝无奈,却未说什么。

  而恰在此时,一阵敲门声响起,肖梦锦一愣,然后起身开了门。

  苏若君端着一个托盘,对她笑了笑,肖梦锦嘴角微不可察地挑了挑,侧身让她进去。

  看到靠坐在床上的肖蕴,苏若君神色温和有礼:“伯母您醒了。”

  自打苏若君进来肖蕴便在打量她,看模样比自家女儿大不了多少,生得温婉秀雅,身上衣饰虽简单,气质却很好,看上去像个大家闺秀。肖蕴看着她手里端的吃食和药,也是笑了笑:“劳烦了,不知姑娘?”

  苏若君但是落落大方,看了眼肖梦锦:“伯母客气了,我是梦锦的朋友,姓苏,伯母叫我若君便可以了。”

  “若君?是个好名字。这次我们母女能团聚,真是多亏了你们了。”

  苏若君摇了摇头,笑地有些俏皮:“出力的都是她们和梦锦,我只是个大夫,可没帮上什么忙。伯母,我先给您把把脉。”

  肖蕴有些惊讶,伸手任她把脉,却开口询问道:“不知道若君和锦儿如何成了朋友?这些年因着我,她一直被缚在落霞楼,过得很苦,我一直怕她孤苦伶仃,没有深交好友。没想到她竟有你们三位这般好的友人。”

  苏若君眸光微晃,忍着没去看肖梦锦,柔声道:“伯母,是因着她很好,我们才能成为朋友。当初认识她也是缘分,彼时我去大理寻药,夜里……”

  说起当初两人的相遇,苏若君脸上带着一股柔和的光彩,虽然她刻意淡化,可那眼神中的温柔,语气中忍不住的愉悦以及疼惜,肖蕴看的一清二楚。悄悄瞥了眼自家女儿,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年轻的大夫,心里忍不住叹了又叹。但是不得不说,她很感激苏若君,若没有她,自己同女儿当真是天人相隔。

  似乎察觉到自己有些忍不住了,苏若君说完便转移了话题:“伯母主要是旧疾未愈,我开了方子,好生调养便好。药我熬好了,因着有些伤胃,您先喝完粥,再用药。”

  肖蕴道过谢,接过苏若君端过来的皱,却见苏若君回身将另一碗递给了肖梦锦:“你这一日估计也没时间吃饭,先吃一些。”

  此时已是晚膳时间,这里是客栈,可这粥清香中带着股淡淡的药味,明显不是客栈备地,苏若君身上也带着股药味,这一行人中,伤病者不少,怕都是苏若君在忙,肖梦锦微微皱了眉:“不早了,你用过没?”

  苏若君随意道:“我不饿,再说客栈方便的很,一会儿会有人送饭。明日我们估计还要赶路,你陪伯母叙叙,早些休息,我还要去看看流惜。”

  对着脸色有些沉的肖梦锦笑了笑,打过招呼,苏若君便收拾着离开了。

  肖梦锦端着粥,看着她离开,身后却传来肖蕴的声音:“到是个体贴的孩子。”

  肖梦锦愣了愣,随后低声道:“嗯,她很好。”

  肖蕴看着自己的女儿,笑了起来:“小锦儿很喜欢她?”

  肖梦锦一呆,微显冷凝的脸染了红晕,看着凝视自己的娘亲,她似乎明白了什么,缓缓吐了口气,定声道:“嗯,很喜欢。”声音不高,可任谁也晓得其中的认真。

  肖蕴收了笑,看了肖梦锦许久,在肖梦锦越来越紧张时,低声道:“同娘说说她吧。”

  翌日一大早几人换了马重新上路,苏若君察觉到肖蕴对她同肖梦锦关系有些怀疑,她虽然不在意,可肖蕴身体不好,她也要顾及肖梦锦的感受,便未再同她二人乘马车,当然她更不愿这个时候去跟那两个腻歪的人同乘,因此跟墨影等人一般骑马。

  肖梦锦坐在马车里半天不见苏若君,一直有意无意透过窗户看外面,看着同墨影并骑的苏若君,眼神暗了暗,这傻子,又不会功夫,去骑马,一天下来定然浑身疼。

  眼看肖梦锦抿着嘴,眼里具是担心,肖蕴开口道:“傻孩子,既是担心,就让人家上来。感情上,这般闷,当心人家胡思乱想。”

  另一边顾流惜和闻墨弦也看到走在前面的苏若君,仔细一想朝明白为何如此,原本想开口让苏若君上来,闻墨弦却低笑道:“她如今受挫,宁愿颠簸着,也不愿陪着我二人坐马车。”

  正当她们看着,突然一道青色人影掠了出去,随后轻飘飘落在了苏若君身后,马儿一时间不适应两个人的重量,不满的打着响鼻。身后的人也不顾周围略显错愕的眼神,扯着缰绳,夹了下马腹,率先离开。

  墨影愣了愣,随后笑着摇了摇头。

  闻墨弦嘴角轻挑:“看来若君好事将近了。”

  紧赶慢赶五日,所幸天公作美,一路上也避过名剑上庄等几波人的查探,没有多少波折的几人在第五日傍晚到了豫州。

  豫州是名剑山庄的主要势力范围,到了这更得需要小心,因此在城外几人又分成两批,悠悠进了豫州城。

  当马车行到豫州城门口时,车内一声略显低沉的嗓音缓缓吐出:“紫曦,停下。”紫曦依言停下马车。

  一身墨色长袍的闻墨弦缓缓下了马车,顾流惜也跟着走了下来,两人抬头看着那高大的城墙,因着屹立了数百年,古朴暗沉的城墙透着一股沧桑,牌匾上苍劲的豫州两字,闪着古铜的光泽。

  顾流惜神色有些恍惚,再回此地,她忆起的不是上一世来豫州的情形,而是那沉闷绝望的暴雨之夜。身边这人一身狼狈,在逃出豫州城时,抖着小小的身子,苍白的脸上透着痛苦悲怆,死死看着这座城墙。那在面临疯狂残忍的屠戮时,都未出一声的人,对着那冰冷的城墙嘶声喊了出来,那锥心泣血的嘶喊,成了顾流惜挥之不去的记忆。

  或者说每次来豫州,她便会痛一次。那个夜晚对于二人来说,太过惨烈。前世面对冉清影的无数次挣扎,在忆起那一晚,苏流觞从骨子里喊出来的一声悲嚎时,都会被磨灭。

  眸子酸痛的紧,顾流惜收了思绪赶紧看身旁的人。

  她看起来不悲不喜,只是静静地看着城墙,墨色的眸子里却透着难以言喻的哀伤,天边的残阳如血,将她单薄的身影拉的很长,即使站在她身边,却依旧觉得她如孤寂。

  从第一次相遇时,顾流惜就觉得闻墨弦是个很温柔的人,不用开口,静静坐在那,浑身都透着温润雅致之感。即使当初两人并不熟,她自己身子也糟糕的一塌糊涂,可依旧会替她考虑,在她难受时,温声开导她,犹如一汪泉水,柔和无害,不见丝毫锐利锋芒。

  纵使偶尔有些身为阁主的威严,那种上位者的气息也依旧不像冉清影等人那般压迫,而是像平静的湖水下涌动的暗流,让你深深跌入,却不会让你溺毙。而对着她身边的人,都有着让人折服的体贴和宽容,所以心昔阁的那些人,都打心眼里敬她。

  可此刻的她身上压抑着的沉重,以及眼里涌动的情绪,都掩盖了她身上让人舒适的温润,取而代之的,是让顾流惜心疼的隐忍苦楚,甚至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煞气。

  指节分明的手隐忍地蜷在广袖中,那一直挥之不去的痛苦记忆,再次在脑中汹涌,爹拼着重伤将她两人送出去,最后浑身浴血拦着那些人,直到死都没让一步的画面。

  记忆中温柔美极了的娘亲,横剑自刎时的回头的那一眼,里面的痛苦不舍,如今忆起来都是插在她心口的一把刀。闻墨弦瞳孔越来越暗沉,嘴唇也没了血色。

  顾流惜伸手紧紧握着她冰冷的手,身子也靠了过去。下一瞬间,手里回握的力道,有些不可控制,就仿佛是捏住了她的心脏,痛得她心头发颤。她低声颤道:“我们回来了,我陪你回来,陪你拿回他们欠下的。”

  手里温热的柔夷,身边依着的熟悉温度,让闻墨弦回过神。她侧头,看着眸子微红,疼惜之态遮掩不住的顾流惜,忙松了手,随后将顾流惜的左手拢在袖中轻柔。片刻后她脸上带了丝笑意,认真而庆幸,点了点头,缓步步入豫州城:“嗯,我们回家了。”

  六岁时她在豫州遇到了她,八岁时,她亦在豫州丢了她,辗转十年,她终究回到了她身边,一切还不至于绝望。

  紫曦等人安静地跟着两人,因着明白闻墨弦的心情,也不曾催着两人回豫州落脚点。

  十年时间,豫州城已然大变模样,虽然街道布置仍旧,可许多熟悉的酒楼建筑,却依然被时间湮没在过往之中,生活了八年,却终究挡不过空白的十年。

  此刻日薄西山,豫州长街上人声渐低,只偶尔听到商贩收摊相互打招呼的声音,顾流惜没说话,只是握着闻墨弦的手,两人并肩走在长街上,夕阳下两人的影子长长拖在后面,偶尔交叠,不分彼此。

  紫曦和墨影则不远不近地缀在后面,安静无言。

  悠悠走在街头,闻墨弦那跌宕的情绪早被身边的人平复,微微偏头与一双纯澈的眸子不期而遇,金色的余晖给她漂亮的脸上渡了层光晕,细小的绒毛清晰可见。

  看着她眸子里的关切,闻墨弦歪了歪头,笑得无比温柔,看着顾流惜,突然开口道:“想不想吃小笼包?刚出炉的,热气腾腾香得紧,皮薄馅多,裹着汤汁,咬一口好吃极了。”

  “这大冬天冷得紧,吃一口热乎乎的,味道好,身子也暖烘烘的。”

  顾流惜怔怔看着眼前逆光站着的人,耳边回荡的清雅嗓音同记忆中那稚嫩童音交织缠绕,恍惚间她像是回到了那个寒冷的冬日。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这样走入她的生命中,破开她世界中浓浓的阴云,一瞬间,她的人生陡然亮了起来……

  街上忙着归家的行人,或紧或慢地从两人身边路过,周围的一切逐渐安静,而这一切在两人眼里此刻都似乎定格成了背景,只余两人对视间,越过过往与现实,徘徊其中。

  半晌后,顾流惜压下心头所有的情绪,扬起一个笑,缓声道:“很想,可我却没有银两。”

  闻墨弦眨了眨眼,低头轻笑:“不要银两,我并不缺。”

  顾流惜抬头看着她,唇边依旧带着笑:“那你缺什么?”

  闻墨弦眸光缱绻,轻轻抬起右手,手心朝上,低声道:“缺一个媳妇。”

  顾流惜眉眼弯弯,笑得很是开心,引得路人忍不住看着二人。她却不在意,将手放入她微凉的掌心中。

  一行人逐渐远去,还能听到透着笑意的清亮嗓音,断断续续传来,“我竟然只值一个小笼包。”,“从小便是奸商”

  依稀有人温柔回到,“是十二个”,“值一个你也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