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阁主有病> 143.第一百三十七章

143.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流惜眉头微拧,神色有些苦:“说了许多我怎么也想不到的事。”她吸了口气,将萧远山说的那些往年秘密俱都告知了两人。

  闻墨弦和苏若君安静地听着,即使闻墨弦提前得到了一些消息,此时也忍不住惊讶:“当真没想到,一场纠葛百年的前尘过往,竟然遗祸至今。人心,欲望,当真令人胆寒。”

  “那个万冥诀当真如此厉害?一个传说百年前叱咤江湖,威震武林的东西,至今无人验证过,何苦为了它,殚精竭虑,殃及一代又一代的人?”苏若君摇了摇头,实在难以想象。

  “就是因着它虚无缥缈,他们才会报以无尽的期待,况且单凭当年那场冥幽变的惨烈,以及封印的谨慎,也足以让那些野心勃勃的人趋之若鹜了。幸好得知此事的人不多,不然怕是又一场血雨腥风了。”顾流惜目光有些飘忽,自从了解到师傅在这场纷争中的意义,她越发想要知道她那忘却的一段是什么。虽然直觉告诉她,那必然是一场苦难,可这般空白着,却更是难熬。

  闻墨弦目光落在有些晃神的顾流惜身上,眼神微微顿了顿。

  苏若君却是疑惑道:“既然如此,那当年天机子的大弟子旬邑,到底是何人?既然按照欧前辈的说法,能动印山大墓中血线蛊的人只有他,那么他必然一直在谋划着得到四件钥匙,打开秘境夺取万冥诀。一个隐在暗处而又有野心的人,太过危险。”

  顾流惜压下思绪,点了点头,随即开口道:“他这一步棋走的险而大,毕竟他这样做对上的不仅是冥幽教,还有整个武林正道。即使他得到四件钥匙,可是想要进入冥幽教打开密室,也甚为艰难。如此一个有野心,有心机的人,被我师傅差点害死,竟然还能隐着五十年,可想而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更不是盲目自大的人。”

  “所以?”苏若君看她说到一半就停了,忍不住问道。

  闻墨弦缓缓放下手中的茶盏接口道:“所以,他有这个资本对上冥幽教,乃至控制整个武林。其实并不难猜,他也未必刻意掩藏,毕竟这个世上能得知他还活着的人,只有欧前辈一个,而前辈还失踪了四十多年。而且能晓得冥幽教秘密的人更是少,欧家血脉已断,冥幽教更不可能透露,他更无需忧虑。”

  “墨弦说的对,其实当时我便猜到了,毕竟有野心,有能力的人,不可能甘于寂寞,在武林中必然是颇有名望。而且打开那个密室的钥匙,从头到尾,都是两个人在抢,不是么?”

  苏若君眉头一挑:“这么说,还是萧衍了?不对,年纪对不上,原来是萧景煌那个老家伙。”说罢她低头想了想:“据说,他二十多岁因着救了当时名剑山庄的少庄主,而拜入名剑山庄。此后在名剑山庄大试上拔得头筹,备受庄主喜爱,三年后,求娶当时名剑山庄大小姐,入赘名剑山庄。而后庄主,少庄主相继暴毙,继承名剑山庄。呵!”

  苏若君凉凉一笑:“当年可有许多人对萧老庄主这段经历诟病颇多,名剑山庄收留了他,却整个家破人亡,最后说是入赘,名剑山庄却变成了萧家的。如今看来,若真是那忘恩负义之人,但也说的通了。一父一子,当真是出奇的相像,娶了人家女儿,还顺便将对方的家底全掏空。”

  “若君。”闻墨弦截住她的话,淡声道:“你何时对这些感兴趣了?”

  苏若君有些奇怪地看着她,闻墨弦却没再说,而是转移话题道:“虽然一切都合情合理,但我们亦不能掉以轻心,证据才是最重要的。既然欧前辈说,血线蛊需要驯化……若君,你曾说你同宫伯伯在越州遇到了一个小村庄,村民俱都染上了血线蛊?”

  “不错。我明白你的意思,待会儿我会同苏望说,让他传信白凌,让她查。”

  “希望还有人活着。”闻墨弦低低叹了声,复开口道:“一但查到有人知晓当年之事,无论他愿不愿意,都请回来,不允许有失。”

  “我晓得。”

  待苏若君离去后,闻墨弦才看着顾流惜:“可是有心事?”

  “没有,只是有些感慨罢了。”顾流惜摇了摇头,那些不过是上一辈子无法更改的事,她不愿因着自己的纠结让闻墨弦跟着担忧。

  闻墨弦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未多问,随后方才低声问她:“当初你不愿探查欧前辈的事,怕勾起他往日之事,引人注目。那如今得知了这些,可要查?”

  顾流惜不知如何回答,她自然想查,但是却不愿在闻墨弦处于这种状况下,还要分心去查已然过了五十于年的往事。

  看出她这一瞬间的纠结,闻墨弦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你呀,总瞎想这么多作何?看来日后这种事不该和你商量,省得你胡思乱想。”

  顾流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声道:“我怕你累着,要应对那么多事,还要替我解决这些……”

  “什么叫替你解决?”闻墨弦敛了笑意,正色道:“你我虽未成亲,可这周公之礼却是有了的。我虽不是男子,做不得你夫君,可是我却也不能吃干抹尽了,却不负责。”

  顾流惜臊得满脸通红,这人用得着时不时便提昨夜之事么?她不满地掐了掐眼前漂亮的脸蛋,故意眯着眼道:“你很得意?”

  闻墨弦低低笑了笑,随后双手撑着颌,无辜道:“有那么明显么?”

  顾流惜看着她漂亮无辜的模样,简直要气笑了。努力绷着脸,严肃道:“听说过一句话么?”

  闻墨弦颇为配合:“什么话?”

  顾流惜压低声音,目光在她身上转悠,淡淡一笑:“出来混,总要还的。”

  闻墨弦嘴角颤了颤,随后点了点头,凑过去道:“听过,不知惜儿,打算什么时候让我还,嗯?”

  她尾音上挑,最后一个字音调被她故意拉长,听得顾流惜心尖儿发颤。论段数她活了两辈子也比不过这人,可是顾流惜还是死撑着,耳朵微红,脱口道:“等我有兴致了!”

  她这模样委实太过可爱,闻墨弦掌不住,“噗嗤”笑了出来,直笑得顾流惜羞愤欲死。

  笑后,闻墨弦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语调婉转:“嗯,那我便等着惜儿有兴致了,来讨回去。”

  顾流惜傻乎乎地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然后许多天后,顾流惜揉着几乎没直过的腰,在心里腹诽某人说话不算数。就在这事上,在厚脸皮的闻墨弦面前,她根本毫无还手之力,每次基本都被折腾的什么都记不得了,哪里还记得讨回来。

  估计是年关将近,最近心昔阁状况比之前好了许多。而山下也传来好消息,文浩钦已然悄无声息重新掌握了文渊阁,阁中同原来的章语交好之人,已然被文浩钦借机处置了。

  因着他的威望,文渊阁内许多人虽觉得他态度有些转变,却没有太多疑惑。而卫贤几人亦是成功取得信任,将冒名之人去除。

  顾流惜看了信,松了口气:“这几人身份地位比之冉清影放出来的几人只高不低,只要他们心知肚明,愿意助我们,便少了一大阻力。”

  闻墨弦笑了笑:“说起来也要谢谢她,若不是之前她爆出有人偷天换日,卫贤他们怕是还要费些波折。她这一招使得不错,可惜她还是太轻敌了。”

  “是你比她聪明。”

  闻墨弦瞥了她一眼,笑了笑,随后开口道:“还有,青州那边传来消息,有人寻到了心昔阁,寻求庇护,拿着的正是我那日交给留下那批人的令牌。”

  顾流惜一愣,随后有些惊喜:“他们竟然还活着?”

  “不过却仅有一人回来了。”

  “是谁?”

  “大漠狂刀,柳沉闫。不过他身上的毒甚为严重,还好当初若君用来暂且压制毒性的药还留在青州,只是已然神志不清。”

  顾流惜皱了皱眉:“他若能活着,青州一事必然无法赖在心昔阁头上。”

  “只是又要辛苦若君跑一趟了。”

  顾流惜笑了笑:“虽说麻烦,但是若君怕是很惬意。这些日子待在豫州,一直陪着肖伯母,虽说她已然默认了她和梦锦的事,可两人却乖得不行。此次若君离开,梦锦她自然会陪着。而且青州景色不错,是个好地方。”

  闻墨弦嘴角微勾:“你何时也学坏了?”

  顾流惜撇了撇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闻墨弦只是笑笑,没再说话。而顾流惜似乎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开口道:“墨弦,若君如今可研制出了对付那些毒人的药?我记得冥幽教有一位十分厉害的人物,虽然功夫不高,在冥幽教的地位却是非同凡响。此人年轻时候醉心蛊毒之术,乃至狂热,更是以人试药,炼制傀儡,阴毒无比。后来被武林人士追杀,离奇失踪,实则在冥幽教当上了药老。冥幽教那批古怪的冥卫怕是和他脱不了干系。而且是如今冥幽教怕是已经开始试药红袖招暗室里那种毒人了,若不能提前查明,若形成规模,后果不堪设想。”

  上一世,蔺印天身死,冥幽教许多人暗中脱离冉清影的掌控,而后她还能在重重围剿中撑住一年多,完全是凭借手中慕锦替她操纵的那批毒人。可想而知,那批毒人有多恐怖。

  而且不只是冥幽教,似乎名剑山庄也在偷偷炼制,若形成规模,只怕就算撕破了名剑山庄那虚伪的外壳,依旧难以应付。

  “我明白,那毒我已然给了若君,目前她能在毒素侵蚀心脉前,替他们压制毒素,辅以金针能够慢慢解毒。可是对于已然沦为毒人的那些东西,她还没有好办法。不过,若君提到,这毒,药性很猛,对剂量要求也很严苛,多了很多人撑不住,当场便会身亡,少了却也只能一般□□。不过寻常之人熬不过去,能够成为毒人的只能是少数,而且这种无限激发他们的潜能的方式,对他们而言也是致命的,活不了多久的。”

  顾流惜点点头,心下了然,难怪冉清影也没有无限炼制,原来是弊端太大。

  “惜儿。”

  “嗯。”

  “我有件事同你商量。”闻墨弦说得认真,顾流惜听得有些愣,紧张道:“何事?”

  “你莫紧张,这几日我已然将目前需解决的事安排下去了。此前我没能陪你回蜀地看欧前辈,因着我,你又没能陪他们过年,我想着跟你去蜀中拜会一下他。”

  顾流惜眸子亮了亮:“你要跟我回去见师傅?”

  闻墨弦很是认真:“不错,要娶他的宝贝徒弟,自然该去好好表现一下,讨他欢心。”

  顾流惜脸一红,却仍嘀咕:“就不能是嫁给他徒弟么?”

  闻墨弦将她拉过来,让她坐在她怀里,愉悦道:“嗯,自然可以,不过惜儿,你的聘礼呢?”

  顾流惜一呆,摸了摸口袋,她可是穷得很,咬了咬牙,低声道:“你连人都得了,还要聘礼,太不要脸了。”

  “嗯,我并不要脸,只要媳妇和聘礼。”

  顾流惜:“……”

  “你这么小气,肯定娶不到媳妇。”

  “那就不娶了,我嫁就好了。”

  顾流惜:“……”太没骨气了。

  闻墨弦叹了口气,故作无奈道:“我当真命苦,喜欢一个姑娘喜欢的紧,她却不肯嫁我,娶我还不肯给聘礼,可我还是喜欢她。”说着幽幽地看了顾流惜一眼:“那我不要聘礼,倒贴与你,流惜姑娘,你可还要?”

  顾流惜被她逗得不行,捏了捏她故作幽怨的脸,笑道:“要,要。你快别装了,叫人看到,你这阁主的名头全毁了。”

  闻墨弦抱着她,眸光宠溺,只是看着她笑。

  被她看的不好意思,顾流惜靠着她低声道:“不过我真的是身无长物,也没学过如何挣银两,若你嫁我,定要委屈了你。”

  如此说着,顾流惜有些黯然,像闻墨弦这样的人,那么好,生得好看,功夫也好,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还这么温柔。若不是上天偏爱,她这般平凡的人,怎么能得到这般好的人。

  闻墨弦蹭了蹭她的发旋:“怎会,先不说我很有钱,便是真的过得清贫,你也不会委屈我。你看,我若没有银子,又不会做饭,还不会照顾自己,定是要被饿死的。但有了你,有人会给我做饭,还会催我吃饭,晚上有人给我暖床……”

  腰间嫩肉被人用手掐了,闻墨弦立刻闭了嘴,低声笑着,看着明显欢快起来的顾流惜,轻声哼着一首苏州民谣。

  翠玉峰上此时已然积雪消融,天朗气清,日光落在惜园内,暖洋洋的照在两人身上,一派祥和静谧。

  而远在西域的冥幽教,却是阴冷沉闷。冬日寒风肆意刮过荒漠,□□的泥沙被风卷起,四处肆虐,昏暗苍凉的戈壁,酝酿着一场风暴。

  冥幽教中,在一处阴暗的房间内,一名鹅黄衣衫的女子低头跪在中间,而在她身前,一个裹着黑色斗篷的干瘦人影颤巍巍的抖动着,间或发出几声沙哑的低咳。

  许久后那团黑影动了动,粗砺的嗓音犹如石头摩擦之声,刺耳喑哑:“你带走了噬心?”

  黄衫女子缓缓抬起头,脸上有两道鞭痕,一道自左边眉峰直接划到下颌,一道自耳后没入衣领,血痕高肿,在阴暗的屋中更是狰狞。

  她眉头抖了抖,低声道:“对不起……师傅”

  “又是为了她。”说是疑问,却是陈述一个事实:“换来这些,值得么?”

  说着他抬眸看着眼前年轻的女子,眼睛很小却透着股冷锐的光芒,露出的上半张脸,布满沟壑,干瘦的仅剩皮肤。

  慕锦低下头,抿了抿嘴,身上的气息有些悲凉:“我已然入魔了,师傅,从她把我带回来时,我就注定万劫不复了。”

  药老看着她,眼里有丝悲悯,随后却是升气一阵笑意,灼热而疯狂,他低低笑了起来,刺耳难听的笑声让人不寒而栗:“阿锦啊,你可晓得,噬心乃是我一师门传承,多少年都不曾动用过。你既然偷拿了它,为师这一生的传承便给你了。哈哈哈哈哈哈”

  慕锦脸色惨白,嘴唇抖了抖,却是闭上眼,深深伏倒:“是。”她终究走上了这一步。

  陡然间,一只枯瘦的手伸了出来,与其说是手不如说是裹了层皱巴巴皮肤的骨头架子,那只手干瘦,皮肤松松垮垮吊着,还泛着墨绿色,甚至有绿色的液体在朝外渗着。

  这只手直接抓住了慕锦,瞬间将她拉了过去,被他抓过的手臂顿时一片黑色,慕锦闷哼一声,随后药老划开手腕,掰开慕锦的嘴,带着隐隐墨绿的血液不断涌入她嘴中。

  腥臭苦涩的血液犹如穿肠□□,慕锦拼命挣扎,却只能一口口吞下,犹如一把火焰直接从咽喉烧过腹部,随后朝四肢百骸侵袭。

  而药老丝毫不理会她声嘶力竭的惨嚎,继续手里的动作,不过片刻她已然发不出声音,仅能抽搐着无声嘶吼。

  而药老将斗篷下的银针快速刺入她的身体,早就备好的各色药液,不断灌入。慕锦身上的皮肉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溃烂,随后又不断再生,而那诡异的血液也沾了她一身。

  药老的动作越来越缓,将体内为数不多的内力渡入慕锦体内,随后看了眼不断在地方翻滚的慕锦,嘴角勾起一抹奇异的笑,缓缓闭上了眼。

  屋外,冉清影面色惨白,死死握着门沿,听着里面惨叫声和毛骨悚然的笑声一点点消失,听着沉闷地撞击声越来越弱,终是缓缓滑了下去。有些不可遏制捂住心口,她明明做了选择的,慕锦犯下大错,药老快油尽灯枯,无论是为了保她的命,还是为了那些毒人,这都是最好的选择。为什么她那么难受,为什么……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