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阁主有病> 25.第二十四章

25.第二十四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流惜不晓得自己怎么就这样了,看着林越,缓和了情绪道:“我知道,我原本想去林府寻你,既然你来了,我正好有些事情要和你说一下。”

  “什么事?”

  “这太湖小院,我可能不会在住了,因此想同你打声招呼,也谢谢你在我初来苏州时的关照。”顾流惜是真心很感激林越,语气也分外真诚。

  林越却是心里一慌,急声道:“不住了?你要回去了,你二师兄找到了么?那晚……”林越想到什么陡然闭了口。

  顾流惜低声道:“你也知道那晚是我二师兄,对么?”

  林越神色有些复杂,点了点头:“你要回去是因着这事么?”

  顾流惜摇了摇头:“我并不打算回去,是因着不愿再麻烦你,我知道这院子其实是你家的,谢谢你当初替我着想,也谢谢你没有提我二师兄的事。”

  林越脸色有些发红,结巴道:“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没什么坏心思,只是觉得这样方便些。”

  “我知道,我没怪你。”

  “那你为何要搬走,住在这不好么?”

  顾流惜有些为难,她搬走并非因着这院子是林越的,也不是因着他瞒着她,只是这其中情义她没办法接受。可是人家没明着开口,她也不好自作多情直接说明,却是寻不到借口说出拒绝的话。

  正在此时一身紫衣的女子突然走进院子里,看得顾流惜一怔。

  “顾姑娘。”

  “紫曦,你怎么来了?”

  “主子说你一个人怕是多有不便,因此让我来帮忙。”说着瞥了眼一旁的林越。

  林越有些愣,这不是上次跟在闻墨弦身边的随从么?

  紫曦看林越有些疑惑,朝林越道:“我家主子身体不好,恰好顾姑娘能够替她缓解一二,而且主子与顾姑娘感情深厚,顾姑娘往来苏府多有不便,因此主子特意请顾姑娘去苏府别苑住下。得知之前是林少爷多有帮衬,主子特地让我向你道声谢。”

  林越张了张嘴,却也不知如何说不,他本没立场挽留顾流惜,而且人家说的合情合理,自己也不能反驳,只是代流惜给自己道歉,这总让他觉得她家主子好像跟顾流惜是一家人似得。顿了片刻,林越方才勉强道:“原来如此,不过我和流惜是朋友,帮她本是理所应当,无需道谢。”

  紫曦看了看顾流惜:“顾姑娘东西可收拾好了?”

  “还没有,我只有一些衣物,很快便好。”说完她看了眼林越。

  林越笑得勉强:“流惜,这院子我替你留着,你若需要随时可以回来住,只是你住在苏府西苑,我可以去找你么?”

  顾流惜微微垂了眸子,随即笑得灿烂:“自然可以,你和薛大哥是我来苏州最早认识的,又帮我很多忙,对我而言都是同大哥一般的人,偶尔同你和薛大哥聚一聚,很快意。”

  林越被她的笑晃花了眼,可她的话却是让他心里很是失落,她到底不曾朝那些方向想过。他有些冲动想直接挑明,可是顾流惜的眼神清澈的没有一丝杂质,让他最终没能开口。其实他也明白,她心里估计是猜到了,只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罢了。他扯了扯嘴角:“嗯,好……好的。我不打扰你们收拾了,先走了。”

  紫曦看着他有些沮丧地离去,转头朝顾流惜道:“他喜欢你。”

  顾流惜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这紫曦说话太直接了吧,她掩了尴尬,正色道:“我不喜欢他。”

  紫曦点了点头,幸好不喜欢,不然主子怎么办?这些年他们这些人,都晓得了主子幼年同那个惜儿发生的事,也都明白那个惜儿在主子心里的地位。虽说当年那些事是童言无忌,主子同她也都是姑娘家,可他们都默认了那个惜儿要是找到了,定要陪着主子的。

  紫曦很快帮着顾流惜收拾好了东西,等她坐着马车到了苏府别苑时,她竟然看到了闻墨弦坐在院子里。除了小了些,少了那株合欢,这院子的就是墨园的翻版,再加上闻墨弦坐在那,她以为自己又进了苏府。

  紫曦吩咐下人将马车上的东西收进房内,也就安静退下。

  闻墨弦看着有些愣的顾流惜,轻声道:“怎么傻了?”

  顾流惜坐下来,有些惊喜道:“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你这般惊讶作何?”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身子没事么?”

  闻墨弦摇了摇头:“若君寻得药效果很好,身子虽还有些虚,却不如以往一般胸闷头晕,也有些气力,再说苏府离这并不远,我很好。”

  顾流惜仔细看了她的脸色,确实好了许多。她眼里的喜色怎么都掩不住,无论怎样,闻墨弦好上一点,对她而言也是天大的慰籍。

  伸手探了下她的手,还是冰凉凉的,眼看院里阳光褪去,热度散了,顾流惜连忙进了屋内,寻了薄毯给她搭上:“虽说好了些,可也要仔细着。”

  闻墨弦低着头看她给自己盖着薄毯,秀眉微微蹙,嘴里说着操心的话,眼里晕开一阵笑意,嘴里却是不紧不慢道:“你比若君还啰嗦。”

  顾流惜抬眸瞪了她一眼:“你要乖一点,我哪里用得着啰嗦。”

  看她又在那装无辜,顾流惜神色无奈中透了些宠溺,轻声问她:“晚膳可在这里用?”

  闻墨弦点了点头,“我不辞辛苦赶来看你入住,总不能不给我饭吃吧?”

  “哪里敢不给您吃,不过不可以挑食,若君姑娘可同我说了,许多她特意吩咐厨房做的给你补身子的,你都不爱吃。本来就吃的不多,还挑食,难怪都不长肉。”

  不知为何闻墨弦分外喜欢听顾流惜在那像个老妈子一般操心自己的事,可是又忍不住跟她抬杠,抿了抿嘴,神色微苦道:“那我可以回去用饭么?”

  在顾流惜眼里,这个模样的闻墨弦分外可爱,跟个孩子似得,她挑眉笑了起来:“可以啊,不过我可赖定你了,你回去吃,我自然也要跟着过去的。”

  闻墨弦脸色微苦,眼里却是掩着笑意。

  顾流惜想起她让紫曦去接自己的事,开口道:“你怎么让紫曦去接我了?”

  闻墨弦顿了顿,随后状似无意地瞥了她一眼,慢吞吞道:“我不让不她去,这会儿你说不定就不来了。”

  “怎会,我说了就一定会来。”顾流惜不好意思地低声回道。

  “即使你答应了,林大公子那,你怕也不好推辞,索性我当了那个恶人,把你强要过来。”

  顾流惜脸色越发红,总觉得她说话怪怪的,小声开口:“什么恶人?是我自己要来的,又不是你逼我的。”

  闻墨弦勾了勾唇,笑的清雅愉悦。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到也惬意,到了吃饭时,许多菜,闻墨弦果然都不怎么下筷子,不过却时不时偷瞄顾流惜,似乎担心她真得要逼自己吃那些不喜的。

  闻墨弦身子骨弱,又脾胃虚寒,很多东西她都不能吃,能吃她却也挑得很。看着那砂锅内的枸杞乌鸡汤,顾流惜叹了口气,这是后厨特意给闻墨弦炖的。汤香而不腻,鸡肉炖的酥烂却不老,略带暗黑色的鸡块配着红色枸杞,还有几片去油的山药,无论是色泽还是味道都很是不错。可偏生闻墨弦就是不动一筷子。只是喝着碗里的紫薯山药粥,偶尔吃些豆腐,和一些时令蔬菜。

  顾流惜拿着白玉碗,盛了小半碗汤,闻墨弦顿时停下筷子,抬眸看着她。顾流惜却是笑了笑,径直舀了勺汤,吹了吹送进自己口中,她喝地很慢,微微咂咂嘴,一脸赞叹的模样:“这汤清亮却香味十足,味道鲜美,山药的清香与鸡肉的味道融合的很好,的确不错。”

  说完她看着闻墨弦:“你不尝尝么?”

  闻墨弦抿嘴摇头:“我不喜欢鸡,鸡汤腻。”

  “不腻的,这里加了山药,吸了不少油,起锅时撇去了上面的油沫,这汤才如此清亮。你喝一点,不用喝完,好不好?”

  顾流惜拿过她的勺子,舀了一勺,伸到她嘴边,哄孩子般道:“来,啊……,喝一口好不好?”

  她一直抬着手,红唇微张,示意她启唇喝汤。

  闻墨弦原本一直摇头,此时看她如此,这才慢吞吞张了嘴,试探性的喝了一口。入口滋味的确美味,并不如预料般油腻。

  看她喝了顾流惜眼里笑意都快溢出来了:“怎样,好不好喝?”

  闻墨弦点了点头,顾流惜又喂了一口,闻墨弦却也乖乖喝了。

  不料身后突然出来一声:“主子!”却是紫苏过来了。顾流惜慌忙撤了勺子,却是听得清脆的一声响,随后闻墨弦低头捂了嘴。

  顾流惜脸色发红,却是一半羞的一半急的,方才手抖了下,怕是磕到了闻墨弦的牙。她也顾不得紫苏来了,连忙凑过去:“怎样了,疼得紧么?”

  紫苏原本是愣住了,此时也急声道:“主子,没事吧?”心里微微懊恼,自己来得太不是时候了,主子终是肯喝那汤了,却是被自己打断,还害的她磕了牙。想到这,又觉得忍俊不禁,主子何曾如此狼狈过,这顾姑娘的确是来治主子的。

  闻墨弦松了手,正色道:“无事。”

  只是耳朵止不住发红。随后她低着头自顾自喝着粥,终是不肯再喝汤了。

  紫苏在一旁等了片刻,最后才出声道:“主子,若君姑娘让我过来问你,是不是要在这边歇下?天色晚了,怕得主子受累。”

  闻墨弦没说话,顾流惜却是点了点头:“这边用物都齐全,你留下确实好些,只是你会择床么?”

  闻墨弦摇了摇头,顾流惜自然想陪着闻墨弦,哪怕不是睡在一屋,只要知道这人同她待在一处,她也是开心得:“那便留下,明日我送你过去?”

  “好。”闻墨弦自不会拒绝,颔首答应,两人吃完饭,汤药这边紫苏一早带了过来,喝完后,顾流惜陪着她回了房间。

  时辰还早,晓得闻墨弦睡不着,顾流惜也就陪着她聊天。想起今日她所说的天岳山庄,还有遇到冉清影的事,顾流惜心里有些急躁。这些事以后都会影响到闻墨弦,她自然不能什么都不说,万一闻墨弦并不清楚,怕是日后会很被动。可是她却一直不知如何说,才不会惹她生疑。毕竟自己不可能会知道心昔阁之事,也不可能晓得冥幽教的事,冒然说出来,也不知道会不会让她对自己生嫌隙,而且更怕她不相信自己。

  闻墨弦对她的情绪变化很敏感。分明察觉到她眼中的纠结,温声道:“你可是有话要同我说?”

  顾流惜绞了绞手指,试探性地问道:“如果,我同你说一些听起来很天方夜谭的话,你会不会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