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阁主有病> 82.第七十九章

82.第七十九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深秋的太阳总少了些许热烈,到了黄昏日落时分,残余的夕阳光辉,再没了盛午的暖意,甚至因着深秋日暮的萧瑟微风,染上了寒气。

  蜿蜒小径两旁高山巍峨,枯黄的落叶林木与松衫等透着苍绿的树木混合在一起,在逐渐隐去的落日下,半是明亮半是阴暗,显得有些斑驳苍凉。

  小径上的黄叶满地,有些已经干枯,一路蜿蜒而去,仿若铺上了毯子。西边那轮昏黄的夕阳已经沉入了一半,远处的路则隐在一片灰暗中。

  片刻后,一阵嘈杂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踏碎了这一片萧瑟寂静。四匹骏马在这小路上踏风而过,马蹄落下,因着落叶铺陈,声响显得有些闷,却也能察觉到其中的急切。间或夹杂着略显低沉的催促声,回荡在这渐渐没入昏暗的山间。

  墨影看着跑在最前面的顾流惜,眼里有些担忧,随即出声喊道:“流惜姑娘,我们已经连着赶了一天路,如今天色已晚,山路崎岖,这马似乎也撑不住了,暂且休息片刻吧。”

  后面的紫曦见顾流惜依旧没有慢下来,接口道:“主子颠簸了一日,怕是不太妥,而且累死了马,我们需得赶到三十里外的镇子才能换到新马。”

  顾流惜看了看倚在怀里的闻墨弦,脸上有些懊恼,看了看正好路过一个山谷,忙扯了缰绳,低喊了声:“吁”,停下了马。

  墨影看了眼紫曦,后者对他摇了摇头:“也只有主子能让她让步了。”

  顾流惜翻身下马,小心将闻墨弦抱了下来,寻了处避风的空地,坐了下来。

  墨影,紫曦忙着捡些干材火,升了堆火。随后墨影去寻吃的去了,木深则将马牵去饮水,吃草,让它们休息。

  坐着的顾流惜有些沉默,应该说,她自出发后,就没说什么话,除了赶路,似乎她所有的精力都在了闻墨弦身上,眼神除了必要的转移,也全黏在了她身上。

  随后她取了马上的绒毯铺在干净的草地上,小心将靠在一边闻墨弦放了上去,随后兀自在那替她揉捏筋骨,以免在马上颠簸伤了她。

  紫曦在一旁添着材火,看着顾流惜那好像世界中,只有主子模样,心里五味杂陈。之前她出事,主子也是失魂落魄的。原本他们对于主子因为她变成这个模样,心里多少有些埋怨,可如今这个状况,除了心疼这两个人,竟是再没了别的心思。

  想来情之一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在他们眼里简直是疯了的事,主子和她想必都是觉得心甘情愿,苦甜掺杂。既然事已至此,只要主子的决定,他们必然全力支持,而且,总算主子做的一切,并非不值得。

  顾流惜并未注意紫曦的目光,她低垂脑袋看着怀里依旧冰冷的人,又给她紧了紧披风。虽然晓得捂不暖她,甚至她也没知觉,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怕她冷。往日清澈明媚的眸子里,蒙上了一层阴翳,浓重到遮住了她眼里的痛楚。

  伸手轻柔地捏着闻墨弦的胳膊,随后手停在了她的左腕上。半晌后,她手指一点点挪了过去,拨开她的衣袖,附上了她的腕部,只是触及的不是冰冷柔滑的肌肤,而是略显粗糙的纱布。

  她手指微微抖着,带着满满的心疼和酸楚,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却不敢重了一点,唯恐弄疼了她。这一路上,她替她换过药,那伤口很深,直入血脉。因着她陷入龟息状态,伤口也好的格外慢,到如今都只结了一层血痂。

  目光落在自己左腕上同样裹着的伤口,顾流惜微微别开眼,右手紧了紧,将闻墨弦整个圈在怀里,眼里的神色压抑而苦楚。

  此时脚步声响起,却是墨影打了一只野兔和一只山鸡。猎物具都被他细心处理好,洗干净了。

  看着透着浓重悲凉的顾流惜,墨影有些愣,疑惑地看了眼紫曦。紫曦无奈摇了摇头,随即忧心忡忡地看着顾流惜的动作。

  墨影眉头微皱,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这一路上,他们编了许多话,准备应付顾流惜的疑问。

  可是她除了问了许多主子身体状况,该如何注意些,其他的什么都没问。就连她自己的蛊如何解的,她和主子手上的伤如何来的,都没问。这让他们困惑的同时,又有些担忧。照她对主子的紧张劲,怎么会略过那伤口?莫非她发现什么了?

  可是血线蛊在世人眼中,是无解的。白芷的方法,他们也闻所未闻,顾流惜不可能就凭着两处伤口,就猜出来啊?

  可他也不能直接问,只好低低叹了口气。

  紫曦和木深则是在一旁安静地烤着野味,一时间除了火堆烧起来发出的噼里炸响声,整个山谷一片沉寂。

  顾流惜半边侧脸在摇曳的火光中,忽明忽暗,显得有些缥缈虚无。

  良久后,四周逐渐弥漫着烤肉的香味,紫曦拿出匕首,取了只兔腿,递给顾流惜:“流惜姑娘,吃点东西吧。”

  顾流惜转过头,看着递过来的兔肉,低声说了句:“谢谢,我……吃不下。”

  每次她在吃东西,总会不自觉想着,这个闻墨弦能不能吃,到最后才颓然想起,她根本吃不了任何东西。

  以往只要有她在,都是两人一起吃,偶尔还说上几句话。可如今她自己吃着东西,闻墨弦却只能安静地躺着,一点点瘦下去,让顾流惜心口痛的难以下咽。

  紫曦温声道:“主子之前就是怕你太担心才这般叮嘱我们。这几日我们一直赶路,你又要替主子输内力,不吃怎么撑得住。就算你不怕主子醒了心疼,可如今能给主子送内力的,只有你了,你若倒下了,主子怎么办?”

  顾流惜抿了抿唇,默默伸手接过了兔肉,慢慢咀嚼着,最后竟是吃的干干净净。

  火堆依旧在燃着,夜色越发深了,只是西山一弯明月却悄然而至,孤月悬天,月华流淌而下,为这寒凉的秋夜,更添了几分清冷。

  墨影看着依稀可见的路面,低声道:“我们休息两个时辰,趁着月色好,我们还能赶一会儿路。”

  顾流惜点了点头,侧身躺下,将闻墨弦裹好,阖上了双眼。无论如何,她必须养精蓄锐,带着闻墨弦早日与苏若君汇合。

  如今的双方,都是在争分夺秒,从越州到大理沿途的心昔阁统领,相继收到了阁内最紧急的玄铁双令,派手下功夫最好的几人沿途护送一个人。

  没人知道是她谁,去的人也不明白,一个看上去已经没了声息的女子,为何如此兴师动众。

  但是至今没见过几回的玄铁双令,让他们不敢怠慢,即使不知晓身份,也明白这人必然是阁内贵人,自然全力以赴。

  在两拨人马几乎拼了命的赶路下,在闻墨弦服下龟息丸的第十二天下午,顾流惜一行人终于在渝州和苏若君汇合了。

  这十二天,顾流惜每天几乎只睡了两个时辰,一路上带着闻墨弦上路的人一直在换,只有顾流惜从头到尾不曾歇息过,即使是遇到下雨,顾流惜也是将闻墨弦遮得严严实实,冒雨背着人在赶路。再加上,一路上不断给闻墨弦输内力,顾流惜整个人都早就脱力了。

  当在渝州城门口见到苏若君后,她强撑着的意识,轰然崩塌,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倒是怀里的闻墨弦依旧被她护的好好的。

  苏若君那忙奔过去给顾流惜把脉,发觉她竟是发着高烧,再加上内力耗竭,心力交瘁,这才晕了过去。看着她面色灰败,布满风尘,整个人瘦的比闻墨弦还厉害,简直看不出当初一丝灵动脱俗的模样,苏若君心口堵的难受,红着眼让赤岩他们赶紧带两人回去。

  不料顾流惜竟然模模糊糊地睁开了眼,伸手死死抓住苏若君,塞给她一个小盒子,喃喃道:“龟……息丸……对不起……你救她……给我……再……引……”

  她声音弱的微不可闻,又有些混乱,除了那句对不起,苏若君根本听不明白,却只能安抚她:“我会救她,你放心,我会救她!”

  顾流惜复又模糊的低喃了几声,彻底没了动静。

  一行人赶紧回了临时租的小院内,苏若君吩咐碧青去照顾顾流惜,开了一贴药,就赶紧去看闻墨弦。

  进了屋内,赤岩几人都一脸恐慌地看着苏若君,失声道:“若君姑娘,主子……主子没……没气息。”

  苏若君看着仿若死去的闻墨弦,心里难受的不行,仍是摇头道:“只是假死,没事的,没事的。”

  伸手握紧手里的盒子,苏若君一脸挣扎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闻墨弦,心里乱的不行。

  赤岩忍不住道:“若君姑娘,你……你怎么了?”

  苏若君闭了闭眼,涩声道:“血线蛊,我……我没把握解。”

  赤岩脸色一变,失声道:“怎会?”

  “血线蛊,至今没人能解得了。当年我和师父游历,在越州经过一个村庄,不知为何那时村子里接连死了好几个人,全身都是布满血色红线,正是染了血线蛊,其他数十个村民皆是身含蛊卵,我和师父耗费了无数心血,不断寻求解救之法……”

  “最后我记得有人活着啊?”赤岩急急忙忙开口道。

  苏若君苦笑一声:“对,可是那三十多人,只有一个青年男子活了下来,而且,只活了一年,便死了。官府怕引起恐慌,因此对外说是染了时疫,已经有神医相救,治好了。”

  “这……这,主子……她,她……”赤岩说不下去,颓然低下了头。

  “我怕,我怕我解了龟息丸,那方法救不了她,即使救了,她……她又能撑多久,之前她的病,我还能寄希望于七叶琉璃花,可如今,我……”说到这里,苏若君突然止住了声音,随后眸子里迸发出一阵光芒!

  她有些语无伦次道:“对啦,对啦,七叶琉璃花,七叶琉璃花,我急糊涂了。血线蛊,阿墨体内几股不相容的内力,缺了属阴的琉璃花,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苏若君犹如疯子一般在那自言自语,脸上时而焦虑时而欢喜。

  随后她立刻执笔洋洋洒洒写了满满一张纸的药名:“你赶紧抓好药,文火慢熬,三碗煎作一碗,在外面侯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等我唤你进来时,再把药给我。”

  赤岩忙应了离开,苏若君解掉闻墨弦的外衣,拿出银针一点一点给闻墨弦施针,良久后打开顾流惜给她的盒子,取出里面白色的药丸,走到闻墨弦身边,给她服下。

  在施针后,看到她脸色由惨白变得开始有丝血色时,苏若君俯下身低声道:“虽然知道你素来胡闹,却不知你竟然给我出了这么一道难题。你历来不怕赌,定是同意我赌一次。可,我从未试过,结局如何,我不能断定。你疼你的惜儿,不惜一切救她,可是你若死了,即使她能活下去,她的心怕是也死了。我知道你舍不得,所以,你要撑下去,一定要撑下去。”

  而后一直安静地闻墨弦突然颤了一下,眉头也是拧了起来。与此同时,苏若君眉眼陡然凌厉起来,迅速拿起几根银针,快速锁住已经到了闻墨弦肩膀处的血线蛊。又立刻在闻墨弦心口周围,再次刺入三根银针!在完成一瞬间,那血线蛊已经强行游到了她体内深处。原本被人刻意隐藏的血色丝线,立刻遍布闻墨弦胸口,仅剩那心脉周围仍是光洁的肌肤。

  闻墨弦脸色瞬间惨白,爆出一阵冷汗,只是人太过虚弱,即使那血线蛊在那边发狂,她除了脸色越发难看,再也没了其他反应。

  苏若君晓得血线蛊厉害,当初在那些村民身上,她亲眼目睹有人痛的受不了活生生撞死的,此刻却不得不忍受,自己视为亲人般的闻墨弦,遭遇这样的苦痛。

  她拿出之前一路上准备的抑制血线蛊的药液,强行灌给闻墨弦,随后扶她起来,将她身上的衣服拉至腰间,露出一片晶莹削瘦的脊背。她咬着唇,强自忍耐着心疼,伸手在闻墨弦背上按压了几下。只见她凝神细看,接着手指探上她的背部,片刻后,竟是从里面抽出了一根细如牛毛般的银针,若非兀自闪着银光,都看不分明。

  她脸上满是汗渍,复又在另一穴位中取出一根银针。第二根银针取出的一刻,闻墨弦突然低吟一声,接着口里朝外不断呕血,霎时床上的锦被上那盛开的鲜红,刺目无比。

  而苏若君神色紧绷,眼神锐利沉稳,依旧继续手里的动作,却是透着一股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