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阁主有病> 142.第一百三十六章

142.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清晨第一缕光辉落下时,翠玉峰已然开始有了动静,院外一些弟子拿着扫帚,开始清理昨夜留下的满地爆竹。

  许久不曾出现的阳光落在雪地中,使得外面的天越发的亮了。高耸的峰顶,蓝天一澄如喜,犹如一块琉璃,美丽而纯净。

  一早苏若君便吩咐紫苏去看看闻墨弦,顺便替她准备洗漱。因着生病,闻墨弦昨晚吃得很少,紫苏也担心她昨夜睡得不好,忙端着东西进了惜园。

  紫苏站在门口听了听,并没有动静,以为闻墨弦未醒。推了推门,竟然未上栓,怕惊醒闻墨弦,紫苏未敲门,便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将东西放在架子上,抬手将一旁有些陌生的大氅收拾好,紫苏抬眸朝床帷那边看了看,顿时目瞪口呆。

  帷帐被放了下来,却有些凌乱,跟往日里闻墨弦放得整整齐齐大为不同。

  被角也耷拉下来,而床前,乱糟糟的衣物落了一地。紫苏眉头猛跳,看着挨着白色靴子的另一双鹿皮靴,顿时面红耳赤。要死了,流惜姑娘回来了!难怪这大氅有些眼生。

  虽然紫苏未经人事,可眼前这一切,傻子也明白发生了什么。紫苏羞得不行,转身要走,却慌乱地撞上了架子。

  等她赶紧稳住架子,床帷内窸窣的声音已然响起,略显沙哑的嗓音低声传来:“是紫苏么?”

  那声音低柔却又带着股撩人的味道,听得紫苏浑身发酥,抖了抖小声道:“主子。”

  闻墨弦压着声音:“去把年前替惜儿做的新衣拿来,让后厨备些早膳,精致些,熬些汤。”

  紫苏红着脸应了,闻墨弦复又低声道:“记得动作轻些。”

  等到出去,紫苏脸都红得冒烟了,跺了跺脚,心里直埋怨苏若君。

  闻墨弦撑起身子,看着身边睡得香甜的人,嘴角笑意融融,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小心翼翼起了身。

  不知过了多久,顾流惜意识逐渐回笼,睁开有些迷蒙的眼睛,看着头顶的帷帐,思绪有一瞬间的空白。片刻后她眸子晃了晃,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得透彻。身子有些酸痛,尤其是腰,都有些不是她的了,身下那股异样感,清晰让她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忍不住伸手捂住脸,耳边却响起一阵窸窣声,似乎有人放下了。,随即透着股愉悦的嗓音柔柔响起:“醒了,饿不饿?”

  顾流惜撑起身子想摇头,却发觉凉嗖嗖的,低头惊觉身上一丝不挂,顿时猛地缩到了被子里,抬头结巴道:“我的衣服……怎么?”

  闻墨弦噗嗤笑了出来,她眉眼弯弯地盯着她红彤彤的脸:“惜儿是怨我不给你穿衣服?”

  顾流惜嚅嗫着不说话,闻墨弦凑过来认真道:“昨夜……衣服都揉的皱巴巴,不能穿了,早上见你睡得香甜,便未打扰你。”

  “你……你不用说了,把……衣服给我。”顾流惜实在听不下去,忙急急忙忙道。

  低低笑了笑,闻墨弦将紫苏送来的新衣拿了过来,递给顾流惜,随后在一旁正襟危坐,盯着蜷在被窝里的顾流惜。

  顾流惜抿了抿嘴,拿眼睛不断瞟闻墨弦。闻墨弦故作不知:“惜儿可是没气力,要让我替你穿衣?”

  顾流惜心下无力,实在不想理这黑心的人。谁料,闻墨弦坐了过来,拿过她手里的单衣,温声道:“乖,你我早已坦诚相见,还羞什么?”

  将顾流惜圈在怀里,替她穿着衣服,顾流惜心下也晓得她说的在理,可心里那股羞涩怎么也忽视不了。把头搁在闻墨弦肩膀上,贴了贴她的脸,低声道:“还好不发热了,起得这般早,你身体还难受么?”

  闻墨弦笑了笑,摇了摇头:“估摸着是昨夜出了一身汗,今早到是舒服许多了,并不难受。”

  顾流惜:“……”

  此刻的闻墨弦,身上仿佛带着一阵光,虽然笑意不显,任谁也能感觉到她的愉悦。看着鸵鸟般窝在床上的人,闻墨弦替她穿好衣服,将人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顾流惜红着脸嗫嚅道:“剩下的我自个儿穿。”

  “嗯。”闻墨弦也不再逗她,见她起身虽不如往日利落,却也并无大碍,心下微安。目光落在翻起的被子下,那一抹暗红上,她眼神闪了闪,有些怔然地看着。

  顾流惜穿好衣服看见她似乎在发呆,目光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掀起一道掌风,直接将那痕迹盖住,原本以为眼前的人又要调笑她,却不料被她抱进了怀里。

  闻墨弦声音有些低:“惜儿,谢谢你。”谢谢你在一切都未知的情况下,还愿意将自己交付与我。

  顾流惜心里一颤,她自然明白这傻瓜在谢什么,抬手回抱她,眉眼温柔:“傻话,遇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袛,和你在一起,却是我两辈子的幸运。”

  闻墨弦勾了勾嘴角,将她轻轻压着坐到了铜镜前,替她梳头,仔细将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打理齐整,闻墨弦开口道:“昨夜这么晚才赶回来,可是遇到了事?苏望派去的人也未接到你。”

  顾流惜盯着铜镜中的人,也未瞒她:“这几日下雪,路很不好走,原本就慢了许多。而且一路上遇到了冥幽教的人,应付她们也费了些时间。”

  闻墨弦握着梳子的手一顿:“可曾伤到?”

  顾流惜怕她急,忙道:“没有,你看我身上都没有伤!”

  随即咬了咬唇,她简直傻死了,昨晚两人都那般了,有没有伤到,她可不一清二楚了。

  闻墨弦未说话,握了她的手腕,渡了些内息,沿着她体内绕了一周,没发觉什么异样,这才松了手。

  “日后莫要这般了,我虽想你回来陪我过年,可更想你好好的。只要你无事,我便开心了。”

  顾流惜低低道:“可我想陪你,不愿一个人过年。”

  闻墨弦但笑不语,素手勾挑,在顾流惜头上挽了个发髻,将一支白玉簪插在她发间。

  顾流惜抬手摸了摸:“这……发簪?”

  闻墨弦俯下身:“原本是给你的新年礼物,只是昨晚顾不上了,可喜欢?”

  说罢不等顾流惜开口,递给她一个红纸包:“虽然昨夜给最好,不过今日补上亦无碍。惟愿你喜乐无忧,流年吉利。”她声音轻柔低转,仿若带着无尽的祈愿,让这句话真的能应验。

  顾流惜鼻子酸了酸,捏了手里的红纸包,最后笑了起来。当年苏流觞曾许诺,新年时定会给她压岁钱,她几岁便是几两银子。

  “你给多了。”

  “不多,少了的十年,加起来正好。”

  顾流惜低着头,半晌没有说话,直到闻墨弦轻声道:“今日初一,可不能这般躲在屋子里,时辰不早了,合该饿了,先洗漱用膳吧。”

  等到两人收拾后,将紫苏送来的早膳用了,已然到了辰时三刻。经过昨晚那番折腾,这床褥自然得换了,顾流惜可不敢让紫苏她们收拾,无视旁边那罪魁祸首,赶紧扯了床褥,暂且收到一旁。

  闻墨弦抿嘴低笑,被红着脸的顾流惜赏了好几个白眼。

  正在此时,软糯的童音自屋外传来:“闻姐姐。”

  唐沫穿着崭新的红色锦衣,一路跑了进来,看到顾流惜时,怔了怔,随后颇为惊喜地扑过去抱住了顾流惜。

  “姐姐,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顾流惜蹲下身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将她抱起来:“对啊,沫沫这些天乖不乖,有没有想我啊?”

  唐沫使劲点头:“嗯,很想。”随后看了看闻墨弦,压低嗓音道:“闻姐姐也很想姐姐的,之前一直在沉渊等姐姐。”

  闻墨弦自然听到了唐沫的话,抿了抿嘴,没看顾流惜的眼睛,淡声道:“姐姐有些累,过来我抱。”

  顾流惜耳朵顿时红了,心里感动,却还是嗔怪地瞥了她一眼。唐沫被闻墨弦抱着,拍了拍她的手:“闻姐姐生病了,方才苏姐姐还同我说不能太早来吵你的,我不用抱的。”

  闻墨弦眉头微敛,看着斜靠在院口的苏若君,缓声道:“无碍,我已然大好了。”

  苏若君目光在她和顾流惜身上晃了晃,想到紫苏早上红着脸怨她,不由笑了起来:“嗯,气色是好多了,看来流惜比我的药管用。常言道汗起寒消,当真不错。”

  顾流惜被闻墨弦调侃都受不住,更何况是苏若君,虽然努力撑着没让脸红起来,可是耳朵却是红得欲滴血。这,有那么明显吗?

  看着眉宇间透着股柔和媚意的顾流惜,苏若君心下赞叹,果真是标志诱人得很。看着有些不自在的两人,她也没说什么,上前让闻墨弦坐下,给她探了探,对着一脸关切的顾流惜道:“的确好了,不用再吃药了,但需得注意休息。流惜,你可看着她点,你不在的时候,她可是一刻也没闲下来。”

  “嗯,我晓得。”

  闻墨弦斜睥了她一眼,苏若君却不为所动,反而正了正神色:“阿墨,如今心昔阁形势严峻,你需要处理的事都不轻松,而你体内的蛊,我始终有些担忧。师傅已然回信了,他如今也前往苗疆一带,只是地域太广,他一人怕是捉襟见肘,我需得去帮他。”

  闻墨弦眼神一暗:“都回信了,为何不肯回来。这不过新年初过,你便要走?”

  苏若君叹了口气:“阿墨,你……师傅性子你晓得,一诺千金,从不曾食言。当初他立下誓言,要让你安然无恙,便不会破誓。他晓得你会多想,因此让我将这封信给你。”

  闻墨弦接过信,轻轻展开,记忆中有些潦草的字迹跃然纸上,信笺带着股药味,一如他的性子,恣意随性。

  觞儿,闻你寻得故友,痼疾暂消,伯父甚为开怀……自游历至今,纵情纵性,虽再无知己为伴,却有故人之子为牵。漂泊三载,昔年郁结憾然渐解。遍览名川,品各地之情,多无愁苦,然唯一事无可排遣,便是觞儿你的身体。若伯父寻得良方,成知己之义,全爱护之情,实乃人生一大慰事。望觞儿珍重,避得险恶,勿要思虑,待我归来。

  看完信,闻墨弦沉默了许久。信中多为宽慰之言,还有提了许多他游历所悟,可那拳拳爱护之心,却溢于言表。她这一生坎坷多难,几次险死还生,却是遇上了三位她一生都珍视的人。因着上天安排的缘分,走到一起,弥补了她曾失去的一切,让她的人生不至于绝望荒芜。

  顾流惜坐在她身边,安静地看着她,眼里有些担忧。唐沫坐在闻墨弦怀里,也察觉到气氛的改变,颇为乖巧的坐在那,看着几个大人一声不吭。

  良久后闻墨弦才开了口:“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你同我说要离开了,每次阻止,每次却是妥协。”

  苏若君眼里有些心疼:“阿墨!”她顿了顿认真道:“你从来只能看到我为你殚心竭虑,却不明白我为何愿意么?我们一同长大,虽然我比你大,可自小护着我,纵容我的都是你。我初学医时那许多被我糟蹋的东西,都是你给我寻的。练这一手银针绝活,不知道多少是扎在你身上的。”

  她们并不是一开始便有如此成就的,宫铭虽疼她们,可真不是养孩子的料,再加上他从不透露他神医的名头,初始几年,她们过的并不好,被人欺负也是常事。苏若君不会功夫,之前脾气也怪,惹了不少事,都是闻墨弦替她收拾烂摊子,对孤儿出生的苏若君而言,当时的闻墨弦在她心里的地位,甚至凌驾在宫铭之人上。

  她眼圈有些红,低声道:“你该晓得,你若出事,于流惜,于我,都是没法接受的。”

  闻墨弦没说话,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许久后,她才抬起头对着苏若君无奈一笑:“只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了。”

  苏若君松了口气,认真道:“嗯,你一定会好的。”

  似乎想到什么,苏若君皱了皱眉:“如今江湖中对心昔阁一片声讨之势,你可想好如何应对。”

  “等。”

  “等?”

  “不错,等着我们救出来的那批人重新掌控他们的门派,等着,名剑山庄和冥幽教坐不住了,便好了。”闻墨弦嘴角微挑,伸手在桌上点了点。

  “名剑山庄,冥幽教,文渊阁为首的几大门派,君绝派为首的四大门派。任何一方动作皆是武林中一大动荡,然而各有各的心思,到是文渊阁他们已然站在我们一方。目前的被动不过是为了日后的主动罢了。”

  苏若君听了点了点头,而后,闻墨弦看着低头沉思的顾流惜,轻声道:“惜儿,此次回去,欧前辈可曾同你说了什么?”

  闻墨弦眼里有丝忧虑,之前白凌给她的那封信,若是真的,这事情,怕是越发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