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阁主有病> 10.第九章

10.第九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闻墨弦这一觉难得的睡了半个时辰,醒来时身子有些发软,坐起身子,发现帷帐被人细心放了下来,账外袅袅升起青烟,朦胧而优雅。屋里安静得很,闻墨弦揉了揉眉心,拉了下床头的绳子。片刻后紫苏端着茶盏进了房。

  “主子今日睡了半个时辰呢?”话语中透着些许喜色。

  “半个时辰?”闻墨弦也有些惊讶,往日她夜间睡不了多久,午间都得小憩一番,可也只能阖眼浅眠,都不成睡过半个时辰。

  “是啊,我回府时,恰好遇到一位好生标志的姑娘在同苏彦辞行。她说你睡下了,我候了半个时辰才听到铃响。苏彦同我说,她认识主子,特意来寻你,而且居然晓得我是贴身伺候你的,我都未见过她!主子,你什么时候认识的?”紫苏眼里又是疑惑,又是惊奇。

  闻墨弦由着紫苏给她穿好衣物,却是含笑不语。

  紫苏嘟了嘟嘴,“主子不愿说,我也不问,只是主子,苏彦说你似乎很喜欢那姑娘,可是她出现的莫名其妙的,我们还是担心……”

  “她不会害我。”

  紫苏有些无奈:“主子,我晓得若她想害你,一早便动手了,可是我们还是担心。主子想必拿她当朋友了,我们不会做些什么,只想了解下她的来历。”

  闻墨弦垂了垂眸子,她对顾流惜何尝不好奇,只是她莫名有种直觉,她对自己没有恶意,而她陡然想一点点了解她,让她对自己坦白,而不是单纯去调查。心下有些自嘲,自己莫不是无趣太久了,竟会生出这样一个念头。

  “即使我不同意,你们也会去查,只是莫要让她晓得,免得让人觉得失礼。”

  紫苏脸上一喜,“是,主子。”听了苏彦的描述,她对那姑娘早就好奇的紧了,能让主子特别对待的,除了这些年主子一直在找的那个“惜儿”,也就这位顾姑娘了。思及这,紫苏突然想起来,那惜儿若真活着,可不是和那个顾姑娘一般大了么?顾流惜?惜儿!

  “不会吧?”

  “不会什么?”

  紫苏一惊,看见主子疑惑地看着自己,顿时意识到自己不自觉说出了声。她犹豫不决,既然自己都能想到,主子为何没有一点怀疑?

  “主子,顾姑娘不会是你要寻得惜儿吧?”

  闻墨弦一怔,摇了摇头,“不晓得。”

  “……可主子对她很特别,真的没怀疑过么?”紫苏觉得主子有些奇怪,小心翼翼问道。

  “紫苏,若你当年见过我之后,十年不见,你见了我可能认出我?”

  紫苏不明白她为何会有此问,心下胡猜,难道是因着顾姑娘真是惜儿,却没认出主子,所以主子不开心,才不让他们去确认?

  “主子,十年前紫苏虽不过五岁,但是主子那时的模样只需一眼就印象深刻。主子如今长大了,出落得越发好看,眉眼间依稀有几分昔日影子,只是……”后面的话,紫苏不愿说。

  “只是我这病辗转十余年,如今地模样,估计只人觉得苍白可怖,哪有人会认得出。”闻墨弦并不为意,淡笑接到。

  “才不是!主子虽然憔悴瘦弱了些,可是却是紫苏见过的生得最精致的人了,比那些大家小姐好看多了,哪里会可怖?谁敢这般说,我让墨影教训他!”紫苏一脸怒气,显然很是不能接受。

  闻墨弦只是笑了笑,并不说话,眸子里却是一片幽深。为何她不觉得顾流惜是那人,也正在于此。

  当时她也存着丝侥幸,毕竟顾流惜当日普见她时,分明似认得她。若她是惜儿,又认出自己,对自己这般也都说的过去。

  可是若是惜儿,她认出自己,又如此关心自己,怎么会不认她,这一切根本就是个悖论。

  而且她也不认为她能一眼认出自己来,毕竟就连她自己,也都没办法将当年的自己,和如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联系起来。十年的病痛和时光,足以将苏流觞的痕迹彻底磨灭。当时不过六岁的她,又怎么可能在十年后认出她来。

  至于她对顾流惜如此特别,除了对她有股莫名的好感外,更是好奇何以她会对自己如此好,却是不愿深思自己为何会如此单纯的信任她。

  紫苏见她又陷入沉思,给她沏好茶就退了下去。出去的路上,她眉头紧皱,暗自想到,主子对顾流惜的态度太过奇怪,实在与她以往的处事原则大相径庭。无论如何,这个顾流惜,必须查清楚!

  这几日顾流惜一直克制自己去找闻墨弦,原因无他,自己一见到她,就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上一世她为自己而死,幼年时期她对自己而言,更是如同救赎般的存在,原本她这辈子的意义就在于她,又怎么能装作一般人那般对她。

  而且她也明白,单是这几次自己就把感情暴露的彻底,依着闻墨弦那玲珑剔透的心思,恐怕早就对自己起了疑心。若她动用心昔阁查她,恐怕没多久自己就瞒不住了。

  她不是不想同闻墨弦相认,可是记忆中闻墨弦两次为了自己不顾性命的做法,让她恐惧万分,这两次留给她的痛,足以刻骨铭心。以顾流惜的身份当她的知交好友,如同她的那些手下一般,为她付出一切便足够了。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顾流惜几乎整日在租的小院里参悟珞珈十九诀,上一次她情绪过激差点走火入魔,大概是有些地方理解的不够精准。闻墨弦手下能人异士不少,自己若太差劲,又怎么能帮到她。她答应过师傅不会被仇恨蒙了心,可是当年苏家十几口人的性命,她和闻墨弦上一世的悲剧,又如何能不在意!

  她不会如同上一世那般什么都不顾,但是若闻墨弦要报仇,她仍旧心甘情愿成为她手里的剑!

  在顾流惜刻意避让下,日子一天天过去,只是每日她都趁着夜色临近时,在苏府外静静站着,却都不曾入内一步。

  就这般,转眼就迎来了七月。这些日子林越和薛之谦越来越频繁地找顾流惜,无非是商量千面狐狸的案件。

  可是林越每次都请她去苏州风景秀丽之处或者一些上好的酒楼,之前是谈案子,最后都变成游玩就是吃饭,让顾流惜很是无奈。幸好,拖了这些日子,顾流惜提的计划正是火候开演了。

  七月初一,衙门就开始张贴告示,近日来为祸苏州,在各处犯案的千面狐狸已被捉拿归案,由于情节严重,将上奏禀明朝廷,再做判决。

  千面狐狸一事一度让苏州城人心惶惶,稍有生得漂亮些女儿的人家,夜夜提心吊胆,就怕遭殃。公告一出,一时间街头巷尾议论纷纷,不少人拍手称快,更是恨不得立刻将其处死。

  接连几日都在议论官府会如何处理那个千面狐狸,一个驮着背的老人缓缓路过清冷了不少的公示牌,瞥了眼告示,顿时眼里掩着一片狠怒……

  恰逢乞巧节将至,苏州街上何处商贩小摊摆满了乞巧节用品,各家各户都忙着准备七巧用品,街上马车来往,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而茶楼酒肆也是一片沸腾,近日千面狐狸被抓,百姓心里猜测纷纷,毕竟官府捕快以及江湖人士连番出动,都未能抓住人,这次抓到就更让人好奇。

  因此许多图个一时乐趣的说书人,也是各方打听编纂,极尽口才之能,说得天花乱坠,传奇莫名。

  平民百姓都图个热闹,好奇心也重,不知怎的,当初顾流惜在客栈曾伤过千面狐狸之事,也被人传了出来。不难想象,顾流惜也就成了说书人口中,那个所谓的协助官府擒下淫贼的女侠。

  这不顾流惜和林越薛之谦坐在茶楼里,听着那说得唾沫横飞的中年书生模样的人,脸上无奈至极,她怎么也想不到最后会成了这般场景。

  什么一身侠肝义胆,武功精妙绝伦。又生得仙子之姿,以身为饵智擒淫贼。而那打斗场面被他说得惊险刺激,热血沸腾,活像他亲身经历过一般。最后更说她师从蜀中名剑洛十三,锄强扶弱……

  看着顾流惜一脸不忍听下去的模样,林越二人笑得很是开心,“流惜,如今你可是名动苏州了,哈哈。”

  薛之谦更是眼神发亮,低声激动道:“流惜,你跟我说,你师父可真是洛十三?”

  顾流惜满脸无奈:“你们就别幸灾乐祸笑话我了,他们说得是不是真的,你们不晓得么?他们嘴里说的女侠,同我哪有一丝相像?”

  “哈哈,我还以为他们说到你师父是真的,看他那模样,说的头头是道。”薛之谦这下笑得开怀。

  林越也是觉得顾流惜这模样可爱得紧,“不过他虽然有些胡扯,却也说得不错,你确实很有道义,当得起侠女。”

  “都没抓到人呢,只希望这个办法真能奏效,不然我愧对他们。”顾流惜有些忧心,低声道。

  林越见她如此也正了脸色:“放心吧,我相信你的办法,我们也会万般努力,彼时汴京那边的孙捕快也特地前来相助,他武艺了得,再加上我们的天罗地网,定让他有来无回。”

  “你们的消息传出去了么?”

  “已经传出去了,这事在苏州轰动非凡,效果会很好。”林越说着,将手里的茶杯扣在桌上,悠然道:“就等着鱼儿进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