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阁主有病> 96.第九十九章

96.第九十九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两个丫鬟走到长廊拐角处,恰好遇到了顾流惜,忙福了一礼:“顾姑娘好。”

  顾流惜示意她们不必多礼,看着她们端着的药,温声道:“若君姑娘的药好了?”

  “嗯,之前主子特意叮嘱的,我们守着,一刻也不曾离开,熬好了,我们就立刻端来了。”

  “辛苦你们了,药给我吧。你们去厨房,让他们按着表小姐的口味,备好饭菜,再送过来。对了,记得再熬碗燕窝粥,不要太稠。”顾流惜想着苏若君怕是一时醒不过来,至少要让她吃些流食。

  “是。”两人低应了,小心将药交给顾流惜,朝厨房走去。

  暗处的肖梦锦看着顾流惜,眉头微蹙,想起之前她与流擎几人的交手的情景,不由心下微动,江湖中这般年纪有如此身手的,她似乎从未听说过,看来这心昔阁比她想象中的更了得。

  这念头不过转瞬即逝,随后她目光落在顾流惜手里的药碗上,有些苦涩地咬了咬唇。她多么希望,此时她能够去给她送药,能够去看看她。

  直到顾流惜身影拐过长廊,消失许久,她才收回目光,脑中念头一闪,送药?片刻后,她死寂苍凉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喜色,立刻悄悄离去。

  而端着药的顾流惜再拐过长廊后,却是顿了顿。那股奇怪的感觉,果真消失了。她眼眸微垂,勾了勾嘴角,朝苏若君房内走去。

  此时已日暮黄昏,冬日阳光总有些惫懒,这残存的夕阳余晖就有些微弱。昏黄的残阳一点点从这院内退下,一身藕荷色衣裙的顾流惜踏着薄暮,推门而入。

  太阳渐落,寒意迅速蔓延开来,顾流惜推门的瞬间,带进一室寒气,让正在给苏若君擦手的闻墨弦颤了颤。

  顾流惜连忙关了门,将药碗放下,去偏间抱了件披风给闻墨弦裹上:“夜了,又不记得添衣。你去坐着,这里等我来吧。”说着接了闻墨弦手里的毛巾,继续替苏若君擦着。

  闻墨弦笑了笑:“这是在房里,哪里需要裹披风。”嘴里这般说,她却是没解了披风。

  顾流惜细致将苏若君清理好,这才开了口:“墨弦,我今日发觉有人进了西苑。”

  闻墨弦眉头一挑:“是她?”

  “我不去确定。不过,墨影一直在追杀他们,想来这时候,除了她,没人会冒险回来。”

  闻墨弦看了眼苏若君,低声道:“希望是她,如此若君也不算一头热了。”

  她话说完,顾流惜却是皱起眉道:“不过,你需得当心,不可以离了我的视线。若她当真来看若君,你也不可掉以轻心,她对若君有怜惜,对你可不一定。需得赶紧让碧青,赤岩回来保护你,留意院内情况才是。”

  她脸色肃穆,颇为认真地对闻墨弦叮嘱着。

  闻墨弦莞尔:“可别这么严肃,我听你的便是。不过,那姑娘身为杀手,怕是颇为谨慎,需得给她机会来看若君。”

  看到顾流惜点头,她又蹙眉道:“对了,师姐和你二师兄那里如何了?”

  听她这般区别的称呼,顾流惜有些好笑,可随即想到那事,又皱起了眉:“没事,只是……只是冉清影给二师兄传了信,让他去赴约,说有要事。师姐拦不住二师兄,又不放心他,这才去了。说了什么,二师兄他也不肯说。不过想来,是故意把他们引来,趁机对你下手。这招借刀杀人,她使得到顺畅!”

  一想到闻墨弦差点……顾流惜眼里一片暗沉,狠狠紧了紧手,却快速压了下去。见闻墨弦将苏若君的药端了起来,她忙小心帮着她将苏若君紧闭的嘴打开,将药一点点灌了进去。

  一碗药喂下去,苏若君勉强咽了小半碗,让闻墨弦很是担忧,却也无可奈何。

  顾流惜替苏若君擦干净溢出来的药汁,看到闻墨弦有些愁苦的脸,随后叹道:“若君身为大夫,救了许多人,却偏偏没办法救自己,医者不能自医,当真无奈。可这药喝这么一点。定然不成,我再去熬一碗,总要让她能喝下一碗才成。还有,时辰不早了,我让厨房备了吃的,一会儿就该送来了,你纵使难受,也权且吃些,也给若君喂点稀粥,我先去熬药。”

  闻墨弦知道她惯常体贴周到,虽然真的没什么胃口,也点了点头,柔声道:“辛苦你了,我等你回来,一起吃,不然我更吃不下。”

  “好,我喂完若君,再来喂你,成了吧?”捏了捏她的脸,顾流惜微微眯了眯眼,随后起身离去。

  顾流惜离开后,闻墨弦神色恢复了淡漠,她轻轻拍了下手,转眼间一个挺拔的身影自房梁上落了下来,沉声道:“阁主!”

  他单膝跪在地上,若不是他开口说话,在有些昏暗得房里,几乎感觉到他的存在。

  “影子,好好守在这里,只要没人威胁到若君的安危,一律不得露出一丝踪迹。还有,通知你手下的几人,遇到可疑女子进入西苑,也不要急于出手,随她便是,明白么?”

  “是,阁主。”他声音犹如古井,毫无波澜,随后整个人倏然消失在闻墨弦面前,仿佛屋内从来未出现过第二个人。

  最后顾流惜熬药回来,陪着闻墨弦用了饭,又废了一番功夫,让苏若君又喝了小半碗药,另外吃了几口燕窝粥。

  这一天,两人都是精神紧绷,颇为劳累。夜里守了苏若君一会儿,顾流惜实在心疼闻墨弦,趁她不注意,悄悄点了她的睡穴。

  原本打算送她回去休息,自己守着,可一想想今日的情形,又放不下心。最后让紫苏添了些被子,燃了碳炉,就让闻墨弦睡在了软榻上。而她则自己守着两人,一宿未眠。

  因着怕伤了闻墨弦,顾流惜下手很轻,因此闻墨弦很早便醒了过来。睁开眼,她揉了揉有些混沌的脑袋,看着自己躺在软榻上,身上衣物也都换过了,怔了怔,随后反应过来。

  撑起身子,她起身下了床,屋里烧好了碳炉,并不觉得冷,她正准备穿衣服,却见顾流惜推门走了进来。

  闻墨弦一言不发,穿着一身单衣看着她。

  顾流惜有些心虚,可看她未穿好衣服,忙拿了外衣,给她穿上。

  看着她低头给自己系腰带,闻墨弦声音微扬:“惜儿,你昨晚,对我……干了什么?”

  “……”顾流惜咳了一声,有些讨好地看着她。

  随知闻墨弦摸了摸自己的衣服,似笑非笑道:“为何……我的衣服不是昨个儿那身了?”

  “……咳,咳……”

  顾流惜本来准备开口,却一下被她这句话弄得岔了气,当下咳得满脸通红。这话……到底什么意思?什么叫她昨晚对她干了什么?她不过晓得她素来爱洁,昨日又经了那一遭,不给她换身衣服,擦……身,怕是睡不舒服,哪里有干什么?

  闻墨弦掩嘴一笑,随即很是正经的替她顺气,见她缓过来了,淡声道:“我去看看若君。”

  走到苏若君床边,她探了探她的额头,又掀开被子看了看她伤口,略微松了口气。

  顾流惜脸上的红润已经退了下来,轻声道:“我夜里时常探过,若君姑娘脉象虽弱,却很平稳,也不曾发烧,肯定能撑过去!”

  看着她眼底淡淡的青,闻墨弦叹了口气:“你昨日与他们动手,内力损耗颇大,做什么点我睡穴,自己守一夜?”

  “你身子不好,自然不能熬夜。若君与你感情深厚,你不守着定不会安心,那我便替你守着她啊。而且我也有打坐运功,并不觉得困。”

  “你呀。”闻墨弦知她心意,也不再多说,起身给苏若君润了润唇,又喂了些温水,这才拉着顾流惜道:“去用早饭,随后我陪你睡觉。若君这里……想来是该给某人留机会了。”

  顾流惜了然一笑,跟着她出了房门。闻墨弦左手背在身后,打了几个手势,随后轻轻阖上门。

  在苏若君房间右侧,有一间厢房,因着苏若君受伤,桃红,柳绿两个苏府丫鬟便被安排在那里侯着,随时照顾苏若君。

  一大早两人便起来,先去给苏若君洗漱,然后去前院给她熬药。徐大夫这贴药开的复杂,许多药材都是要根据时辰按顺序添放,火候更是要控制好,因此两人一早上基本都在前院。

  另一边,遥遥望着内院的肖梦锦,一夜未阖眼,夜里一直看着那处不曾灭过灯的房间。她知道,她心心念念的人,便躺在那里,生死未卜!哪怕自己没办法守着她,守着那盏孤灯,也是可怜的慰藉。

  眼看那两个丫头又出现了,肖梦锦一直暗自盯着粉衫的丫头的一举一动。

  一直到中午,那两个丫头再次出现,肖梦锦都不曾挪动过。也就是说她自前晚到如今,她都没有进过一粒米,喝过一口水。因为还受着内伤,她脸色很是难看,嘴唇也有些干裂,眼里却敛着丝韧劲,一直蛰伏着。

  原本是桃红守着药,可就在半柱香后,她朝着厨房内的柳绿喊了声,低声说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柳绿坐在小板凳上,仔细看着炉火,直到药都煎好了,桃红才姗姗来迟。柳绿忍不住问道:“不就如厕么,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你不舒服,怎么遮着脸?”

  桃红有些懊恼地放下手,露出青肿的半张脸,看的柳绿一愣:“这是怎么了?”

  桃红摆了摆手,低声嘟囔道:“别提了,摔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要不要去涂药,这药我送去便好?”

  “不……不用,不严重,别给耽搁了,走吧。”

  柳绿看着端着药的桃红,有些无奈,只好边唠叨边跟她朝院内走。只是觉得,桃红今天有些怪怪的,莫不是摔坏了。

  两人将药送进去时,闻墨弦和顾流惜正给苏若君喂她以前研制的药丸。可是这药丸不比汤药,喂了好几次也不见她吞。最后无奈之下,闻墨弦让她靠着自己,顾流惜端着水,用水灌,一连试了好几次,弄得苏若君身上的单衣都湿透了,这才让她吞了。

  柳绿不敢打扰她们,放下药碗准备退下去,却见桃红紧紧攥着拳头,一直盯着苏若君,忙扯了扯她衣袖,却不见她动一下。

  而闻墨弦见两人没立刻出去,又发现苏若君衣服都湿了,于是开口道:“桃红,柳绿,准备套干净衣服,给若君姑娘换上,免得着凉了。”

  两人忙低下头,恭声应下。

  闻墨弦眸光在两人身上一扫,淡声道:“桃红,你脸怎么了?”

  桃红低声道:“奴婢……不小心摔了。”

  闻墨弦眸子一闪,看了眼顾流惜,随后点头道:“摔了就别到处跑了,柳绿负责熬药,你就在这守着若君姑娘,记住不可偷懒,时常看看她有没有发热,晓得么?”

  桃红抿了抿嘴:“是,记下了。”

  闻墨弦和顾流惜从她身边走过,闻墨弦顿了顿,轻笑道:“今日桃红的声音,到是比往日,好听了些。”

  顾流惜白了她一眼:“别跟个公子哥儿,似得,墨影还等着你呢,走吧。”

  闻墨弦嗯了声,云淡风轻地走了出去,留下垂着脑袋的桃红,还有,兀自昏睡的苏若君。